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九月七日】师尊在法中明示:“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1]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说来惭愧,直到最近,我才找到了自己隐蔽很深的根本执著。

“七·二零”以前没有意识到自己有根本执著

一九九七年年初,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我从岳父那里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一看就被深深吸引了,用了大约两天时间,通读了一遍。当时就萌生了想走進大法修炼的愿望。可能是得法的机缘暂时还没到,直到六月份一个清晨,我突然睡不着,就起床到单位大院里转一转,听到有炼功音乐,一问说是法轮功,心想,可找到了,于是就走進了大法修炼。

刚刚得法的欣喜和激动,让我能够保持精進的状态,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参加洪法、法会交流,每样我都没有落下,那两年真是非常的可喜,感觉自己提高很快,感觉自己肯定会一修到底。因为当时走進大法时,我身体很好,事业家庭一切都顺风顺水,所以就暗暗的认为自己学大法心很纯,没有带着什么目地,是没有带着执著而学法的真修弟子。

一手抓着神不放 一手抓着人不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疯狂迫害大法弟子。经过冷静思考,我认识到大法是正法,师父来救人的。于是一直想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但是怕心太重,一直也没迈出那一步。因为没能迈出那坚定的一步,又陷入深深的自责,心里愧对师父,愧对大法。那种痛苦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怕心,并不是怕失去生命,也不是怕在常人中的利益或地位受到损失,而是怕在被迫害时,身体承受不住而走向反面,从而出现背叛师父和大法的言行,那样就更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了。

正因为有这样的人心,没有摆正大法弟子的位置,没有重视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引来了另外形式的迫害,表现形式就是被亲人鼓动办理海外移民。国外部份办的还算顺利,更增强了我的信心,满心期望换个环境继续修炼。

可是,办移民就得有护照,在办理护照的时候,麻烦和考验来了。派出所一查我的身份证,在邪党公安内部电脑上,我已经上了黑名单了,说什么也不给我办,不仅不给我办,还要我写保证放弃修炼。为了能够办护照,我通过玩文字游戏拼凑了一个假的保证,拿到派出所,奇怪的是谁也不接收。结果是摔了个大跟头,办理过程中花了很大一部份积蓄不说,关键是向邪恶妥协,犯下了作为修炼人来说绝对不能犯的大错。

自责加悔恨,让我一蹶不振,在常人的安逸心带动下,我渐渐的脱离了大法,过起了常人的生活。

从新走回修炼

这一跌倒就是三年,后来身体出现病业现象,在同修的帮助下,在明慧网上公开发表了严正声明,又从新走回了大法修炼。

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从新为我净化了身体。我又从新通读了师父的全部著作,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执著心,例如顾虑心,担心脱离大法的事被同修知道,面子上过不去;从新修炼,又担心邪恶找我加重迫害的怕心等等。

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一点一点去除人心和执著,虽然是跌跌撞撞的,但是毕竟是走过来了。一路上按师父的要求,尽可能的利用工作的环境,做着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情。

但是总感觉有什么东西遮挡一样,三件事往往不能同时做好,邪恶的干扰也是不断。特别是学法容易犯困,发正念往往不能集中精力,讲真相效果也不是很好,受邪党谎言毒害不严重的人,能讲通,对受邪党谎言毒害大的民众,讲真相的效果就不明显。对此不正确的修炼状态,一直很苦恼,也尝试向内找。也在师尊的点悟下,找到并去掉了一些执著,但总感觉没有从根本上归正。

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

从今年一月,我开始背法。越背越认识到大法的博大精深,越背越体会到大法背后的更深层次的涵义,现在已经背诵到第九讲了。通过背法,再加上通读师父“七·二零”以后的讲法,我认识到不管是什么原因,曾经脱离大法都是错的,都是没有摆正大法弟子与大法、大法师父的关系,都是违背了曾经与师尊签下的誓约,没有尽到大法弟子助师正法、助师救度众生的责任。

再進一步向内找当初脱离大法的原因,我忽然意识到,当初走進大法修炼,是因为大法符合了我不愿与人争斗的性格,也就是符合了我做人的道理,修了大法不用与人争斗,照样可以得到我应该得到的一切。我潜意识里认识到,通过学大法,我已经知道了失与得的理,即便是脱离大法,我在常人中该得到的还会得到,有一种见好就收的狡猾心理。正是这种根本的执著一直被掩盖着,没有去掉,才引来了邪恶的反复迫害和干扰,阻挡着我学法,阻挡着我做好三件事。甚至是我写了严正声明,也没有意识到,我当初脱离大法,到底错在哪里,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

因为这一根本执著,阻碍着我全面的认识大法,比如常人工作中,我应该获得一些荣誉和奖励,因为我是大法弟子的原因,我没有得到,我就会看的很淡,认为或许是不该我得。而且在心里还暗暗升起一些欢喜心和显示心来,看我大法修的多好,心性多高,得失随缘,荣辱不惊。而这些执著又反过来,对我根本的执著形成一层保护,认为这是符合大法的认识,从而长期掩盖了根本的执著。

因为这一根本执著,让我无法看清我想问题的基点,到底是站在大法上,还是站在为私为己上。比如,在职称评审中,其他参评的人都热衷于和评委打招呼,讲人情,而我按照修炼人的心性标准,一切顺其自然,没有和常人一样随波逐流,没有打招呼,评审结果是我获得了晋升。本来这是大法的威德,是师父用无尽的付出平衡了弟子人间冤怨后的结果,而我却认为是我在证实大法,加固了“修了大法不用与人争斗,照样可以得到我应该得到的一切”这一根本执著,实际上站在了为私为己的基点上,固守着自己最初得法时人的观念不放。

因为长期固守着这一根本执著,在讲真相时,或多或少会流露出自己无形的优越感,你看,你们这些可怜的众生,天天患得患失,而我是大法弟子,有大法保护,根本不用我操什么心,该我得的照样会得到。无形的优越感,往往在口气上就带有居高临下的感觉,影响了讲真相的效果,让人难以接受,可能已经错失了许多的有缘人。

实际上,我把大法当作保护伞了,用大法保护着我该得的利益不受损失。

想到这里,真是羞愧难当,只有在今后不多的时间里,在学法修心做好三件事中,去掉自己的根本执著,尽快提高上来,在法中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站在大法的基点上全面认识大法,才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