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烧伤一月愈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七岁,务农。在二零一三年黄历四月间的一个夜晚,我刚刚睡下,就听到一个恶狠狠的声音说:“你还钱!”又听一个声音说:“他没钱还啊。”

我听到这声音,用天目看到,在我身边另外空间有一个人,手里举着账本向我要钱,还有一个人对他说:“他没有钱还啊。”因为那时候干活很累,我也没当回事,就睡着了,

隔了两天,在夜里,这样的情景又出现了一次,这一次我重视起来了。我想那个跟我要钱的,我真的在哪一世欠了他的债了?那个帮我说的是师父在护我吗?我略有所思。

隔了三天,灾难来了,我在新房子拾掇,回到我住的旧房子时,刚進屋门,就听到液化气出的响,我俯身在液化气罐上,听听哪里出气,与此同时,我的大脑和两手分离了,各忙各的了。大脑在这里听听哪里出气,可手却拧了液化气开关,轰隆一声爆炸,窜出一个大火球,顿时满屋子黑烟滚滚,一股气流冲向锅底,把里屋连着锅底的炕都鼓开了,隔了三层门、三间房,把最东头房间的天花板都鼓掉了三块。(这在常人来说,顿时屋顶都找不到了)

因我的住处在村外,听到爆炸声,地里干活的人都跑过来了。我摸索着按了座机电话,找来了同修,同修看到我的脸就像烤了一层沥青一样,头发没了,眼睛都鼓出来了,两只手象熊掌一样,右手背一块五公分的皮烧烂了耷拉着,上衣烧焦了,裤子光剩下腰带了,鞋子光剩下鞋底了,脚面烧烂了。还好,我没有疼的感觉。

这时大脑也清醒了,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这样我到了本村医疗所,叫他们给我治,他们吓的不敢管,要打120,我说不用,就叫他把我手上的烂皮剪掉,他说:“不敢,要到医院做手术才行。”我说不用。

这时我想起师父的佛恩浩荡,我对医生说,你给我剪就行,不要紧,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我有师父管。我又给他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三退保平安真相。他看我人都烧成这样了,还给他讲真相。顿了一会,他看我没有难受和疼的感觉,就同意退出了少先队。还有一个在他家玩的也三退了。我烧伤不觉疼的状态救了两个人,能助师正法,心里很高兴。

我骑上两轮电动车,从医疗所往家跑,因为是本村路熟,就是看不见,也能摸索着回家 。大街上的人都在吆喝:那个人是谁呀?怎么烧成那样了。因为我骑电动车跑得快,也没人认识我了,到了家,同修把炸的东西都打扫干净了。我把剪去皮露出骨头的手用手纸蒙上五公分厚盖住,淌出来的黄血水,把纸都湿透了粘在一起。

头三天夜间,就像抽筋一样哆嗦,滋滋的疼,由于师父的保护,我好歹还能承受的了,我露出骨头的手,师父每天晚上用法轮给我调整,发出呼呼的声音,热呼呼的,觉的很舒服。

十天以后,我的脚面开始感染鼓脓、疼、痒痒。三天内,就烂到脚趾头,我双盘腿压着也不管用,就是人家说的破伤风症状,眼看到了割去脚的极限。这时我求了师父,晚上十点多钟,我给师父上了香,给师父磕了三个响头,求师父说,师父啊,弟子真承受不住了,请您给弟子想想办法吧。

求完以后,我上炕睡觉,睡到夜间一点起来了,这时什么疼、痒、难受的感觉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露着骨头的手解了甲。就一个月的时间,脚也好了,身体全部恢复了正常。

同修见了我说:“是师父给你整容了,比以前还好看了。”当过护士长的同修来看我说:“我干过外科治疗,象你这样的到医院去看,得花五六万元钱,半年时间才会好,还好不了你这样呢。”我却没花一分钱,在家一个月就好了。

经过这次魔难,我深深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和为弟子的超负荷承受,我的感触太多太多,我对师父的感恩、想念师父的心情无言表达,我想到这里我的泪水湿了衣襟。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