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提起法轮功,明白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非常敬佩和尊重,因为他们看到法轮功学员坚持真理,讲真话,处处与人为善,是道德素质很高的一群人。他们看似弱小,却敢于放下个人名利,在残酷的迫害下告诉人们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揭露中共的邪恶本质。在十九年的恐怖迫害中,当被强迫转化时,只要违心地说一句“不炼”,或在“保证书”上签个字,就可以免遭酷刑和关押,恢复正常工作、生活,而在巨大诱惑下,许多法轮功学员却义无反顾地选择坚持自己的正信,还能慈悲劝善,把他人的平安视为己任,这样的人是应该受到尊重和褒奖的。

遗憾的是,有些公检法人员为了一点眼前利益,仍在盲目执行中共邪党江泽民团伙的迫害政策,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监控、跟踪、绑架,甚至非法判刑、迫害致死。据明慧网资料统计:二零一八年,牡丹江地区法轮功学员仍遭中共严重迫害,至少有6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34人被绑架,3人被非法判刑,2人被迫害致死。

附表1:二零一八年牡丹江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名单统计

遭迫害人次 骚扰 6人 绑架 34人(回家34人) 非法判刑 3人(回家2人) 迫害致死 2人
名单 王淑梅、宋秀英、高成芝、李秀容、台福珍及海林法轮功学员

朱艳华、孙发、夏姓学员、戴启鸿、孙玉兰、高秀清、王明艳、王楣泓、范丽敏、姜春梅、张淑敏、张丽、李洪伟、宫呈阁、曾德云、金龙金、金金玉、宋秀玉、曹淑芳、宋屈艳与丈夫、马淑芬、高鹏光、郭立彬与陈熙涛夫妇、张星平与吕美香夫妇、张玉华、董淑艳、贾艳凤、董云芬、刘秀云、何萍、顾巧玲

李鸿森:三年 高顺亭:三年 赵群:三年并勒索五千元 吕树彬、罗井山

一、牡丹江地区二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东宁市吕树彬送真相福字被冤判致死

东宁市法轮功学员吕树彬,只因向人们赠送新年福字、真相资料,被绥阳林业公安局人员绑架,被诬判入狱,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被所谓“保外就医”放回,历经十二天的极度痛苦后,于五月二十九日凌晨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六岁。

吕树彬被非法抓捕之前
吕树彬被非法抓捕之前
吕树彬被接回家之后
吕树彬被接回家之后

吕树彬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的二零一二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他是东宁市第一个利用沼气种植绿色蔬菜的人,当时电视台两次采访他。他家用温室大棚种出来的蘑菇也特别好吃。在修炼之前,吕树彬脾气很不好,常因为一点小事就动手打妻子、女儿,有时把家人打得都躲出去。在外面他也是脾气暴躁得出名,曾有一次因为交警执法不合理,他开着三轮追赶交警,要撞人家。修炼大法后,他遇事会想到忍,克制自己的脾气,也不动手打人了。即使后来被关进监狱中,每次打电话或和家人见面,他都会关心丈母娘的身体和生活(其他老人都过世了)。

二零一五年二月二日上午,吕树彬、蒋文华、张忠等七位法轮功学员去给民众送新年福字、真相资料等,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绥阳林业公安局人员绑架、非法抄家和构陷。七月九日,绥阳林业法院对这七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律师拿着一张新年“福”字,对在场的所有人说:这就是我的当事人所谓的犯罪证据,你们看好,这是个“福”字,过年送福多吉祥,四面写的“真善忍好”,如都能做到“真善忍”不好吗?我的当事人被迫害到站不起来,不能走路,他却不恨任何人。

然而,绥阳林业法院却罔顾事实和法律,最后冤判七位法轮功学员,其中吕树彬被枉判三年半。

在被非法关在绥阳看守所期间,吕树彬被迫害至不能走路,后来被关进监狱。在牡丹江监狱“集训”三个月,转到呼兰监狱,又被“集训”三个月(集训队比监区条件更恶劣)。当时家人要求保外就医,被监狱拒绝。吕树彬因坚持炼功,曾遭恶人殴打,致眼底出血。

二零一八年二月,吕树彬打电话说身体不好。四月二十三日,呼兰监狱来电话,向家属索要两千元钱说给吕树彬检查身体。四月二十八日,家属看到吕树彬严重消瘦,肚子肿得厉害,疼得睡不好觉,也吃不了东西。当天才给做的穿刺。五月二日,监狱打电话说吕树彬患肝癌(腺癌),为了推卸责任,主动给办理保外就医。而直到五月十七日,吕树彬才被放回来,人已完全不能自理,瘦得皮包骨,肚子却涨得很大,吃不下什么东西,一直坐立不安,甚至无法入睡,于五月二十九日凌晨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六岁。

