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炼的机缘 紧紧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今天在这里跟大家交流自己二十几年来的修炼体会。自一九九六年初《转法轮》这本宝书传到澳洲的那一天,我得法了,开始很喜欢打坐炼功,我也知道学法重要,可是拿起书看了十几页就困,也很无奈。一九九九年师父在新西兰讲法时我问了一个问题,师父回答中要我多看书,我想我一定听师父的话,从那一天起我每天学一讲法。二零零五年我开始每天学两讲法,有时也背法,我已经背了两遍《转法轮》。

我把学法当作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是我生命存在必须的事,我深深体会到只有学好法,才能有在大法中得到的智慧和能力去救度更多的众生。我才能有一颗慈悲祥和的心态去面对矛盾和对我心灵上遇到的撞击,才能抵挡住末劫复杂的人类社会形形色色的诱惑和道德败坏的污染,才能有正念闯过魔难和旧势力的干扰,师父说:“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1]。师父说:“多看书,什么问题都能解决。”[2]“这本书是万能的,无所不能。”[2]

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经过了不少魔难,在这部大法的指导下,在师父的呵护下,一步一步的艰难的走到了今天,今生能遇到慈悲伟大的师父真是太幸运了,师父帮弟子善解历史上的渊怨,帮弟子消业,让弟子能一世修成,带弟子返回真正的家园,这是万古不遇的,我告诉自己一定要万分珍惜这修炼的宝贵的时间,用我这个人身的时间,有生之年,有生之日好好修炼,不断的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一、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

大约十年前的一天,我在看明慧网的时候,清清楚楚的看到“救度众生”四个字从屏幕上出来,是立体的,从我的脑门中進入了我的头部,那时好几个星期我感到自己没有了人的思想,很纯净,心里充满了慈悲,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身体周围的能量场也很大,想到是大法在人间洪传,那么多众生还迷失在人类社会中,还未得度,我感到心里很酸,心里有要救这些众生的愿望。我知道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是我史前的誓约,也是师父对我的期盼,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做好。

我要求自己每天要出去讲真相救人,上班的日子在下班后我要到华人比较多的地区去讲真相,长期坚持有时也不是很容易的,有时下班很晚,而且感到很累,我问自己是不是可以不去讲真相了?答案是:当然要去,如果今天这个原因不去,下次那个原因不去,这样就不能再坚持下去了。这种情况下往往在讲真相的时候,经常会感到一阵热流通透全身,疲劳被消除了。感谢师父给予我的加持,弟子只做一点点,师父就给予我很多。

我经常在商场附近的街上发真相资料,堪培拉的冬天很冷,特别是阴天刮着寒风,会觉的脸部被风吹得有刺痛感,觉的比较艰难,商场里有空调很温暖,我只要進去就舒服了,但我告诉自己不能撤退,一定要把准备好的资料发完才可以离开。周末一般我都会去中国大使馆前发正念、讲真相,无论是严寒的冬天,酷暑的夏日,还是绵绵的雨季,我都要求自己不可呆在车里,我悟到横幅后面有人和没有人证实大法的质量是两样的,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二、在师父的洪恩中 越来越多的众生得救了

有一天在从堪培拉去悉尼的途中,看到一辆载有中国游客的中型巴士停在那里,整车的人在车下休息,我跟车上的同修说我们也停车,去救度这些中国人,我跟这些游客说了三退的重要性,跟这个恶党划清界限,赶快把那个毒誓退了,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上车前我帮一车的人中的大多数都做了三退,只有两个人说考虑考虑。我觉的在讲的时候能量很大,说的话穿透力也很强,能触动人的心灵深处。我知道弟子有救人的心,师父的法身就在加持我,大法的威力在显现。

有一天傍晚在华人区讲真相,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很斯文的华人女士向我走来,她说:“你上次帮我退了团,我回家和先生说了这件事,他说他也想退,你也帮他退出共青团吧,给他一个名字叫Vinson。” 接着她又说:“你做的这件事情很有意义,真好,谢谢你。” 讲真相这么多年,受到西人这样的支持与鼓励还是很多的,听到华人这样的赞扬还是第一次,我很受鼓舞,世人越来越明白了。

一次大使馆前来了一辆七座的车,通常游客看到我们过去,他们会赶紧進车离开以躲开我们,当我发现这辆车时有点晚了,他们照完了相已往车里走着,等我过马路一般他们会赶紧离开,我想无论如何我也得过去给他们机会呀,当我过去时司机打开了玻璃窗,接了我递给他的真相资料,并告诉我:“你帮我们三退吧,车上有七个人,一个小孩不算,其他六个人都退,现在人类的道德已经这么败坏了,为什么还不退,赶紧退。” 我帮他们都起了名字并做了三退。

