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中感悟“魔难大、魔难小”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日】近些天,我们地区陆续出现几位病业同修,都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当地影响比较大。病业表象的反应很相近,脚、腿及全身浮肿,有昏迷不醒症状,用人的观点看很严重,很危险。接触这几位同修后,每个同修不同的修炼状态也表现的差异很大。

事例一:

一位同修是早期随师尊身边工作的大法弟子,亲身经历过师尊当年传法的许多神迹,对法的态度很坚定。这次病业表象严重,全身浮肿,医生从同修体内抽出二十多斤液体。通过交流发现,同修反复讲的很多是师尊当年传法时的神迹故事、对自己的特殊的好,而不是师尊讲的法,还停留在个人修炼时期对师尊感恩戴德的状态,没有真正跟上正法進程,在法上理性的升华上来。

此同修一直跟我们讲,在过关时,清晰的看到有两个戴着面具的魔打他,打完就跑;还有三个魔一直围着他打。这几个魔在另外空间把他的两根大筋都抽出去了,把他扔到地上,他的身体被打的可惨了。他嘴里一直念叨:这魔可厉害了。

我们问他当时你有没有喊师父、有没有发正念、有没有背法?他说一害怕都忘了。说自己清楚的知道自己的阳寿到了,住院的这几天感觉不是过了一关,而是过了一劫,剩下的时间是师尊为他延续来的。同修看望他时给他背师父的诗:“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着 坦荡正法路”[2]、“疾风电掣上九霄 雷霆万钧比天高 横扫穹宇无尽处 败类异物一并消”[3],等等。他立刻安静多了,感受到了法的力量,急着要学法。我们叮嘱他一定多学法,多听听明慧网声音版“正法修炼交流选编”,尽快提高自己的境界,实修,做好三件事。

在场的几个同修感受到:一个生命没有扎根在法上,那么在人的基点上任何鬼魔看起来都很强大、都能轻易的要了人的命。

事例二:

另一位同修做大法书籍和资料比较多。此同修当时的症状很严重,常人医院诊断是淋巴癌,全身起大包浮肿,但后来同修正念上来了,也能真正向内找,说不能给大法抹黑,所以身体恢复的比较快。十几天后回到家中。

他出院后,我们几个同修到他家里去看他。一進客厅就看到他正在跟来看他的一个常人说话。我用功能在自己的层次上看到他坐在自己修的一个象山头的空间里,这个空间不是正法的场,那个空间里的生命大多是旧势力安排的各种魔。病业中的同修没有意识到那个空间的险恶危险,还有些自得的坐在已经从大法中掉下去后的低层空间里。

随后我们進了同修的卧室,卧室墙上挂着一块匾,匾上写着“佛光普照”。我用自己有限的功能一看,在我境界中所看到的是:那不是法中的东西,没有强大的法的因素。后来同修说他偏悟,从常人市场中买的,而且这个匾就挂在供奉师尊法像的上方(当时法像已经被邪恶抄家拿走了)。我听后心里一惊,这是很明显的不敬师不敬法的做法,很危险的修炼状态。病业同修自己也悟出他平时的言行也存在很多不敬师不敬法的地方。还涉及一些不二法门的问题,有时愿意谈论易经八卦等。

我回家第二天早晨炼功时,感到师尊在点化我:这个空间的那块匾实质是邪恶的旧势力在另外空间的窗口,它们通过这块匾向同修室内不断散发着邪恶的物质场。同修因心中有执着,无法辨别出正邪善恶之场,慢慢的越偏离越远。表现上对助师正法中的发正念偏悟,长期不重视发正念,想发就发,想不发就不发。做的大法书籍后来字迹模糊,装订也不够认真,同修指出来也没有正悟上去。我在自身境界中看到,旧势力也对病业同修的妻子和女儿做了细致的安排,对干扰同修修炼起了很大的作用,导致同修在正法最后進程中出现了如此大的魔难,教训深刻。

事例三:

还有一位同修是参与当地协调,活动范围较大,在这些年随师正法修炼中几次正念闯出黑窝,部份认识他的同修觉得他学法、炼功很不错。前段时间出现糖尿病的假相,脚肿得老大,坚持十多天后内心有些不稳了,病业假相更严重,呼吸困难,昏迷中被家人送進医院抢救。我在自己的境界中看到他的空间场一片漆黑。

同修们紧急营救,在医院周围连续发了十来天正念并与之交流,参与的同修都无条件的向内找,解体邪恶。病业同修也逐渐清醒过来,也能自由的与人交流,思维反应清晰,我看到他的世界又清亮了,另外空间身体完好无损。医生会诊后跟他讲你没大事了,可以回家养了。但病业同修每次都没有立刻生出正念,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而是抱着执着心偏悟了师尊的一段讲法:“作为新学员或者长期修炼提高不上去的学员,你出现病业关的时候,你上医院去没有问题”[4],指望上了常人医生,总想在医院巩固治疗一阵时间再回家。每次这种念头一出来,第二天马上表现出发烧、浮肿、全身无力的症状,无法出院。有一天还做了微创手术,一位同修梦中看到这个同修心安理得的依赖一个兽医为他开腹做手术。

