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甘肃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女子监狱长期非法关押迫害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目前非法关押着约三十位法轮功学员。监狱的“反邪科”(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直接指使迫害,那里的狱警有:孙立伟(科长)、刘小兰(副科长)、魏莹、肖艳(二零一八年八月份转到其它监区了)、曹一微、张梅、王某某(四十多岁,二零一八年八月份调入)。

法轮功学员们每天上午被迫观看污蔑师父、诽谤大法的碟片,中午到晚上,写辱骂师父诽谤大法的“思想报告”,法轮功学员互相见面连个眼神都不能使。狱警们每天给法轮功学员提出很多问题,如果法轮功学员写的“思想汇报”不合狱警的意,就遭到狱警和包夹的电击、毒打、罚蹲、批斗、不让上厕所等酷刑折磨。所有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分分秒秒都在身体与心灵的折磨中。

由于中共极力封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消息,目前被曝光的迫害事实有限,下面仅举二零一八年发生的一些实例。

一、不让上厕所

1、瓜州法轮功学员刘荣,年近七十岁,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八年七月份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狱警与包夹们并没有因为她年近古稀而放松迫害,反而变本加厉。有一次,在吃饭的时间,包夹们不让她吃饭,而是等饭凉了,逼着她吃。因为她胃口不好,吃了之后,肚子不舒服,包夹张小轩(三十岁左右)却偏不让她上厕所,导致大小便都拉在裤子里。刘荣没有棉裤子穿了,只穿着一件单裤子,把这个老人冻得打颤,任谁看见都会于心不忍。

2、法轮功学员王玉霞,主管迫害她的队长是魏莹,包夹还是张小轩。只要是魏莹值班的时候,就是折磨、辱骂王玉霞。二零一八年七月份的一天,包夹张小轩给魏莹打报告,说王玉霞写的“思想汇报”不按她的话写,魏莹就罚王玉霞蹲着。有一次,在整王玉霞的时候,魏莹骂道,如果不按她的要求写,非要弄死王玉霞不可。

魏莹指使包夹不让王玉霞大小便。第一天晚上王玉霞就需要上厕所,张小轩不让她上,到第二天上午,王玉霞又要求上厕所,包夹还是不让上。最后,王玉霞憋得浑身哆嗦,全身在打颤,眼睛都睁不开。她实在难受的受不了,跑到厕所蹲下去,刚要上,又被同室的犯人包夹叫缺央卓玛的一把拉下来。最后,王玉霞被逼得尿裤子了,魏莹又故意问王玉霞:“你为什么不服从包夹?”王玉霞说:“我要上厕所。”魏莹恶狠狠地说,“你不要给我说你的上厕所。”

3、法轮功学员李明义,在二零一八年初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她从进来就几乎没有坐过板凳,每天都在罚蹲,挨包夹的打骂。有一次,李明义被罚蹲,包夹王蕾用两个拳头在后背心脏处狠砸李明义。很多时候不叫她上厕所,她经常憋不住尿裤子,在十一月份的一天,又不叫她上厕所,她的棉裤尿湿,只穿一件单裤子,她冻得实在受不了了,她向包夹犯人王蕾要裤子,王蕾不但不给,还讽刺、挖苦、辱骂,她每天过着度日如年的日子。

二、电击

狱警魏莹,其人阴毒至极,经常癫狂般发疯地折磨法轮功学员,电击法轮功学员的时候,狱警们先指使四五个包夹,把她们拉到“反邪科”(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二楼门口的一个小小的值班室,这个值班室里没有监控器,是恶警们专门设置来电击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的地方。一般都是其他狱警围观辱骂,主要的动手电击人是魏莹。

