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唐天敏结束冤狱 身体遭严重损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九年十月三日,四川泸州纳溪法轮功学员唐天敏两年半冤狱期满回家。

昔日的唐天敏女士,个子娇小,行动敏捷,笑容可掬,热情开朗。而今站在人面前的唐天敏目光呆滞,反应迟钝,浑身不停地摇晃,说话断断续续,提不起气,记忆衰退,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

唐天敏现年六十四岁,纳溪饮食部门的失业职工。二零一七年四月十日左右外出讲真相失踪,失联多日后得知唐女士被关进了看守所,以后又不知音信,直到获悉被枉判入狱。

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唐天敏女士遭到了极其严重的迫害。她多次被非法抄家,长期被监控;强行绑架洗脑班非法拘禁,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才抬回家;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坚持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被非法劳教两次,历时三年半,又遭非法判刑三年;在中共黑监狱里,因坚定信仰不“转化”遭到暴打、吊、铐、捆、坐老虎凳、不准上厕所、饥饿、扇耳光、掐脖子、撞墙、踩、泼凉水(十一月份泼凉水)、踢下身、闷水(几分钟就可以把人呛死)、捆刑床、谩骂侮辱等等几十种酷刑的折磨。每次的冤狱都是九死一生。她说,这些折磨一个大男人可能都扛不过来。每次进去后都不知道还能不能从那人间地狱里活着回来。

唐天敏遭迫害的事实经明慧网全球曝光。这次到劳改营,狱警、包夹(被监狱利用来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服刑罪犯。即中共监狱豢养的打手、凶手),反复对唐天敏重申:我们不打你。我们没打你哟。那么,监狱采用什么手段对唐天敏进行强行“转化”的迫害,把唐天敏折磨成了这个模样呢?

高强度洗脑

二零一七年大概是六月,被纳溪法院秘审、枉判两年半的唐天敏,被秘密劫持到成都龙泉女子监狱六监区迫害(这是唐天敏被第二次非法判刑迫害。第一次是在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

在龙泉女子监狱六监区,唐天敏每天被几个穷凶极恶的包夹带到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的密室,天天播放中共诬蔑诽谤法轮功的视频、音频,强迫唐天敏听、看;逼迫唐天敏朗读那些荒诞的所谓揭批文章,唐天敏抵制,包夹就自己读,强迫唐天敏听;把诬蔑诽谤大法的标语口号用彩色笔写在唐天敏睡觉的床头上,床沿上,写上去的字是擦不掉的;把写好的“转化”书拿来逼迫唐天敏盖手印,签名。遭到唐天敏坚决抵制后,就抓着胳膊,按着头,逮着手来进行;把末劫时期的其它宗教的东西,当作传统文化作为洗脑的材料,进行强行灌输,干扰正信……

在密室、监室里,唐天敏一睁开眼看到的、听到的都是中共邪恶的谎言,整天处于这种高密度、高强度的洗脑迫害的环境中。当吃饭睡觉稍有点喘息时,那些谎言,和二法门的所谓“传统”文化,就返出来肆虐,强烈的干扰人的大脑,干扰人的正信。尤其包夹把预先写好的有恶毒攻击辱骂大法、辱骂师父言辞的所谓“转化”书、揭批书等,伪造成唐天敏的签名贴在监室里,故意让其他人看到,造成唐天敏骂大法了,骂师父了,已经开始“转化”的势态。如此,给唐天敏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强加一切,强迫人改变信仰的精神迫害,蚕食性的折磨着修炼人,其灵魂深处的痛苦,不亚于肉体的折磨。

逼迫“转化”

唐天敏出生、成长在中共暴政时期,经历过饿死数千万人的大饥荒,唯成份论的歧视,各种运动的恐惧,没有正常的生活、生存条件,贫困又疾病缠身,什么先天心脏病,还患有糖尿病、风湿肿痛,子宫肌瘤、胃炎、肠炎、阴道炎等等,活得生不如死。