◎牡丹江农垦分局云山农场罗井山被迫害致死

牡丹江农垦分局云山农场法轮功学员罗井山,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一日在家看明慧网时,被居委会人员恶告,遭牡丹江农垦分局法院冤判两年零六个月,罗井山当庭提出上诉。

罗井山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农垦分局连珠山看守所期间,经常遭到犯人殴打,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日由家人接回。一个月后罗井山身体稍有恢复,但在生活还不能自理的情况下,云山农场公安局国保警察强行带回连珠山看守所,后送到牡丹江监狱,不久又转入呼兰监狱迫害。

罗井山在狱中身体受到严重伤害,到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被儿子接回家时,已不能行走,浑身浮肿,晚上经常惊叫,经历一个月零两天的痛苦折磨,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三日含冤离世,年六十五岁。

法轮功学员和大家并无任何仇怨,也没有伤害任何人,他们也知道在家里躺着看电视舒服,而他们却放下个人享乐,不辞辛劳,无偿地给人们送去福音和真相资料,是希望乡亲同胞能得福报,别被中共的谎言欺骗做坏事,却反而因此被人恶告,被关押、判刑,最后被迫害致死。从恶告吕树彬和罗井山的人,到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再到看守所、监狱,一步一步,所有这些人似乎只是做了自己的“工作”,但却在中共操控下,成了害死吕树彬他们两人的凶手。

二、牡丹江三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牡丹江高顺亭和赵群被劫持一年多,遭非法判刑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高顺亭于二零一七年八月末寻找租赁房屋时,被未着装、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新华分局警察劫持,同期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赵群。他们因为信仰而被非法关押到牡丹江看守所一年多,并遭非法判刑。

赵群是个耿直的人,每天勤勤恳恳的骑个电动倒骑驴给人拉活挣钱,从不惹是生非。他还愿意帮助别人,不计较钱财得失,和他相交往的朋友、邻居都说他是好人。他是家中的小儿子,很孝顺,老母亲年事已高,腿脚不灵便,逢年过节,他都会骑车载着母亲去江滨、北山游玩,陪伴在母亲左右。

高顺亭在修炼法轮功前经常胃疼,曾经因车祸造成粉碎性骨折,后来经常腰疼。大约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之后不适症状全部消失,性格也变得比以前开朗了。老伴说高顺亭很善良,为人厚道,处处为家人着想。姐姐高兰亭说,妹妹是好人,她特别与人为善,捡到钱都给人,邻居之间处的特别好,她还一直悉心照顾患过脑梗的姐姐。

高顺亭和赵群自二零一七年末被构陷到爱民区检察院后,曾因证据不足,检察院两次退卷,牡丹江国保和610人员却拒不放人。二零一八年,他们再被构陷到牡丹江爱民区法院,众亲友和律师一直维权、营救。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日下午,牡丹江爱民区法院对高顺亭和赵群非法开庭,并使用歧视性安检来刁难、阻止律师进庭辩护,在不让律师进庭的情况下强行开黑庭。律师无奈,只得到牡丹江司法局控告法院违法。家属也向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控告牡丹江法院与检察院违法,并接到最高检察院举报中心回执。

当天,爱民区法院只让一位家属旁听,高顺亭的姐姐高兰亭与赵群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被拒在庭外。高兰亭老人因心悸、头晕瘫倒,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被召集来的警察都不知所措。庭审结束后,高兰亭想上前看妹妹一眼,却被一群警察拦住,老人悲愤地质问,“你们没有兄弟姐妹吗?没有老人、父母吗?这样对待一个老太太,就不怕报应吗?”

亲属劝警察,“现在很多法院、检察院都退卷放人,不接法轮功案子,不替江泽民背黑锅。江泽民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等,都成了阶下囚了,迫害法轮功遭报应了!谁做了违法的事,都得自己买单。等法轮功平冤昭雪的时候你们何去何从呀?他们(法轮功学员)一个犯罪的行为都没有,就是个信仰,做好人!你们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来这么多人吗!周永康官大不大?早上中南海,晚上秦城会!他做梦也没想到吧?迫害法轮功快二十年了,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跟警察发生冲突的吗?他们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警察都不说话。

二零一八年十月末,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赵群终于从看守所被放回,据悉,赵群被爱民区法院冤判三年,勒索五千元所谓罚金。