演示图:电棍电击

二零一八年四月份,法轮功学员牛变变、牛变子姐妹俩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现已出狱),因为不认罪,狱警魏莹、张梅,指使一群包夹固定住牛变变、牛变子。牛变变被魏莹电击快一个小时。回到号室之后,魏莹还不解气,说牛变子把她的午觉耽搁了,又把牛变子拉到厕所疯狂电击。拉着法轮功学员不让动的这一群包夹犯人回到号室之后,说:“电的闻着肉腥腥的。”

三、诽谤师父 企图摧毁法轮功学员意志

比身体上更难以承受的就是精神上的折磨,因为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感激师父的救度,知道大法师父是最好的人,狱警、犯人们乱写乱贴师父的名字,逼迫法轮功学员认罪“转化”。狱警们的目的就是要让法轮功学员在被侮辱中心理崩溃,直到把法轮功学员逼疯。

为了让牛变变“转化”,狱警包夹们把牛变变扒光衣服侮辱。法轮功学员张建华有一次说了“我师父……”,她的包夹就把师父的名字写在板凳上,逼着她让坐在上面,又把师父的名字写在纸条上,贴在她后背上。

四、在厕所里面、床下面以及桌子后面殴打法轮功学员

邪恶最害怕曝光,包夹殴打法轮功学员的地方都选择在厕所、床下面、桌子后面这些没有监控的地方。

在二零一八年这一年时间里,法轮功学员段小燕受尽了折磨,包夹焦丽娟对段小燕的侮辱与殴打从来没有断过。段小燕目前的身体与精神状况让人十分担心。

包夹经常是在厕所打段小燕,段小燕写的“思想汇报”达不到魏莹的要求,魏莹就指使包夹焦丽娟每天整她,不是打就是骂。有一次,段小燕写的“思想汇报”没达到焦丽娟的要求,焦丽娟把段小燕拉到床下面,照脸乱打,用脚狠踢段小燕的下身。

段小燕刚被劫持进甘肃女子监狱,就被打的腰直不起,到现在不能上下楼,双手握住栏杆才能慢慢走。在二零一八年十月份,包夹焦丽娟又把段小燕的脸打成青紫色,段小燕每天过着度日如年的日子。

五、用屎刷子刷法轮功学员的嘴

藏族的缺央卓玛也是极其邪恶。包夹缺央卓玛最爱用的手段除了殴打,就是用刷厕所的屎刷子刷法轮功学员的嘴。在狱警的授意下,她不仅仅折磨她包夹的法轮功学员,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不管哪个号室的,只要不合她的心意,她就会用屎刷子刷法轮功学员的嘴。

六、开大会“批斗”

把全部的在押人员叫到大厅,让法轮功学员站在前面批斗也是甘肃女子监狱迫害的手段之一,而被狱警们批斗过的法轮功学员,接下来又会遭到包夹们的加重迫害。

天水法轮功学员王利霞有一次“写思想报告”的时候,把共产党的罪恶全写了一遍,三反、五反、六四、学潮到迫害法轮功,把魏莹气得乱跳。最后开大会让全部人批斗王丽霞。

有一次科长孙立伟不让牛变变坐凳子,一天到黑让蹲着,本来牛变变的腿被包夹犯人刘淑萍踢得青肿着,而这样被罚蹲,一动都不能动,整整蹲了一个星期,直到她脚痛得路都不能走了。狱警魏莹还说是装的,又叫所有人写思想报告批斗。

庆阳法轮功学员王玉霞,她的主管队长和包夹编着给她写揭批书,胡编乱造诽谤大法的内容,然后让所有人批斗胡编乱造的内容。

魏莹是狱警中最狠毒的,她虽然是个小队长,但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她不惜一切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甘肃女子监狱里的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她电击或其它酷刑折磨过。有一次魏莹折磨王玉霞的时候疯狂喊叫道,“如果你的思想报告不按照我的意思写,我就是把你弄死我给你偿命我都愿意”。

