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河北廊坊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根据明慧网报道的资料进行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八年,廊坊市至少有151名法轮功学员遭受各种方式的迫害,其中6人被非法判刑,17人被绑架,128人被骚扰。

一、各区县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大面积骚扰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八年五月至九月期间,廊坊地区众多法轮功学员遭骚扰,各辖区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进行照相、录音等非法活动,问法轮功学员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没见到法轮功学员本人的,就威胁家属说必须见到本人才罢休,让签不炼功的保证,对法轮功学员和家属的正常工作和生活造成严重干扰。

◎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月、九月,在违法的“敲门行动”与“回头看”中,北旺乡派出所杨随军带领派出所警察与村治保人员多次骚扰法轮功学员。他们开着警车,身着警服,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询问“还炼不炼了?”他们还偷偷采集(照相,录音)法轮功学员个人信息。当有的学员家属阻止他们骚扰并要求他们出示证件与相关文件时,他们没有依法出示任何证件与文件,还强行闯入学员家中录像。家属正告他们:你们这是违法行为,举报你!杨随军称:随便举报。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张洪军、高雪、高振琴、刘乃文、张海、王玉、曹瑞堂、曹芳琴、刘万山等47人,估计86人次。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安次区龙河派出所警察找到法轮功学员张向荣的儿子,抢走张向荣儿子的手机,逼迫恐吓张向荣儿子找张向荣(因为当地房屋已经拆迁,张向荣临时租房住)。被逼无奈,张向荣儿子被警察挟持来到家里。当时只有张向荣的婆婆在家,派出所邢副所长、片警李小水等五、六个警察闯入家里乱翻,并损坏法轮功师父的法像。并要张向荣的婆婆与儿子去派出所,如果不去,就抄走大法书。张向荣婆婆提出要去派出所需把以前非法抄走的大法书与老年代步车归还。警察当时答应了老人的要求,祖孙去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警察让祖孙二人在一个材料上签字,并欺骗说:签个不炼功的保证,案子就结了。可是当签完字后,才发现是“取保候审”的文件。老人要求警察兑现承诺,归还大法书。警察只把代步车归还,并对张向荣的儿子说:等你妈来再给,你妈不来也行,但交两万元钱也行。

转天,警察还威逼张向荣的儿子带奶奶去派出所,老人拒绝。片警李小水逼迫张向荣的儿子给老人照三张照片发给派出所。警察天天电话骚扰张向荣的儿子,给他造成很大心理压力。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三河市燕郊镇燕顺路派出所警察七、八个人到法轮功学员张连存家,激烈的敲门,持续大约半小时,这过程中还给断了电。因有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和五岁的小孙子在家,就给他们开了门。开门后,张连存告诉他们不准照相,可这些人各持录音录像摄像设备一个劲照。一个警察高声说这是我们头给我们下的死命令,见个面照个像。

二、绑架案例

1、三河市七十八岁马维山被劫持到冀东第二监狱

马维山
马维山

三河市法轮功学员马维山,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钟左右在燕郊行宫市场讲真相时,被西城派出所两个警察绑架,老人拒绝上车,警察叫来附近的保安,强行把马维山绑架到三河看守所。

马维山已经七十八岁高龄,但是三河市610和公检法机关相关人员以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老人曾经被非法判五年实刑为由,于十月初把马维山老人强行送往监狱迫害。马维山老人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冀东第二监狱第五监区。

马维山老人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因发短信“诚念法轮大法好、灾难来时命能保”被三河市国保绑架。当天被国保乔春江、李伟等人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康景泰(医生)、王占青(美术教师)和文杰(齐齐哈尔市民族中学教师,曾经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一一年出狱后被迫流离失所,在马维山家做保姆)。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非法开庭审理马维山,马维山老人和两位律师多次指出,公检法人员涉嫌:凭空捏造事实、诬告陷害罪;涉嫌渎职罪、滥用职权罪、干涉他人信仰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等诸多罪行。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上午九点半左右,三河市法院马成河对王占青、马维山、文杰、康景泰非法宣判:王占青六年,文杰五年,马维山五年,康景泰判刑三年缓刑三年。四人当庭提出上诉。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廊坊市中院做出了维持冤判的荒唐判决。

2、贺燕在家门口被跟踪绑架 警察却称在无锡抓捕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早八点左右,廊坊市法轮功学员贺燕出门办事,从家门出来便发现有一个男的跟着她,走到小区门外,又发现一辆小车在后面跟着。因当时正是上班高峰期,街上车、人很多,贺燕趁机躲进一朋友家。吃过中午饭后,大约两点左右,贺燕从朋友家出来,一出小区门口,立刻遭到几个不明身份的人绑架劫持。

大约下午两点半左右,她丈夫在焦急中接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自称是法院的姓周,说他们把贺燕带走了,还是去年的事(二零一六年底,贺燕因去文安县某市场发资料被绑架后“取保候审”放回)。家人问对方是哪个法院的,对方不回答就挂了电话。

