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辽宁鞍山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中共邪党江泽民团伙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利用国家机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民众至今已经持续近二十年,辽宁省“610”有组织、有预谋的胁迫各市、县按名单抓人,利用手机监控、利用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定点蹲坑、骚扰、上门照相等各种卑劣的手段实施迫害,鞍山市(含海城、台安、岫岩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十分严重。

根据明慧网的报道统计,二零一八年鞍山市法轮功学员在监狱或长期受到中共警察的迫害骚扰而离世的共5人,15人被绑架,7人被非法判刑。

因网络封锁信息传递闭塞,以下消息如果有知情者请及时更正和补充。

一、被迫害致死5人

序号地区姓名性别年龄被迫害致死的时间
1鞍山高素娟64岁2018年1月2日到医院治疗无效离世
2岫岩王世贤70岁2018年2月初在沈阳大北监狱被迫害致死
3鞍山孙 敏50岁2018年3月8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4岫岩吴国凤73岁2018年7月13日离世,多次到医院治疗无效去世。
5海城吴博40岁2018年12月11日离世,生前曾到鞍山多家医院治疗。

1、鞍山市法轮功学员高素娟长期遭受迫害离世

鞍山市法轮功学员高素娟,女,因长期受到中共迫害,二零一八年一月二日离世,终年六十四岁。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任党魁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高素娟和老伴不断地受到中共鞍山610和当地派出所及街道社区人员的骚扰,整日担惊受怕,无法正常生活。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七日鞍山市因一名同修被非法抓捕,高素娟和老伴姚元东等七名同修遭到了绑架,俩人在鞍山市看守所被关押了十一个月之久。在此期间,高素娟学不到法,炼不了功,精神和肉体备受折磨,身体状况直线下降。在非法关押期间,高素娟的家人为夫妻俩请了维权律师辩护,而鞍山市610主任谢永峰、鞍山市铁西区政法委书记范连宝和铁西区原国保大队长王登科要挟高素娟、丈夫及其家人辞退维权律师,否则将重判。在三番五次的刁难后,高素娟和姚元东夫妻二人在巨大的压力下被逼无奈辞退了维权律师。

在辞退了维权律师后,鞍山市政法委、610非法组织将高素娟、姚元东等三名同修转移到了鞍山市上石桥的转化基地洗脑班进行迫害,派来专门的转化人员进行洗脑,要他们骂大法、踩法轮功师父的法像。二十年了,是师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才可以轻松快乐的活着,高素娟被这些邪恶的招数逼的上火了,心里承受不住,简直崩溃了!高素娟和老伴在洗脑班判缓回家后,肚子大了,上不来气,旧病复发。老伴姚元东被他们迫害的耳朵也背了,说话得和他大声喊才能听到。

高素娟和老伴回家后,鞍山市610主任谢永峰和鞍山市铁西区政法委书记范连宝追到家,不让二人在鞍山呆着,老俩口没办法去了沈阳市儿子家住,电话二十四小时监控。只有到了开工资时,老俩口才能回鞍山一趟。鞍山市610和国保大队通知鞍山火车站的警察对高素娟和老伴二人特别搜查。有一次,高素娟在火车站被警察搜出了六十一张一元的真相币,被非法拘留了十五日。

高素娟老伴和儿子的手机时刻被监听,经常受到610国保警察的电话骚扰。高素娟和家人无法得到正常的生活,高素娟精神压力太大,身体病症一度恶化,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中共又制造了一场人间的惨剧。

2、岫岩县王世贤被沈阳大北监狱迫害致死

鞍山市岫岩县法轮功学员王世贤,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八年二月初,在沈阳大北监狱被迫害死后送回家,草草下葬,至今具体死因不明。

王世贤,男,七十岁,鞍山市岫岩县龙潭乡龙潭村人,三个女儿都已成家,生活在外地,都比较远,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生活在家。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日半夜一点左右,王世贤与龙潭镇法轮功学员姜汉桐、王国言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龙潭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到岫岩县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岫岩县法院非法庭审三位法轮功学员。姜汉桐家属聘请北京律师做无罪辩护,要求释放。律师强烈指出:由岫岩县公安局对三位法轮功学员的取证过程完全属于自侦自签(取证、签证完全由公安局完成),不合乎法律规定,不能成为所谓的“证据”;在三位法轮功学员家搜出的法轮功书籍,还有真相光盘、小册子,其内容都是教人向善、救人为目的的,绝对不会对社会和他人造成任何伤害和损失,更没有构成强加的罪名,指控是不合法的。