最近堪培拉政府在国会期间,法轮功学员要给澳洲政府递交征签表,我也参与了征签这个项目。有一天一位西人年轻女士主动过来要签名,我说这是交给总理和外交部长的,她看了后说:“这些事我都知道,我上次在飞机上去美国的途中,坐在旁边的人给我讲了这些事情,讲了很久。” 她签了名,我再向她介绍了不久要放映的《求救信》这部电影,她告诉我一定会去看。我看到她很有正念,心想那位曾跟她讲真相的同修讲的真好,海内外这么多大法弟子铺开讲真相,救人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三、圆容整体 推广神韵救众生

第一年推广神韵,一开始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做。有一位六十岁出头的阿姨,我觉的她能力不是很强,她一个人就先开始推广神韵了,一家一家的跑商店。每个星期她把卖出大约十张票的钱交给协调人。当时我觉的她做得很好,我也开始了这种形式推广神韵,跑商家、发单张、贴广告,努力的向人们讲述神韵的美好。有不少人告诉我自己去买票,那年从我手上卖出的票大约有两百张。在常人中我不是那种精明和善于跟人打交道的人,不是销售员的料。我的体会是只要弟子用心去做,师父的法身就会帮我们,正如师父的开示:“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

现在推广神韵已有十多年了,我体会到:神韵是救人,旧势力也有阻挡的因素,卖出的每一张票都是要很努力很用心才成功的,虽然有的人拿着钱主动来买票,其实也不是容易的。推广神韵专业化很重要,这关系到神韵的品牌,然而推神韵的能力取决于一个神韵售票员的修炼状态,有时自己状态好的时候一天可以说服三、四十个人想去看神韵,可以看到他们带着兴奋喜悦的心情离开,一般每天可以说动十几个人,有时会较少,自己修炼的状态影响着自己推神韵的效果。所以每天出门前我要学好两讲法、发正念、炼好功,使自己带着最好的,最纯净的状态去救度众生。

后两个月在商场每天有神韵展位,一位全职售票的学员去了别的国家,这就会给商场推票带来难度,我告诉自己必须从人的利益中走出来,去填上这个空缺,我把自己的工作由长工改为临时工,后两个月,基本是全职推神韵。这个城市有好几个商场,有个商场比较远,售票量也一直不好,大家都不喜欢去,我也不喜欢。但是我想如果我提出来不想去,就会给协调人增加麻烦,所以我一直是服从分配,有时协调人说两个商场你可以挑选一个,我谢绝了。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已不需要太多的人去推广神韵,我告诉自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还有很多救人的项目需要我们一件一件的踏踏实实的去做好。我要听师父的话,师父叫我们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完成好师父所要的。师父告诉我们:“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4]。

四、放下自我 走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

以前由于堪培拉学员比较少,大使馆前和平抗议反迫害主要是悉尼学员的项目,二零零五年初我也加入了这一项目,每个星期六早上出发,星期天晚上回悉尼,大约三年后,堪培拉一位协调人希望我留下来,我当时答应呆一段时间,这一呆到现在已十年有余了,但心里还是老惦记着要回到悉尼的修炼环境中去,那里讲真相项目多,以前大组学法也很受益,经常有心性升华的感觉。我觉的要为自己的修炼负责任,我可以舍弃比较舒适的生活环境与承受经济上的损失,应该回到那个修炼环境比较好的地方。

今年年初我参与了去悉尼推广神韵近两个月,同时也想回去看看悉尼的环境,我觉的很好,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心里想好了要留在悉尼。悉尼神韵推广结束后在去堪培拉的路上,一位学员打电话问我是不是定下来了回悉尼,我说:“是的,但是我想最后还得问问师父,因为我们都是有使命的。”心里想回去花两个星期处理一些事情,这期间如果师父不给我任何点化,就这样定下来了。

回到堪培拉,星期六的学法我不想去了,因为我的心已经离开这里了。星期天我去市中心的一个十字路口讲真相,刚往那一站,有一个念头出现:“这才是我讲真相的地方。”同时感到身体里有微微一震的感觉,一股能量通透全身,好象蜕了一层壳,身体很高大,有一种喜悦感。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我点化我,我没有任何选择,我就要留在这里好好救度众生,完成好自己的使命。

以前我觉的自己做事低调是美德,性格内向是好事,大组学法交流也不发言,这个地区的整体状态是协调人的事,现在我意识到自己也是这个整体中的一分子,我有责任和堪培拉的协调人和学员们一起配合好,完成好师父所要我们做好的三件事,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紧紧跟上正法形势。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澳洲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