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窝八年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二十年来,有得法时的喜悦,有心性升华后的幸福,也有邪恶迫害的八年冤狱。感谢伟大师尊的时刻保护,感谢大法给了我全新的生命意义。把我在黑窝中修炼的经历写出来,和同修切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一直和同修一起配合平稳的做着三件事。直到二零零六年,被邪恶跟踪绑架,并非法判刑,在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一下子跌入了邪恶的环境,各种人心都上来了,在各种酷刑和精神压力下违心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写完后我就知道自己做错了,渐渐地我痛定思痛,开始背法,慢慢的越背越清醒,我心里想:不管我写了什么,那不是我真心写的。我的真心只属于大法。我得爬起来,走好以后的路。

(一)盘腿

由于一开始没做好,黑窝里环境又恶劣,每天处于高压之中,睡不好吃不好,浑身没力气,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有一次洗澡时昏死过去,被送去医院抢救。狱警说我的脸跟死人一样,又黑又黄。我想这是邪恶的旧势力借口我写的所谓“保证”加重对我的迫害,想拖走我的人身,我绝不承认!我一边发正念否定邪恶的迫害,一边心中默默背法。

几天后,狱警看我身体恢复了点,就叫我半天出工,半天休息。工厂里有好几个大法弟子,但不允许我们互相讲话。有一个大法弟子就坐在我旁边,她正念很强,狱警也管不了她。每次与她目光对视,她的眼中总是透露出坚毅的神情,像是在鼓励我,给我很大的鼓舞。我发现她每天出工时都双盘坐在凳子上。

我想:她是大法弟子,我也是大法弟子,她能做到光明正大的盘腿,我为什么不敢?我不能老是在心里想想,总得迈出这第一步。于是我也开始双盘腿,同时思想中背法、发正念。正念一强,身体的变化就很大,一天一个样。同监室的人看我没几天就恢复了,还脸色这么好看,大家都赞叹大法的神奇。

平时在监室里,我总是善待大家,处处为她们着想,帮她们做针线活,吃了亏也不与她们计较,总是乐呵呵的。大家都看在眼里,渐渐的她们都受我的影响,甚至我的生活方式她们也跟着学,室友之间都变的和睦。她们也都理解和认同大法,同室有十六个人,除了一个精神不正常外,其他人都会跟我念“大法好”,她们中有碰到不顺心的事,心情不好了,都会找我说说,我就用大法的正理去开导她。狱警也说只要我在哪个监室,哪个监室就不会闹事,她就放心。

有一次我在盘腿时被一个狱警发现了,她走过来很严肃的叫我把腿放下来,我的心一点没有被带动,平静的对她说:请问我盘腿影响了谁?她无言以对。我继续盘腿发正念。第二天,监区长把我叫去,我知道考验来了。监区长板着脸说:监狱有规定,不能盘腿,违规者要关禁闭,你是关禁闭还是继续盘腿?我慢慢稳住心,边发正念,边笑着对她说:你觉的被你们关在牢房里和关禁闭有什么两样?她竟然也笑了,什么都没说就让我回去了。

从此以后,我继续盘腿,狱警也睁只眼闭只眼不管了。后来这个监区长问我:你说共产邪党不好,那我也是共产邪灵了?我说:你跟邪灵不一样,你很善良,我听别人讲,你从来不迫害法轮功,善待大法弟子你会有福报的。她听了开心的大笑起来。人都有善良的一面,对她友好就会启发她的善念。这个监区长可能真的听進去了,后来也没听说她参与迫害,没多久还升了官。

(二)炼功

我所在的监室是老年监区,大多都是老年人,牢头和我母亲年纪差不多。这个牢头性格古怪,很不合群,动不动就发脾气,大家都尽量避着她。我想我在哪里都应该是个好人,我看她年纪大了没人照顾很可怜,就主动关心她,在生活上照顾她,她因此对我也很好。狱警叫她看管我,她处处为我打掩护,说我表现好。

因为她年纪大了,睡上铺很麻烦,就跟狱警提出年纪大腿脚不方便要睡下铺。监狱有规定不许法轮功学员睡上铺。但狱警看我平时表现好,就让我跟她换。就这样我换到了上铺。睡午觉时,有个声音告诉我:床上炼功!我双手合十泪流满面:这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啊,师父时刻都在保护弟子啊。