张律师还讲法轮功学员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没有错。整个庭审过程中,律师的辩护诚恳、理智、公允、严谨,言语铿锵有力。在法庭辩论中,公诉人表现出无言以对。

但是岫岩县法院有法不依,罔顾事实,继续执行江泽民集团的迫害指令,不通知律师、家属,对三位七旬老人秘密宣布非法刑期,王世贤被非法判刑七年,姜汉桐五年,王国岩三年。

王世贤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二零一八年二月初,在监狱被迫害死后送回家,因其只有三个生活在外地的女儿,没有能力追究死因,遗体被送回家后,草草下葬,至今王世贤的死因不明。

3、鞍山市优秀教师孙敏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孙敏

鞍山市法轮功学员孙敏本是优秀教师,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曾遭到绑架、洗脑、劳教、判刑等迫害。二零一六年六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遭受了种种非人折磨,于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岁。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一天之内,辽宁省610非法组织有预谋的手机定位、跟踪、监控、绑架了辽宁省各市、县法轮功修炼者百余人之多,孙敏老师也是其中之一。孙敏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六个月期间,遭到了铐地环、罚站、不让睡觉、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暴力殴打、野蛮灌食、灌食不明药物、灌屎尿等多种酷刑折磨。孙敏的死亡与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的虐待和折磨也脱不了干系,涉嫌犯罪的人员有:所长赵洪波、郭继红、狱警王宏及在押犯人李楠、张慧丽、宋福丽等人。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孙敏被鞍山市女子看守所的警察秘密转移到了辽宁省女子监狱,孙敏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送监狱之前的前几天,孙敏在看守所出现胸闷伴有阵痛十个小时,心律43次/分,被120急救车送往鞍山市中心医院急诊;在鞍山市长大医院住院处观察,其中检查出窦性心动过缓和低钾血病症,有鞍山市长大医院的体检报告作为证实。(参与检查的长大医院的医护人员有:杨慧、张鑫、肖熙凡、孙欢等人。孙敏当时的身体极其虚弱,体重只有33公斤,根本不具备收监条件。鞍山市女子看守所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招数辽宁女子监狱居然接收了。

二零一七年十月中旬,孙敏的父亲多次接到监狱的电话说女儿病重,十月末,辽宁女监十二监区副监区长陈硕和分监区长胡杨来到孙敏家中,称孙敏患有冠心病、窦性心律过缓(40次/分)、高血压(260)、心律失常和肺炎,时刻有生命危险,并哄骗孙敏的父亲在她们拿来的资料上签字。依据孙敏当时的身体状况已经不适合在监狱关押,孙敏的父亲向辽宁女子监狱有关部门递交了保外就医申请,遭到了狱方的拒绝。

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上午十点二十分,孙敏的父亲接到辽宁女子监狱警察的电话,说孙敏正在抢救,中午十二点五十分当孙敏的家人驱车到达辽宁沈阳监狱管理局总医院时,看到的是居然是已经穿好紫色寿衣死亡的孙敏的遗体,当孙敏的父亲触摸女儿遗体时,发现女儿身上居然是冰凉的。更为蹊跷的是,给抢救中的孙敏把寿衣都准备好了,上述种种迹象表明孙敏为非正常死亡。根据医学常识,人死后的体温可以断定死亡的时间,在常温下,人死亡后体温每一个小时下降一度,依据监狱所打来的电话说孙敏正在抢救的时间断定,孙敏死后体温应该是温热的,而孙敏父亲摸到的却是冰凉的,这说明人已经死亡多时。另外当时在场的辽宁沈阳监狱管理局总医院的王大夫证词也说孙敏到医院时已经是死亡状态,医院还给出示了一张心脏停止跳动的心电图。

监狱这边通知家属正在抢救,那边寿衣都给穿好了,家属还没看到孙敏,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就稀里糊涂的死了,连个明确的死亡原因都不给家属!