魏莹“最爱”的包夹犯人是张洪丽(杀人犯,五十四岁)、张小轩、高晶晶(盗窃犯,三十岁左右)。而她们三个的共同点就是心狠手辣。每个包夹犯人都是从各个监区两千多人里面挑选的毒辣、文化高(要编造诽谤材料),刑期十年以上的,她们为了奖励、加分,不管法轮功学员的生死,这些包夹们经常骂道:把你们打死也是白死。下面举几个一直被魏莹指使迫害折磨的实例。

1、法轮功学员焦丽丽在二零一八年受尽了魏莹的折磨侮辱,她的包夹是缺央卓玛。在二零一八年九月份初,魏莹故意提问题想折磨焦丽丽,回答达不到魏莹的要求,就罚站,一天到黑不让坐,焦丽丽整整被罚站了一月多,两腿,两脚都浮肿了,直到晕得站不住了,才送到卫生所,最后检查出是低血糖,住了二十几天院,身体状况堪忧。

2、法轮功学员吕东湘,她原来一百二十斤的体重,现在被折磨的只有八十多斤了。魏莹一直在背后出点子折磨她,她的包夹是张洪丽,一脸横肉,经常随意殴打法轮功学员。她自己说,“你别看我瘦,我的手可重着呢。”很多时候,殴打、辱骂、折磨吕东湘,吕东湘经常被罚着洗厕所。有一次,她被折磨得放声大哭,狱警包夹们怕其他监区的人听见,不让哭叫。到了晚上,又整得不让她上床睡觉,她被折磨得几乎寸步难行。

3、法轮功学员马福兰,她原来一百二十斤左右,现在被折磨成一百来斤,有一次,魏莹故意叫马福兰说“文化大革命”是怎么回事,她没说上,魏莹指使包夹犯人周蓓中午在号室的厕所里把她打得放声痛哭。

4、法轮功学员李德香(已出狱)的包夹犯人是高晶晶,高晶晶从二零一八年四月份就开始罚蹲李德香,一直不让坐板凳,一直蹲到八月份回家。在七月份的时候,高晶晶把李德香打得腿瘸得不能走路,多时候罚她刷厕所。

5、六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涂玉春,有一天,没有听她的包夹李飞的话,张洪丽冲过去把涂玉春暴打一顿。而科长孙立伟却把涂玉春罚蹲一天。

事实上,以上这些迫害手段不仅仅发生在这几个法轮功学员身上,还有更多不知道的情况,这只是冰山一角。

然而迫害佛法的修炼者,却不是迫害完就完了,报应不爽。

——有的狱警也活得非常痛苦,有个狱警曾经痛苦地说,我活得太痛苦了,我什么时候能从这魔窟里出去啊。

——曾经的牢头魏彩琴(二零一八年九月份已出狱),到快出狱的时候说,我太后悔了,我弟弟专门找后门要给我找一个最舒服不用干活、专门管人的地方,来了才知道是打人骂人的,不打不骂,队长就要收拾我们。魏彩琴到出狱的时候,眼睛坏了。

——包夹牛爱玲、张洪丽,因为她俩经常殴打法轮功学员,她们的胳膊、腿常年冰冷疼痛。在大夏天,她俩都穿着棉裤、棉鞋,套着两个护膝,胳膊上戴着棉护袖,晚上痛得睡不着觉。她们自己说,她们的骨头里都是冰冷的。牛爱玲还说,这个“反邪科”(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太阴了,我以前一点病都没有,现在全身都是疼痛。

——包夹刘淑萍遭恶报,两只眼睛快瞎了,看人的时候,斜瞪着。

——每天打法轮功学员的包夹缺央卓玛遭恶报,腰腿疼得站不直,走路一瘸一拐的。

这些狱警、包夹们或许还有善良的一面,但是她们却被江泽民邪恶集团的谎言毒害,为了私利,做了共产邪党迫害佛法修炼者的执行者,最终成了中共的陪葬品。不知她们是否还有机会,能够早日清醒过来,为自己迫害法轮功赎罪,有个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