过了两天了,家人再也没有接到贺燕的任何消息,她丈夫万分焦急,于是又给那个姓周的打电话,结果不是占线就是没人接。

家人感到很无奈,真的怀疑是否被坏人绑架了,决定再没有消息只有去公安局报案了。这时接到了廊坊文安县国保大队长李中杰的电话,说贺燕私自跑到了(江苏)无锡,被无锡警察抓获,说贺燕是网上通缉的在逃人员,我们文安县公安局派人前往无锡把贺燕接了回来。

听到官方的这种说辞,令家人和亲朋好友无不感到惊讶!本来贺燕是在廊坊遭绑架的,却谎说跑到无锡了,被那里的警察抓获了,真是让人费解!他们这是在背后搞的什么鬼呀?

据目击者说,绑架贺燕的人穿的都是便装,没穿警服也没开警车,也没出示任何证件,偷偷摸摸地跟踪、盯梢、绑架她。如果贺燕要是真的犯了什么法了,你们可以按照法律程序行事,何必采取这样卑鄙的手段呢?这不正说明他们心知肚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既违法又不得人心吗,所以才不敢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地干。而且更不可思议的是,贺燕当时身上带着的四张银行卡虽然已归还给家属了但却都被封了,都无法正常取钱。不知他们用意何在?

现在已得知贺燕被非法关押在廊坊霸州看守所。

三、非法判刑案例

1、被冤判两年 河北廊坊孔祥莲已上诉

河北廊坊今年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孔祥莲老太太,被警察、检察院构陷,日前被安次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老人提起上诉。

孔祥莲老人,现住廊坊运通家园。二零一六年底在王寨早市向人发送台历时,被不明真相的陈某某恶告,被绑架到廊坊东方派出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被“取保候审”放回家。东方派出所警察不断骚扰孔祥莲老人,几次去家没见到人,他们就上网通缉。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东方派出所的警察李辉等人又上门骚扰,见孔祥莲在家,就将她劫持到派出所,随后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到现在。期间被东方派出所构陷到检察院时,曾因证据不足而退案。

东方派出所的警察为了继续构陷孔祥莲老人,补充所谓的“证据 ”。一天解姓警察把孔的老伴儿叫到派出所再次录口供签字,虽然孔的老伴儿说的话和上次没有什么两样,但谁知道他们背后做了什么手脚。当时孔的老伴儿也没看笔录上写的是什么,就签了字,解警察还心虚地说了句:“你不怕我给你造假呀?”孔的老伴儿说:“我还真怕!”

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后,九月十二日星期三下午两点半,孔祥莲在安次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律师为孔祥莲做了无罪辩护。律师从法律的角度上阐述了信仰无罪、发放台历、拥有真相币都构不成犯罪。公诉人对律师的辩护无言以对,最后宣告休庭,择日宣判。

结果近日当孔祥莲拿到被廊坊安次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的判决书时,惊讶地发现抄家时,本来没有的东西怎么都出现了?怎么都成了他们所谓的“证据”了?这不是造假吗?

孔祥莲坚信自己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不违法,是他们在执法犯法,迫害好人!因此孔祥莲老人向廊坊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委托律师递交上诉材料。

2、告诉百姓大法好 霸州市俩妇女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上午,廊坊市霸州市石油物探局李文红、陆荣改,在煎茶铺大集上,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煎茶铺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抄走打印机、电脑、大法书籍、私人物品等,非法关押在霸州市看守所。家人向看守所要人,看守所不给答复。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被秘密开庭。几个月后家属才得知她们均被冤判一年半,已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

李文红是河北省霸州市石油物探局职工,在一九九九年,得了慢性胃炎后,相继出现了抑郁症、胃瘫、贫血、尿失禁、骨关节冒凉气、鼻咽炎、便秘、脏器下垂,还有子宫肌瘤、乳腺增生。随着抑郁症的加重,胃功能逐渐减退,最后形成胃部瘫痪,就是胃失去动力不工作了,不能进食了。这是世界罕见的一种病。李文红曾经北京协和医院消化科国内胃肠动力首席专家柯美云教授(挂号费三百元)的多年医治,也没治好。最后无药可治了,只好用“鼻饲”,就是把胃管直接插到小肠灌营养液来维持生命。据她的朋友讲,二零零几年,李文红一米六六的身高,体重只有四十公斤,内脏也开始衰竭,出现尿失禁,经常是尿裤子了才知道。在她生病的十几年中,都记不清医院下多少次病危通知书。

然而就在家等死的李文红,开始修炼了法轮功。一天,她的朋友发现,她看上去脸上放着光,还透着红。朋友兴奋地说:“你好了呀?!你是调蜂蜜好的吗?我也回家调蜂蜜去!” 李文红说:“我可不是调蜂蜜活过来的,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通过炼法轮功,李文红所有的病都好了,完全恢复了健康,而且没花一分钱。是法轮大法救了她的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