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刘淑英遭七年半冤狱酷刑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刘淑英,吉林白山水电职工,家住桦甸市,今年六十四岁。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她终于从长春女子监狱回到家中,七年半的时间,当时她看护的两岁半的外孙,现已十岁了,长大了的外孙用陌生、怯怯、疑惑的眼光看着她,没有象小时候那样亲热的扑到她的怀里,女婿沉着脸,一言不发……

眼前的既熟悉又陌生的一切,让刘淑英既心酸又痛心,思绪回到了七年前……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一阵急促猛烈的敲门声响起了,刘淑英顺手开了门,明华派出所的警察一拥而入将她抓到了派出所,家里的电脑、打印机、MP3等私人物品都被抢走。

第二天她就被送到了吉林市女子看守所,二零一二年四月末(两年半后)被送到长春女子监狱,开始了遭受非人的迫害,此时刘淑英才知道,自己被非法判刑九年。

刘淑英想不通,自己只是在家里帮助女儿做做饭,看看孩子,就被抓进了监狱?理由竟然是自己是修炼法轮功的学员?

一九九八年,和女儿相依为命的刘淑英,因为患有贫血、眩晕的毛病,经常浑身无力,走路连歇带喘,脑神经剧痛,拽着太阳穴痛的直打转,听闻法轮大法的美好后,走入了修炼,从此以后一切毛病都没有了,而且她的心胸也变得开阔善良起来,不再怨天尤人,和前夫的妻子、小姑子等亲人相处的像姐妹般融洽。

让她想不到的是,只因为一个善良的信仰,她将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在长春女子监狱,刘淑英感到自己到了地狱。

一开始,两个包夹强迫她去看洗脑电视,她不去,包夹就一左一右,生拉硬拽拖她到看电视的房间,看她不听,就硬按着她坐在地上,一只手用手铐铐在了桌子腿上。过了一会,看她还是不配合,就又扯拉着回到宿舍,二十厘米高、二十厘米宽的一个小板凳放到了床头前,按着她坐在小板凳后,两个包夹一边一个,手脚麻利的拽起她的手,咔嚓咔嚓两声,将刘淑英的两手分开,铐在床栏杆的两端。

接下来的每天,两个包夹都强迫她去看污蔑法轮功的碟片,她不看,就把电视音量放到了最大。看她仍不屈服,两包夹就拖拽着她到厕所,左右开弓猛搧耳光,穿着鞋连踢带踹的暴打,下流龌龊的辱骂从开始就没有停过,骂人就是说话,骂人就是在关心你。

两包夹打累了,一对眼光,一左一右板起她的胳膊向后跷起,同时快速的按下她的头,浸到了水桶里,嘴里亢奋的狂叫:你×××的去死吧。看到刘淑英依然平静,她们只好无聊的又把她的头拽了出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溺水——把人头按进厕所凉水桶里憋
中共酷刑示意图:溺水——把人头按进厕所凉水桶里憋

一个多月的折腾,两个包夹累的够呛,也没有达到她们的目的,让刘淑英转化。不甘心失败,她们又想出了阴损的刑具——坐板凳。

小凳子是直径约半尺的圆形塑料凳,中间有个洞,她们还在中间的小孔插上了小棍,表面还有很多花纹,非常硌人。不允许坐全凳,有时坐二分之一凳,有时坐三分之一凳,身体的重量只能靠脚腿来支撑,把人坐的腰弯,肚子大,腿肿得很粗,臀部坐破,出脓、出血、结痂,如此反复,长时间血液循环不畅,血液象粥一样,心口象一个秤砣堵在那儿。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每个不“转化”的学员都经受过这一酷刑,这是一种严酷的体罚,每天坐长达十八个小时,总是一个姿势手放在膝盖上,身体不能动,眼睛都不许动,长时间盯在一个地方看,视力下降,看东西双影,眼神呆滞。最后都不能站,站起血供不上,人就会心慌,浑身哆嗦,甚至休克。很长时间不许洗澡,不让刷牙,限制上厕所,刘淑英就被多次憋的尿了裤子。包夹却只让她把地上的尿擦干净,不让她换裤子,尿到鞋子里的尿也不让倒掉,溻着。只是看着她坐在小板凳上,眨眼动弹就搧嘴巴子。因为长时间被尿液浸渍,脚面开始是惨不忍睹的青白,后来变成了昏昏暗暗的褐色。又是一个多月,刘淑英仍然没有屈服。