孙敏被迫害致死后,孙敏的家人曾多次找到有关的司法机构进行控告,至今都没有得到过合理的说法和任何的赔偿,目前辽宁女子监狱的那些参与迫害孙敏的行凶者仍然逍遥法外,对于此事家属表示一直要继续依法对其有关涉案人员进行控告,并追究其刑事责任。

4、遭十二年冤狱 岫岩市吴国凤被迫害离世

遭受近十二年冤狱关押迫害,鞍山市岫岩市(县级市)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吴国凤女士,被迫害的不能睡觉、呼吸困难,于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三日含冤离世。

吴国凤女士性格直爽,非常善良,在遭受冤狱期间经常帮助犯人,因她擅长针线活,所以总有很多犯人求助于她,休息时间经常是从早到晚帮人做针线活,在认识她的犯人中,曾流传过她的一个笑话,帮人做棉裤,做了四条却送出去五条(因为最后实在做不动了,把自己的棉裤也送人了)。

吴国凤女士于一九九五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患有严重妇科病、胃溃疡、胃下垂、十二指肠溃疡、无消化能力症、脑神经衰弱、化工职业病白内障等多种疾病,万分痛苦,生活度日如年。修炼仅几个月所有的病症都神奇般痊愈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指使媒体栽赃诽谤法轮功。吴国凤因依法上访被岫岩警察绑架、强抢工资、殴打、电击;在一次绑架中还曾被岫岩警察注射不明药物;之后,岫岩警察以吴国凤印刷真相资料为由“悬赏”三万元以试图绑架吴国凤。

吴国凤被迫流离失所两年左右,于二零零二年六月在异地被岫岩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于二零零三年七月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在女监五大队,吴国凤曾被绑在铁管上狠狠毒打致大小便不能自理。后又被转到十一监区(老残监区)。在狱中,吴国凤被强迫超时间、超体力劳动,迫害致“压缩神经根”,导致不能坐着、每天只能躺着,在床上躺了九年多。期间有两个冬天,吴国凤被强迫睡在没有暖气的潮湿水泥地面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在各种折磨下,吴国凤原来健康的身体出现了各种疾病,到二零一三年末,在她奄奄一息之际,监狱才把她放回家。

回家后,吴国凤仍被严重的心脏病等病症折磨,严重时整夜不能睡觉、呼吸困难,虽通过学法炼功时有好转,但身体状况还是时好时坏,仅二零一七年一年中,吴国凤就住院至少九次,终于在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三日离世,终年七十三岁。

5、遭八年冤狱、多种酷刑 吴博被迫害离世

海城市法轮功学员吴博,结束八年冤狱,一度生命垂危,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从大连监狱回家,身体虚弱,走路一颠一颠的。年仅四十岁的他于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修炼团体被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打压后,吴博这个正直、善良、年轻的生命坚信自己的信仰,不愿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修炼,不愿看到中共的谎言诬陷高德大法,毒害无知的百姓,他义无反顾的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清大法真相。在二十年红魔肆虐的日子里,吴博及其亲人被多次骚扰、绑架。

据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三月二日报道,鞍山市铁西区西解放路7-35号大法弟子吴博租房不到十天,南华街道十六小区居委会即伙同当地警察进行迫害,被迫搬家,警察又派五个特务跟踪,吴博和母亲有家难回。吴博被迫流离失所后,南华派出所所长及恶警迫害其家属,把他姐每月提供的生活费说成“提供活动经费”、“窝藏”,殴打其姐,还把不修炼的姐和姐夫关押在鞍山市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下午两点多钟,吴博和他姐姐在家中被铁西分局警察绑架,警察非法没收了他姐姐的私家车和房产,并在她姐家门外安装了监视器。

吴博被鞍山市铁西区法院冤判八年,后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监狱二监区一中队,因他不放弃信仰,拒不转化,被迫害的十分严重,被折磨的体重只有六、七十斤。起初他们采用全体犯人责任制的方法,挑起他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如果不放弃信仰他们将一起被罚,后来所有犯人向他身上吐口水,欺辱他。每天罚站三小时,在吴博多次向他们提出抗议无效后进行绝食抗议,恶警把他二十四小时绑在床上,用野蛮灌食的方法进行迫害。吴博大约在二零零九年三月初开始绝食,其间有一段时间到外就医,表现出严重的糖尿病状况,绝食五年半,水不喝,饭不吃,一直处于被灌食,近一米八的个子,三十多岁,居然瘦到六、七十斤。吴博虽然身体非常虚弱,可是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却非常响亮,楼房一、二百米都能听见,窗户钉上被子也不管用,就连恶警都很赞叹说:“他走了另外空间”。迫害吴博的二监区一中队的恶警马洪池唆使犯人开批斗会迫害吴博。

吴博在大连监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监狱同意放人保外就医,可辽宁省“610”不同意,“宁让人死里头也不放人!”

