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能做好面对面讲真相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从小我就觉的自己长得丑,很自卑,几天都不愿意开口说一句话,都说我自闭。我结婚找了一个长得很帅的老公,只因我是城里的,家里条件好,老公是乡下的,想往城里调,所以才愿意娶我。婆婆一直嫌弃我丑,配不上他的儿子,又生气我生了个女儿,老找茬。我抱着老死不相往来的怨恨,一气之下二十年不去看望婆婆。

一九九六年我学法轮功以后,按照师父的要求“真善忍”做,为别人着想,不计较个人得失。我主动提出要接婆婆到我家养老,她没来,我就每月给她生活费(我丈夫没收入)。在她生病住院期间,我到外地医院熬夜照顾她,最后她真心的说:法轮功会平反。姑姐说我学了这个法轮功,变了一个人。

一、邮寄真相信的过程中去怕心

得法以来,我深知师父给予弟子的太多,救度众生机缘紧迫,所以在讲真相上比较用心。 我给六一零、公检法等部门邮寄真相信,为确保信件收到,都是到邮局柜台寄挂号信,换着各个邮局寄,同修也帮忙寄。

有一次寄挂号信,被邮局的工作人员认出来,拿出一封我以前挂号发给六一零成员的信说:这封信上次是你寄的吧? 我说是。工作人员说:地址有误退了回来,你把身份证登记一下。我有点紧张,登记身份证故意把名字写错了一个字。工作人员说:你怎么写个错的名字?我想我做的是行大善的事,这是救人怕什么怕,填上真名字,把信取回来了。还有一次邮局的投递人员竟然找到我的家里,说我邮寄的信找不到人,信退回来了。这次我再也不紧张了,大大方方的签收。

这些年我邮寄的真相信估计有几千封,挂号的也有几百封。每封挂号信我都会在网上查看对方收到没有。有一次同修给我一个街道办事处六一零主任的名字,这个办事处曾经很多次绑架大法弟子到洗脑班。我查到这个办事处的地址邮编,邮寄了挂号信,后来网上查看收到了。同修又把这个街道的几个主要负责人的名字都给我,我分不同的时间邮寄了真相信。

后来该办事处六一零说:快点给法轮功平反吧,免得每年上头六一零逼着我们抓人送到洗脑班,我们现在一个法轮功都不想抓了,我们还想要积点德呢。

二、打真相语音电话退了一万人

原来我上街面对面劝退效果不好,很难劝退人,同修都知道我不善言辞,说我不太适合面对面劝退。为了多救人,我就买多个手机打语音电话。从二零一四年打真相电话开始,大体估算一下,真相语音电话累计退了一万多人。

可能是我们有点依赖手机项目吧,去年开始手机卡实名制很难买了,我就把旧电话卡续费打。电信部门也不停的封我们的卡,最后的三张电话卡在今年五月初的一天同时都被封了,持续了几年的手机项目就只能停了。

三、面对面讲真相

虽然一直以来我上街面对面劝退效果不好,但是我一心想上街救人,内心有个愿望,希望能够有个开摩托车的同修载着我(我不会骑摩托车),到城市的各个地方去面对面讲真相。手机项目停了以后,我的这个愿望更加强烈。

为了能做好面对面讲真相,我花了不少心思。每期的《明慧周刊》、真相期刊一本不落仔细看,吸取着同修讲真相的精华部份,对那些有利于讲真相的内容我都牢记着,甚至背下来。我联想着不同碰面的场景,一次次的在内心琢磨、练习着如何面对面开口讲。

慈悲的师父看到弟子有这颗救人的心,就作了安排。今年五月八日, A同修主动来约我,说可以载我出去一起讲真相。我心里想做五天周末休息就好,不然太累了,没时间安排自己的事。A同修说,那不行,天天要出去救人。我一想,是呀,师父安排的这么好,救人还休息,怎么行呢?

就这样开始了与同修配合,每天上午出去讲真相,一清早就出门,同修载着我,一路寻找有缘人讲真相,顺路大街小巷发真相资料。 过程也有威胁要举报的,有骂人的,有不理睬的,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我牢记师父的法:“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1]自己是来救人的,一定要守住心性。

最开始我每天上午只能劝退四个人,但是比以前好很多了,我和A同修都很高兴。我们做的很扎实,每讲一个无论对方退不退,我都会送一份真相资料。在每次的讲真相实践中,我也在不断的积累经验找出不足,感觉自己口才提高很快,师父也帮忙引导有缘人来得救。

一次一位老人带着一个小孩子从我身边走过,我很自然的脱口而出:哟,您还会带孩子呀。老人露出笑容,很愿意跟我说话,原来他是个退休的公安,同意退党了。

一次我和A一大早来到了汽车东站,候车处空荡荡的,只坐了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男士。我走过去坐在旁边说:老弟,在等车呢?他很友善的说是。我说:大姐很想告诉你救命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佛法、正法,能让我们每个人都得福报、保平安、躲劫难。这九个字救了我两次命了,我原来有癌症、腰椎盘突出都瘫在床上的,你看现在都好了。他听着不停的点头。

我接着说:可是江泽民这个家伙不喜欢真善忍,他说邪,和党争夺群众,就用这个罪名来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把修炼法轮功的关進监狱,打死算白打死,迫害了成千上万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现在老天要惩罚江泽民代表的共产党,天要灭中共,大难将至!我们用小名、化名退出共产党的党、团、队组织,才能得到老天爷的保佑。三尺头上有神灵,三退对我们的工作生活没任何影响,只要从心里退出来就能保平安。您加入过这些组织吧?他说:我只加入过团和队。我说:帮您取××这个化名退了吧。他说:好!我给他天安门自焚伪案传单和护身符,叮嘱他回去告诉全家人保平安。他又响亮的说:好,谢谢!

话音刚落,突然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滚到我旁边。这位男士也觉的很有意思,开心的哈哈笑。保洁员才打扫完了走的,地面上一片纸屑都没有,刚才又没有其他人经过,从哪冒出来的苹果呢? A同修说:“是师父鼓励你呢!”男士说:你说法轮功是修佛的,我相信。我把大苹果送给了这位有缘的世人,一起感受着大法师父的恩泽与慈悲。

四个多月来,A同修不辞劳苦载我走遍了市内的大小公园,大超市,各个长途汽车站,劝退过程中发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现在我每天大概能劝退七个人了。 虽然比起做的好的同修,每天劝退七个人不足挂齿,但是对我而言,已经是在开创我的历史,开创奇迹了。

我觉的像我这样内向古板、不会开口的人,也能做好面对面劝退了,别的同修要是多用心,一定能比我做的更好。一个外地的同修跟我说,她们那里很多大法弟子都出去讲真相劝退,环境开创出来了,警察见了不但不管,还问:今天又退了几个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