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8年福建省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简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福建省,简称闽,省会福州市,东隔台湾海峡与台湾相望。福建省文化悠久,依山傍海、人杰地灵。现辖1个副省级城市和8个地级市,有福州市、厦门市、莆田市、三明市、泉州市、漳州市、南平市、龙岩市、宁德市及平潭综合实验区。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发生后,福建省法轮功学员遭福建省政法委、六一零特务组织迫害,迄今为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在部分地区发生。据明慧网资料统计,二零一七至二零一八年,福建省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叶国华遭迫害致死、袁冬英遭迫害含冤离世,34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包括前期迫害),33人次遭绑架,2人遭非法抄家(至少有8人已回家),至少有8人次遭骚扰。

目录
一、被迫害致死案例
二、非法判刑典型案例
三、遭绑架典型案例
四、骚扰主要案例
五、经家属营救 部分公检法司人员做出释放案例
六、福建省遭恶报的官员

一、被迫害致死案例

1、建瓯市法轮功学员叶国华被迫害致死

叶国华原是建瓯市东游中学教师,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中,二零零二年五月,在龙岩闽西监狱,叶国华被吊铐三天两夜,仅脚尖点地,警察扒掉他的上衣喂蚊子,还威胁要脱光他的衣服,叫蚊虫叮咬;二零零三年五六月份,被某中队指导员从早上六点三十分,惩面壁,到晚上六点三十分。二零零九年六月,叶国华被非法判五年半,被建瓯国保秘密非法送入福州儒江劳教所进一步迫害,可是在那仅逗留几天时间,就又匆匆被移送到广州进行秘密迫害,二零一三年七月叶国华出狱。

中共酷刑示意图:喂蚊虫咬
中共酷刑示意图:喂蚊虫咬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下午三时许,建瓯市几个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曹荣秀家中,将正在集体炼功的叶国华、张水英、杨灿英、曹希荣、吴桂英等六人绑架至当地派出所,刑讯逼供。至凌晨一点,五名学员被放回家,只有叶国华仍被劫持在看守所。恶警到叶国华家中抢走法轮功书、《明慧周刊》等。

然而,二零一八年九月八日左右,国保通知家人去办“取保候审”手续,说他得急病了,在医院抢救。家人一看,叶国华全身肿的很厉害,人也不清醒,问医生得了什么病,医生只是含糊其辞的说了一句:心、肺、肾等内脏全坏了。第二天,叶国华被送进ICU说抢救,不让家属接触,之后就说人不行了,九月十一日,叶国华被迫害致死,期间没说过一句话。

家人问警察叶国华是不是被打了,警察就说了一句:没的事,有监控呢。事后,有人打电话询问看守所工作人员,那人慌张的说一句:“人是死了,但你千万不要过问和打听这件事。”叶国华在建瓯看守所近七个月遭受迫害,然而,九月十一日叶国华被迫害致死后,看守所极力掩盖,未给家人任何说法。

2、遭三次非法劳教 福建泉州市袁冬英含冤去世

泉州市法轮功学员袁冬英女士,福建省第一公路工程公司第七工程处从事会计,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九年被劳教迫害二年,在福建女子劳教所受尽各种迫害。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四十六岁的袁冬英被迫害离世。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袁冬英女士被非法关押在福建女子劳教所,受到“专管队”迫害,包括中午不让午睡,晚上有时坐小板凳到下半夜两点,不让她上厕所、不让她洗漱、换衣裤。连续四天四夜不让她睡觉,袁冬英一闭眼,包夹犯人就用手撑开,一看袁冬英睡着就把她摇醒。就这样一通宵撑着她的眼皮,或深夜十二点后去找她谈话至凌晨四、五点。另外,不准购买任何食品,不让上厕所,在房间里排泄,二十四小时监控和专人看管,“专管队”甚至往法轮功学员的饭里放药,摧残人的神经,扒光衣服说是安检等,每天采取种种卑鄙的手段轮番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二零零六年四月,袁冬英从劳教所出来半年后,她父亲由于女儿被抓、被劳教,无法与家里联系,长期担惊受怕、在思念与悲伤中离世。之后,袁冬英每年回家过年,都遭到当地派出所上门骚扰,致使其母承受巨大的压力,导致袁冬英有家难回。

