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匪夷所思的造假案看诚信危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三日】刚要迫害法轮功时,很多人反对,说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可以提高人的道德,稳定社会,但是,江泽民却鼓噪什么“经济搞上去了,道德自然就好了”。好象经济发展与道德升华之间真有了正面的因果关系。事实上呢,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些年中,道德底线不断突破,出现了道德危机。

道德危机的突出表现就是诚信的全面丧失,假冒伪劣、坑蒙拐骗、有毒奶粉、造假疫苗等等层出不穷。人们常常把这些事件怪罪于小商小贩,其实中国社会早已是高管和精英人士在领引着造假风潮。中国人聪明,可是共产党把中国人的聪明都整到邪路上去了。我们不妨来举几个造假例子。

1.山寨苹果店

山寨苹果手机早已不是新闻,而苹果专卖店被山寨的新闻也不时见诸报端。店面被“精心布置”,具有玻璃外观,浅色木制展示桌,蜿蜒的楼梯和展示iPad和其它Apple产品的巨型海报,以及整齐有序的配件墙,印着白色的苹果标志,员工均穿着带有苹果标识的深色T恤,连工作人员都坚持认为他们是在一家真正的苹果店工作。中国人山寨如此了得,以至于《牛津汉英大词典》将它作为一个新词收入进去,该词成为了中国人拥有百分之百“自主知识产权”的一个“创新”。

2.假冒银行

据美国媒体The Street 2011年6月23日的一篇报道(China-Biotics Auditor Quits, Alleges 'Illegal Acts'),一家位于上海的益生菌酸奶培养基制造商,在纽约上市的中国生物公司China-Biotics曾爆出一个匪夷所思的造假案。该公司大部分的现金都放在中国交通银行,审计人员要查看公司在银行的记录,公司员工将审计人员引导到了一个看起来与交通银行很类似的一个网站,但是这个网站却不过是他们自己制作的一个山寨版。

3.收視率造假

电视的收视率在人们的印象中既神秘又有权威。在中国,一个电视剧的收视率低不但影响广告,而且会被电视台停播。收视率来自调查公司在全国布置的6万多个样本用户。收视率造假最简单的手段就是收买样本户,包括雇用私人侦探、跟踪收视率公司工作人员获知样本用户的家庭住址等信息;对收视率公司工作人员行贿,高价收买样本用户信息。获得样本户详细信息后,代理公司就可以派人上门用好处费进行公关了。收视率造假如此盛行,成为了行业的潜规则。用业内人士的话说,收视率作假已陷入“大面积、全方位塌陷的恶劣局面”,使得整个行业笼罩于“用心用力去做戏,不如花钱买收视率”的阴云之中。

4.票房注水

如果新电影票房火爆,就会让影迷跟风购票,制造滚雪球效应,票房愈加火爆。于是,从最初的数据造假,到后来的偷票房、自购票房、虚假排片……电影假票房可谓戏码不断。假票房表现在,平日最不受观众待见的场次、位置,反倒成了拥抢的热点。中间座位空空荡荡,前三排座位却被一抢而空;从午夜1点到凌晨6点全部显示“座位已满”(所谓“凌晨包场”),这些被标记“座位已满”的场次,前去一探究竟实际上是空无一人;还有每隔15到20分钟在同一影厅重新开场,部分场次依旧是“座位全满”。更绝的是,在不同影院甚至不同城市的影院,会同时显现高度一样的空位图,而且是那种中间座位空空荡荡,差位置被抢走的座位图。据报道,制片方和发行方通过“买票房”往往可以获得所花费用十倍的票房,巨大的金钱利益,让票房注水又成为了一个屡禁不止的潜规则。

5.同行评审造假

2017年4月20日,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一次性撤销旗下杂志《肿瘤生物学》(Tumor Biology)2012年至2016年发表的来自中国的107篇文章,这些作者包括来自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和中国医科大学等名校。学术出版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同行评审,而这些被撤下的文章全都涉嫌评审造假。一个常用方式就是,作者自己给自己当评审。作者要给杂志编辑提供同行专家,同行专家的名字可能是真的,但是,专家的电邮地址却是假的,是作者自己登记的一个邮箱。这样,杂志编辑实际上是在与作者本人沟通,而不是真正的那位同行专家。知识分子应该代表这个社会的良心,可是学术领域反而成为腐败和弄虚作假的重灾区。

6.汉芯走了,又来了红芯

“中兴事件”曝光出中国在高科技领域仍然受制于人,人们很自然的想到了十几年前的“汉芯造假案”。一只从摩托罗拉买来的芯片,找民工把摩托罗拉的商标打磨掉,再找人打上汉芯的标志,就造出了令国人欢欣鼓舞的“汉芯一号”,骗取国家一亿多元的研究费用。最近的红芯事件,被称为软件界的汉芯事件。红芯是一款网页浏览器,宣称内核为“世界第五颗也是唯一一颗属于中国人自己的浏览器内核——红芯Redcore”。但是,被很快曝光出其为了融资存在虚假宣传,整个浏览器与谷歌的Chrome浏览器严重雷同,是属于“Chrome套壳浏览器”,在红芯的安装包中甚至发现了谷歌浏览器的Logo商标。在一个没有诚信的社会,“创新”的敌人不是技术和资金,而是心中的贪欲。

