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中修去利益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先说一下我家里的情况。我和老伴儿是后组家庭,老伴八十多,我也七十岁了。我们俩个已共同生活了二十八年了。

这些年中我们的生活很和谐。我在日常家庭事务上,时时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对老伴儿在生活上体贴,关心照顾他。他也关心我,对我修炼大法的事很支持,能使我更有时间做三件事,在外面讲真相救人。我们俩相处得很好,真是相敬如宾,总是乐呵呵的,从来没有生过气。在家务事上和钱财上我都看的很淡,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特别是家里的钱我从来都不管,谁花谁拿,我从不查看和过问。我觉的这也是修炼人应该放下的心。

可前阶段有一天,和我较熟悉的一个邻居对我说,让我把家里的房照改过来吧!改成我自己的名字(原来是老伴儿的名字)。我说改它干什么呀?谁的名字不都一样吗?我有房子住就行呗!我也不想要这房子,我们修炼的人还能争这个吗?她又说:这么多年了你也没有把老伴儿的钱弄到手,你看人家某某老头死了,把楼房都给他后老伴儿了,还给了多少多少钱哪!那后老伴儿的后半生生活上都不用愁了,你为什么不为自己想一想呢!我当时听了她说的这些话只是淡淡的一笑,也没说什么,也没有往心里去。

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一天老伴儿对我说:将来有一天我不行了的时候,咱家这户楼房给你吧!我那十几万元的存款就给我的孩子们分了吧!当听到他说这话时,我的心里忽悠一下子,凉了!当时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我对他说他还是没有把我当成他的原配夫人来对待,关键的时候还是为你的子女着想,怎么不为我想一想哪!我每月只有很微薄的那么一点收入,只靠那么一点儿钱将来每月生活都成问题了,还怎么能撑得起家里的一切开销呢?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哪!他听到我这么说时,他也有些激动了,说:那你是跟我争这点儿钱喽?我说:我并不是争这点儿钱,我是说这个理。自从咱俩在一起生活以来我哪点对不住你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侍候你,每逢过年过节的,你的孩子们回来我都是热情的招待,忙忙活活的桌上桌下的侍候着。即使她们每次给家买点儿菜,我都给她们钱,不让孩子们在经济上受到损失,我都是尽力的为你们着想,我这样做还不够吗?你这样对待我那能公平吗?他当时就沉闷了,也不说话了,弄得不欢而散。

在这以后我的心里老是不平衡,老生老伴儿的气,总觉的他不应该这样对待我。这时我身体也出现了一些不正确的状态,胃痛很难受。不能吃肉了,吃米饭也不行,吃饱了不舒服,饿了也不舒服,喝水也不舒服,各种难受都上来了。当时我也悟到了,出现这件事情不是偶然的,是针对提高我的心性来的,是让我过心性关的。师父说:“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因为现实利益当中很难把它放下,这个利益就在这儿,你说这个心怎么放的下?他认为难,实际也就难在这里”[1]。

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来对待,在这点儿利益上还和常人去争,感觉到没有得到十几万元就难受的要命,心痛苦的不行,这哪是修炼人的行为哪!师父说:“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2]。在静下心来学法时,认真的查找自己,修炼这么多年了还存在着:争斗心,利益心,对钱财执着的心,抱怨心,自我强势的心和妒嫉心等等这些肮脏的心。觉的自己的修为也太差劲了,当我找到自己这些执着的时候,眼泪就情不自禁的流下来了,我觉的愧对师父,我从内心里感谢师父又一次给弟子提高心性的机会。

心性提高上来后,心里执着的东西就放下了,心胸豁然开朗觉的很轻松愉快,身体又恢复到健康的状态了。我诚恳的向老伴道歉说:对不起!我做错了,我是修炼的人。我怎么能执着于这些?更不能和你去争钱财物这些东西。我没有听师父的话,没有按照大法来归正自己,我的心性境界低呀,还得好好修呀!请你原谅我吧!这房子和钱我不要,你怎么安排都行。老伴儿听了我的这番话也高兴的说:哎呀!还是炼法轮功的人做的好啊!法轮大法就是好啊!真能改变人呐!

从这以后我的老伴儿也真的变了,他自己主动的去找大法的歌曲听,现在还在看《转法轮》这本书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断 元曲〉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