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省“维稳办”副处长姜保红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三十一日】(甘肃来稿)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最高检官网宣布甘肃省武威市原女副市长、原甘肃省维稳办原副处长姜保红被逮捕的消息。

姜保红被指为了谋求职务晋升不惜权色交易,与已落马的前市委书记火荣贵有亲密的关系。(《甘肃省武威市书记火荣贵遭恶报》的文章已在明慧网刊登。)

火荣贵与姜保红曾共事五年,两人同在一月十日被“双开”,二十一日两人被逮捕。此前,中共官方通报称,火荣贵“搞团团伙伙”,而姜保红“参与团团伙伙”。此外,姜保红被指搞权色交易,谋求职务晋升等不当利益;火荣贵也搞权色交易,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二零零二年九月,姜保红被调到甘肃省“维稳办”,任职了十年,因不遗余力地执行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反人类政策,她从小科员升迁至副处长。

二零一二年一月,姜保红调任武威市招商局党组书记、局长。在武威市,姜保红的仕途几乎每年进步一个台阶。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姜保红升任武威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正式跻身副厅级。

“维稳办”全称是: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中央所谓的“维稳办”是中共邪党的“议事协调机构”,正式成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但其下设的中共邪党从中央到各省、市、县直到乡和街道的所谓“维稳办”以专门迫害法轮功为主要目标是近二十年的事(“维稳办”的背后是六一零办公室)。

“维稳办”的权力通天,由中国财政部公布的数字显示,仅在二零一二年,中国用于国防开支的6700亿元相比,涉及警察、国安、武警和法院、监狱等公共安全机构的费用将增至7017亿元人民币,增幅为去年6293亿元的11.5%。“维稳经费”超过“军费”。

迫害法轮功是邪党所谓“维稳”的重中之重,是中共邪党干部升官发财政绩的重要考察指标,其指导原则是;江泽民对法轮功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官员为了政绩,被默许可以用几乎任何手段,包括违反国家法律的非法手段。

姜保红在“维稳办”任职时,紧追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在其任内,操控省、市、县直到乡和街道的“维稳办”全面性迫害。策划、部署、命令、诱惑、跟踪、非法判刑、劳教、拘留、抄家等迫害。姜保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使用谎言洗脑 姜保红罪责难逃

甘肃省“维稳办”纵容金昌市“维稳办”、“六一零”以下发正式文件的形式命令邪党宣传部门多次举办诬蔑法轮大法的展览,让教育系统组织教师、中小学生举行所谓的反×教的签名活动,通过教师给孩子、家长散布对法轮大法的仇恨。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八日,金昌市一中、金昌市三中、金昌市实验小学、金昌市师范学校、八冶一中、八冶一小等六所市直学校的近二千五百多名师生,参加由金昌市教育局组织的诬蔑、造谣法轮功的造势活动。各校共展出诬蔑、造谣版面八十余块、印发文字材料近万份、悬挂抹黑横幅二十二条,直接或间接受到洗脑欺骗的百姓人数众多。

二、姜保红利用职权迫害法轮功学员

仅举一例:自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九年,在甘肃省“维稳办”的直接领导下,白银市“维稳办”在平川区进行“维稳”,就使一个小小的平川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达十三名,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达八名。

被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有:王兴惠、孙玉梅、王根发、郭莲清、侯翠兰、贾兰芝、张晓梅、赵宪留、黄玉龙、陈方华、白玉君、徐孝英、韩仲胜、张秀玲、高喜荣、杨红霞、张三转、王凤玲、王岩、杨瑞红、高志香、田秀梅、李凤兰、汪招兰、赵祝庆、杨爱琴、杨继荣、舒朝百、蒋玉梅等几十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王凤玲死因不明。

被白银市武川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王根发、王岩、郭莲清、高志香、白玉君、张三转、李凤兰、徐孝英、王凤玲;被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张晓梅。

在这场迫害中,“维稳办”原副处长姜保红助纣为虐、推波助澜,对这场迫害的发生与延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常言道,善恶有报,如影随形,世事无常,兴衰不定。周永康、薄熙来们迫害法轮功以身试法,其结果却是身败名裂。历史与现实都在昭示:参与迫害正信的没有一个成功的,他们打着维稳的旗号,干着断子绝孙的恶事,天理不容。

要真想实现的国家稳定,唯一的办法就是停止迫害法轮功,惩治江泽民犯罪集团,解体中共,清算罪恶,尊重和洪扬“真善忍” 普世价值,扶持社会公平和正义,才能使人心归正道,那时国家何须维稳,自然就稳定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