二零零九年九月份,袁冬英在上班时,遭泉州国保恶警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泉州看守所;十月份,被泉州“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福州女子劳教所,被面壁折磨,不让睡觉,两个“连保”:在恶警的指使下,包夹人员林宝英、刘郁晴不让袁冬英将眼睛闭上,一闭上就用双手将她的眼皮扒开,还打她的脸,好几次不让上厕所,尿在裤子上。

二零一一年九月,袁冬英从劳教所出来后,之后至二零一五年,袁冬英工资待遇受限制,并经常遭国保人员上门骚扰。泉州国保警察陈玉麟指使单位黄和平长期监视袁冬英的行踪,每天几点出门几点回来,登记上报。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四日,袁冬英再被陈玉麟一伙劫持到泉州看守所,体检时,身体不合格拒收,取保候审由单位监控。历经各种迫害后,袁冬英的身体健康状况不断恶化,于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不幸离世。

二、非法判刑典型案例

二零一七至二零一八年,受福建省政法委“610”操控,福建省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三十四人被非法判刑或非法开庭,含前期迫害。

1、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吴莺香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下午,福州市闽侯县四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吴莺香,在福州闽侯县上街大学城医科大学附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上街公安分局荷塘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五月三日,吴莺香被非法关押至福州市第二看守所。五月二十四日,吴莺香被非法批捕。九月二十六日,在没有通知家属、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吴莺香被非法开庭。九月二十九日,吴莺香的家属为她聘请了律师依法要求闽侯县检察院撤诉。

然而,闽侯县法院,在十月十九日,仍枉判吴莺香有期徒刑三年一个月,并非法处罚金三千元。

2、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张晶被非法判刑五年六个月

福州法轮功学员张晶,男,四十几岁。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号,张晶在福州城门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后被城门派出所劫持到本市第二看守所,张晶绝食反迫害,十几天后,被释放回到家中。

后张晶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去仓山国保大队索要被非法查抄的物品时,却被非法关押到第二看守所。父母和亲戚特意为他聘请律师,但仍被判非法判五年半。八十多岁的老父忧愤交加,病倒在床。

下面是二零一七年以前遭受绑架迫害,但是在二零一七年被非法判刑的案例。

3、宁德市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福建省宁德市“610”人员伙同宁德市蕉城区法院,对九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判决,其中:肖传雄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并勒索罚金五万元;杨雄被非法判刑十年,并处罚金三万元;庄友布被非法判刑十年,并处罚金三万元;金丽燕被非法判刑八年,并处罚金两万元;陈开奇被非法判刑七年,并处罚金一万元;王田被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林丽芳被非法判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陈星光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杨贵媚被非法判刑三年,并处罚金五千元。

4、福建省浦城县伊升妹被非法判刑两年

福建省浦城县法轮功学员尹升妹,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在临江镇告诉一位年轻妇女要教育自己的孩子做真诚、善良、凡事宽容、忍让的好人,危难时刻记住“法轮大法好”。结果尹升妹遭人恶告,被浦城县临江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被送往武夷山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尹升妹被非法开庭。五月十六日上午,尹升妹被强行从家中被非法逮捕,送武夷山看守所,体检过程中,出现三级高血压极高危病状,武夷山市立医院出具“暂不接收证明”。

五月十七日上午,尹升妹被福建省浦城县法院非法开庭,诬判二年。据说五月十六日的体检报告,浦城县法院不予承认,让她第二天还得再度体检。

5、浦城县退休教师魏子菁被诬判一年半、林爱珠被诬判一年三个月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三日,福建省浦城县法轮功学员林爱珠(六十多岁)、魏子菁(退休教师,现年八十岁)两人在上水南桥头讲真相被警察绑架,七天后魏子菁回家,林爱珠被非法关押到武夷山看守所,后被释放。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日,魏子菁、林爱珠被福建浦城县法院非法开庭,魏子菁被非法判一年半,林爱珠非法判一年三个月。

二零一七年九月初的一天,有一伙人冲到魏子菁家,开始伪善地和她唠家常,后来,他们就骗魏子菁说去派出所一下,有事情要求她帮忙说一下,就这样,魏子菁一去不复返了,她被非法关押到福州女子监狱迫害,至今未归。