一九九八年她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的顽疾、怪疾奇迹般地都好了。她说,我不但身体好了,心性也提高了,道德也升华了。她自觉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一点一滴的提高着自己的心性。以前在餐馆上班,开票中从分分钱中占便宜,贪单位的钱大约累计有两千元,修炼后主动赔退单位四千元。在自身经济困难的情况下,一九九九年大洪水她第一个捐钱,捐了一千元,留下的名字是“大法弟子”。汶川地震,她正在监狱遭受严重迫害,在那样艰难的情况下,向灾区捐赠了几十元钱。她无私的帮助他人的事还很多,哪怕是素不相识的人陷入困境,碰到了就帮,不记名,不求报。修炼法轮功使她获得了人生难求的身心健康。

法轮大法能给生命带来无尽的美好,无线的光明和希望,是每一位法轮大法修炼者内心最真实的感受。大法弟子对师尊的尊敬,与无尽的感恩,是穷尽人间的语言也难以诉说的。而中共监狱最邪恶最恶毒的招术之一就是侮辱法轮功师父来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

狱警、包夹见三、四个月暴力“转化”的严管期过去了,唐天敏还没有被“转化”,包夹就在狱警的指使下,把法轮功师尊的相片拿来,逼迫唐天敏去踩,脱光裤子在上面坐,把像扔到厕所里撒尿淋……唐天敏坚决抵制,她们就武力强迫。

为了迫使唐天敏“转化”,包夹们半夜把唐天敏弄醒,往脸上浇凉水,不准睡。天很凉了,只准唐天敏垫一层褥子,盖一层薄薄的被子,让她挨冻。包夹还乘机威胁说,你不“转化”,是不是还想把你师父丢在厕所里吗?

侮辱师父逼迫法轮功学员就范的流氓行径,对法轮功学员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伤害。唐天敏从冤狱回家后,深感痛心地说,别的东西我可以抓过来一把撕掉,可那是师父的像啊!

药物迫害

在中共黑监狱残酷洗脑的精神迫害下,整日高度紧张的唐天敏入狱后不久身体出现状况:身体不停地摇晃,摇得头昏、心慌、心烦,异常地难受。以后越来越严重。在监狱医院里检查,只查出尿道炎。至于不由自主的摇晃症状,狱医说,检查不出来,没有病。又说,可能是高血压引起的。唐天敏入狱体检没有高血压,平时检查也没有高血压。说没有病,又没有高血压,却针对摇晃开了三种不同的药片,每天必须服用。或单服一粒、两粒,或三种一起服;一天服用一次两次,或三次不等。每次服药由包夹、或由自己到饭厅领取,在包夹监督下吞下。这些药服用后唐天敏的身体状况并没有变好,反而人越来越呆滞,反应迟钝,说话吃力,记忆力丧失。

唐天敏的女儿深知母亲是修炼法轮大法起死回生的,生命、健康得之不易。到监狱会见,见活跃、开朗、坚强、坚韧的母亲,几个月时间竟被折磨成了这般模样,非常气愤。她多次找监狱领导,要求把母亲送到好一点的医院治疗。监狱置之不理,一直拖到唐天敏冤狱期满之前,才让她停止车间劳动。

看守所里打掉门牙、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唐天敏遭人恶报被绑架、关入看守所。唐天敏绝食反迫害,看守所在给她灌食前先从手背静脉注射不明药物,两只手背青紫斑斑。第二次注射不明药物后,唐天敏昏迷过去,之后被人敲醒;第三次药物注射昏迷后,好长时间醒不过来。灌食时已经没有了知觉,灌食后什么时候衣服给换了都不知道。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绘画)
酷刑演示:注射不明药物(绘画)

被注射不明药物和从鼻腔灌食后,唐天敏出现吐血,七、八天后便出鲜血。关押折磨九天,看守所把奄奄一息的唐天敏交给纳溪丙灵社区人员接回家、监视居住。

二零一七年四月,唐天敏被秘密绑架名曰“收监”,再次遭到看守所迫害。唐天敏绝食反迫害,她看见姓周的狱警在流质里放很多盐,坚决不吃,姓周的狱警就打她,两位路过的狱警其中一个也来帮着打,当场就把唐天敏的门牙(下牙)打掉两颗。

二零一七年大约六月,唐天敏第二次被非法判刑离开看守所时,说她欠账一千多元。侄女给的两百元钱,看守所没收。唐天敏觉得奇怪,一个多月的关押时间,怎么就欠了那么多钱呢?她只知道,看守所里体检,只是抽了血,体检费就花去五百元钱。其余的欠账不知从何而来。