从那以后,我每天在床上炼功发正念。虽然每天睡眠时间很少,但是白天精力很好。白天一有时间就盘腿背法、发正念。身体越来越好,环境也越来越宽松了。

(三)亲情的考验

我的丈夫是一个老实人,平时话不多,自从我進了黑窝,基本上每次接见日他都不落下。他知道大法好,所以从来不责怪我,每次看到我没事他才放心回去。儿子有时间也会来看我。有一次接见时,我正和儿子说话,负责转化我的狱警当着儿子的面跟我说:你只要说一句法轮功是×教,你马上就可以跟儿子回家。我立刻拒绝了她。儿子虽然知道大法好,但这次很不理解,他说:“妈,里面那么苦,你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半刑期,现在你只要说一句就可以出去了,为什么不说啊”?我对儿子说:“妈是大法弟子,大法是最正的,我是修真的,绝不会说这种昧良心的话。”儿子又说:“你嘴上说说,心里又不是这么想的,有什么关系啊,先出去了再说。”我说,“举头三尺有神明。我不能欺骗神明,我回去还得炼功。”儿子不高兴的回去了。我的丈夫也心情郁闷,天天在家喝闷酒,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家不象个家了。我听了心里很难过。我知道这都是考验我对情的执着。所有的魔难都是冲我的心来的,就看我的心怎么动,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放下一切人心,把自己全部溶入到法中,自己做正了,周围一切也会发生变化。我相信,困难是暂时的,未来一定是美好的。

我的父母亲也是一九九七年和我一起得法的,父母亲年纪大,随着我被迫害,渐渐的不精進了。父亲病业关来时就去住院,住了好几次院。后来有一次母亲在电话里哭哭啼啼的说:“你父亲快不行了,时间不多了,你最好早点出来,否则可能见不到最后一面了。”我知道这是情的考验,我绝不可以为了出去向邪恶妥协。我的心不能被带动,我平静而坚定的说:“妈,这都是假相,爸不会有事的。”刚刚还情绪激动的母亲,一下子被我带动也平静下来了:“哦,你说没事那就没事了。”就这么坚定的一个正念,父亲后来就真的没事了。

(四)最后的考验

大约还有两年刑期的时候。有一天,来了几个帮教和610人员,那个610对我说:“你快熬出头了,出去后就不要再炼了。”我说:“当然要炼啊,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那人当场就暴跳如雷,骂的很难听,还说他们大热天大老远的跑来看我,我居然一点不领情。我知道他们是难以向上面交差因此恼羞成怒,这些人其实也很可怜,被邪恶控制着干坏事却不自知。

看着邪恶的表演,我一点不生气,也一点不害怕,平静而威严的看着他说:“谁叫你们来看的?我不欢迎你们。”他们几个都愣住了,看着平时文弱的我一点都不怕他们,他们说不出话来。他们可能没想到关了这么多年,我一点都没被转化。

在剩下还有七个月的时候,邪恶人员就开始叫我写保证,说写了可以减刑提前回家。我当然不写,他们就把我关進严管室,每天三个包夹看着我,软硬皆施逼我写。不写就把我订的食物拿走,不给我生活用品。各种办法都试过,我就是不为所动。她们就拿我没办法。

监狱有一个年轻漂亮的警官,她很善良,大家都叫她美女警官。她和我儿子差不多年纪,她跟我说:“您就把我当作女儿吧,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你还是早点出去回家炼吧。”我谢谢她的好意,我说我已经走错了第一步,不可以再错了,每一步都要走正。我是大法弟子,就要堂堂正正的出去。她很佩服我,也跟我谈得来。她说她看过《转法轮》,但是没看几页看不下去,我说我看了上千遍了。她说:“那你的学历一定很高。”我说我只有初中学历,是师父帮我打开智慧。她有很多疑问,我都帮她一一解答。

到我要走的前一天,她来跟我告别,因为她第二天休息,怕再也碰不到我了。我对她说:“孩子,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能静下心来放下所有偏见,把《转法轮》从头到尾完整的看一遍。”她说她一定会去看。

回家那天,我的家人和当地610一起来接我,一上车就感到邪恶的气息充满了车厢,另外空间布满了邪恶的场。我在心里默默发正念,一路上610们都昏昏欲睡,一句话也没说,一直平安到家门口。回家后没多久我又重新开了一家服装店,这里成了我讲真相救人的新环境。在师父的保护下,一家人平平安安。

第一次投稿,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