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正念 闯过家庭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这么多年的修炼历程中,师父给予我和我全家的太多太多,说不完、道不尽。

因坚修大法、到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公道话,我两次遭中共迫害,家庭环境变的非常恶劣,两个孩子都不理我了,原因是听家人说我去北京不要他们了,特别是女儿在学校,受到不明真相的同学们的嘲讽,心理压力很大,经常发脾气,学习成绩明显下降,我说什么话她都听不進去。丈夫对我看得更紧了,在这个家我什么权利都没有了,花一分钱都得跟他要,而且还要刨根问底,别说发传单,看见传单他就都得撕个粉碎。周围的人更是冷嘲热讽,当时的感觉整个空气都要凝固了。

面对这一切,我没有气馁,暗下决心:“师父啊,我一定好好修,有师在有法在,环境一定能正过来!”丈夫把书藏起来,无论怎么说都不给,我就绝食抗议,同修也帮忙,他终于把《转法轮》给了我。我捧起《转法轮》如同见到了师父,那个亲哪、心里那个甜哪,师父啊您给了弟子一切,一切尽在《转法轮》里。顷刻间一切苦烟消云散。

我每天尽量抽时间学法,自从去北京回来,发正念还入静了。丈夫不让我出去,我就利用买豆腐的机会,也要发几份真相传单。时间长了,我就趁他不在家的时候出去发,一旦让他发现,就是一顿暴打。

一次,我夜晚去邻村发大法传单,被他半路拦截,抓住我的头发往砂石路上撞,还带个尿素袋往我头上套,掏出绳子要系脖子。这下我可真急了,用尽全身力气挣脱了出来(其实是师父帮我挣脱出来的),他还是不松手的打。我说你别以为打死我别人不知道,一会我同修就来,他又打了一阵后跑了。我站起来一摸,怀里的真相传单打没了,鞋也打丢了一只,因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也没摸着,穿着一只鞋往家走,兜里还有几张贴的传单,贴在电线杆上,内心很愧疚:没有做好。

回到家照镜子一看:脸血糊糊都肿了,眼睛只剩个小缝,耳朵、鼻子里都是沙子,衣服、裤子也滴上了血,我拢了拢头发,看了看两个熟睡的孩子,我该怎么办哪?找同修去商量?不行,这么晚了我不能打扰同修。当我为别人着想的时候,脑海里出现一个大的“忍”字。这时丈夫回来了,上炕要睡觉,我拦着他,说:“你把我打成这样你没看见吗?”他不承认,还跑到我父亲的房间里说我冤枉他,然后就走了。这时我过去和父亲讲真相,父亲一听,说:“每次他打你,我想也就是吓唬吓唬你,这回是往死里打呀?!”这时两个孩子也醒了,知道是咋回事了,也很气愤。丈夫一看我父亲急了,不帮他了,第二天他把亲友找来了,我哥進屋就说:“该!咋不打死你哪!”嫂子的弟弟看着我的脸,忍不住的乐(因我去北京,我哥受牵连),父亲急了,举起拐杖就要打我哥:“你们可是一个娘生的啊,人险些被打死,你还这么说!”哥嫂匆匆的走了。

两天后的晚上,我想出去给我哥打电话,丈夫不让我们娘仨出门,手里拿着菜刀,说:谁出去就砍谁!让我跟他去果园,两个孩子拦着我说:“妈,你可不能去呀!”我说:“你先走吧,等孩子们睡着了我再去,别把孩子吓着。”他拎着菜刀走了。孩子们见他走了,要出去找人,我说:“千万不能出去,万一他在外边蹲坑怎么办,咱们回屋睡觉。”两个孩子说:“妈,我俩一边一个。”意思是保护我。我说:“不要怕,咱有师父。”说到师父,才猛然间想起发正念,我说:“你爸招邪了,发正念吧。”女儿把腿一盘说:“妈,咋发?我也发。”我告诉她口诀,我们就开始发正念。发完正念我们就睡觉了,睡的好香啊,什么都忘了。

第二天早晨,他从果园夹着菜刀灰溜溜的回家了。这次我真正的体会到了发正念的重要性,我悟到了发正念就是镇邪灭乱,同时也是救度众生。从此我就重视发正念,不管怎么忙(因在自家干活),到四个整点我就发正念。丈夫在外头说我整天坐着,在村子里影响不好。我向内找:差在哪里呢?这么大的果园没完没了的干活,师父要求的三件事都做不好。想起两年前,丈夫想把果园卖掉,我舍不得,我这不是利益之心没放下吗?心里和师父说:如果他要再卖,我不再拦了。

半年后丈夫和我商量,要把果园卖掉,我同意了。买主要来看果园,可就在那天凌晨,噼啦啪啦的下起了冰雹,丈夫唉声叹气:“如果果园被雹子打坏,就又卖不成了。”我说:“一切顺其自然,卖不了就接着干,别想了,睡觉吧。”当时心一放到底,说完就睡着了,做了个梦:冰雹落到我家果园里,就变成了雪花。第二天早晨到果园一看:果园完好无损,而周围的庄稼却被冰雹打的乱七八糟,果园顺利的卖掉了。我有时间学法了,有时间看《明慧周刊》了。

当时,看到有的老同修,把仅有的几元钱,都拿出去做真相资料救人。我家有钱,可我被丈夫剥夺了用钱的权利:自从去北京丈夫把存折就藏起来了,花一分要一分,写真相传单也都是节省下来的钱。比如:买菜就买便宜点的,或孩子们上学带的饭钱节省下买点纸张。节省下的几十元钱,我就给同修送去做资料救人。可这点钱能做什么哪?有钱却没有权花,救人急呀,心里那个苦啊!当时丈夫把有数的一千元钱放在一个瓶子里,我望着这瓶子,用法衡量:大法弟子要走正每一步,如果拿出二百元钱算不算偷?我是家里女主人,这个家有我一半的财产权,别人买金银首饰,我可以不买,从我自身节省下的钱去救人,再说没有师父的救度,就没有我这个完整的家,就没有我的一切呀,做人还要讲良心呢,救人是我的责任和使命。法理上明白了,我没有一丝顾虑的,堂堂正正的,拿出二百元钱就给同修送去了。同修激动的说:“太及时了,一包纸都没有了。”

更神奇的是,丈夫晚上回来吃完饭,说:家里钱就归你管吧!并把存折都交给了我。从此我真正的当家作主了。

通过这件事,我真正体会到了师父讲的法:“心性多高功多高”[1]。是师父帮我提高了心性闯出了家庭关。感恩师父慈悲保护,我会加倍做好三件事,兑现使命,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