大家对这位同修的这次过关表现很是诧异,不知道他不能正念对待的原因。后来和家属、他经常接触的同修沟通,才知道这位同修实修不够,尤其自去年年底以来碰到一连串触及心灵的难关时,强烈的向外看,怨恨心很大。在家中也没有注意自己作为修炼人的一言一行的标准,给以前修炼过大法后来走弯路的家属造成不好的影响,对她再次返回法中修炼起到了较大的障碍作用。

有一天为这个同修发正念时我又看到,这位同修的这次魔难,是旧势力在他过往转生修炼中的一次邪恶安排,包括他姐姐(同修)一直不太用正念,而多数用人的情关心他,无形中加大了魔难,都不是偶然出现的。我的境界中显现,在历往的空间中,这位病业同修被她姐姐在那个空间的能量所迷惑,忘记了前行的修炼路,正念不清的跟着她,而姐姐同修黑色空间场的能量很强大【注:这是在作者个人境界中的显现,谨供参考;如果不在法上,请以法为师。】,病业同修完全被黑色空间场笼罩着,显得很无所适从。这个空间的表现是这位同修不愿听同修的建议,啥事都要与他姐姐商量再定,不是自己按照师父的法的标准行事,造成了迟迟出不了医院的状态。没有走正师尊安排的正法之路,在最后的修炼阶段留下些许遗憾。

事例四:

我本人也经历了一次病业表现的生死关。二零一五年以前,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忙于常人的工作,压力大,也没实修平时的言行举止,没认真做好三件事,离法太远,看起来不象个修炼人样。二零一五年,我遭遇了一段严重的病业折魔。当时表象是血压低压120~135,高压150~185左右,心跳加速,呼吸严重的短促,好象随时要断的感觉,脸色发黑,身体承受到了极限。

我心里不稳起了怕心,最后又吃药又到医院检查,结果症状没有任何缓解。在另外空间的表现,自己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历劫轮回中的业力找上来了,业力大的自己无法承受,心想:完了,一定要死掉了。同修用天目看到我身上业力比癌症的业力都要大好多,够死几个来回的了。那时我不敢闭上眼睛,怕闭上醒不来,周围都是让你很恐惧的物质,晚上睡觉都需要有人看着,这样痛苦中过了一两个月。

有一天来了一个同修(当时很少跟同修在一起),跟我切磋,过生死关就要放下生死才能过的去。我渐渐醒悟些了,就想反正都这样了,死就死吧,我就跑到公路边,用尽全身力气大喊三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顿时感到自己的气上来了,身体也有劲了。晚上回到家中跪在师尊的法像前发誓,对不起师尊苦度,即使死也一定要在法中圆满,这一生再也不量血压了,医院从此再跟我这个修炼人没关系了!然后把关于治病的药,器械都找出来,统统扔到垃圾箱去了。

真是人神一念间,伟大的师尊,伟大的佛法,从此以后,我好了,我的身体就真的轻松了,没有死亡的感觉了。我好高兴,每天努力精進的做三件事,大量印资料,发资料,天天心里背着法,状态越来越好,每天睡二、三个小时也不困,脸色红红的白白的,半夜上楼梯也要跑上去,真的感到了真修后生命的超常。随后日子里,师尊又帮我打开了许多功能,我惊奇的发现我以前所谓的一些病的症状,实质上是能量和功能的另一种体现形式。比如说我气短憋气,打开功能后,在我个人境界中看到是入定和定身法功能的一种表现,很是玄妙。

随师正法走到最后阶段,邪恶迫害的形式上,似乎有了一些变化,病业形式上表现的多了些,但不难看到,出现病业的同修都不是简单因素造成的。有旧势力的刻意钻我们有漏的空子,很大一部份是我们没有真正实修造成的结果。不能真正证实大法的伟大,就没达到真修弟子的标准。

我悟到没有师尊强大的承受,我们每个生命的历劫业力能让我们死掉十次百次都不止。就象文章中糖尿病症状的同修一样,如果没有师尊的保护承受,其实早就真的得糖尿病了,但是只要你保持修炼人信师信法的正念,症状一直到圆满也不会出现,但是一个修炼人一旦在过关中承受不住,动了人念时,那么危险就真的会来了。医院是什么地方?是常人生老病死必经的地方。大的魔难中,能不能在法上认识,放下生死一念,做师尊的真修弟子,也就看出同修在平时的实修状态了。

心性有高低,魔难有大小,没有师尊洪大的慈悲,没有师父如意大法的洪传,就没有今生的我们与众生的未来。随着正法進程的迅猛推進,另外空间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基本消失殆尽,想逞恶已无大的能力。随师正法中,真修大法弟子应以师父“何难能阻圣”[5]的境界飞向圆满彼岸。而人心尚存的同修,请珍惜这万古机缘,快放下让你生命无法在法中圆容的欲望,放下所有人的因素,别留下太多遗憾,以真正大法弟子的风采,跟随伟大的师尊回家!

写出此文与同修共勉,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正念>
[4] 李洪志师父新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道中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