吴博出狱后曾谈到:他长期绝食是因为他想用他的行为让监狱的警察与犯人看到修炼法轮功没有犯罪,法轮大法好,还大法的清白,不能让世人的脑子里装进中共的谎言,对大法犯罪。当时没有任何的力量能阻止他的信念,那种巨大的精神支柱让他一直绝食了五年半的时间,他只要清醒时就喊:法轮大法好,耗尽全身的力量在喊,他在绝食期间身体极其虚弱,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声音穿透力极强,很远的地方都能听见他在喊“法轮大法好”。看管他的警察没有办法只好把他关进小屋里,窗户的四周钉上棉被,他从不被监狱警察的任何迫害手段而屈服。最后那些迫害吴博的人都被他不屈不挠的精神所征服,修法轮功的人了不起!吴博的环境后来慢慢的变好,吴博也开始吃饭。尽管这样,由于长时间的迫害,内脏各器官、身体机能已经衰竭,因长期被绑在床上,腿部受到严重的创伤,

吴博出狱回家后,因考虑到家人的处境,非常担心,他说因为自己不愿放弃信仰受到警察的监控和骚扰,如果这样他的亲人将无法正常的生活,他不愿拖累姐姐,只好带着虚弱的身体出去租房子居住,心情非常郁闷。吴博出狱后走路一颠一颠的,还会经常出现尿失禁的现象,无法正常的养身体。后来吴博身体出现严重的病业状态,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到医院医治,换了几家医院,最后医治无效, 这个年轻的生命就在中共的迫害下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一日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二、被绑架15人

序号 地区 姓名 被绑架时间 参与绑架的人员及案件进展
1 千山大屯 刘宗雪 2018年1月5日 大法学员刘宗雪和不修炼的外甥女祝小婷在家中被国保警察绑架,搜走电脑,祝小婷的手机、耳环等物品,现二人被非法判刑。
2 千山大屯 祝小婷 2018年1月5日
3 海城 王宏柱 2018年8月22日 在工作单位被海城市国保和腾鳌分局的警察绑架,现在案件移交到鞍山立山检察院处理。
4 鞍山 刘艳琴 2018年9月16日 鞍山市铁西区共和派出所警察在二台子大禹市场绑架了王淑芳、王春梅。在达道湾派出所片区绑架了刘艳琴、邱宝玲。王春梅、刘艳琴、邱宝玲2018年10月16日被放回家。王淑芳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个月后,2019年1月14日回家。
5 鞍山 邱宝玲 2018年9月16日
6 鞍山 王春梅 2018年9月16日
7 鞍山 王淑芳 2018年9月16日
8 海城腾鳌 王秀琴 2018年9月24日 王秀琴开车出去办事被定位跟踪被辽阳县国保绑架,家中打印机及大法资料和自家车全部被抢走,现被非法关押在辽阳市看守所内。
9 鞍山 刘斌 2018年9月24日 王秀琴被绑架警察去抄家,刘斌正好去串门,被警察劫持后绑架到辽阳市看守所内多日,现已回家。
10 岫岩县清凉山镇 赫克清 2018年10月10日 在家中被岫岩县国保和汤沟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抄走一些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和一些真相币数字不详。
11 鞍山 陈瑞兰 2018年11月10日 讲真相时,被立山公安分局和深北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被非法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鞍山市第一女子看守所。
12 鞍山 石崴 2018年11月13日 在家中被警察绑架,被抄走不干胶等真相资料,据悉石崴是因为到外面粘贴大法真相不干胶被跟踪构陷绑架。
13 鞍山 刘素芝 2018年11月16日 刘素芝、许慧,发真相台历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绑架,刘素芝的办案人是双山派出所的警察江南。许慧被转到立山派出所,俩人目前已被鞍山市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多日。
14 鞍山 许慧 2018年11月16日
15 鞍山 矿红 2018年月份不详 贴真相粘贴被派出所警察关押到鞍山拘留所多日后放回。

1、千山区大屯镇法轮功学员刘宗雪和不修炼的外甥女被绑架

二零一八年一月五日上午十点左右,国保来了十几个警察,在未出示搜查证,逮捕证的情况下,强行将鞍山市千山区大屯镇大法弟子刘宗雪和不修炼的外甥女祝小婷在家中绑架。他们发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就问是谁的,在一边刚下班回到家的刘宗雪的外甥女祝小婷说是她的,并说明自己不是炼功人。同时搜走的电脑,祝小婷的手机、耳环至今没还,这么冷的三九天,送看守所时,连棉袄都没让穿。

