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省福清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福州法轮功学员张晶因发放法轮功资料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日遭绑架。这些资料是向民众讲述法轮功教人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做好人,而中共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等谎言污蔑法轮功的真相的。张晶被枉判五年六个月,被劫持至福清监狱。二零一九年六月,福清监狱将张晶关入所谓的“攻坚组”。张晶绝食抵制迫害,现在生命垂危。

这个所谓“攻坚组”实际就是强制“洗脑班”,通过从精神到肉体的非人折磨,逼迫法轮功学员背弃信仰。二零一九年九月底,张晶父母致信给福清监狱的监狱长,要求监狱从“攻坚迫害组”放出张晶,让他回到普通监区五中队。张晶父母质问监狱长:“你们为什么要把张晶关到‘攻坚迫害组’?张晶是个好人、好儿子,你们要对他攻什么坚呢?他一定是没有办法了才绝食的,他都瘦成那样了,你们还不放过他。难道对你们监狱来说,我儿子的生命不比你们关他在‘攻坚迫害组’还重要吗?”

近十年来,福清监狱“攻坚组”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在原省监狱管理局教育处副处长冯宁生指挥下,以邱庆学、黄奕橄、何方等警察为打手,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长时间强迫洗脑、强迫写保证书、肆意辱骂、殴打、面壁罚站、罚蹲、罚坐、剥夺睡眠等等种种酷刑迫害,从精神到肉体上折磨残害法轮功学员。

仅仅曝光出来的残酷迫害包括: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初,厦门法轮功学员林文伟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全身黑紫,生命垂危,由家人接出后,终因身体受到严重残害而过世。

二零一二年宁德市柘荣法轮功学员游昌良被迫害致身体极度虚弱,下肢瘫痪,被送进“建新医院”,一度出现生命危险。

二零一四年十月,“攻坚组”在对福州法轮功学员左福生整整两年洗脑迫害无果后,阴谋报复,指使四、五个犯人群殴左福生至左眼失明,严重内伤。狱警当时在旁边看着,不但不阻止,还把重伤的左福生吊铐了整整六个小时。

法轮功学员王顺平、蒋建平、许小高、游建喜以及更多未能曝光出来的法轮功学员先后在“攻坚组”遭受严酷迫害。

福清监狱设立的“攻坚组”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机构,该机构于二零零九年由闽西监狱迁入,常设在福清监狱的“高危监区”内。高危监区内关押的人,根据监狱规定,必须是严重违反了监规,是指一次性被扣三分或三分以上的犯人或在狱中再次犯罪被调查的在押犯人。通常有三种整人的方式:一是禁闭,二是隔离,三是严管。

福清监狱针对法轮功学员,无须任何规定,多数先关在“出监队”搞的“洗脑”、“转化”。只要是经谎言欺骗、恐吓威胁无效果后,坚持信仰法轮功,不放弃信仰者,就转入“高危监区”迫害,通常被关在严管区和隔离区,恶徒利用对睡眠、饮食、洗澡等加以限制的办法进行迫害,例如:睡眠,每一至两个小时叫醒一次,说是点名……指使其他犯人经常恐吓甚至打骂学员等,制造压力及紧张气氛。他们利用谎言欺骗、恐吓威胁、暴力三步迫害法轮功学员。

张晶被关入所谓“攻坚组”后,绝食抵制迫害,他亲口告诉亲人“他们让我写保证书,我不写,他们就逼我蹲了一整天,我的腿都肿了”。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初,监狱曾电话通知张晶父母让律师去见张晶。十一月八日当北京律师专为此事赶到时,监狱却出尔反尔,不准律师会见张晶,公然剥夺当事人会见律师的权利。

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中,那些曾经参与和正在参与迫害的人,从省、市到基层,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都将面临正义的审判,善恶必报。现在没有遭报,是老天爷想给其中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其实他们才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而且人间的报应只是为了警醒世人,地狱的报应那才是偿还恶业的过程,还会殃及子子孙孙。

在世界范围内,中共的邪恶本质正越来越被世人及国际社会认清与唾弃;在中国国内至今已有三亿四千五百多万人选择声明退出中共。今年五月,在美国的法轮功学员被告知,美国政府意在更加严格地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如旅游、探亲、商务等),已发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美国国务院官员并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迫害者包括、但不仅局限于直接实施迫害者,也包括制定具体政策、下达命令以及协同者。

福清监狱、省监狱管理局、省司法局、市检察院、省“610”办公室的各级相关人员,清算正在一步步的走近,千万不要把自己和亲人的未来和中共邪党捆绑在一起!希望各位能在你们尚存的良知指引下,抓住最后的机会,弥补罪过,为自己赎回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