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东陵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东陵监狱,这个所谓的部级单位的监狱,多年来一直在欺骗世人,以外宣的方式来吹嘘监狱的特点,殊不知在这些漂亮外衣的伪装下却包藏着太多鲜为人知的罪恶和不可告人的勾当。

一、对人权的践踏

长期以来东陵对服刑人员一直实施高压政策,外称是个人承包监狱,二零一二年陈笑含上任,试图在东陵监狱解散之前搭上最后这班车,大捞政治资本,大捞财富,欺上瞒下,财务漏洞巨大。各监区的监区长已成肥缺之争,筹码不断地增加,但这要看陈笑含的满意度了。这满意度不仅包含私人额度、上缴利润,还得有帮他执行上边政策的力度因素等等。在这样的背景下,不难想象一个人被投入这里“改造”会是什么结果。

高强度、高压力、长时间的劳动,在几乎是零劳动成本的生产中,有着社会上正常企业无法抗衡的优势,无论是服装还是其它手工品都存在产品成本绝对优势。因而中国的劳改产品(中国制造)出口额占比百分之十的贡献率,这样就得要求人象机器一样不停的工作,才能生产出大批量的商品,完成订单要求。因此,监狱的各监区就把这些重负摊到服刑人员身上,同时各监区长在交易过程中可获得可观的灰色收入。所以,高压、延时、恐吓、体罚、扣分、整纪等等方式已成监狱常态,新收监人员不经过任何培训直接上岗,加之疲劳作业,造成很多伤残现象。二零一六年原八监区单鹏因长期生活在高压中,加上队长的刁难,承受不住,用射钉枪自杀,时任教导员的鞠传再应负有不可逃脱的责任,可是不但没有处分,反而晋升监区长,因为这是陈笑含满意的人选。

二、对信仰的迫害

一二年陈笑含刚一上任,就迫不及待的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为了效忠于上级,紧锣密鼓的调集警察,成立攻坚班子,以原八监区为基地,以鞠传再为首要分子,宗旨是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手段彻底转化法轮功学员。鞠传再,操纵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给参与迫害的犯人提供利益的最大化,以达到如意使用的目的,用高分诱惑,用美食满足,用纵容吸食、贩卖毒品来放纵犯人的魔性等等,操纵这些犯人无底线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孙萌、刘阳、于景全、于强强、陈飞、巩楠、王正龙、赵宇浩等都是长期被豢养的打手。二零一七年鞠传再因严重违纪(纵容犯人吸毒被人用监控曝光)被撤职,陈笑含又扶持了刘建做监区长(现七监区),照鞠传再复制一个杨明,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犯人闫冰、王聪、韩文、刘晓龙等是长期利用的打手。

三、被迫害伤亡的法轮功学员(部份)

靳俊波二零一五年入监,刑期九年,二零一六年被迫害成脑出血,监狱不肯拿钱治疗,后转监狱医院,由监区犯人张立刚护理,条件极其恶劣,其间遭到住院犯人的虐待、侮辱,于二零一七年三月含冤而逝。

周传业二零一五年入监,刑期三年,其间被迫害致心脏病,于二零一八年四月含冤离世。

赵大宝二零一零年入监,刑期五年,因抵制奴工、不转化,被迫害得只能坐轮椅。

翟晖二零一二年入监,刑期四年半,被迫害成长期住院,不能行走。

曲连喜二零一七年入监,刑期四年,入监时因不配合,被剥夺睡眠,强制劳动,在六监区抵制奴役,被罚坐小板凳,三停,家属接见被拒,现有严重高血压。

孔庆春二零一七年入监,刑期四年半,在监狱因不配合,遭到野蛮灌食,殴打,肩胛骨被打折。

裴振波二零一四年入监,刑期五年半,因抵制转化、奴役,遭多人轮番殴打、灌尿屎、长期剥夺睡眠,暴晒、寒冻,坐小板凳。已患严重心脏病、高血压,右眼失明。

王树胜二零一四年入监,刑期七年,在监狱拒绝转化、奴役被多人殴打,鞠传再让犯人喝足了酒,一轮一轮的摧残、折磨。

迫害的具体细节就不去描述了,看到这里的人不难揣测那些施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酷刑有多残忍,那些令人发指的暴行有多血腥,警察与犯人经常说的话就是: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做不到的。

东陵监狱血债累累,再劝那些不法警察,陈笑含、曲光、鞠传再、刘健、杨明、李中军、张国凯、薛鹏、林新海等赶快觉醒,认清形势,那些曾不可一世的迫害者: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郭伯雄等纷纷落马,报应如影随形,他们已成为你们的先驱,但不希望你们步他们后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