2、鞍山市海城市南台高中老师王宏柱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晚被绑架

据明慧网报道,八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三日,四十六位各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此次绑架行动发生在营口、朝阳、抚顺、凌源、锦州、大连、沈阳、黑山、鞍山、葫芦岛十个县市,是由辽宁省公安厅策划指挥的“专案组”联合行动,由各市县公安局抽调警力统一配合,突击实施的绑架、抄家、抢劫的犯罪行为,被称为8.22绑架案。

鞍山市法轮功学员王宏柱于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晚在工作单位被绑架。八月二十二日晚八点左右,辽宁省鞍山市海城市南台高中老师王宏柱接到单位电话,说学校有急事找他。当他急匆匆赶到学校时,等着他的却是海城市国保和海城市腾鳌分局的警察。

他们以了解王宏柱妻子的情况为借口找到他,并要求搜查他的住所。当警察来到王租住的房屋(因工作离家远),在没有出示搜查证的情况下,搜走了大量物品。然后又让他带着到另一个租住的平房(存放私家车的地方)去,在没得到王允许的情况下,警察非法撬开门,搜走大量物品。搜走的物品中包括三万多人民币,一部红色笔记本电脑、一部台式电脑、音箱和手机三部,还有在古琴下面压的四千五百元钱(这是给他母亲的生活费)也被搜走。

与此同时,王宏柱的妻子在二十二日九点左右也受到骚扰。海城市国保和海城市腾鳌公安分局的警察有十几个人同时闯入王宏柱家中,当着他未成年儿子的面,欲搜查。王的妻子要求警方出示搜查证,有两个当官模样的商量了一下,然后让其他警察把王的妻子强行带走。当时王的妻子只穿着内衣,警察也不允许她换衣服,只让披个外衣,强行铐上手铐(手都被卡出血),连拖带拉,暴力带到腾鳌分局,并在其家中留两个警察把守。

之后他们给王的妻子出示了一个检查证后,又把她带回家。并在孩子的面前大肆搜查。他们搜查得非常仔细,大衣柜和床底下都不放过,搜走了二十多本法轮大法书,还有王的妻子工作时用的电脑,所有的U盘和内存卡、MP4播放器等。

然后警察再一次把王的妻子带到腾鳌分局,强行按手印,照像等。又问了一些“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你和不和别的炼法轮功的人联系?”“你上不上网?”等问题。一直折腾到凌晨十二点,才把王的妻子放回家。

绑架王宏柱之后,海城国保于二十三日又去了南台高中,把王宏柱办公桌上一部台式工作电脑也拿走了。

王宏柱九月三日遭非法批捕。王宏柱的微信和信箱地址已被警察搜走。王宏柱妻子与尚未成年的孩子在家中也遭到鞍山市腾鳌派出所的骚扰,家中的电脑,教学用的U盘等电子物品均被掠走。

王宏柱自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拘禁在海城市南台看守所。

3、鞍山市刘艳琴、王淑芳、邱宝玲、王春梅被绑架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六日,鞍山市铁西区共和派出所警察在二台子大禹市场附近先绑架了去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王淑芳、王春梅。然后警察又在达道弯派出所片区绑架了去市场买菜的法轮功学员刘艳琴、邱宝玲。警察先将她们劫持到鞍山市铁西区达道弯派出所,后关入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天。十天后又改非法刑拘。王春梅、刘艳琴、邱宝玲十月十六日被放回家。王淑芳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个月后,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回家。

4、鞍山海城腾鳌法轮功学员王秀琴被绑架

鞍山海城腾鳌法轮功学员王秀琴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四日被辽阳县国保绑架,被绑架之前曾有被多辆车跟踪到外地,后来发现手机被定位跟踪,后把手机及时处理后几经周旋才逃脱,后来手机落到警察手中。王秀琴过了一段时间后又驾驶这辆被跟踪的车辆出去办事,警察发现车辆后把王秀琴劫持绑架,抢走家中打印机及大法资料和自家车,现非法关押在辽阳市看守所内。

