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从小就跟随父母修炼大法,可是正因为得之于易,所以在过去的二十二年中,我并不懂得珍惜。过去我一直认为修炼是一件非常“苦”的事。这个“苦”一部份源自幼年时全家遭受的迫害,让没有深厚修炼基础的我,在常人中形成了各种观念和执著;还有一部份源自在考验中,我没有真正的“向内找”自己,同化大法,从而改变自己生命的本质;长期以来我甚至都没有意识到,我把做好三件事当成了修炼圆满前的任务,急于求成的我踊跃的投身于好几个项目中,还感觉自己修的挺不错。

直到今年,在经历了各种苦其心志后,我开始从头深挖自己,不放过身边的每一件事,一个一个的向内找自己,在不断的去除后天观念,回归真我的过程中,我一次次的感受到生命深处层层被大法净化,被大法包容,师父的宏大慈悲,保护着每一个走在修炼路上的大法弟子。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尽力的放下自我,用心把修炼心得写出来,希望对同修能有所借鉴,个人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配合媒体项目中体会“珍惜”

去年八月份,我接到了一位媒体协调同修的电话,她希望我能协助她做一些专题报道,因为她承担的项目非常多,所在的城市又偏僻,导致很多报道无法及时完成。我听到后想:这是师父帮我在救度众生中打开了另一扇门,虽然我从来没有做媒体的经验,可是抱着一颗想救人的心,我还是答应了。

我的第一篇专题报道选了一对经常和我一起去景点的西人夫妇,他们非常配合我,知道我是新手,还写了一篇他们的修炼体会供我参考。我知道要想救人就必须要用心,并且要尽全力做到最好,首先我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怎样把他们写的英文体会翻译好。单是翻译我就一段一段的仔细严格把关,每一个词都不漏过,短短的一页文字我足足花了好久反复确定直到完全无误后才完成。

对我来说,每一个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就象一篇史诗一样,我很想让这些珍贵的历史片段通过媒体的报道保留下来。我努力的回忆曾经跟他们在一起讲真相的片段,我想起了好几次在真相点上,那位西人女士跟我提到那些在高压下仍试图了解真相的中国游客让她感动,每次说到这里我都会看到她眼眶里泛起的泪水。还有那位西人先生,他每次都会在旅游大巴离开的时候赶紧撑起“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坚定的站在那里。这让我想起了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也曾举过同样横幅的中国大陆同修们。游客最多的时候,他还会节省下吃午饭的时间继续留下来讲真相。

回忆这些片段更加坚定了我要写好这篇报道的心,我想我一定要透过文字的形式把西人同修努力让中国游客了解真相的故事写出来。虽然这个愿望很美好,可是一到下笔,就真的不是那么容易了。好的标题,让人眼前一亮的开头,感人的中间过程,突出的结尾,还有整篇文章结构的连贯自然。这些全部都是功夫。

过程中,好几次我都觉的我写不下去了,但我都告诉自己要坚持,再难都是我的责任,再难只要继续在写就一定会有出路,因为这是救人的文章,绝对不能轻言放弃。因为有这颗坚定的心,师父给我开启了智慧,脑海里象涌出清泉一样,思路和灵感源源不断。到最后定标题的时候,回想最开始要记录西人大法弟子救度中国人的珍贵画面,回想那么多大法弟子无论严寒酷暑都坚守在第一线,回想那么多中国大陆大法弟子还在被迫害,我多么希望这篇文章有那个力量能够为大陆同修发声,给他们带来一些希望,我多么希望这篇文章能让世人知道我们海内外的大法弟子在无形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坚固的整体,这一切都是多么的重要。最终我得到了一个完美的标题。凌晨报道终于完成了,当我给那位媒体同修发过去后,我顿时觉的身体轻盈,思想也一下子纯净了许多,我的生命发自内心的开心,仿佛找到了生命中的位置。完成这篇报道的同时师父也帮我消下去很多不好的物质,同时坚定着我的正念,让我变的更加精進。几天后,我看到大纪元的网页上出现了这篇文章,编辑将其完善的更好,有上千的人阅读过。

随着不断的写报道,我修炼的这条路越走越宽,过程中每一个故事都深深的触动着我,在所有成文的过程中,每一位同修在交流他们修炼升华后的体会都对我影响至深,有一天,在我整理一些文字的时候,我想到了师父,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师父对弟子的良苦用心。