十一月一日,高顺亭的姐姐高兰亭也去接妹妹回家,遭爱民区法院拒绝。十一月六日,高兰亭再去爱民区法院讲理,被法警往她头上、脸上喷射了许多不明液体,类似催泪瓦斯、辣椒水之类的东西。高兰亭没有防备,眼睛里,头上都被喷了很多,灼热辛辣,疼痛难忍,顿时窒息得上不来气。之后法警将年过六旬的高兰亭强行拖出门外。高兰亭回家后,心口处和眼睛仍被灼烧得十分疼痛,并伴随头痛、迷糊。

十一月三十日,高顺婷终于结束一年零三个月的非法关押,被放回家,却被爱民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牡丹江法轮功学员李鸿森被冤判入狱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牡丹江市先锋公安分局立新社区警务队警察张大伟等人,以喷写教人向善的“法轮大法好”的文字为由,绑架了家住东安区绿苑一区的法轮功学员李鸿森,并非法抄家。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二日,李鸿森被西安区法院刘辉非法庭审。法院阻止家属请正义律师辩护,并威胁说,找律师会加重对他判刑。后来,六十一岁的李鸿森被冤判三年,劫持到齐齐哈尔监狱。

三、牡丹江法轮功学员被绑架34人,被骚扰6人

◎学法轮功获健康 牡丹江曾德云多次被警察绑架、构陷

牡丹江市六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曾德云,曾因病生活不能自理,由老伴照顾,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神奇地获得了康复。曾德云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真相,希望更多困苦的人象她一样,在大法中受益,道德升华,无病一身轻,却多次被警察绑架、构陷。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曾德云向人们赠送真相资料时,被牡丹江国保大队尹航、李学军和西安公安分局尹建华等人绑架,家中私人财物被洗劫一空。后来,曾德云依法控告迫害责任人,并索要被非法抢劫的私人物品,国保教导员尹建华开始推脱说过几天,再打电话就被拉黑,后来恐吓曾德云,要去砸她家。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晚,曾德云在东安区工商小区一超市里,又被牡丹江市国保支队副队长李学军和一个警察绑架,送至东安公安分局。二十四日凌晨一时左右,在曾德云强烈要求下,东安分局警察将她放回家。

六月五日,曾德云去市公安局,想向纪检书记澄清真相,讨要个人物品,门卫打电话说没人接。曾德云就将自己要说的话贴在门卫的墙上和公交站点。下午一点左右,曾德云被国保警察尹航等人绑架,送到看守所,体检不合格,由家属接回,她家的电脑主机和大法书再遭警察抢劫。

十月十日早七点,江南分局警察把曾德云家的电闸拉掉,将曾德云诓出门,劫持到爱民区检察院,将构陷案卷交给爱民区检察长后,让曾德云找担保人,她说没有人担保,于十一点被放回。

十月十一日早七点多,曾德云家再次被停电。警察从中午开始不断敲门,说传告曾德云去检察院签字。曾德云不配合他们,这些警察竟轮番在她家门外守着,搅扰得四邻不安。

曾德云只是依法讨要自己遭抢劫的物品,却被江南分局警察反复骚扰、绑架,并构陷到检察院,因多次迫害,导致她血压升高、迷糊。

曾德云曾患丝状角膜炎,眼睛疼得睁不开,上厕所都得摸着去,生活不能自理,都是老伴伺候。二零一五年老伴因病去世,曾德云做饭都做不了,在这双重打击下,她又从新修炼了法轮功,炼功三个月后,曾德云的丝状角膜炎彻底好了,眼睛也能睁开了,自己能做简单的饭菜。在这之前,曾德云还患过两次脑出血,一次脑梗,曾多次住院,如果不是炼法轮功,曾德云现在得需要别人伺候。

◎牡丹江国保警察马群绑架孙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九日报道,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孙发于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上午十一点被国保人员马群等人强行架走,孙发说还得干活呢,国保警察马群辱骂说“别给脸不要脸”,喊了一声“上”,仨人就如狼似虎地冲上来,将孙发两个胳膊强行拧到背后,摁倒在地,不知谁还用一只穿着皮鞋的脚踩在他右侧脸部,用手铐强行把他铐住,拉到西二条路先锋分局,铐在一个铁椅子里。

马群非法审问他,还很嚣张地说:“你就是一句话不说都没关系,我一样凑材料把你送进去,判个十年八年都是它。”孙发问马群:“你们有逮捕证吗?就把人给抓来了?”马群说:“逮捕证是检察院的事,我们没有。”孙发说,“那你们就是想抓谁就抓谁了?”