5、鞍山市大法学员刘斌被绑架

鞍山海城腾鳌法轮功学员王秀琴被绑架后,警察去抄家,刘斌正好到家串门,被警察劫持绑架,后被关押到辽阳市看守所内,现已回家。

6、岫岩县清凉山镇法轮功学员赫克清被绑架

岫岩县清凉山镇法轮功学员赫克清于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在家中被岫岩县国保和汤沟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抄走一些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和一些真相币数字不详。详情待查。派出所电话:0412—7792005。

7、鞍山法轮功学员陈瑞兰被绑架

鞍山法轮功学员陈瑞兰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日讲真相时,被立山公安分局和深北派出所警察绑架,当天被非法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鞍山市第一女子看守所。详情待查。

8、鞍山市法轮功学员石崴被绑架

鞍山市法轮功学员石崴于十一月十三日晚在家中被警察绑架,被抄走不干胶等真相资料,据悉石崴是因为到外面粘贴大法真相不干胶被跟踪构陷绑架。据知情人透露石崴被绑架前的几个月时间已经被跟踪。

9、鞍山市大法学员刘素芝、许慧被绑架

鞍山市大法学员刘素芝、许慧,在十一月十六日下午发真相台历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双山派出所绑架。刘素芝的办案人是双山派出所的警察江南。许慧被转到立山派出所,许慧十二月十九日遭非法批捕,检察院的承办人是赵龙飞,俩人目前已被鞍山市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多日。

三、被非法庭审判刑7人

序号 地区 姓名 被非法判刑的时间年限及处罚金
1 鞍山 高俊 2018年1月21日被辽阳法院非法判九年,勒索罚金五万元。
2 鞍山 张永宝 2018年1月21日被辽阳法院非法冤判六年,勒索罚金三万元。
3 海城 潘玉君 2018年4月16日被海城法院非法庭审,其它信息不详。
4 鞍山 王殿国 2018年4月28日被鞍山铁西法院非法庭审,7月5日法院冤判王殿国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监狱遭受迫害。
5 大屯 刘宗雪 2018年7月9日被鞍山千山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金两万元。
6 大屯 祝晓婷 2018年7月9日被鞍山千山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勒索罚金一万元。
7 鞍山 石秀珍 2018年11月23号,被鞍山市铁东区法院非法开庭,11月26日被冤判一年半。

1、鞍山市法轮功学员高俊、张永宝被辽阳县法院非法庭审判刑

法轮功学员张永宝(男,三十六岁)驾车至辽阳县穆家镇、唐马寨镇、小北河镇、黄泥洼镇和辽阳市太子河区二零二线道路两侧进行悬挂法轮功宣传条幅,被受邪党谎言毒害的人诬告,于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被辽阳县公安局警察汪福强等人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抢劫其私人财物:条幅95条,八碟连刻刻录机一台,书刊400余册,面包车被扣。

辽阳县警察发现张永宝和鞍山高新区七岭子村法轮功学员的高峻有联系,就于二零一七年七月五日非法搜查高峻的租住,没有出示搜查证,警察在高峻家门口抓他时,他不配合,并高喊法轮大法好,扣押清单上他拒不签字。扣押物品不是当时清点,扣押清单也迟迟不给家属。警察非法抄走大量私人财物,其中条幅1948条,彩色喷墨打印机40台,复印纸93包,空白光盘12750余片,人民币42800元,法轮功书籍359本,中国结二百左右等。

张永宝、高峻于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五日被辽阳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孙虹军、王丹彤、王浩非法起诉。高峻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日被非法庭审,休庭后,第二次非法开庭日期是十一月二十三日,在辽阳县法院;在庭审过程中,检察院把辽阳县国保非法抄抢的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条幅、书籍和1元面额(不是真相币)的38800元和100元面额的4000元作为所谓“证据”,并没收,明显的侵犯公民信仰权,侵占公民财产。

高峻于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判九年,勒索罚金五万元。张永宝被非法冤判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审判长刘永生,审判员高晓光,陪审员边玲,代书记员赵秀兰、白莹。高峻已上诉,案件已移交辽阳市中级法院,主审法官邹国江,办公电话 0419-2952108。

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高俊的家属聘请的律师在辽阳县看守所接见高俊,高俊的身体非常虚弱,是在人搀扶下走出来接见的,律师问高俊一些问题,高俊也说都记不清了。虽然二审的判决还没有下来,但结果已定,高俊的家属打电话问主审法官,被告知维持冤判九年。

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辽阳县看守所打电话通知高俊(高峻)的家属:七月六日下午,接见高俊。七月六日,在看守所,高俊的妹妹见到了高俊,高俊的身体异常虚弱,腿麻,手臂抬起来举不过头,这是在家不曾有过的状况。

