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他人为镜 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早上一睁眼睛,单位同事红姐的形象出现在眼前。我心里奇怪:这红姐和我关系一般、并不亲近,她的形象怎么突然出现了?而且萦绕了二十多分钟,挥之不去?这个奇怪把我挡住了,也没有往纵深里去想。

那么,在我心目中,这个红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五十来岁,咋咋呼呼,平日里特别爱传闲话、讲究别人的家长里短,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长舌妇”。

上午工作的时候,同事小许来找我说话,问:“那个退了休的老周来了,到处找人唠嗑。她和我说话,我也不认识她呀。她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说:“她和小荣是一样的,都是从工人提拔上来的,这样的人……”

正在此时,小荣一推门進来了。原来小荣刚好路过门口,听到我议论她,直接开门進来了。场面一时很尴尬,虽然没说她什么不好的话,但是我正在背后议论她却是个事实。

这时,我一下明白了,原来早上红姐形象出现是个点化,我和那红姐一样有背后议论人的心,此时此刻,扮演“长舌妇”角色的人正是我。

师父说:“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1]这段法我早已熟记于心,为什么到时候就忘记了呢?为什么看不出那么明显的一个点化呢?这个口怎么就修不好呢?

我静下来好好的找一找自己的内心。

师父说:“我一直在讲,这个整个社会其实就是给我们大法弟子开创的修炼环境。你不在宗教中,你在社会中修炼,那各行各业不都成了你的修炼场所了吗?”[2]

我们单位是个小单位,只有几十人,大家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我从没有拿他们对比一下我自己。通过今天的这个点化,我意识到不光是红姐,这些人其实都是我的镜子,我真的应该拿他们好好的照一照我自己:

小荣爱占小便宜,这颗心我有;小许干活老偷懒,这颗心我有;小费成天怨气十足,我的怨恨心也不轻;小张总是看透一切的样子,我也总自以为是;小崔是领导,高高在上、颐指气使,我也自命不凡,瞧不起别人……

一一对照下来,我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我这不好的执著心真是不少哇!其中,有的心甚至是很可怕的。比如说:那个退了休的老周,我为什么对她是负面评价呢?她退休前是单位的保健医生,我给她讲“天安门自焚”真相时说道:刘思影气管割开还唱歌?你是保健医生,你说气管割开能不能唱歌?她眯着眼睛笑嘻嘻的说:能。我当时就动了气了,心想:这人真没良心,你作为一个医疗工作者,明明知道气管割开是绝对不能唱歌的,瞪着眼睛替邪党撒谎。从此内心看不上她,甚至心生恶念:留着你到地狱里明白去吧。

每个大法弟子都明白“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3]这个法理。但是,看不上别人的心也是妒嫉心,我却一直没能深刻领会。这次我悟到:看不上别人是极其不宽容的表现,是与真善忍相背离的。

单位里邪党气浓的同事我看不上;爱挑拨离间的我看不上;爱勾心斗角的我看不上;不管哪一种看不上的结果都是相同的:就是我不会去给他主动讲真相,即使讲了,也没有给那些我“看得上”的同事讲的用心、讲的细致;对其有严重的分别心。明明是应该救人的大法徒,做的却是把自己看不上的人推到地狱里去。这颗心真是太可怕了。

说来惭愧,我在特殊状态下已经知道了一些单位同事和我历史上的因缘关系,有的是我的亲人,有的是我的恩人。可是因为妒嫉心,我仍旧把他们分成三六九等,只盯着他们这一世的人表面上那些缺点错误,殊不知那些错误缺点也是师父用来当镜子照给我看的,是用来修我的。

师父讲:“我不重形式,我会利用各种形式暴露你们掩蔽很深的心,去掉它。”[4]

感谢恩师,让我暴露出执著,我定能去掉它,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