二零一七年九月初的一天,一伙身份不明的人突然闯到林爱珠家里,将她绑架到武夷山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又将林爱珠送到福州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至今未归。

6、福安市郭瑞珠、肖丽英、潘锦容等被非法判缓刑

郭瑞珠、肖丽英、潘锦容及宁德市法轮功学员郑团容,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晚,被福安市国保大队绑架。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福建省福安市法轮功学员郭瑞珠、肖丽英、潘锦容等被福安市法院李艳冤判三年、缓刑四年。

7、永安市左秀云、张媛婷被非法判刑四年

福建省永安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国保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密谋绑架了永安市法轮功学员左秀云、张媛婷、范素云三人,后将三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三明市看守所。

在三明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狱警强迫左秀云穿囚服,遭到拒绝后,他们竟然将左秀云身上衣物剥光进行迫害。范素云在关押期间因身体不适,于二零一六年四月左右保外。张媛婷、左秀云在三明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年后,均被非法判刑四年,目前均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女子监狱。

三、遭绑架典型案例

据统计,二零一七至二零一八年,福建省至少有三十三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二位被非法抄家。

1、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同时绑架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多,漳州市龙海市十几位法轮功学员来到龙海市石码紫云公园游览,这些法轮功学员最大七十二岁、最小五十二岁,因为他们修法轮大法,个个身体都非常好,所以乐观向善,在公园写了法轮大法好。过了好多天,被龙海公安通过电脑监控发现。

二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郑阿才被国保非法审问,二月二十一日中午,胡树技也被龙海市颜厝派出所非法审问,他们都给这些公安人员讲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

可是二月二十三日,龙海公安却动用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进村,绑架法轮功学员郑亚区、郑玉琴、郑胜宝、颜水能、稻花等。在龙海国保大队长蔡志辉,副大队长杨润峰指挥下,二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郑惠庆在地里干活,又被抓走,郑胜宝、郑惠庆、颜水能、稻花等被非法关押。

2、浦城县七十四岁老年法轮功学员杨彩菊被绑架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上午,福建省浦城县七十四岁老年法轮功学员杨彩菊在浦城县五一三路给世人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遭恶告,被浦城县公安局巡逻车上的黑衣特警绑架,当时突然出现几个巡警,抓住杨彩菊就打,其中一个警察将她背部抓住,用膝盖往她腰部一顶,杨彩菊当时就站不住倒下。第二天,伤势变重,下不了床,家人将她送去医院检查,医院证明:杨彩菊三根肋骨断裂。一年多后,公安仍不给说法,还不断地骚扰杨彩菊及其子女。

3、福建省浦城县八旬老人朱子玉刚遭绑架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早上八点多,福建省浦城县八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朱子玉刚出家门,就被蹲坑的浦城县国保大队警察刘强等绑架。而早在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朱子玉就因讲真相而一度遭富岭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扣留。

4、河南太康县年轻妈妈再遭绑架关押

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法轮功学员李秋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在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被厦门市湖里区禾山派出所突然绑架。在当地打工的李秋玲丈夫询问厦门警察绑架他妻子的原因时,他们却称是河南太康县朱口镇派出所让他们干的。

五月二十六日,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朱口镇派出所指导员王丰玮到厦门,把李秋玲劫持走,并直接投入河南省周口市看守所迫害。李秋玲刚刚一岁的女儿嗷嗷待哺,无人照看。她丈夫无奈只得辞去工作,抱着孩子,从厦门回到太康县踏上漫漫寻妻路。

警察知法犯法,对尚在哺乳期的李秋玲进行野蛮殴打,并抽血做多项体检,连夜送到周口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多方努力下,李秋玲被非法关押了五十二小时后,才以取保候审放回,但是她家的电动三轮车被非法扣押。

二零一八年一月后,朱口镇派出所指导员王丰玮曾经多次到李秋玲家及其娘家欲绑架她。王丰玮这次到厦门劫持李秋玲,还告诉李秋玲丈夫称有什么(事)你找律师说。

5、身份证信息被做手脚 彭雪峰被非法扣押

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日,法轮功学员彭雪峰(又名彭汉武)去泉州外甥女家喝喜酒,顺便到厦门逗留。五月二十九日,在厦门高铁站却因身份证信息被非法扣留。高铁站派出所警察翻出彭雪峰的笔记本电脑和真相币,将他劫持到派出所后非法扣押和抄家。

