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又劫持了会计师刘乃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七日】二零一八年中秋节前,走出中共冤狱不久的山东蒙阴县原生产资料公司职工刘乃伦,又突然失联。家人在法律人士的提议下,最终在兰陵县(原苍山县)看守所找到了他,但狱警不叫见人,只是叫给打钱,拒不告诉家人是哪个执法机关把刘乃伦投进看守所的。近五个月来,也没有任何一家所谓执法机关送达手续或出面回应。到底是谁又劫持了刘乃伦?难道是黑社会?

刘乃伦,五十岁左右,蒙阴县界牌镇西界牌村民,原蒙阴县生产资料公司职工,助理会计师,一名正义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大法遭迫害后,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两次非法判刑,一次非法劳教,多次被绑架,导致家庭离散,被单位无理开除,父母冤逝。

迫害初期,刘乃伦先后两次进京上访讨公道,受到蒙阴县生产资料公司经理宋增元伙同保卫科科长褚树刚、闫庆彬囚禁毒打,恶人们把刘乃伦当成练拳脚的靶子。后来刘乃伦遭到县政法委邪党书记李枝叶、县“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类延成、邢献英、房思民、胡昌红、孙克海等恶徒们的多种酷刑折磨,包括被野蛮鼻饲、手铐脚镣锁铐在“死人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刘乃伦被“610”非法劳教三年,妻子被迫离开了他。从劳教所出来后,家已非家,身无分文,为了谋生,刘乃伦到临沂河东区打工,在生活比较艰难的情况下,他仍然坚持向民众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三日,刘乃伦与同伴杨丽芬、褚延其、孙庆红、宋佑芬到河东区凤凰岭乡潘家湖村发放真相材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告发,他们五人被凤凰岭乡派出所劫持。五人被用三副手铐铐在一类似锚的长形粗铁管子上。二十四日深夜被绑架至临沂看守所,遭到狱警和犯人的歹毒折磨。

后来,临沂河东区检察院徐尚勤曾卑鄙的提起公诉,捏造的笔录被刘乃伦撕碎。在零口供的情况下刘乃伦被非法判刑四年。被临沂市警察投进泰安监狱五监区进行迫害。受到被监区长刘欣荣、教导员高令山利用的包夹朱宝森、宋振华、程凤玺、马新年、杨勇等八名罪犯轮班毒打。熬过漫长的四年时间,好不容易走出了冤狱。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刘乃伦在平邑县散发真相资料时,遭平邑县郑城派出所所长赤成田等绑架,后被劫持到平邑县鹅庄看守所非法关押。平邑县“610”操控公检法,伪造证据,诬判他三年半刑期。这样刘乃伦又二次被投进了泰安监狱摧残。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出狱时间不长的刘乃伦,由外地打工回家时,在临沂车站被一个出租车司机恶告,遭到车站公安绑架,转交蒙阴公安610,警察用背铐等刑具将刘乃伦非法关押于界牌派出所,后转至蒙阴看守所非法关押共计三十三天。期间,警察企图劫掠刘乃伦的家人未果,但抄走了刘乃伦女儿的房子里的诸多物品:一台价值三千元的笔记本电脑、几百元钱、二十余本书籍、台历、手机一部、收音机一部。她家中的一把镢头和一把铁锨等物品也不知所踪。那年,多次受到中共惊吓的老父亲,突然病逝。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刘乃伦去北京给做生意的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公丕建处理账务时,被截访的蒙阴县610人员孟某、警察王启明等五、六人绑架至北京南站附近的某地,后再由蒙阴公安局、粮食局、供销社等人员绑架回蒙阴,非法拘留关押于蒙阴看守所迫害十九天。两人于十月三十一日走出看守所回家。刘乃伦的手机被警察非法开机、窥伺、删除信息。那年,长期受到恶徒骚扰威胁惊吓的老母亲出现病危,刘乃伦与哥哥姐姐开始轮流在医院照顾老人家,不幸的是在二零一八年夏天,老人家带着许多遗憾含冤离世。

刘乃伦忍着悲痛处理完了他母亲的后事,准备再去临沂打工,临走时,他与姐姐定好在中秋节前回家给老人上坟,但中秋节快到时,却不见他的影子,突然失联,家人感到事情不妙,赶到临沂,发现刘乃伦的租屋被翻得狼藉一片,他个人的电脑等私人财物都被劫掠一空。到处打听也不知踪影,最后家人在法律人士的帮助提议下,最终在兰陵县(原苍山县)看守所找到了他,但狱警不叫见人,只是叫给打钱,拒不告诉家人是哪个执法机关把刘乃伦投进看守所的,更奇怪的是,近五个月来,没有任何一家所谓执法机关送达手续或出面回应家人,这不仅让人发问:到底是谁再次劫持了刘乃伦?如果真是所谓执法机关,敢去抓人,就应该敢出来面对,敢出来回应说明刘乃伦犯了什么罪?偷偷摸摸的躲在背后,那不是害人的黑社会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