据高俊本人说:他已经被送去过沈阳监狱,但因身体情况,监狱那边拒收。按理说,高俊的这种情况是应该保外就医的,但目前,没有迹象表明有关方面有这样的打算。看守所方面让高俊的妹妹劝说高俊多吃点饭,显然是希望待高俊的健康状况有所好转后,再次将高俊非法转送到沈阳监狱继续迫害。

在修炼法轮功前,高俊(高峻)抽烟、喝酒、打麻将、与妻子吵架脾气暴躁,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不但改掉了恶习,身体曾有的几种病也没了,人也变得宽厚和善。高俊的母亲患有精神病,多年来一直是他照看。二零一六年的时候,高俊骑摩托车过火车道时被车撞骨折,肇事的责任单位领导与直接责任人要送高俊去医院,因为当时看起来伤的较重,摩托车都撞报废了,高俊说自己没事,被亲友送回家中。高俊是很朴实的一个人,他没有向肇事方要一份赔偿,没吃一片药,就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好的。

2、潘玉君被海城市法院非法庭审判刑

海城市法轮功学员潘玉君于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四日因向学生讲真相,被人举报,被海城市铁西钢铁派出所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鞍山女子看守所。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六日,海城市法院对潘玉君进行非法庭审、判刑。潘玉君现在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

潘玉君曾多次被迫害,曾于二零零二年被冤判八年,于二零一一年被冤判五年。潘玉君七十多岁的老伴多次去国保要人,老人身体多年糖尿病,身体一直不太好。

潘玉君没修炼法轮功之前是个多病缠身的人,患有胆囊炎、神经衰弱。她学炼法轮功之后,全身疾病都消失了。她见人就讲她感激让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她再次去北京上访,被海城八里派出所接回后暴打十二个小时直至休克,后被非法关进海城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家人通过关系花掉一万两千元,在教养院被非法关了十五天后回家。

二零零零年秋天,她出去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正好发到一个便衣警察手里,这个人立即把她送到海城市站前派出所,后非法关押到海城市看守所。因她不配合照相,警察就用三十八斤最大的脚镣一组一挂戴上。第二天早上六点,一个姓周的男狱警,拿来电棍电她,从早上六点一直电到七点半多钟。一个姓尚的男狱警来上班也拿个电棍来电她,把她头都电糊了,电肿了,最后往嘴里电,嘴被电的全是泡,家人又花了很多钱,三十七天后被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八日,她去营口市的一位同修家,被抓,被非法关押到海城看守所十一个月,后被冤判八年。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三日,她被非法送进辽宁女子监狱九大队,因拒绝转化,天天挨打,被电棍电,被强迫背手蹲着,鼻子嘴里流血,纸都堵不住,一连三天口鼻流血不止,导致休克。在监狱九大队,她被强迫加班干活,每天加班到下半夜一、两点,因为她不转化,整整被打了九个月。后来丈夫和弟弟来看她,她被迫害得瘦得皮包骨。后来家人又花钱减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八日回家。

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她出去送法轮功资料,被恶人抓捕,又被冤判五年,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回家。

3、鞍山市法轮功学员石秀珍被冤判一年半

鞍山市法轮功学员石秀珍女士,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下午两点多,因粘贴大法真相不干胶被人跟踪、构陷。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检察院非法批捕石秀珍。二零一八年八月三日,鞍山市铁东区检察院的检察员魏敏、代理检察员刘思格,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中共才是真正的最大的邪教)向鞍山市铁东区法院提交了对石秀珍的起诉书。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三号,被鞍山市铁东区法院非法开庭,十一月二十六日被冤判一年半。

4、妻子被迫害致死 王殿国被冤判四年

鞍山市法轮功学员王殿国与妻子于宝芳、儿子王宇, 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晚被警察砸门入室绑架、抢劫,仅十三天,于宝芳于七月十七日被迫害致死。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王殿国遭非法庭审。