过了大约半小时,他们找来国保大队的彭福明,彭说跟领导请示,下午两点多才放孙发回去。

◎牡丹江14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联名控告违法警察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晚,牡丹江市国保支队警察李学军、尹航、马群,伙同东安分局六七个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宫呈阁家,未出示工作证、未穿警服、未出示搜查证及立案决定书,进行非法抄家,抢劫私人物品。

法轮功学员高秀清指着国保警察说:“你认识我吗?我是高一喜的姐姐,我弟弟就是被你们送进看守所九天被害死了,尸体还在殡仪馆,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你们要强行火化,留下未成年的女儿。近九十岁的母亲含恨离世。”警察却不由分说,将屋内十四人绑架,范丽敏被国保警察用手掐住脖子强行从四楼一直拖至一楼,致使脖子上立即出现几道深紫色血痕。

二十四日凌晨,李学军伙同东安分局五、六个警察(有几人未穿警服),未出示任何手续,到西二条路一小区四号楼住宅非法抄家。据悉,把高一喜在牡丹江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的相关材料都抢走了,欲毁灭证据。

二十四日晚,东安分局副局长梅永刚下令将仍未释放的高秀清等八人行政拘留十五天,关进看守所。法轮功学员们拒穿号服、不坐小板凳、不报号、不照相。一男性警察就用大喇叭破口大骂,污言秽语。

二十五日早,法轮功学员张丽被看守所警察暴力拖出监舍,其余七人齐声喊“不许打人!迫害有罪,信仰合法,法轮大法好!”等。警察李静伟连续狂扇站在最前面的法轮功学员李洪伟脸部,致其一颗门牙被打掉,其余几颗牙齿松动,脸部红肿,嘴角流血。李洪伟大喊:“我要控告,警察把我的牙打掉了!”法轮功学员王楣泓和王明艳被狱警于成龙等五、六个警察强行拖出照相,衣服都被他们撕出两条大口子。警察又强行拖拽高秀清,抓住她的头发拍照,过程中踢打高秀清致其腿部瘀青。

李洪伟被警察打掉门牙,打松下牙

李洪伟被警察打掉门牙,打松下牙


为销毁罪证,看守所警察欲抢夺李洪伟被打掉的牙齿,几次兴师动众,强行拽出她来搜身,将她按在地上,从脖领往下摸个遍。其中一男性警察也粗暴的上手乱摸。没找到牙齿,就把她象扔货物一样扔到地上。警察还把王明艳等七人的头发强行拽下来几根,分别放到七个口袋里,称要验DNA。

二十七日上午,绝食四天的八位法轮功学员全部被释放。

牡丹江国保支队队长李学军等五人胡乱抓人,知法犯法,已涉嫌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故意伤害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等多宗罪,十四位法轮功学员依法联名控告,要求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及经济赔偿。

◎穆棱市国保崔兴国诬告绑架高鹏光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下午,穆棱市国保大队警察崔兴国伙同第一派出所六、七个人,非法闯入八面通镇法轮功学员高鹏光的住宅,声称是邻居丢失手机报案后,通过手机定位查到高鹏光家(过后亲友询问所谓报案人有关手机的事,对方说根本没这回事),实施非法抄家,抢劫法轮功书籍等私人财产,还把高鹏光的脸打坏了。高鹏光被非法关押在穆棱看守所内,他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毒打。

高鹏光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他曾经胃不好,着一点凉就犯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越来越好,结实健壮,红光满面的,烟酒都戒掉了。高鹏光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诚实善良,对家人礼让,对朋友热心。他是出租车司机,出车时他的车有好几次被别人撞了,他从不让对方赔钱,处处为别人着想。

二零一八年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牡丹江的朱艳华、戴启鸿、孙玉兰、马淑芬、张玉华、董淑艳、董云芬、刘秀云、何萍、顾巧玲,林口县的宋屈艳,海林市陈熙涛、郭立彬,东宁市张星平、吕美香、贾艳凤,宁安市兰岗村夏姓法轮功学员等,另有王淑梅、宋秀英、高成芝、李秀容、台福珍及海林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骚扰。

法轮功学员们坚守真、善、忍理念,帮助人们了解真相,是在捍卫民众的知情权和普世价值,也是在守护人类正常的生存环境和道德体系。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法弥补的灾难,从当今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古人讲,给僧人一口饭吃都会功德无量。自古以来,人们都相信善恶有报。在修佛向善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时,我们能伸出援手的一个举动,善意的几句话,就在为自己成就着美好的未来。希望善良的人们,能明辨是非,抵制邪恶的迫害,善待好人就是善待自己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