两个包夹要疯了,别人都完成了任务,而她们……一个包夹狂嚣鬼叫:我×××就不信整不了你。她叫来了六、七个人,按着刘淑英在地上坐直,两手被背在了后面,一个人搬着一条腿用力向外掰,撕心裂肺的剧痛,生命的本能,刘淑英不停的挣扎着,……一个小时左右,直到她们看到刘淑英马上就要窒息过去了,才松了手。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酷刑演示:强行将受害者的双腿一字劈开

又过了两天,一个人在刘淑英被强迫坐板的时候,突然走到了她的背后,两手拢拽着她的头发,象拔萝卜那样往起薅,惊痛之下,刘淑英本能的两手把住头发,两人僵持着,那人狂怒的辱骂着,最肮脏、最恶毒、最下流的语言燥烈腥臭的充满了房间……

刘淑英向笔者诉说这段经历时,不由自主、条件反射般的用手去触挠头皮,笔者真真切切的看到她的头皮象气球皮一样被手指戳的鼓起,随着手指的移动,如桌子上的布般的窜动挪移着……我垂下了眼帘,酷夏盛暑的中午,两只胳膊却瞬间被冷激出一层鸡皮疙瘩,后背脊梁感到了森森的寒意,头皮如万千蚂蚁蝼行,麻酥酥的,一股恶心从心向胸口涌来,我甚至感到自己要跳起来,冲到厕所去呕吐,我用手掐住了自己的大腿,听她接着说……

又过几天,包夹假惺惺的问刘淑英:怎么样,你是站着还是躺着?她们也不理会刘淑英回不回答,就让刘淑英直挺挺的站到走廊去,每天十八个小时,看她稍有困倦,就提拎个水壶从头顶向下浇水,二十多天,刘淑英的脚肿了,腿粗了,狱方也不管,直到监狱医院的卫生员看到惊呼:不行了,马上就危险了……才停止让她站的迫害。

接着暴徒又象唱歌似的问她:怎么样,你是坐着还是躺着?坐板凳的脓疮还没好,当然是顺理成章的把她铐在了死人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身体呈大字型,手脚被绑在床的四个角落。脚担在床的栏杆上,用两个厚厚的晴纶枕巾绑住,闷热,脚踝处都被捂烂了,由于长时间手举着被捆绑,当最后被放下来时肩头酸疼,很长时间才能慢慢的把手放下来,却不敢自由的活动,她们轮流值班,看着刘淑英不让她睡觉,一眨眼,就用苍蝇拍去拍打她的脸,一合眼,就用喷水壶往她的脸上喷水,两个半月的时间,刘淑英终于承受不住,被迫写了五书,转化了……

监狱怕刘淑英反悔,在以后的日子里,她们仍然每天都强迫她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们学习那些谎言的洗脑的东西,后来迫害变得更加隐蔽,让她们去看佛教、道教、传统文化的书籍,麻醉了她们的警惕,因为修炼是讲“不二法门”的。

刘淑英一边慢慢回忆着自己的遭遇,一边不由自主的用手挠着身体的各处,似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寸神经仍处在过去的环境中,不安的恐惧着、躁动着,手慢慢的挪了下来,捌扯着脚面、脚趾,挠着、抠着,我皱皱眉:别挠了。她抬起头,象孩子一样不好意思的笑着:太热了,刺挠。停住了手。

然而,没过一会,说话间,她的手又忍不住去挠自己脚面、脚趾,一边挠着,一边小心翼翼的观察我的反应。我不忍心再说了,过一段时间吧,我想,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时间会平复身体的痛和伤,可是心痛呢?刘淑英最大的心痛一直没有和我说。可是我却听到别人完整的诉说:二零一二年,当得知刘淑英被非法判刑九年的消息后,因为牵念,着急上火,身体健康的前夫倒下了,脑血栓的症状,不久就去世了。而女儿这边,本来疼爱自己的丈夫变的沉默严肃起来,公公婆婆拍桌大叫:你再学,我们老俩口就从这六楼跳下去……刚刚丧父的痛,对冤狱中母亲提心吊胆的牵挂,亲人们的逼迫,儿子怯怯的询问:姥姥呢?……这个场面,我和刘淑英都没有看到,可是我们都知道,那是怎样的剧痛与惨烈。刘淑英的女儿我也看到了,依然阳光的笑着,我没看到阴影,就象七年前那样……

要走了,刘淑英笑着说,过些日子,她想和女婿平和的谈谈。祝福所有坚持法轮功信仰的人们,善良终将战胜邪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