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对我的慈悲保护实在太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七日】我今年已经是八十二岁的高龄了,可是我耳聪目明、身体健康、精神矍铄。我今天能够活在世上,我的身体能够这么健健康康,都是师父为我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心血!师父真是时时都在我的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呀。

退休前我是个小单位的领导,一直是生活在共产党宣传的那套“假、恶、斗”歪理之中的。可是师父讲的法一下子就改变了我的人生观,从此明白了生命的意义与真谛!

(一)多种疾病不翼而飞

我是一九九六年正月初二那天有幸听到师父的讲法录音的。当时就感觉师父讲的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怎么那么好哇,知道了人做好事会得到德、做坏事会得到业力,所以不管人是做了好事、坏事都会生生世世带在自己身上,并不像共产党宣扬的那样,所谓的“人死如灯灭,一了百了”,而是谁做好事会得到福报、做坏事是要偿还的。

当时正在过大年,还有一些亲朋好友需要应酬,我就想:“等到初九那一天,我就把抽了一辈子的烟、喝了一辈子的酒全部戒掉,一心一意修炼法轮大法!”可能师父看到我想真修大法的心,就开始管我了:在正月初六那天,我感觉肚子有点疼,排了一次大便,带一点点血,从那以后,我患了三十多年的严重痔疮就彻底好了!那时我还没有开始炼功呢,师父真是什么都知道啊!

正月初九,我开始正式炼功。我原来患有的多种疾病:支气管炎、肺气肿、神经衰弱、低血压等等,特别是在九五年,我经常头晕、迷糊、严重的时候,走路都站不住,胳膊、手经常麻木,一到凌晨两、三点钟的时候都疼醒。炼功半个月后,这些病都神奇的消失了!我的身体感到从没有过的轻松、舒服!

可是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以莫须有的罪名发起了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我们单位的邪党书记、主任、派出所的警察,轮番的来骚扰我、看管我。那时候真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甚至有两次晚上,我本来在家睡觉呢,他们就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关押。他们还不时的把我抓去办洗脑班。但是不管他们对我進行怎样邪恶的迫害,我都坚持学法、炼功。

在我修炼的这条路上,恩师对我的慈悲保护实在是太多、太多……

(二)大夫说:“真是不可思议,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我骑自行车去镇上买东西,骑到一个大上坡时,骑不上去了,我就下来推着自行车走,走着走着,一辆面包车冲着我迎面而来,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的时候,觉的浑身都非常疼痛,我发现自己躺的地方自己不认识:“这是哪里呢?我要干什么去了?”怎么也想不起来。后来又过了好半天,听到司机和我儿子说话,说我被他撞到路边的一个很深的大沟里,那个大沟里都是石头,我的自行车被撞碎了,我当场不省人事。这时我才发现,我的脑袋和眼角上缝了好多针。

因为伤势太严重,司机吓坏了,正在和我儿子商量要送我去大一点的医院做全面检查。这时,我的大脑也会想问题了:自行车都被撞碎了,我还活着;撞到那么深的大沟里,大沟里还都是石头,一般人不撞死也摔死了。这就是师父在保护我呀!想到这,我就告诉他们我要回家。他们开始不同意,说:“伤的这么重,在医院都不知道得怎么治哪!”我说:“你们不用担心,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现在能醒过来,就是我师父救了我一命。我不用住院。”

司机对我是千恩万谢,他说:“要搁个别人,被车撞成这样,又这么大岁数,往医院里一住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了。”我说:“你就好好谢谢我师父吧。”到家之后,司机又买了一大包药来看我,我说:“你别花钱了,我不用吃药,我好好炼功,肯定比吃药好的快。”

司机走后,我家人看到我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没有一块好地方,腿肿的很粗,都严重变形了!儿女们也很害怕。可是隔一天我的脚就消肿了。

我每天都忍着疼痛学法、炼功。第六天我去拆线时,那个老大夫很有经验,他仔细的看了看我的伤口,问我:“你伤的这么重,没用药就好了?”我说:“我是通过炼法轮功炼好的。” 那个老大夫说:“真是不可思议,法轮功真是太神奇了!”

大约十多天后,我的腿也消肿了,身体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车祸一样。

(三)三十多年的丑陋疤痕“摔”掉了!

二零零八年,我家要维修房子,我和老伴拉着车去山里拉沙子。在回来的路上经过一个上坡,当快到坡顶时,我拉车的绳子突然断了,因为沙子太重又马上到坡顶,正是用劲最大的时候,那绳子一断,随着那股惯力一下子就把我甩了出去,重重的摔在马路上,顿时满脸是血。

我老伴吓坏了,我说:“我是炼功人,有师父管,不用害怕,没事儿。”回家用清水洗了洗伤口,用纱布包上。第二天我把纱布揭开一看,脸上已经绷皮了!

更为神奇的是,我在一九七六年的时候,骑自行车被撞倒,住了十多天医院,脸上落下了一个疤,那个疤把右脸的眼角处都揪在一起,很难看,这次我摘掉纱布一看,那个三十多年前的丑陋疤痕不见了!现在我的脸上非常光洁,一点疤痕都没有!

(四)半身不遂的症状消失

二零一一年的一天,我的身体突然出现半身不遂的症状:口眼歪斜(两只眼睛已经不是平行的了,而是右眼在下,左眼在上),嘴角不自觉的流口水,走路总往一侧栽。

尽管身体表现的这么严重,我并没有害怕。我知道作为一个修炼人,我只要及时归正自己,这种假相就一定会消失。我依然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挑着筐到地里干农活。有看到我的人就说:“这个老头都这样了,不去医院,还上地里干活?” 也有的邻居说:“哎呀,怎么了?怎么突然这样了?”

儿女们也很担心我。我心里想:“这样下去不行啊,我每天以这样的面目见人,这不是在给大法抹黑吗?我不能这样下去。求师父加持我,让我的身体归正。”

大约一个星期之后,我的身体就完全好了。

在我修炼法轮大法的这二十二年里,象以上的事情数不胜数。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