姜伟遭折磨全身浮肿 狱警威胁当“精神病”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朝阳市法轮功学员姜伟的两个女儿七月十七日去探监,得知母亲姜伟于十一日又被关进小号十五天。女儿们担心、焦虑,却又万分无助。七月三十日,两个女儿再次到辽宁女子监狱探监。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妈妈被关小号会非常遭罪,但当看到面目皆非的母亲时,女儿们还是大吃一惊,忍不住哭了起来:母亲身体遭长期虐待早已消瘦虚弱,这次更是全身明显浮肿,浑身都是被蚊虫叮咬后留下的密密麻麻的红包……

在炎热的三伏天,姜伟被关在小号里,只能躺坐、不能站立、吃喝拉撒都在一处,而且蚊蝇成群,足足半个月的时间,小号里闷热不透气,任凭成群的蚊蝇叮咬折磨,全身没有一块好地方,整日整夜的不能睡觉,简直令人生不如死,随时都可能窒息!本来就被折磨得非常虚弱的姜伟,经过了又一个残酷的十五天,被折磨得不能进食,吃啥吐啥,全身浮肿,导致姜伟出小号后被直接送进监狱医院。

姜伟为什么被关小号呢?只因原来的小队长姜婷婷经常性地对姜伟长时间罚站折磨,并多次指使犯人辱骂、殴打、虐待,导致姜伟身体极度虚弱。姜伟投诉无门,执意要见监区长反映情况,却多次遭到科长宋红玉恶意阻挡。这次宋红玉不但恶声对姜伟吼叫,而且借口说姜伟态度恶劣,从而经监狱长批准将姜伟再次关进小号。

监狱狱警李小平说:“姜伟是不是原来有过精神病呀?如果她精神不好有专门管制她的地方。”姜伟的两个女儿听后简直吓坏了,噩梦般的往事浮上心头……

演示图:电棍电击

那是二零零零年的事了。姜伟在马三家劳教所遭遇了电棍电击全身(嘴、脸、头、胸、脖子、大脖筋、胸部穴位、脚心)的酷刑折磨 ;每天十六七个小时超强苦役;经常性的关禁闭、打耳光、体罚 ;用铁丝毒打致多次昏厥;关小号、野蛮灌食;冬天扒光衣服扔在水泥地上冻;抻床等种种酷刑。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折磨的生命垂危的姜伟,又被送到沈阳市谷家子精神病院进行精神摧残。方式一、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在精神病院,姜伟的血管里被强行注入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注射用的机器发出的声音比警车的声音还刺耳,姜伟当时就失去了记忆。方式二、强行打小针和服用不明药物:每天挂六瓶滴流,吃三次药,每次十多片,还强行打小针。不知道用的是什么药,直到两天后人快不行了才停药。方式三、电刑:头和手脚都捆上,类似耳机的东西接在腿上接通220V的电流,姜伟当时被电得失声惨叫,眼见气息逐渐微弱,就听到一护士吓得大喊:“别电了,她也不是精神病,再电会出人命的。”才停止电击。姜伟在精神病院一共被残酷折磨了二十九天,直到奄奄一息,在勒索了家人一万九千元后,于二零零二年才将姜伟放回家。

如今再次听到李小平说到“精神病”三个字,怎能不令两个女儿大惊失色,忧心忡忡,特别是得知被关押在十二监区的鞍山法轮功学员孙敏被迫害致死,女儿更是担心母亲的安危!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是怎样的仇恨叫这些还能称得上“人”字的“执法”者们下得去如此的狠手?!这就是中国人的悲哀!

姜伟只因修炼法轮功,想有个好的身体做个好人,就先后三年劳教八年冤狱。姜伟只是自己前后十一年的冤屈向相关部门投递上诉信,就在她回家刚满三年的二零一五年,再次被冤判十二年;在冤狱中姜伟只是申请自己应有的权利,按正常渠道反映情况,就遭到多次的毒打、虐待、关小号等残酷折磨!

姜伟遭迫害的情况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只是冰山一角。在此,正告那些执法犯法、草菅人命的狱警,今天你对别人实施酷刑折磨,总有一天厄运降临到你的头上。正义的审判也许会迟到但永不会缺席。纵观中外,所有参与迫害善良,充当打手的人从来都没有逃脱过法律的制裁,只是时间的迟早问题。

盼望善良的人们能发出正义之声,伸出正义之手。为我、为你、为千千万万的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子孙后代能有个生存的空间,能有人应有的活着的权利!因为我们在同一条船上!当良知遭遇邪恶,你是选择良知还是选择邪恶,是对每个人心灵的拷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