每一篇报道都是每一个修炼人的故事,我真切的感受到我在做报道的过程中也和他们一起经历着同样的故事,我们一起升华,一起提高,一起感恩师父的伟大。在配合媒体同修完成报道的过程中让我明白了珍惜同修,珍惜这些文字背后的故事,其实就是在珍惜自己。

二、在写文章中感悟生命

今年在我们当地快要上演神韵前,一当地华人送餐公司公然在网络上对神韵、大纪元,还有我们的真相点進行攻击,文字粗俗不堪。在大纪元总部同修的建议下,我决定将自己在中国受到的迫害,对比来到海外,再次被中共渗透的华人组织迫害为主题,写一篇澄清事实,向大众讲述大法真相的文章。

刚开始写的时候,我感到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非常大,思想业力很重,坐在电脑前的我非常压抑,理不清思路,我的孩子那几天也不舒服。第一天晚上哄完哭闹的孩子后我简直累的心力交瘁。第二天晚上继续写的时候,我非常清楚这样的状态必须要突破。坏思想是活的,写文章的过程也是清理自己空间场不好思想的过程,越是觉的难,越要克服它,物极必反。有了正念后我开始查找相关资料,一点一点回忆自己在中国大陆从最初修炼到被迫害整个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基点和认识都必须站在常人能理解的角度考虑,然后一个一个以文字的形式揭示给读者。

三天的时间,我终于勉强将首稿完成了。我能感受的到,首稿里有我整个写文章过程中不好的修炼状态的体现,这样的文章散发出的东西是绝对不可能救人的。所以接下来我必须在改稿上下足功夫,恰当的说我必须在自己的修炼状态上有一个大的提升。

我意识到在法上去归正自己,纯净自己那颗救人的心,才会写出好的文章。到改稿的第二天,在文章中间的部份,我要告诉读者我为什么要修炼大法,这又回到了长期以来我一直问自己的问题,我为什么要修炼?我如何将得到大法的美好展示给读者?我问过自己无数遍这个问题,可是都没有得到最能表达我内心深处真实感受的文字。我开始一次又一次的反复尝试着去写,不断思索反复琢磨,突然我的内心深处涌现出了这句话:“当一个人找到了自己生命的根本,就象尘封已久的记忆被打开了一样,从此有了生命的力量。”对了,这就是我想要的答案。

我的真我,层层下走,最终和宇宙大法结缘,通过修炼大法不断被打开生命深处的记忆,是那个最真实的我想要得到这宇宙大法,因为我的生命就是为大法而来,大法是支撑着我这个生命的一切力量。当我写到这里,我感觉全身上下一股暖流通透全身。

在继续写的过程中,我感到这篇文章已经深深的和我的生命联系在一起了,整个过程中我不断的在法理上有新的认识和升华。后来我又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修改,同时也有一位专业的同修帮助我添加和修改一些内容。直到最后一个晚上定稿的时候,我又从新开始非常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反复斟酌和修改,每一句的前后都不断的调整,想着怎样能在读者面前呈现的最好,更好的帮助读者理解大法弟子。

再次修改到中间部份的时候,我突然觉的每一个字好象都活了起来,他们都不再象原来那样只是单一的表面文字了,那些句子一个一个的都开始在我眼前抖动了,当我在考虑要把哪一句放在哪个位置比较合适的时候,那一句话就开始在我眼前抖动了。我觉的是那些文字自己在替自己选择,告诉我要把它们放在哪一个位置更好。修改到最后,我的心底充满了感动和对师父的感恩。尽管连续一周的时间内,我几乎每晚都拖着疲惫的身子半夜才回到床上,长时间的久坐不动,厕所也舍不得上,我的腿和脚变的又大又肿,我知道这些都是好事情,是师父在帮我消业。原来在写文章这个领域中也可以修炼自己!文章全部完成后,大纪元的同修帮我配图,上报纸,登出来的当天,我收到了好几个同修的好的反馈。之后我回头再看那篇文章,里面有我生命中修炼的因素,最开始首稿里去掉不成熟的部份,抱着救度众生的心态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修改后,那些文字一个个都活了起来,并且生机勃勃。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原来文字也是有生命的,我第一次接触到了来自生命深处的灵性。

在那之后的几天,我更加体会到万物皆有灵。我之前帮同修发真相彩信的手机里,有两个手机速度刚开始非常慢,通过这次经历,我觉的那两个手机就象是我的孩子一样,我绝对不能嫌弃它们,给它们添加任何观念,我把那两个手机非常疼爱的握在我手里,心里告诉它们,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放弃它们的。没想到打开手机发真相彩信的时候,速度一下子比之前快了很多倍。我发现很多事物当我发自内心的将它们当作生命体,在无为的状态下对待它们时,有时真的会有意外的收获。

