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后 走回大法修炼的快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四日】大学毕业后,我和很多人一样,从农村家庭出来,迫切的希望赚钱。于是我努力工作,在单位受到领导的重用,很快因为收回扣也赚到了钱,买房、结婚、买车,四年的时间,我从一个刚毕业的农村小子变成了百万元户。

可是我的心并没有满足,潜意识当中一直想要更多,更有钱。因为应酬,每天在外面吃喝玩乐、灯红酒绿,自己也乐在其中。喝酒,一顿能喝一斤白酒;也抽烟,一天一包不够,经常下半夜二、三点钟才回家。

当时的我,也喜欢应酬,因为在那样的氛围中,觉的自己过的是上流社会的日子。然而,每当回到家,躺到床上的时候,停止了喧闹而恢复了平静的时候,一种无边的空虚和恐惧便随即而来。我常常自己问自己,你到底想要什么?人的一生到底要追求什么?其实我内心深处是清楚的,只是不愿承认,不敢承认。

我曾经早在高中上学时就修炼法轮大法,那段时间如此的美好,现在想想都会美好到让人落泪。学校里很多老师和同学都学法,我们利用课余时间到一位同修阿姨家里看书学法。通过看书学法,我知道了人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就是提高,修炼自己,提高上去;也知道了人该怎么在这个世界上生活,那就是从一个好人做起,不断的放弃各种欲望和执著,不断的严格要求自己,比好人更好,就能不断提高。

最重要的是,法轮功要求按照真、善、忍来指导人的思想与行为,主动的从内心去做好。所以当时在我们东北老家,工厂招工都特别愿意招收学法轮功的人,因为大家知道学法轮功的人是好人。清晨和傍晚,我们到公园里集体炼功。公园里炼功的人简直太多了,从老师到学生,从工人到农民,从平民百姓到政府官员,从三、五岁的小宝宝到八、九十岁的老人家,那么多的人,完全是自发的汇集到一起,在美妙的炼功音乐中,做着美妙的动作,集体炼功中,那种强大的能量和美好的感受是难以言表的。

然而,就在我高中毕业的那一年,一九九九年的七月,江泽民动用整个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发动了血腥的迫害,不让我们去同修阿姨家看书学法,不让我们到公园集体炼功。我们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真正教人从内心做好人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呢?政府担心法轮功学员会搞政治,可是那只是担心,我们这些人与政治根本就毫无关系啊!

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在县政府门前,我亲眼看到警察揪着弱小的女同修的头发将她拖走,我亲眼看到女同修的衣服被警察野蛮地撕坏,我亲眼看到警察用电棍狠命的击打男同修,我也亲眼看到,所有的法轮功修炼者一直保持平和,没有过激的语言和行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面对这狂风暴雨的运动,面对这流氓魔鬼般的镇压,刚刚高中毕业的我,害怕了。

所以从一九九九年九月份步入大学开始,我不再对别人提起我是法轮功的修炼者,由于不看书学法,自己离法越来越远,渐渐的自己也不再把自己当作修炼人,越来越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与此同时,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却不断升级,更制造了“自杀”、“杀人”及“天安门自焚”等一系列的栽赃陷害。我所熟悉的同修,有被非法劳教的,有被非法判刑的,有被活生生把腿打折的,也有被折磨致死的……慢慢的,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由公开镇压转变成了秘密迫害,但迫害的手段和残忍程度却不断升级,更有后来暴露的活摘法轮功修炼者人体器官等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残暴的罪恶。

恐惧,使我不敢再去想那曾经感动我生命的大法。大学期间,我已经完全成为了不修炼的人,我喜欢上了喝酒、抽烟,更享受着恋爱的快乐。大学毕业后,因为工作、成家、事业都一帆风顺,享受着名利和金钱所带来的满足,过上了吃喝玩乐、灯红酒绿的生活。

但是,每当我静下心来的时候,在我的内心深处都会不停地告诉自己,我不能就这样下去,我要做个好人,我要提高,我要修炼。

终于,二零一四年,在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的第二个年头,我觉的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走好以后的路了,也是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得与失的考验之后,一种强烈的感觉告诉我:我的师父没有放弃我,我的师父一直都在管着我,盼着我能够走回来!

于是我开始看书学法,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戒掉了烟酒,戒掉了KTV等娱乐场所。我想炼功,可是发现所有炼功的动作全部都忘记了,我找来师父的教功录像认真的学习。第一次从新炼功,我的眼泪流个不停,我坚定了一个念头,我要修炼!只是这个念头,回来的太迟了,用了整整十五年的时间!

在我从新开始修炼的初期,各种干扰也是非常多的。

首先最严重的干扰就是色欲。我的色欲之心很重,在我从新开始修炼的初期尤为强烈,我明显的感觉到它在不断地往出冒,就连走路遇到的异性,稍不注意都会冒出极其不好的想法和念头。人们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当时不是对美的爱慕,而完全是非常邪恶的念头,不由自主的往出冒。我知道作为修炼人,这绝对是错的,所以我努力的排斥它,去掉这色欲之心和邪恶的想法。有时候实在排不掉,我就在心里默默地求师父帮忙。一段时间之后,我能感觉到在我的身体里面和身体周围去掉了很多不好的物质,那种严重的色欲干扰不在了。

另外一个干扰就是喝酒。因为这么多年,很多客户和朋友大家都已经习惯了见面就喝酒,喝到飘飘然的感觉,很兴奋,说话玄天玄地,行为上也无拘无束,好像大家的感情就更近了。当我对他们说我要戒酒,很多人说:“你干业务的,不喝酒,你怎么应酬?你的业务能干好吗?”但是我心里想,如果你因为我不陪你喝酒不陪你玩儿就不做业务,那这业务不做就不做了;如果你因为我不陪你喝酒不陪你玩儿就不做朋友,那这朋友不做也就不做了。但是这几年的实践可以证明,大家都佩服我有毅力,烟酒说戒就戒了,而且我们公司的业绩却一点也不差。

还有一个干扰就是利益的诱惑。随着贸易行业的越来越难做,很多贸易公司都是想尽各种办法赚钱,甚至骗钱。看到别的公司偷工减料,以次充好而获取丰厚的利润,我不为所动。我要求公司的员工,就按照我们自己的原则做事,只做自己该做的事,只赚自己该赚的钱。在平时的工作中,我以身作则,带领员工努力、认真的做事,真诚、谦卑的做人。所以这几年来,公司规模虽然不大,但是在行业内的口碑却很好,很多人对我们整个团队的评价是:人好,做事靠谱。我知道我们团队会带给人善和美好,因为我们团队的所有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在自觉或不自觉的做着好人。然而在我心里,对于工作,我一直谨记着师父的教诲:“公平交易,把心摆正。”[1]

作为一个修炼人,我有我切身的感受,大法对于真修者所展现的无限美好,只有真修的人才能体会,也是无以言表的。我的心中充满感激,生活充满希望,工作充满力量,对世界充满爱心,所以我的世界也充满了快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