四、骚扰主要案例

二零一七年至少有八人次遭骚扰。

福州市永泰县法轮功学员林鼎光、范娟平(夫妻)等遭骚扰

福建永泰县法轮功学员林鼎光、范娟平(夫妻)因给世人发放真相资料救人,多次受到本地国保、段警、派出所、居委会等相关人员到家骚扰、恐吓、威胁,甚至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日在国保指导员汪毓富带领下,派出所所长、段警等五人到家骚扰,段警程志辉还持枪。

法轮功学员何雅贞也因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所在主管部门教肩局和原退休学校相关领导及家人多次受到县政法委“610”、国保威胁、恐吓。

五、经家属营救 部分公检法司人员释放法轮功学员

1.检察院不予起诉 福州张国利被释放

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张国利因信仰真、善、忍,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被福州市仓山区国保非法抓捕。仓山区检察院先后两次将案件退回。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仓山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起诉,释放张国利。历经六个多月的非法关押后,张国利平安回家。

张国利,三十五岁,是一位退伍军人。二零一四年,张国利退伍,结束十二年的军旅生涯。之后,他有缘接触到了法轮大法,并走入修炼。修炼后的张国利在家庭在社会上都严格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个更更好的人。在家庭中他孝敬父母、体贴妻子,常帮带孩子、做家务、煮饭。在单位里,他工作认真负责,不贪不占,领导信任他,常常不是他工作范围的也让他做,他常说:“我们是修炼的人,多做点没关系。”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张国利向部队战友寄真相信,被举报,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上午张国利正在上班,被当地片警骗到保安室,七、八个警察绑架张国利,并非法抄家,当天晚上被非法关押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

一周后的十二月二十日,仓山区国保大队将构陷张国利的案件报到仓山区检察院,并于十二月二十七日对张国利进行非法逮捕。后仓山区检察院将案件退回仓山区国保大队进行所谓补充侦察。仓山区国保大队于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再次将构陷张国利案子递交到检察院公诉科。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仓山区检察院将案件第二次退回仓山区国保大队。六月二十七日,仓山区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起诉,释放张国利。

2、恶意举报者受谴责 福州市王秀琴回家

二零一七年七月七日上午十点多,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七旬法轮功学员王秀琴外出,准备回家在等公交车时,遇见一位老年人,王秀琴随手给他一本真相期刊《天赐洪福》,没想到他一看里面是法轮功真相内容,就叫嚣着要举报。

这时,正好王秀琴回家要乘的公交车115路来了,王秀琴就上了公交车。这个老人也上了这辆公交车,并打电话诬告,在公交车上一直叫嚣王秀琴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不明真相的司机配合他,把车停下不开了。王秀琴老人要求下车,司机就是不开门,并说他已经举报了,要等警察来。

车上的人纷纷谴责那个多事的举报者,说都是老人家,何必为难人家,你不想看,就还给人家。可这个老人却固执着坚持不还,就是要诬告。

警车来了,王秀琴和那个举报者一同被带到福州市临江派出所。那个多事的举报者被警察录了口供,直到中午十二点多,警察才放他走。

福州市临江派出所所长、警察跟王秀琴老人说,你这次很幸运了,我们想放你走,你已经七十五岁了,你家老伴也需要照顾。但你被举报了,我们要走一下程序。于是,王秀琴老人所在的辖区仓山区对湖派出所所长、段警也来了。之后,他们到王秀琴家和王秀琴老伴、还有他的儿子说,王秀琴老人在公交车上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举报,被带到临江派出所。这事要向局里汇报,如果局里领导同意,我们就马上放人。

到了下午五点多,家人等来电话说可以去接人,就这样王秀琴老人当天平安回家。

六、福建省遭恶报的官员

1.福建省长苏树林遭恶报落马

二零一五年十月七日,福建省长苏树林因涉嫌贪腐而落马。

2.中共福建省委宣传部长荆福生被判处无期徒刑

荆福生,中共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曾任中共宁德市两任市委书记,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荆福生自一九九五年起任宁德地委书记。二零零零年末,宁德撤地设市,荆福生改任宁德市委书记,再于二零零二年升任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长。

相关责任人:下载电话号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