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儿子转变引起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七日】在儿子六岁时,我就离婚了,从此和儿子相依为命。我修炼前后的变化,儿子是看在眼里的。

修炼前,我因受共产邪党斗争哲学灌输和影响,信奉“人善被人欺、强者为王”的理念,在单位里你争我夺、家庭中争强好胜,因此年纪轻轻就落下一身疾病。

一九九八年五月,我喜得法轮大法,身体及人生观得到改变,修炼不到一个月,多年来久治不愈的失眠、心脏病、腰椎、颈椎增生、浅表性胃炎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看到昔日整天药不离口愁眉苦脸的我修炼大法后身体越来越好、心情越来越好,儿子也由衷的为我高兴。

一九九九年七月,虽然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但儿子从来没有反对我修炼,只是叮嘱我注意安全,觉的好就自己在家炼。我在儿子面前学法、炼功、发正念,儿子从不干扰或干涉我。所以我一直以为儿子明白大法真相、支持我修炼。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我在和同修去省城的高速路上遭遇车祸,致使两侧锁骨骨折、右胸一根肋骨骨折。儿子在外地工作,不知道我遭遇车祸的事。

二月二十日,在儿子回家过完年将要返回公司、临上飞机前几个小时,方才得知这一消息。当听说我只在医院住了一天就放弃治疗,回家炼功时,儿子十分担心和着急,说:“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你赶快跟我去医院,不然时间太长,耽误治疗,落下残疾,后悔都来不及。”我说:“你看我原来心脏病那么重,住院打针、吃药花了那么多钱越治越重,炼大法没几天一片药没吃就好了,你放心好了,肯定啥事没有,大法是超常的。”儿子说:“你那些慢性病是炼法轮功炼好了,可是骨折怎么能通过炼功接上呢?你是不是炼功炼傻了、炼迷了?”并执意带我去医院,可是无论他怎样说,我都坚持不去医院。

气急之下,儿子和我吵了起来,并说了一句对师父不敬的话。当时我十分震惊,更难以置信一直十分支持我修炼的儿子怎么会说出这么一句丧失理智的话。我既痛心又悔恨,痛心师父慈悲为我消除病业,净化身体,这次遭遇车祸再一次救了我的命,十几年以来,不知为我付出多少心血。而我的儿子不知感恩,反而口出不逊对师父不敬。悔恨自己一直以来从没有把儿子当作众生去救度,没有耐心的跟儿子讲清真相,每次儿子回来或我到儿子那去,只顾忙乎给他做好吃的,整天陷在情里。旧势力就利用这个母子情,迫害儿子,让儿子对师父不敬,对大法犯罪。

看到情绪激动的儿子,我想自己必须冷静,抑制他的魔性,并发出正念,解体背后操纵和利用他的邪恶因素和邪恶生命。我对儿子说:“你放心回去工作,妈绝对不会有半点闪失,我这只是锁骨骨折,有的大法弟子粉碎性骨折,炼功后,都啥事没有,再说你看我现在胳膊也敢活动了。”

看到儿子情绪有些稳定了,我接着说:“我知道你为我好,你想逼我去医院,对我师父不敬的话不是出自你的真心,都怪妈妈平时没有跟你讲清真相,妈妈不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也不是炼功痴迷,更不是不理智,我们师父也从来没有说有病不许去医院。大法不只是祛病健身,而是佛法修炼,因此才有超常的法力。大法弟子修炼中出现的奇迹多的数不胜数,请你相信大法、奇迹会在我身上展现的。”

飞机起飞时间越来越近,我对儿子说:“你赶快打车上机场吧,再不走就不赶趟了。”儿子看看怎么也改变不了我,无奈只好赶往机场。

儿子刚刚离开家门,我忍不住放声大哭,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问题出在儿子身上,可责任却在我身上。我整天喊着讲真相救众生,可是连自己的儿子都没真正明白真相。这不是儿子对师父对大法不信不敬,这是我没听师父话,是我对师父不敬,是我对众生对大法犯罪、是我害了儿子。

冷静下来,我开始认真反思自己,这些年来,我对儿子只是陷在情中,自以为他从没干涉过我,便以为他明白真相了。从来没有把他当作一个要救度的众生,更没有认认真真的给他讲过真相。我让他默念法轮大法好,心念也不纯,只是想让他得到大法的保护,得到福报、得到好处。因此儿子对大法的认识一直停留在祛病健身的思维上,觉的只要我没病就行,所以我身体好时,他不以为然、不闻不问。当我发生意外时,就改变了态度,认为炼大法怎么还会出现车祸?并以为大法师父不让炼功人去医院,心里产生对大法的疑问和对师父的怨恨。

我想儿子的心结不是光讲理论就能打开,要想使儿子转变观念,只有精進修炼,迅速恢复身体,用事实使儿子真正从内心、从根本上信服大法。于是我每天做到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学习一讲《转法轮》后再学习师父的其他讲法。除了四个整点又增加发正念的次数和时间。同时根据儿子出现的问题,反观查找自己敬师敬法方面存在的问题。向内找出自己学法思想溜号、倚在沙发、床上、学法时一会喝水、一会犯困、一会接电话等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并不断的归正自己。身体很快得到康复,我也不时和孩子打电话,让他感到踏实、放心。

