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田勇的父亲的诉说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一日,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田勇的父母,来到齐市纪检委监察委递交田勇的控告信,控告一审判决不公。

田勇父亲已经七十二岁,头发花白,走路蹒跚一瘸一拐(田勇在泰来监狱被迫害时,他因思念儿子出了车祸);母亲半边身体不好使,端着胳膊,拖着一条腿,由老伴搀着,一点点的挪动着。进办公的大楼需要上一段坡路,还要走很多的台阶,真的是很高。坡路还好一些,等走到第四阶台阶时,母亲的腿没抬利落,一下子就摔倒了,又慢慢的起来。看到他们那沧桑的背影,真是让人心疼。

信访的人没收控告信,说不归他们管,让到另一个楼,可到了那里,说下班了,控告信没有交上。老人很失落。

“当初是怕你学坏进了牢房,可如今做了好人也进了牢房。怎么会这样?”下面是田勇父亲的叙述:

这些年来,自己也不知如何挺过来的。聚少离多,一个进去一个出来。这心总也不踏实,说不上哪天就找不着人了,不知哪天就给抓走了。田勇一次一次的被抓被判刑,抢走了七、八年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目睹他所遭受的一切和所有牵扯到的办案人员的行为与态度,一次次的希望与一次次的失望,我心早已是千疮百孔。

我小儿子田勇小时就是个混混,抽烟打仗,很让人操心,都说儿大不好管,社会也乱套了,生怕我这俩儿子学坏。那时他们要学法轮功,说让人做好人,身体健康,我一想,学吧。更好。学好了我也省心。那时共产党也不管。

万万没想到,我的小儿子变化如此之快,不抽烟了,不打仗了,面对矛盾还能忍了,方方面面的变化,使我惊喜不已。我老伴看到俩个儿子变化也学了起来,她气管炎,腿麻不好使,脑动脉硬化,心脏病,妇科病,痔疮脱肛痛苦不已,甲状腺那个包比鸡蛋都大,学后不长时间全都好了,对我也好了。那时感觉我家是最幸福的;妻子是最好的人;我的俩儿子也是最善良最懂事的孩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没想到不久后,突然就变天了。迫害开始了,街道的、社区的、派出所的人三天两头来一次,看着我们。我的俩儿子都被抓走了,我心如刀割,身为父亲却不能保护他们。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那时,我真是控制不了了,只能偷偷掉泪,整夜睡不着觉,也吃不下饭。

心情的压抑与来自外界的压力,终于有一天,我打了妻子之后自己拿绳子跑了出去,不活了,太难了,太痛苦了。那天刮大风,却黑一片看不见人。我没等了结,妹夫跑来生拉硬拽给我扯了回去。那次大儿子从看守所出来时胡须得有五厘米长,都不认识了。

俩儿子放回来没过多长时间,我老伴和俩孩子又全都被抓走了,就剩我孤身一人,觉得天都塌了,万念俱灰,一下就起不来床了。我不吃不喝不睡,当初幸福的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邻居怕我想不开,总来看我给我送点吃的。我想我要看到他们回来,挺着下楼买点吃的。回来时实在走不动了,我靠着电线杆,想着两个儿子,强挺着嚼了个馒头。这个场景正好被邻居看到,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

我小儿子被非法判刑五年送到泰来监狱,我精神不佳,走路被车撞了,出了车祸,两条腿粉碎性骨折共八处,三个脚趾粉碎,串的钢针。后来走路脚不好使,我忍着剧痛,自己用钳子把钢针硬拔了出来,出的都是黑血,至今走路一瘸一拐。

有一次去泰来监狱探望田勇,万万不曾想,他是被担架抬出来的。他在里面被迫害的已经有二十多天未进食水了,脚脖子被酷刑支的一个大黑圈,还戴个帽子,帽子摘下脑门子一圈都已结伽。(三伏天给扔到一个坑里戴上刑具暴晒的 )嘴皮干裂,嘴里全是血。我心肺犹如炸裂一般,我的儿呀,脑子“嗡”一下就晕了过去,半天才醒过来啊。

当初是怕你学坏进了牢房,可如今做了好人也进了牢房。怎么会这样?每次接见我想见儿子,又害怕见到,怕见到他受伤的样子。

我苦等苦熬,终于人放回来了。二零一四年那回,国保的又要抓田勇,他从楼上跳下。等我们到了医院后,那场景……满屋是血,地上全是锯末子,手筋脚筋全断了,腰椎肋骨骨折,头部缝了十多针,光手术就手术了一宿,屋里屋外都是警察,四月份,天儿还冷,那心情呀……别提了。田勇他妈哭得心脏病都犯了。

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现在他又被抓进去得有一年半了。他妈现在身体这样了,要不是考虑她,怕她受苦,我真是不想活了。身心疲惫,不知这日子啥时是个头 。

这回律师接见说,田勇说几句话就捶胸,肺结核又犯了,很痛苦。田勇告诉律师送看守所时国保的就趴他耳朵边上说,你有病我们也把你送进来了。儿媳王爱华发现肺结核也很长时间了。可就是不放人。律师也很气愤,肺结核属于传染病,就算你不为田勇考虑,也得为同监室的其他人考虑呀,传染了怎么办啊。

我不敢出门,怕逢人问我的家事,战友聚会也不敢去。我和老伴睡睡觉心里就“呼”一下,总是不得踏实。

齐齐哈尔市今年四十二岁的田勇,一九九四年八月炼法轮功后按修炼标准做好人,脱胎换骨。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向世人澄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曾先后七年在富裕劳教所、泰来监狱遭受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几度生命垂危;被内蒙和齐市610、国安、公安迫害,内外俱伤、流离失所。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齐齐哈尔市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田勇、王爱华夫妇再次被铁锋分局绑架:警察用湿毛巾闷田勇口鼻,手铐向上拽,打他脸,问他去没去梅里斯和昂昂溪挂条幅,田勇拒绝回答,在分局刑讯逼供三天后被送到齐市看守所,警察扬言让田勇活不起死不成。十多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非法判刑,田勇与妻子王爱华被非法判刑三年。

田勇父亲承受的痛苦只是冰山一角,由于这场迫害,千千万万的家庭遭遇了怎样的痛苦,孩子无家可归,成为孤儿。父母没人赡养,像本次被一同绑架的张立群的母亲,八十多岁了,唯一的亲人张立群被绑架走了,不能自理,没人做饭,无人照顾。到底是谁破坏了社会的和谐?

张立群曾经被非法判刑十一年,九死一生,这次又被铁锋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李顺江,高福平等人也都被非法判过十多年的刑。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张立群的母亲说道,原来还能去监狱看看他,现在也去不了了。

法轮功学员都在做好人,真心希望公检法,国保610和政法委人员不再参与迫害,因为你的一次预谋,一次绑架,一张批捕,一纸判决很可能就要了一个人或是几个人的命。真心的希望你们不在背负良心上的债,给自己的未来留一个位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