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冤狱折磨 四川法轮功学员徐天福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米易县撒莲乡法轮功学员徐天福,因修炼法轮大法曾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一二年十月从德阳监狱回家,因在监狱被迫害,身体受损严重一直没有恢复,他于二零一八年黄历冬月三十离世。

徐天福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身体得到了净化,思想境界也得到提高,做事首先考虑别人,利益和好处主动让给他人,他是邻里称颂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及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徐天福多次遭邪党的非法关押、抄家,后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三年被送德阳监狱迫害。九年的迫害,造成了徐天福浑身伤痕累累,肚子胀的象鼓一样,肝区又胀又痛,吃不下饭,只有一口气把生命维持着。而被绑架前徐天福身体健康,体重一百五十多斤。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出狱时,徐天福瘦得骨瘦如柴,身体受损相当严重,肚子鼓鼓的,腿肿得厉害,脚背快要破皮的样子。连警察都断言:徐天福即使回去也活不了多长时间。

回家的第三天,徐天福被送进医院,抽腹水、输液、注射消肿的药,住院八天,体重减了二十多斤,腿还是肿。二零一七年开始,肝腹水的症状开始返出来。二零一八年症状严重,经常住院,在家也常用药草水泡脚消肿。过世前,他身体严重消瘦,脸黑黄。二零一八年冬月三十日凌晨,徐天福离世了,走时面容很安详。

下面是徐天福生前自己亲自所写的在监狱被迫害情况:

我是法轮功学员徐天福,于二零零二年被江泽民指挥的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被判重刑九年,于二零零三年送到四川德阳监狱折磨。

在德阳监狱罚站、跑、面壁,强制劳动,干重活、脏活、曝晒、受冻,脏这些都忍受过去了。二零零八年监狱施行强制“转化”。我在10监区,10监区管理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狱警是钟胜。他指挥包夹人员对我使用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溺水
酷刑演示:溺水

开头罚我连续站了七天八夜,接着又罚我蹲了一天,到第八天的晚上,两包夹又将我弄去洗唰台那里溺水,用大盆装满水之后,两人将我的头按在水里,吃了几口水之后将我的头提起来唤口气又按下去,这样反复提起来按下去,等我的肚子鼓起来了才住手,然后又将我按坐在厕所的尿槽边上,然后两包夹人员用盆子在水池里端水经我的头上淋下来,淋到只剩半盆水的时候往我的脸上用力泼来。五月初的德阳晚上水还很冷人的,边淋边问我写三书还是不写三书。开始我没搭理,我没有喊师父救我,最后我无法承受了,我同意写,我当时就知道我错了,那晚我没有睡觉,我哭了,这一关我怎么就过不去呢?但我的三书没有骂师父的话,是写我怎么走入修炼的。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从那以后的时间三个月左右,我头脑一直昏昏沉沉的,精神不起来,总想到从哪里做错的从哪里纠正过来,不能这样萎下去。终于三个月后,我又把自己纠正过来了。狱警找我谈话时我对他说:我写三书是错误的,法轮功没有什么不好,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我当时受到两个包夹这样对待我,我是承受不住了才同意的,不是自愿的。

就是这样,他们每一次找我谈话,我只这样说,其它我也不说啥子,这样他们也就没有办法了。最后一次找我谈话结束时他说看来你是“转化”不了的了,你的思想已经是铁了心了,直到刑满再也没有找我谈烦人的话了。

从同意转化给我减刑分的每月5分,不劳动也照样得分,我的思想正过来后,分也不给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