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姨变得满面红光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五日】〖大陆来稿〗一九九六年三月的一天,中午下班去母亲家吃饭。我和母亲在院里小厨房一边包饺子一边聊起了她乡下的一个表妹——我的大姨。

一、变的满面红光的大姨

那时,母亲家的平房离县里汽车站很近,大姨常年有病,三天两头来县城看病,每次都住在母亲家,至少要歇歇脚才能去医院。可一转眼二年没见她来了,我问母亲:“大姨现在怎么样了?”母亲说:“谁知道啊,也没个信儿,没准儿不在了。”话音刚落,院里的大铁门响了,我下意识地去开门。门打开了,我愣住了。“大姨?”这时,只见大姨满面红光,神采奕奕的走了進来。

我赶紧问“大姨您好了?”她说:“好了!彻底好了!”我和母亲都惊呆了!大姨看我们不解的样子说:“走,進屋我跟你们好好说。”

大姨从她的病怎么遭罪说到医院说她的病治不好;又说到怎样开始炼的法轮功,说到在炼功点上看到像雪花一样的法轮,以及炼功后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她越说越兴奋,我们越听越来劲,全都忘了吃饭的事。

当天下午,我到大姨说的地方请了一本《转法轮》书,回单位一口气读完了。我感觉这本书很特殊,话很实在,很喜欢。可就是这本书,怎么就让多年病痛的大姨像换了一个人?第二天又看了一遍,原来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书,人生方方面面的道理都在里面,简直像迷雾中的一盏明灯!我被书中的道理深深吸引。

二、我很快走路一身轻了

三月十六日清晨,按大姨说的地点,我来到了炼功点。啊,一个小花园,好几十人伴随着美妙的音乐,齐刷刷的做着优美的动作。我兴奋的飞跑过去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从此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

修炼之前,我不知道健康啥滋味。身体整天不舒服,常年感冒,半个月大便一次,鼻炎、妇科炎症、澳抗阳性等。白天没精神,晚上睡不着,上班发愁,下班离不开床,家里活很少干,米面油盐酱醋不知去哪儿买。那些年成箱地往家开药,为了省点钱,单位同事的报销额度差不多我都用过,用别人的名字自己吃药。

再看看自己的家人、亲戚朋友哪个没病?自己也在想,人干什么来了?这有什么意义?上了很多学,读了很多书,也没见过答案。听了师父讲法,慢慢的我全明白了。

修炼后我很快走路一身轻,上楼像有人推着一样,恨不得蹦着上。遇上个感冒发烧自然就过去了,再后来也遇不到了。过去的所有毛病都没了,最顽固的乙型肝病也好了,我怎么能不从心底里感谢伟大的师尊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