7.喉舌脸书粉丝造假

中共封锁了脸书(Facebook),但是它自己的喉舌英文版一窝蜂都跑到脸书上去做宣传,号称要对世界讲述“中国的故事”。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这些中共喉舌,在极端的时间内就能积累出比CNN、福克斯新闻、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美国几大媒体更多的脸书粉丝。外媒很快就注意到这个现象,并进行了挖掘。据2016年5月一篇“中国的宣传媒体在脸书上的绝活”(China’s propaganda news outlets are absolutely crushing it on Facebook)的报道指出,人民日报英文版的脸书粉丝绝大部分来自非英文国家,比如印度、巴基斯坦、印尼、菲律宾、缅甸、埃及、尼泊尔等国。光是来自缅甸的粉丝就有一百二十万,而缅甸总共只有七百万脸书用户,缅甸的官方语言不是英文而是缅甸语。为什么出现了这样的现象呢?当然就是造假,花钱去买点击率和假粉丝(比如电脑程序自动生成的虚拟粉丝)。粉丝多了,不是给外国人看的,而是可以对国内的上级邀功请赏,可以吹嘘喉舌如何走向了世界。

8.粮仓里的“硕鼠”

好几次政府要清查全国粮仓,就会出现粮仓大火,最近发放通知之后,有网友预测马上会有粮仓着火,果不其然,有粮仓发生了火灾。人们难免会怀疑个中猫腻,是不是粮仓早就被贪腐成空仓了,不过用一把大火来掩盖而已。且不说这是真是假,中国的粮仓腐败却是触目惊心。2013年中储粮某公司曝出了110人的窝案串案,28亿斤“转圈粮”骗取国家约7亿元粮食资金。

“转圈粮”就是这个行业里的“潜规则”,盛行至今。作为储备粮仓,粮食保存一段时间以后,需要将陈粮轮换出库,加工以后消耗掉;同时,将新粮食采购进来,轮换入库。所谓“转圈粮”,有两种转圈方式:其一,就是将其它粮库的陈粮当成新粮买入,这样,粮食就是在不同的粮库间进行转圈;其二,该粮库的陈粮干脆没有出库,也没有新粮食入库,但是在账本上,反应成陈粮已经出库,新粮食已经入库。这样,粮食就在库内进行转圈。购买新粮国家有补贴,差价可以高达每吨700元,若买2万吨,差价可达千万,利益巨大。这样的后果不只是贪腐,因为粮食在转圈中会超越正常的储存时间而陈化变质甚至致癌,会对消费者造成很大的伤害。

9.股市圈钱

中国股市可谓是世界股票市场上所有的作弊手法的集大成之地,而且腐败和造假的程度与手法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财务造假,内幕交易,都不过是小儿科。有的公司同时操纵几家机构,自己买,自己卖,制造假象,诱骗跟风潮,高位出货牟利;有的操盘手与上市公司勾结,故意发布亏损报告,让操盘手抄底,然后又发布利好消息,操盘手再高价卖出赚大钱。这些都是常见手法,被人揭露出来的种种黑幕那真是无奇不有。在中国股市的游戏中,老百姓不过是待宰的羔羊,绝大多数股民象是韭菜一样,被割了一茬又一茬,一项调查显示超半数中国股民从未赚过钱。中国的股市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圈钱,政府公开声称是为了国企融资脱困而建立起来的,是用谎言来诱骗老百姓为政府解决国企问题的,造假早就埋在中国股市的先天性基因里。二十多年下来,股市成为了政府和权贵的自动提款机。中国上市公司的腐败还走向了世界,光是从2011年初开始的半年内,就有超过25家在纽约上市的中国企业被披露存在财务造假问题。

股市不赚钱,很多人把钱投向了近几年兴起的P2P投资平台,今年出现的P2P网贷爆雷倒闭潮,出现了大量血本无归的“金融难民”,也不过是诚信危机的又一个例子而已。不少倒闭的P2P平台一开始就是彻头彻尾的“庞氏骗局”,捞一票就跑,爆雷只是时间问题。

* * *

这里只是略举几个造假案例,这些案例折射出中共统治下社会如何病入膏肓,在浮华之下社会已经溃烂到了何种地步。中共仍继续扯着共产主义的大旗,而他们自己早就都不相信共产主义了,这就是造假的根源。中共才是不断突破道德底线的真正推手。诚然,全世界哪里都有造假,但是,中共的统治带来的是全民造假,是各个阶层各个领域从上到下都造假,是造假常态化,是没有底线的造假。这是法律缺失(无法)和信仰道德缺失(无天)的必然结果。中国的诚信危机不但危害社会,也成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绊脚石。政府和百姓,老板和员工,合伙人之间,都丧失了互信,国际社会更是对中国失去了信任,这都会大大提高经营成本,最终会压垮经济。利用西方技术和资金,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辛勤劳作换来的所谓经济发展,终将消失在诚信的危机中。

如何恢复道德,是中国人民与中共之间的一场“道德战”,这场道德战的核心,就是要恢复中国人民的信仰自由。基于传统文化的对神的信仰,才会给中国人民带来真正的道德复苏。

世界需要“真善忍”,而中国不能没有“真善忍”。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