赡养公公 善待妯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七日】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的身体患有肩周炎、头晕、腰椎病、腿疼等多种疾病,但最让我头疼的还是我与婆家、妯娌之间矛盾重重,为此,我曾甚至对生活失去了信心。

我们跟老公公住对面屋。记得有一次,我手头存了点儿钱,就想给公公在门前另盖一座门房,我妯娌知道后就在我准备盖房子的地方堆了一堆麦秸。我找她说:“三嫂,咱们把前面那些麦秸收拾了,好给公公盖房子。”三嫂说:“不行,我不收拾,那地方还有我的份儿呢!”其实这地方与她家房子隔一个道,确切的说并不归她管,属于我家的前墙,我一看她不收拾,就拿叉子到她家墙根去打扫麦秸。她看到后气急败坏的跑过来,想抢走我手中的叉子。我当时就吓的哆嗦了,从来不敢动手的我吃了亏,脸也被她挠破了。事后,我哭了很长时间,就觉的自己委屈,给公公盖房子也不是为我自己,平时公公不向着我们,三嫂很会哄他,并鼓动我们去她家盖房子,意思以后房子归她。我当时同意了,也把砖拉过去了,结果她家里丢了一千元钱,硬说是公公偷的(后来知道是三哥三嫂的儿子把钱弄丢了)。就因为这事她把我公公赶了出来,给公公盖房子的砖都被她用来垒猪圈了,后来还是由我们来伺候公公。

大嫂是骂街高手,全村的人都知道,就连大队干部都不敢惹她。她对外造谣说我不养老,连老人去世时都没到跟前。骂起我来更是家常便饭,为此,公公经常告诫我们别跟她来往。类似的事发生了太多回。这些家庭矛盾差点儿把我逼疯,有时想起这个家,就觉的没啥活头,每天压抑的不行,我经常在半夜睡不着时,拿起小板凳坐到外面哭,那时候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一九九八年,我有缘喜得大法,师父要求我们做一个以真、善、忍为标准的好人,修炼大法后我慢慢变的诚实、善良、宽容、平和,自然而然的也与婆家、妯娌的关系变的好起来。我开始为他人着想,终于从那段阴霾中走了出来。

有一次,孩子要批发鞭炮,跟我商量说:“妈,咱们过年卖点儿鞭炮吧。”我说:“不能卖,这东西犯法,咱别做这事。”孩子看我不给钱买,就背着我找他爷爷借钱,他爷爷给了钱,孩子就去买了一大袋子鞭炮,不想在回来的路上被派出所给扣了。我问孩子为啥半夜才回来,孩子蔫耷耷的说:“我在爷爷那借了钱买了鞭炮,回来的时候被抓了,鞭炮也被派出所扣下了。”我听了心里一惊,心想:当时我告诉你这是犯法的,不能买,爷爷他当时也在场,明知道是违规的事怎么还给孩子钱呢?这不是害孩子嘛!

当时我心里翻江倒海,又想起孩子向公公借了钱,我是不是得把钱还给他爷爷呢。想到这里又开始犹豫,感觉是公公在故意害孩子,就这样挣扎了好几天,突然想起《转法轮》里的一个例子,学员被撞了都没讹人钱,做事先考虑别人。想到这,我就决定把钱还给公公。其实当时家里很困难,钱还是东凑西凑给凑齐的。还完钱的当晚,我在睡觉时明显感觉到法轮在我腹部转动,我第一次亲身感受到这种奇妙的体验,简直太神奇了,当时非常激动。我知道这是我做对了,是师父在鼓励弟子,给弟子展现大法的神奇。从这之后,我开始更加坚定的修炼了。

有一年的正月初八,前街邻居烧破烂时遇到起风,火就烧大了。他们赶紧召集我们这条街的人去帮忙灭火,没想到火借风势一直往下烧,把整趟街都烧了个遍,烧完这家烧那家,我一看火这么大,赶紧求师父,我说:“师父啊,这是我家一年的烧火柴,还有我公公的,别给我烧了啊,帮我保下来吧!”没想到,刚求完师父,大火烧到我堆柴的场院时竟然绕着走了,离我家五米的地方都被烧坏了,到我公公那儿火也绕着烧,我们那趟街几乎家家未能幸免,别人家的玉米秸都烧没了,只有我们两家的剩下了。

这件神奇的事很快挨家传遍了,一帮人灭完火就说:“你看家家都烧没了,就你家没烧一点,你家一定有神明保佑,真是行好得好了。”其实我心里知道,这是师父给我保下来的,内心无比的感激师父,我丈夫也激动的说:“这太神了,太神了!就咱家没烧。”我跟他说:“因为我在家求师父了,是师父保护咱们家呢。”

二零一二年,丈夫在一次重大的车祸中离世。那时老家还有一位八十三岁的公公,公公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我丈夫是最小的,按常理说,儿子没有了,公公不该我管了。可是没有儿女要他,我就把公公接过来赡养。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要按师父讲的去做,用真善忍衡量自己,用自己的言行来证实大法的美好。

二零一四年五月份,公公突然得了肠炎,拉的满炕、满地都是屎,我回去后二话没说,就给他清洗床单、被褥和衣服上的粪便。中午我三大伯子和大姑姐都回来了,我们就把公公送去医院治疗。在治疗过程中,公公被病魔折磨的很痛苦,一直张大嘴嗷嗷叫,好象要咬人似的,大姐和三哥都不敢靠近他的头部,我不怕,因为我知道业力轮报的因果关系:公公年轻时,杀过猪,他得还债,药物对他根本不起作用。我就告诉他说:“爸,你跟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就一遍一遍教他念,说来也神奇,逐渐的他就不叫了,面目表情也不痛苦了,就这样直到初五,公公安详的去世了,我知道是师父免去了他很多疼痛之苦。

去世得安葬,这时却没人肯出钱,不但没人管,公公屋里的两万两千元钱还不知被哪个儿女拿去了,住院的费用更是没人出,他们在医院的饭钱,还都是我拿的,所有费用加在一起花了两万,我没跟他们要过一分钱。

通过这件事,我们妯娌之间都和睦了,我们村的人都明白了修炼大法的人都是好人。村里有个哑巴,每次我见到他就告诉他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每次见到我回去后,都会竖起大拇指,嘴里使劲的憋出一个发音不太标准的“好”字。我二姑婆婆也对我说:“我佩服你!”我告诉她:“二姑,我是学了法轮大法才做到的,要不我也做不到,是李洪志师父的大法改变了我,是真、善、忍改变了我,师父教我做事先考虑别人,先他后我,遇事找自己,哪做的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二姑连连称是。

慈悲的师父为我付出太多太多了,不但把我的病治好了,还教会了我怎么做人,在我身边还出现了许多奇迹,每次遇到魔难都是师父为我化解,点悟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做好。每当想起师父我都泪流满面,弟子何德何能让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付出这么多啊!弟子无以为报,只有按法的要求,更加精進,做一个合格的弟子,弟子跪拜恩师。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