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正法修炼的角度看“社会记分卡”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二日】前段时间,动态网上报道了一则消息,说邪党准备二零二零年在大陆全面实行“社会记分卡”。

邪党通过人脸识别、声音识别、实名制后的一切活动和记录,如网络浏览历史、在社交媒体发帖、网上购物情况等、还有个人的政府记录(包括医疗,教育记录,信仰和被处罚记录等),甚至跟谁打交道,给每个人打分,如信邪党认定的所谓“邪教”要扣分(中共是真正的邪教),被判过刑或行政处罚过要扣分,言论和邪党的政治观点不一样的要扣分,甚至你的好友或家人说了对执政党不利的话,你也要被扣分等。对于分值低的人将被禁止坐飞机、高铁、不允许当公务员、不准贷款等,影响自己的工作、生活、出行以及孩子的上学和就业等。

看了“社会记分卡”相关报道后,我的心情很沉重。因为这种监控模式一旦全面实施,那对救度众生将增加多大的难度,从人这一层理来说,走出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弟子,特别是面对面讲真相的大法弟子,更容易被邪党掌握情况而遭受迫害。即使同修正念很足,能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但在这种监控压力下,常人为了不被扣分,可能真相都不敢听。为了明哲保身,无论内心怎么想,表面言论可能都跟邪党保持一致。正法走到今天,邪恶越来越少了,为什么我们修炼和救度众生的环境没有越来越宽松,反而越来越严峻了呢。我个人认为这是我们大陆整体的大法弟子在这方面的认识有漏所造成的。

从法中我们得知,旧势力为了在正法中达到它们所要的,对人世间的一切做了详细周密的安排。不但大法弟子,常人的一思一念,社会上出现的事和社会形势等都做了详细的安排。旧势力以“帮助大法弟子修炼、成就大法弟子”为借口,在大陆营造出恐怖的迫害氛围,让大法弟子在面对巨关巨难,压力下走出来证实法救度众生。同时,旧势力把社会环境搞得很乱,道德急剧下滑,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众生来选择未来。旧势力的安排成了正法真正的障碍,不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掉队了或走不出来,所救度众生的数量远没有达到师父所期望的人数,而且人的道德越往下滑,越难得救度。这不是师父所要的。师父要的是善解一切众生。

那为什么我们修炼、证实法的环境会变成这样呢?师父在法中曾说过:“旧的势力能干了它们要干的,弟子们哪,那还不是大家默认了它们所要干的吗?”[1]在个人修炼方面,我们遇到的很多事、魔难,都能理智分析是否是旧势力强加的魔难和安排,并能正念否定它。但对于社会上出现的很多形势,有多少大法弟子会从正法修炼的角度去分析,这种安排对整体修炼环境是否有利,对众生得救是否有利,如不利,就正念否定它,守住一念,要让事情或环境往对我们整体修炼,对众生得救有利的方向发展。

如前几年,邪党最初开始搞火车票实名制的时候,因我是可以正常使用身份证出行的,因当时也不精進,平时也没有带资料出行的习惯,所以觉得火车票实名制也无所谓。而且当时邪党提出搞火车票实名制的原因是打击“黄牛党”,理由好像也很冠冕堂皇。从来没站在正法修炼和救度众生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虽然我当时可以正常用身份证出行,但我没考虑到还有很多同修是流离失所的,火车票实名制落实后,是否影响到他们的出行,同修出行时,是否因此而不敢带或少带资料从而影响到众生的得救,同修带资料出行安全系数是否会降低。

由于我这种只考虑到自己没考虑别人的为私的观念,思想中默认了旧势力的这种安排。而我们大法弟子整体可能在火车票实名制这件事觉得是常人社会的事跟我们修炼无关,不管它,也默认了这种安排。一些不方便用身份证出行的同修就想,大不了不坐火车,改坐大巴。其实也是默认了这种安排。

旧势力的这种安排得逞后,又以冠冕堂皇的理由把实名制延伸到生活的各个领域。如为打击电信诈骗,电话卡实名制,打击走私枪支弹药和白粉,快递实名制,坐大巴实名制。自从坐大巴实名制后,我所居住的城市和周边的几个城市都看到有警察查私家车,要求私家车的每位乘客出示身份证检查,以前私家车只是查司机的驾驶证和是否是醉驾。而最近,广州有四个地铁站做试点,人脸识别实名制入站,深圳也有同修遇到警察在地铁里拿着手机检测仪去检测乘客的手机。邪党在把新疆的那种监控模式逐渐推广到全国。

当我们都在认为这是邪党末日前的疯狂时,我们有多少同修真正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和发自内心的发出强大的正念,否定旧势力操纵邪党毁众生的这种安排。现在邪党的这一套监控模式,邪党政法委很明确表态是“为了维稳用的”,主要是用来监控和迫害大法弟子的。

之前,明慧网上登过现在新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那种对大法弟子的监控和迫害的严峻程度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们不能再让这种迫害形势再继续蔓延下去。我们每一位同修都要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党的这一套监控机制,让常人包括邪党体制里的人都来反对它,不能让这套所谓的“社会记分卡”搞成。不允许旧势力把我们的修炼环境搞得这么恶劣和用这种方式毁众生。

之前曾在明慧网上看过同修否定监控迫害的两个例子。一个是同修甲看见他们县城的道路一旁的树被砍得光秃秃的,得知是要装高清摄像头,该同修想到树也是生命,他们这样做不是毁生命吗?!从内心发出强大的一念,不准他们再毁众生。结果,第二天砍树的行为就停止了。几个月过去了,道路另一旁的树木一直没砍。

另一个例子是同修乙所在的县城突然在路上设了很多检查站,强制所有的电动车自费安装防盗器。该同修悟到这是用于迫害大法弟子的跟踪器,每次经过检查站,就发正念不检查他,虽然几次都平安通过,但同修悟到不能长期这样下去,于是,发出一念,让常人去举报他们用这种方式贪腐敛财。结果,没多久那些检查站就撤了,原因是有人去纪检部门举报说他们利用这个名义贪腐敛财。

我们大法弟子在法上所动的所有正念都是有巨大的威力的,而且师父和正神也会帮忙把事情引向更深远。一个大法弟子动正念会在其空间场范围内起作用,所有大法弟子都在一个问题上动正念的话,就会使这件事在人世间往好的方向变化。邪党搞的所谓“社会记分卡”是针对全民的迫害。我们所有的大法弟子,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都要正念对待这件事情,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党利用这种监控对大法弟子和众生的迫害,不允许这种不正的因素在我们自己的空间场上留存。从现在开始,要让整个社会形势往让我们的修炼环境越来越宽松、众生越来越容易得救的方向发展。我们要守护我们的众生。

知道这个“社会记分卡”的事后,想写文章和同修交流,但因为惰性一直没动笔。我在集体学法时,跟同修交流了此事,同修都建议我把这个认识写成文,发往明慧网,让更多的同修都来重视此事。我当时动了一念,我要突破这个惰性,对众生负责,回去赶快写。

当天就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学法组的同修家里供了师父的大法像。我每次去集体学法时,在学法前和临走的时候,都会给师父上香。当天,我要离开同修家之前,去给师父上香的时候,我看到了很神奇的一幕,同修插香的香炉里有一小撮香骨,当我去上香的时候,我发现那一小撮香骨有规则的散开,中间高四周有规则的低,整个形状就像一朵盛开的莲花。我跟同修都感到很神奇。我悟到是师父对我的鼓励。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认识,不正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