于宝芳
于宝芳

于宝芳被迫害致死后,中共检察院、法院自始至终没有就于宝芳被绑架关押致死的案件及警察违法办案、抢劫家中所有贵重物品的恶劣行径进行调查,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却变本加厉,不顾王殿国一家人的悲痛,在死者尸骨未寒之时,继续构陷法轮功学员王殿国,令家属伤心欲绝。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五十分左右,鞍山市铁西区法院对王殿国非法开庭。非法庭审终结后,家属义愤填膺,起身质问庭长佟守辉死者如何处理。作为执法者却没有作出公正公平的处置与合理答复,庭长宣布休庭。后来王殿国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八年六月五日,鞍山市女子看守所在原鞍山市千秋公墓对于宝芳进行了尸检。尸检前,看守所欺骗于宝芳的丈夫王殿国(同时关押在鞍山市第二看守所)对尸检签了字。之前有约定,只有王殿国和王宇同时签字同意才可尸检。而王殿国的其他亲属因未与看守所及监管支队达成赔偿及无罪释放王殿国的协议而拒绝签字。家属提出最少三十万并释放王殿国。后期负责和家属谈判的王警察说不行,没这个先例,只给十万元并放人。一直以来监管支队的关昊主任都是态度蛮横的刁难家属,但家属始终不妥协,态度坚决,因此,看守所及监管支队便避实就虚从王殿国身上入手,在封闭的环境,用伪善的方式,骗取了王殿国的同意。

自二零一八年六月底,家属一直要求到鞍山市第看守所探视,却始终没见着。七月五日法院冤判王殿国后,去鞍山市第二看守所还是不让见,借口是判决与起诉不符,拿回去改了。一个多月后才得知,他已被关入监狱,但是去询问,看守所却拒不告知送哪家监狱,家属也没收到任何监狱通知,王殿国就这样下落不明了。后来家属获悉他被送去了大连,儿子王宇连跑了两趟,在大连的监狱逐一寻找,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日才终于在大连市监狱找到了人,会见后父亲王殿国送监狱之前竟然在鬼门关外走了一遭。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王殿国在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他向鞍山市第二看守所申请跟亡妻于宝芳见最后一面,自被抓之后,夫妇俩就没有见过面。谁知道,这一最正常不过的申请,却带给他一场灭顶之灾。第二天,所长白龙峰、副所长李某、超市负责人王振雨三人,竟然在看守所的办公室里对他一顿暴打,三人围殴打累了,就往他脸上浇凉水、辣椒水,歇一会儿又继续暴打,王殿国差点被打死,当时旁边还有好几个警察在场。王殿国说他被打的蹲在地上,他们还继续连踢带踹、狠命毒打,一边打一边说:你命不值钱,你妻子不是死了吗!三个人用皮鞋打他的头、脸。头打破了,满头包,脸多处破皮,头脸全肿了,鼻梁骨折,耳软骨骨折,两肋骨折、锁骨骨折(王殿国受伤的情况两家监狱都照相存档了)。打完之后,把他手、脚铐上铐子,再铐到地环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地环

王殿国提出要见律师、见家人,看守所根本不予理睬。他们封锁消息,而且不给他治疗,后来直接给送到大连市辽南新入监犯监狱。辽南监狱做体检时看王殿国的头脸、全身都是伤,拒绝接收,退回鞍山第二看守所。几天后,看守所又强行将他送进了大连市监狱。儿子王宇会见的时候事情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了,王殿国依然全身骨头剧痛,整天耳鸣,头晕、头痛十分剧烈,家属相当担心,不知这次暴力蓄意的群殴对他身心造成的伤害到底有多么严重,而且监狱是不可能对他进行全面治疗的。

5、千山区大屯镇法轮功学员刘宗雪和不修炼的外甥女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千山区法院非法庭审刘宗雪、祝晓婷,当庭没有一个辩护律师。二零一八年七月九日,千山区法院对二人下非法判决,对刘宗雪非法判刑四年,非法罚款两万元;对祝晓婷非法判刑三年半,非法罚款一万元。诬判后连上诉的机会都不给。

以上迫害还只是冰山一角,由于中共严密的封锁网络,有些消息无法在第一时间在明慧网上详细曝光,但是中共的恶行不会这样就算了。中国古语说的好:“人在做,天在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奉劝鞍山市、辽阳市参与迫害鞍山市法轮功修炼者的不明真相的官员和司法机关的警察们,请你选择善良,远离邪恶中共!我们是生活在同一片蓝天、同一块大地的家乡人!我们是中华儿女,不是马列的子孙!信仰无罪,迫害有罪!请为了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未来,不要让眼前的“饭碗”成为你将来致命的枷锁,请珍惜这稍纵即逝的机缘,弥补过失,你还有得救的机会,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党、团、队神佛才能保平安!幸福常伴善良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