两次秘审、秘判

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七年,唐天敏两次被判刑都是秘审秘判,秘密劫持到监狱的。

二零一七年四月唐天敏被以“收监”的名义秘密绑架到看守所。大约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一天唐天敏突然被叫出监室,被带到看守所内的法庭,唐天敏才知道要对她庭审。可之前唐天敏没有得到开庭的通知,也没有人告知她可以请律师。唐天敏临时被推上法庭秘审,在法庭上她依然证实大法好,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并历数中共给人民带来的祸害。几天后,纳溪法院发布枉判唐天敏两年半的判决。上诉期十天,执法者无人告知她可以请律师。唐天敏来不及写诉状,又没有纸笔。上诉期一过,两、三天就被劫持到监狱——成都龙泉女子监狱六监区迫害。下监前唐天敏的会见权被剥夺,她没见到一个亲人,或亲戚朋友,谁也不知道她的情况如何,甚是担忧。

唐天敏在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中揭露了第一次被秘审秘判的情况:

“二零一二年四月,我在纳溪渠坝讲真相,快中午被渠坝派出所绑架,当晚关进纳溪看守所。几个月后的一天,看守所突然通知我去法庭。奇怪的是,在此之前,没人给我送起诉书来,没人告知我可以请律师辩护,也没人提前通知我什么时候上庭。”

“到了纳溪法院,庭内坐了大约二十多人,几乎都是穿制服的。公诉人读起诉书读的快,我说:‘你读的什么我听不清楚。’因为我没见到过对我起诉的起诉书,对告我的原因、事由一概不知,也没有应答的准备。当我一听到公诉人读的内容中有把法轮功诬蔑成‘×教’的诽谤之词,我就立即驳斥、否定,我说,法轮功不是邪教!法轮功没有错,错的是你们!”

“公诉人把我依法讲真相,维护个人信仰、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作为犯罪事实,还列举了六个证人,而六个证人一个也没有到庭作证。庭审前,法庭没有明确告知本人有自我陈述的程序,有自辩的权利,也没给予本人自辩的机会。”

“法庭说我犯了哪条哪款,要判三年至七年。我说我哪条也没犯,违法犯罪的是你们。”

“那天旁听席上坐着的几个人是开车送我的警察、法警等,都是与我不相干的、不相识的人,我的亲人、朋友一个都不在场,一个都不知道开庭的消息,没有亲人朋友见证我被黑审构陷的过程。我觉得奇怪,散庭时我就质问道:你们这就是开庭啊?”

“秘密庭审后大约一个月左右,送来裁决书,判我三年。送裁决书的人姓康,有人喊他康刚虎(音)。他没有告知我可以请律师,有上诉的权利,只是说:你认得我不?我当然认得他。二零一一年我被洗脑班非法拘禁时他是参与迫害的一员。我在这份非法判决书上写上:中共是邪教。法轮大法是正法。(判决书作为迫害的证据被监狱没收,出狱没还给我。后来三次找纳溪法院复印,法院不印)”

“判决书送来十多天后,我被劫持到四川省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送走之前没人告诉我什么时候走,也没有通知我的家属会见,早晨起来喊走就走。”“不给起诉书,黑审秘判,剥夺我的诉讼权,还剥夺我会见亲人的权利,程序违法纯属故意。这一切都是纳溪公检法在用违法手段制造冤狱,是黑整。”

“进看守所时,身上两百多元钱,及其它东西全部搜走,到我离开看守所一分钱、一样东西都没归还。”“我的孩子、亲戚对我被庭审、被判刑、被送走的消息一无所知。当地的朋友们、熟人们从明慧网上看见我被酷刑折磨至生命垂危的讯息,才知道我早已离开纳溪,被投进了黑暗的简阳女子监狱。”

二零一九年十月三日唐天敏第二次被判刑出冤狱,起诉书、判决书监狱全部没收,还故意不给释放证。当日纳溪派出所警察、社区人员来了四个人“接”唐天敏出狱。还给来接母亲的唐天敏的女儿拍了母女俩的合影。

二零一九年十月三日,受尽折磨的唐天敏出狱回家后,纳溪社保合伙迫害,把唐天敏第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的、已经领取的养老金重新计算、全部扣除。现在唐天敏身体受损严重,生活困难。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