两个半月后,我决定去北京照顾做手术的姐姐。姐姐住院二十一天,我每天下午都去医院照料,早晚在家又给儿子做饭,抽空去菜市场买菜、帮儿子打扫房间、洗衣服。以前我这样做,是想着尽己所能,多弥补对孩子的亏欠。而这次,我这样做是为了用事实证实大法、展现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每天儿子入睡后,我对着他长时间发正念,解体背后操控他的一切邪恶因素和生命。儿子渐渐的去除了疑虑和担心。姐姐出院后,我也准备回返,临走时,我对儿子说:“这回你亲眼看到了吧,如果我按照医院方法治疗,得做手术双肩打上钢板,一年以后取钢板,还得做一次手术,术后刀口易感染,胳膊又不敢用力,手术治疗费用至少几万元,又要家人照顾我,既劳民又伤财。而我炼功只是花点时间,且没花一分钱,这么快就恢复了健康,你说哪个好呢?”

儿子说:“你总是告诉我念法轮大法好,能保平安,那你修大法怎么还出车祸了呢?大法师父咋没保护你呢?”我说:“不是师父和大法不保护我。人不是一生一世,人是有轮回的。你看到的是我的这一生,也许我哪生哪世曾经伤害过谁、欠了谁的命,按照天理我也得用命去偿还的,是大法师父帮我善解和承受了这一切,我只是遭了一点罪,否则没有师父保护我的命都没了。”

接着我又给他讲了为什么炼大法不吃药却好病的原因、道理、大法从来没有规定炼功不许吃药等。澄清了儿子对大法与师父的一些模糊认识和误解。

回到家后没几天,我收到儿子发来的快递,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青铜香炉,还有几盒包装十分精致的檀香。我知道儿子内心发生转变,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愧疚,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弥补自己的过错。因为我清楚儿子的性格十分倔强,若他不认可的事,他决不会轻易改变也绝不会这么做的。

去年十二月,儿子带我去澳洲旅游,每天马不停蹄的东游西走,儿子总是时不时的问我累不累,我说不累,一炼功,全身轻飘飘的。一天,儿子带我徒步去看面包石、8字湖,路上走的多半是崎岖不平的山路、土路、砂石路,回来的路上,我一边走,一边大声背诵师父的《洪吟》、唱着大法弟子的歌曲。而儿子累的气喘吁吁。

第二天,我对儿子说:“这回你服气了吧?你三十几岁的年轻人还走不过我这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如果我不修大法,能有这么好的身体吗?你再有孝心想领我旅游,我没有好的身体,你不也白费心吗?”

到十二门徒景点旅游回来,我对儿子说:“我们师父在人类最败坏、该被毁灭的时候,慈悲下世度人,来拯救这个宇宙。法轮功弟子也和当年基督徒一样受到迫害,今天我们大法弟子也是在坚守着自己的道德良知、坚守着自己的信仰。你去过香港、澳门,还有十几个其他国家,你说除了中国之外,哪个国家镇压法轮功?”

儿子说:“人家那是民主国家,共产党是一党专政,当权者不是民选的,共产党对自己心里没底,害怕法轮功、害怕政权不稳。”以前我只要在他面前说大法好,他总是说你别说起没完,我知道就行了。可这次儿子和我如同知心朋友一样轻松的交谈、没有一丝不耐烦。

今年回家过年,临行前,儿子给了我一千元钱,我说:“这五百元我用,另外五百元我代表你给我师父买供果,表示你对我师父的忏悔和感激,如果你不同意我也不强迫你,出于你的自愿。”儿子乐呵呵的说:“行,钱放在你那了,你愿意买啥你就买吧。”接着我又对儿子说:“你对我师父不敬的话,不能光心里知道错了就完事了,还必须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才能表达你的诚意。”儿子欣然同意说:“行,我听你的”。

这两年来,儿子在资金和物质上也给我很大资助,我对资料点的投入也不断增加。我儿子真正明白真相后,福报连连,工作职位升迁,薪水增加,事事顺心。

通过儿子的变化,我深刻体会到对家人讲清、讲好真相的重要性,不能感情代替讲真相,不能讲过一次真相就完事大吉。而是根据不同时期发生的不同想法和变化,及时讲清真相,去除家人对大法的偏见和误解。同时对家人讲真相不能自以为是、空洞说教,要有耐心和慈悲心。尤其对儿女,不能以长者自居强势压人。要向朋友一样推心置腹,让他们真正感到你是在救他。同时要修好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从一点一滴、一言一行、一件小事上做起,让他们真正看到、感受到修炼大法后改变的自己,感受到大法的美好。

我再次和家人交谈,得知姐姐、外甥女也有和儿子一样的想法与疑问,我也都一一给他们讲了因由,澄清了她们对大法的模糊认识,消除了对大法的误解。

儿子对大法态度的几经改变,让我认识到自己在对家人讲真相方面的欠缺,也更加感到自己肩负的讲真相救度世人、家人的重要责任。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