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九零后大法弟子的修炼感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十日】我是二零一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青年大法弟子,是个九零后,在这里我想说说得法后的修炼感悟。

一、走進大法

我从小就被灌输无神论,对于那些神佛什么的根本就不信。但是我比较喜欢思考人生,随着年龄的增长,疑问越来越多,比如我是谁?人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等等,我也在试图寻找答案,但是没有找到。

后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得到了一个破网软件,我现在已经记不得我当时是怎么找到《转法轮》这本书的,现在回想起来,一定是师父安排的,我的修炼机缘到了。我花了几天的时间看完了《转法轮》这本书,把我之前的疑惑都解开了,对神佛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觉的世界上真的有神佛。

那个时候心情很激动,总想告诉所有人大法是好的,不久后,我在网上认识了几个同修,他们也是刚得法不久。神奇的是,通过交流我竟然发现,我们几个都是在二零一三年或二零一四年的一个机缘巧合中得的大法,而且我们年龄相仿,都是九零后。并且我们在得法之前的一段时间里,都不约而同的开始思考生命的真谛,所以在我们接触到宇宙真理之后,就顺理成章的走進了大法。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师尊的巧妙安排,远古的契约,今朝终于接上了圣缘。

二、师父给我消业

有一次,我突然感到胃特别难受,什么东西也吃不進去,吃啥吐啥,但是到了转天,就感觉身体没有这么难受了,那个时候没有想太多,现在回想起来才悟到,是师父在给我消业。

有一次,我在睡觉时,感觉头很热,特别难受,我觉的可能是发烧了,然后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睡着了,转天醒来后,什么事都没有了。

有一次,我的嗓子哑了,感觉有点痛。家人让我吃药,我没有吃。我知道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几天后,我的嗓子就不痛了。

还有一次,我感到牙疼,我就打坐炼功,炼了二十分钟,牙就不疼了。

三、身边常人见证“法轮大法好”的神奇

我的妈妈不修炼,我经常跟她讲大法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保平安,得福报,但是她没在意。有一天夜里,她感冒了,没有吃药,突然想起了这句话,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感冒当天就好了,这是她后来跟我说的,我也觉的很神奇,从而对大法修炼更有信心了。

我的上司也不修炼,他是修佛教的,我也经常和他说大法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他也不排斥。后来他告诉我,有一次他牙疼,念了五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牙就不疼了,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四、执著心不去,遭到魔难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觉的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是好的,把平安和福报带给更多的人,于是就把破网软件分享给了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使他们了解了真相,还使一些人退出了中共邪党,其中还有一些人走入了大法修炼。

表面上看是我自己取得了一些成绩,其实这些都是师父做的,没有师父,我什么都做不了。可那个时候,我的欢喜心就起来了,别人说的话也听不進去了,只听自己喜欢的话,自以为是,觉的别人说的话是有问题的,和别人说话时的语气也不善,不太理智,神神叨叨的,让人觉的很奇怪,遇到问题也没有向内找自己的原因。我行我素,以致后来遭到了魔难。

有一天,警察敲我家的门,我家人开的门,警察進来后问我:你是不是修法轮功的?那个时候我心里胆胆突突的,但又想到自己是修真善忍,应该说真话,就回答是。后来去了派出所录笔录签字,但是没有说大法不好。

那个时候的我在欢喜心的驱使下做事走极端,没有智慧。

后来他们把我带進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在跟犯人讲真相时,发现他们中的一些人比外面的人还明白共产党的邪恶,然后我就给他们写《洪吟》里的“〈做人〉,他们都说这首诗太好了。

在害怕时,我会想起背法,平时会找机会和那些犯人讲真相,有的明白就三退了,我在里面呆了不到半个月出来的,那个时候正念不强,就签字被“取保”了。

五、向内找自己

回到家之后,我深刻的向内找,由于我悟偏了大法,导致我遭受了这场魔难。那个时候追求高层次,高境界,说话神神叨叨,让常人听不明白,还起了反作用。把阻碍自己的东西都当成了魔,只是一味的清除干扰而不向内找,不向内去修,并且干事心很重,好像把修大法当成了一项事业来做了。在那个时候还觉的自己的念头挺正的,断章取义的引用师父的法来掩盖自己的不足。

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

以前我遇到问题时想起这句话为自己壮胆,但在麻烦中却并不向内找,还觉的自己念头挺正的,总觉的一修炼就象上了保险一样,遇到问题不向内找,只是一味的发正念,以为这样做就会得到师父以及护法神的保护。

后来发现师父还说过一句话,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1]

什么是真正的修炼人?不修心还是修炼人吗?不按照大法去做法轮会保护你吗?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师父会保护你吗?师父保护的是修炼人,而不是一个常人。

