愣虎从此变伶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小名叫“愣虎”,今年六十岁,是农民。我脾气不好,好骂人,但总爱帮助别人,所以人们也不说我赖。我没有文化,当过兵。由于受邪党的洗脑,对邪党深信不疑。我媳妇得理不饶人,没理犟三分。我们经常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吵个没完。当然最终还得是媳妇赢了才算完。

自从我媳妇修炼了法轮功,她不再跟我吵架了,凡事倒让着我。我也知道这个功好,不知咋的我就是不想让她炼。我一看见她炼功,火就不打一处来,心烦的受不了。我就变着法的整她。打骂是家常便饭,我还耍刀子,摔东西,家里的炕沿、柜子、门上到处都有我耍脾气扎的刀印子。我为了整她还专门挽了一个小鞭子。

有一次在地里起山药,我就又骂起来了。媳妇说:“大法教我做好人,祛病健身,这么好的功,我是炼定了。”我气急了,就骂:“你再炼,我就抽你的筋,扒你的皮。”这可把帮我们起山药的亲家母吓坏了。

有好几次晚上我把媳妇的行李扔到院里,把街门锁上,不让她回家。媳妇回来,就跳墙头,走窗户,然后慢慢的睡下,也不发火。有一次,很多人在我家房后的一家人的院里炼功,我心里烦的不行,就拿起破盆子在街上敲,然后就把媳妇的炼功带砸了。有一次我把她的书扯了,烧了,把她的那些东西扔到院子里。有一次冬天媳妇烧水要洗衣服,我盛了半盆热水就往她身上浇。现在想起来,我真是个名副其实的愣虎。

任凭我想尽了办法,用尽了招数,还是没有挡住媳妇修炼,只好由她去了。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的一天,大队干部领着乡里人,大概有六、七个来我家,不让媳妇炼功了,还让她签字保证不炼法轮功了。她不签,他们就要往乡里弄她,说开个会就让她回来。我信以为真,高兴地说,“快去吧,好好教育教育你。”结果一去就是三十九天,还是媳妇他们绝食反迫害才送回来的。

这下可把我给害苦了,我在金矿上班,还得去地里拔草,回家还得自己做饭,冷一顿,热一顿的。本来我身体不好,家里、地里的活多数都是媳妇干,这一下都得我自己干了,可把我给累坏了。我才知道受骗了,这个邪党就是不能信,尽骗人。

我找了一份新的工作,是在深山里看工地。冬天不施工,就我一人在山里。那里没有电,看不上电视,非常寂寞。我就带上媳妇的mp3小播放器,听《九评共产党》、大法弟子的歌曲、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听听觉的,哎,怎么这么好听,越听越想听,就每天听。我知道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各国政府支持褒奖,香港、澳门都是自由修炼;知道了共产党就是假恶斗,历次运动整死了八千多万中国人,迫害法轮功更是惨无人道,活摘器官牟取暴利,丧尽天良;更知道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迫害佛法,天理不容,当今落马的那些高官都是迫害法轮功遭到的恶报;知道了善待大法会得福报,等等。

媳妇回来了。自那我就和媳妇一起听师父讲法了。我明白的越来越多,也理解那些炼功人了。我开始善待媳妇,善待大法了。

我得到了福报,脾气变好了,也不心烦了。我的变化可大了,我还跟人讲法轮大法好呢。我这个愣虎从此变伶了。

我和媳妇去女儿家。一上出租车,媳妇在车座上看到有五百块钱。媳妇问司机:“我捡了五百块钱,是你丢的吗?”司机说:“不是我的钱,刚才拉了一个亲戚,是他丢的钱吧。”媳妇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所以我要把钱归还失主。我要不修炼法轮功,就得把钱装起来,你也没看见,你也不能搜我的兜,你知道我有多少钱?你说是不是?”司机忙说:“是,是,法轮功我知道,是教人做好人的。”

不一会儿,丢钱的人给司机打来电话问捡到钱没有?司机说捡到了。这一下我们心里踏实了,找到失主了。师父教我们做事要先考虑别人,失主丢了钱多伤心呀,着急上火的。找到钱有多开心呀,我们和他一起开心。在师父和大法指导下,我们提高了道德,心性升华,这是我们修炼中最重要的事,也是最荣耀的事情。

我妹妹信基督教,妹夫当了个村干部,他们相信邪党,维护邪党,完全不认同法轮功。以前我媳妇曾多次给我妹妹讲真相,总是讲着讲着妹妹就吵吵起来了。我明白真相后,心里着急,我就去妹妹家跟她讲共产党是如何搞假恶斗的,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希望他们明白真相。

有一次我去六伯家,给六伯、六娘讲真相。六伯、六娘都是退休教师,我说:“共产党就是卸磨杀驴,它想吃豆腐了,就套上毛驴给它磨豆腐,豆腐吃得不香了,又想吃肉了,就卸磨把驴杀掉吃肉。”六娘说我说的好。

我虽然现在还没有炼功,但我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了。我要告诉更多的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中共邪党在迫害法轮功。大法弟子只是在讲真相,而不是反对中共邪党。我希望那些不明白真相的人赶快来了解真相,不要再受邪党蒙骗。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