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一日】从二零零六年到二零一六年,可以说是甘肃省兰州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时期。

在司法部印发的“六条禁令”中,第一条明确规定:严禁殴打,体罚或者指使他人殴打、体罚服刑人员;第二条明确规定:严禁违规使用枪支、警械、警车。

《监狱法》中的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对狱警在什么情况下方可使用电警棍更有明确规定。

可我们回头看看,在甘肃女子监狱,狱警是怎么执法的呢?以下是甘肃女子监狱狱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案例:

◎法轮功学员韩仲翠,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从入监第一天起,就被迫全天二十四小时罚站,不许睡觉,这一罚站就长达一年多,期间还不断地遭受包夹人的暴力殴打,致使身体多处受伤,尤其脑部受伤严重。

酷刑演示:踢打
酷刑演示:踢打

◎法轮功学员陈淑凤,因坚持自己的信仰,入监后几乎每天写思想汇报都要被包夹人拉到监室先暴打一顿,然后被强迫按包夹人写的照抄。后来,换马雅琴包夹陈淑芬,马雅琴当时是那个环境中数一数二的恶霸,很受科长朱鸿及其他警察重用,因为马身高体胖,力气偏大,施暴手段残忍,因此,马就成了狱警最看中的得力助手。马雅琴也因此在这个环境中猖狂至极,在狱警的支持指使下,大胆施暴。由此,被马雅琴残忍施暴过的法轮功学员很多很多,陈淑凤就是其中的一个。一次,马雅琴逼迫、威胁、恐吓陈淑芬写非常离谱、非常过分的诬蔑大法师父的话,由于陈实在受不了,几天后以死抵抗(注:这是中共迫害所致,法轮功明确指出自杀是有罪的,请法轮功学员理智的反迫害,不要做这样过激的举动),最后自杀未成,伤口缝针。当时被马雅琴包夹过的法轮功陈洁,孙美玲,包括陈淑芬在内的等等,都被经常拉到厕所施暴。揪头发,不让上厕所,是马常用的恶招。一位知情者曾说,孙美玲的头皮大部份裸露,就是被马施暴时一次一次,一撮一撮揪成那样的。

◎七十多岁的法轮功老太太白香兰,刚入监就被罚站三天,不许睡觉,后又遭受电警棍电击迫害。

◎法轮功学员马军,多次被毒打,在毒打中,马军描述,当时的情形,说她的腿都快要被踩折了。

◎法轮功学员赵长菊,被打成严重伤情,最后住进医院。

◎七十几岁的法轮功老太太李翠芳,一次在办公室被狱警刘晓兰打。

◎法轮功学员张萍在办公室遭狱警丁海燕殴打。

◎法轮功学员缪会霞入监那天,只因狱警曹一薇问她话不回答,曹立即就违规动用了电警棍电击。缪会霞由于坚持自己的信仰,被群殴。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法轮功学员吕银霞,因坚持自己的信仰,经常被昼夜罚站,多次半夜时分被包夹人拉到厕所殴打。用盆子往头上,身上浇凉水,白班、夜班监督岗也参与过殴打。厕所与监室很近,我们在里面听得很清楚。一次晚点名后,狱警刘晓兰把包夹人于伟伟,马雅琴叫到办公室,密谋了半小时后才出来。出来后,马,于二人立即把吕银霞拽到厕所,马疯狂了似的对吕大打出手,一边怒吼一边打,又是泼水,又是残忍的揪头发,整个楼层都被这种恶暴声惊动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除非装着不知。只是,那天马雅琴的恶狂并没有得逞。狱警刘晓兰为了逼迫吕放弃信仰,最后对吕违规使用了电警棍。包夹人于伟伟多数都选择在科长朱鸿值班和狱警刘晓兰值班时对吕施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法轮功学员吕桂花,是一名教师,一次在大白天被包夹人拉到厕所脱光,一盆一盆往身上泼冷水,吕蜷缩着身子痛苦地哆嗦着,抽泣着。还有一次,由于吕桂花在长期被迫害中,身体很难受,躺在了被强迫洗脑学习的教室地上,狱警丁海燕喊了几遍,吕桂花没力气起来。丁立即取来了电警棍,在教室当着近百人的面违规动用电警棍电击。吕桂花入监时好好的一个人,出监时一步一步挪着走,平时也坐都坐不住。

◎法轮功学员金菊梅是个残疾人,被包夹人时常虐待,包夹人经常在上厕所这方面给她设障碍,刁难她,致使金菊梅吃了太多太多的苦头。尤其包夹人一不顺心时,还用脚踢她那双残疾的腿。有一次白天,包夹人郭辉还把金菊梅拉到厕所,发疯似的脱光金的衣服。然后用盆子往她身上泼冷水。一个残疾人已经非常行动不便了,竟然还这般对待,,那是什么样的残忍,我想石头看了都会痛心。

◎法轮功学员李矿风,因拒绝“转化”,被二十四小时罚站,晚上被包夹人强迫脱去棉衣挨冻,时不时被拉到厕所暴打。由于李矿风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副科长孙立伟几次违规对李矿风动用了电警棍。李被电击后,脸上,脖子上都是伤疤,很惨。

◎法轮功学员王丽谦,被孙立伟科长在办公室违规动用电警棍残忍电击,从办公室出来时,王丽谦的下半部脸红红糊糊的伤疤一大片,惨不忍睹,没法看,很惨很惨。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法轮功学员刘宛秋从入监以来,一直遭受着种种非人的精神折磨和肉体迫害。

◎法轮功学员焦丽丽遭狱警罚蹲、罚站、殴打、电警棍迫害。

◎法轮功学员涂玉春遭受体罚,殴打,电警棍迫害。

◎遭电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何妞对,及同何妞对一起入监的赵某某,还有拓俊绒,包新兰,张萍,王毅荣,还有叫不上的名字,还有不知道的情况,远远不止这些,在这里,所有的对法轮功种种的精神和肉体迫害都被合理化。

狱警丁海燕、孙立伟、曹一微、刘晓兰等动不动就违规使用电棍及动手打人,其中丁海燕最为恶劣。丁海燕曾多次在包夹人会议上传输使恶招,整法轮功人员。这里仅举一例 在一次包夹人会议上,丁海燕针对一个法轮功学员使的恶招是,教唆包夹人以这种方式骂她,就说她和某某人乱搞男女关系……好恐怖呀。丁海燕每次在监道集体训话时,随心所欲,她本人也的确经常用此类恶毒的语言侮辱法轮功学员,侮辱……我说不出来。

以上只是写了一部份知情者提供的冰山一角,幕后何其多?回头再看看监狱警察六禁止,那些狱警做到了吗?她们照做了吗?她们去做了吗?她们表面上执着法,行为上却犯着法。她们的行为已严重违犯国家明文规定的监狱警察六禁止,严重违反《监狱法》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而法律对于她们自身来说,完全可以一脚踢开,与自己似乎没有关系。

从另一方面来说,有些狱警也有善的一面,她们只是被江泽民邪恶集团的谎言毒害了,一直蒙在其中,未能真正了解法轮功,但愿她们早日清醒,有个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