三、从个人修炼到正法修炼

今年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终于拿到了澳洲的永久居民身份,为了能更好的配合媒体做好主流社会讲真相,我决定继续上学。这个决定让我之前平稳的生活一下子变的一团糟,特别是在做好三件事上我不再象最开始那样用心了。我每天都感到自己特别累,连我三岁的小女儿也经常跟我喊累。有一天在放学回家的公车上,同修在电话里无意中跟我提到,大家都累啊。我当时想,别人肯定没有我累。回家后仔细回想同修说的话,发现自己有很强的安逸心,其实那段时间,抛开这些表面的繁忙之外,我经常还会看手机放松自己。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状态真的非常危险。

直到一天,我的女儿突然发高烧,并伴随呕吐。看到她非常疲惫痛苦的躺在床上,我心里明白只有大法和师父能救她。于是我非常用心的读师父的《洪吟》给她听,读着读着孩子烧退了,也睡着了。而我却越读越清醒,那是我第一次如此用心的读《洪吟》,尽管小时候我都背过了。可是那天晚上,我读到了很不一样的法理。我体会到师父为正大穹为救众生付出的如此巨大,而我却一直没有严肃的对待正法这件事情。还执著于常人中的感受,放不下“自我”。虽然这么多年我表面上好象也在努力做着三件事,可是在我的内心深处我还是把我在修炼中的得失看的远远大过救度众生。其实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在人中形成的这层“自我”的壳在障碍着真我。我问自己:“今天你通过读法,靠大法救了女儿,那么你该救度的众生呢?女儿和众生的生命都同样重要,可是你却用了多少心去救众生?”

我想到了自己长期都难以突破的累,想到了自己长期以来对于三件事只满足于去做了,而是否有尽全力?是真的无私无我的吗?为什么女儿会出现这种表现,其实还是自己跟不上正法進程,该突破的层次没有突破,所以导致周围的一切都不对劲。正法的时间在快速推進着。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在法上不断的突破自己,在不同的层次中不断的突破着自己,才能在对应的不同层次中救度更多的生命。

再读师父的讲法:“就在他开功开悟的前夕那一瞬间,把他自己功的十分之八给他撅下来,连他的心性标准都得折断下来。用这个能量去充实他这个世界,他自己的世界。”[1]师父的这段法再次唤醒了我本性的一面,我的内心被深深的震撼了,亿万年的等待,大法弟子生命的本质就是为救度众生而来的,这才是真我的宿愿。

当我领悟到这一层法的内涵时,法也在一定程度上帮我放下了那个根深蒂固的“自我”。自此乘风破浪任谁也无法再阻挡我的真愿。

第二天我自觉的早起晨练,我心里很明白,我必须克服人中的这一点点累,一点点苦。这点东西和我来世的真愿相比真是微不足道。相生相克的法理告诉我,累与不累只看自己愿不愿意去克服了,当我为了众生而努力突破自己的时候,我发现原来累只是自己在人中形成的一种观念,当自己在法上去实修,累连最基本的概念都不会存在,什么是累,我对此不再有概念,也不会再去想这个字,不去想,它也就在我的空间场自灭了。

在之后的讲真相救众生中,一想到世人大都是为得法而来,幸运的我已经在法中了,可还有很多世人连真相都不知道,甚至被邪党谎言迷惑,不愿了解真相,我的心里真的非常难过。在真相点看到来来回回匆匆而过的行人,想到还有那么多的众生还没有得救,我就忍不住流泪。往往在师父的加持下,这种慈悲之场会帮助有缘的众生主动停下来,有一次,一个女孩骑着自行车在我们真相点周围绕来绕去,看起来好象是找不到绕出去的路。我赶紧走上前去跟她讲真相,唤醒她善的一面,帮助她抹去毒誓,结果就在她三退并明白真相后,一下子就绕到马路对面了,等我回头再看她,早已不见了踪影。原来众生都在等着我们,只是我们愿不愿意去救她们了。

在正法的最后时刻,修炼人的每一思每一念都关系着众生的存亡,不断的突破自己,符合法在每一层次中对自己的要求。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实修自己,救更多的生命,才配的上“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此生只为众生来,一切就尽在其中。在此叩拜慈悲伟大的师尊对弟子和世人的救度之恩!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