向内找,我发现当初修炼的基点是不纯的,我觉的人间苦,所以想要修炼脱离苦海,把修炼当成了一种使自己提高的工具,认为我得了法了,我就按照法上说的去做就行了,遇到问题也没有想起来求师父帮忙。

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1]

我在刚学法时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觉的修炼不是给自己修吗?自己修成了不就圆满了吗?后来才知道一个满身业力的常人想要修成,没有师父是做不到的,师父要给弟子清理身体,消业,还有给弟子在身体里下上机制,还有看护弟子等等,这些都是常人做不到的,你自己只是有这个愿望,而真正做这件事情的人却是师父,那个时候我是带着执著心去学法的,所以我看了很久也没有看明白。后来发现,当时学法的基点是为私的。

当有一天,我突然明白这个理时,觉的以前的我太妄自尊大了,实在是不知天高地厚。感谢师父,让我找到了自己的狂傲之心。

师父说:“谈这么一个问题,这也属于欢喜心。”[1]

我以前在学法时,没有注意这句话。后来在和同修交流时,才恍然大悟。因为自己起了欢喜心,所以在说话时就没完没了,别人让我停都停不下来,觉的自己是从理上说的,当给别人指出缺点时,觉的是为别人好的。后来发现那时的基点是不对的,是想显示自己说的对,说的好,知道的多,结果却适得其反。

师父说:“很简单,就是你是在证实法还是你在证实自己。如果你在证实法,别人说你什么你都不会动心。如果别人冲击了你的意见,冲了你的气管,你觉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别人针对你哪个问题对你提了反对的意见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见、你觉的不舒服的时候,你要起来反对、辩解,因此造成跑题与不顾,哪怕是最善意的辩解,你都是在证实自己,(鼓掌)因为你没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时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2]

刚开始读这段法时不太理解,为什么自己觉的不舒服时反对别人是在证实自己呢?后来才明白,如果你没有执著心,你的心里就不会感到不舒服。我以前喜欢和别人争论对错,如果我的意见被冲击了,我就会跑题,其实就是在证实自己。以前不理解跑题是什么意思,后来才明白,跑题是没有正面回答问题。

明白了这个道理,现在我在说话之前会想一想,这个话有没有必要说,说出去的话是不是在证实自己,是不是自己有什么执着心,尽量少说或者不说没用的话,尽量把话说到点儿上。

六、去色心

我在修炼之前色心很强,喜欢在网上看美女图片和色情电影,经常会看很久,并且还会手淫,时间久了感觉身体特别累,曾经尝试过改掉这种不良嗜好,但是很难,感觉很苦恼,后来在学法中提高了自己的认识,但是还是让我觉的很难放弃这种执着。直到有一件事让我幡然醒悟。

在我刚从看守所出来不久,有一天晚上,突然起了这种执著心,于是就看了一眼,结果转天就有警察来电话让我去派出所一趟,于是我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了色的严重性,色是修炼人的死关。

师父说:“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1]

我发现我是把这种不好的观念当成好的了,认为这种观念是正常的。其实这些都是应该要去掉的执著心。

师父说:“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3]。

那些大脑里不好的思想都不是真正的自己,是在后天的环境中形成不正确的观念而产生的,每当我的大脑有这样的想法时,我都会不断的排斥,刚开始也是挺难的,从一个星期到一个月,然后三个月到一年,以前会主动去看这些东西,还会想入非非。现在主意识强了,看到就排斥,这样的想法已经变的很少了。

七、去掉玩游戏的心

得法前,我还特别喜欢玩电脑游戏,曾经有一段时间已经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那段期间什么都不想做,一心只想着玩游戏,时间久了,觉的身体不舒服。

得法后,我悟到玩游戏会放大自己的执著心,觉的别人玩的不如自己好,会增加显示心,有人比自己玩的好,会增加争斗心,跟其他人竞技,如果自己赢了,会增加欢喜心,如果自己输了,会增加妒嫉心。在游戏里,强者杀死弱者,可以不负任何责任。游戏里的规则和真善忍是背道而驰的。师父说过不能杀生,那游戏里的生命就不是生命了吗?这不也是杀生吗?

曾经看到过一篇同修写的交流文章,有一个同修喜欢玩游戏,有一天感觉嗓子难受,另一个同修看到他嗓子痛的部位有个灵体,正是他原来玩游戏招来的。认识到了游戏的危害,我的思想观念也发生了改变,现在也不怎么想玩游戏了。

在不断的学法当中,越来越觉的大法的内涵高深,深不可测。人类在宇宙中只是一个渺小的粒子,感谢师父把我从无神论的思想中超脱出来,让我明白了生命的真谛。师恩洪大,无以言表!只能让自己变的更精進,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去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