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二次劳教、十年冤狱 大连市张伟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伟先生,二次被非法劳教,又遭十年冤狱折磨,被迫害得患有重度肺结核,呼吸困难,身体极度虚弱,历经四年身心痛苦的煎熬,于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下午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因利用插播方式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张伟等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五年十月被绑架,后被枉判十年,辗转营口监狱、盘锦监狱、沈阳东陵监狱及铁岭监狱,期间遭狱警酷刑折磨。张伟在沈阳东陵监狱被迫害得骨瘦如柴,肺部出现严重空洞,身体极度虚弱,每天还要遭强制转化迫害。

十年冤狱后回来的张伟,经常喘不上气,而且还常伴有吐血,严重时吐两盆血,曾住院或被送重症监护室,多次被下病危通知。由于张伟身体的极度虚弱,只有依靠妻子打工、租房子维持生计,生活艰辛。

张伟一家人都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受了严重迫害。他的妻子陈梅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三年;父亲张锡明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大连教养院;母亲王秀香(77岁)曾在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遭受迫害,二零一五年被大连市中山法院非法判三年,看守所不收,二零一八年一月被劫持入狱,现在仍然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迫害。

张伟出生于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七日,被迫害前在大连市从事个体经营。一九九九年九月依法到北京上访,被绑架,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五日被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迫害,关在大连市看守所二十六天。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六日又因在外炼功被大连市公安局迫害、非法关押于大连市看守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五日,张伟因到大连市星海广场正常炼功被大连市公安局关在戒毒所迫害二十天,而后又被强行转至大连市看守所,又于同年五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劳教,送大连市教养院,同年三月一日又被转至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继续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日张伟去吉林省正常办事,又被吉林省松原市公安局绑架,被迫害关押松原看守所,于同年八月五日又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张伟与两位法轮功学员外出办事时被大连市国家安全局非法秘密绑架,十月二十二日被秘密转移到辽阳市看守所。在辽阳市看守所,张伟绝食抵制无理迫害,几度陷入昏迷被抢救,生命垂危。家属去公安局要人,遭拒绝,警察说,国家安全局、辽宁省公安厅一号发的指令,拒绝放人,就是死在监狱也不让放人。

张伟被辽阳县法院诬判十年,二零零六年五月被劫持到营口监狱。在营口监狱,张伟被迫害的无力行走。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张伟被秘密转移至盘锦监狱四监区。在盘锦监狱,因为不放弃信仰,张伟被关监狱禁闭室迫害。据悉,被关进禁闭室的法轮功学员,随时会被用脚踹、电棍电击、上老虎凳等各种酷刑迫害。

张伟在盘锦监狱被迫害时,双臂不能抬起和运动,骨瘦如柴,身体极度虚弱,十个手指甲呈白色,而十个手指的第一指节竟然是黑紫色,染上了肺结核。家人要求放人,警察说这里得肺结核的人多了,放人根本不可能。张伟年逾七旬的父母曾多次到盘锦监狱看望儿子,狱警不让见面。

二零一二年七月,张伟被秘密转移至沈阳东陵监狱,非法关押在监狱医院传染病单间。此时的张伟,肺部出现严重空洞,呼吸困难,每天戴着口罩,身体极度虚弱,还被狱方要求强制“转化”进行迫害(强迫放弃信仰“真善忍”的合法权利)。家人要求保外就医,狱方要求家人交体检费。家人交了一千元的体检费,狱方却仅花四、五十元做了个X光拍片,就草草了事,剩下的九百多元钱不知去向。二零一二年九、十月间,张伟被秘密转移至铁岭监狱医院。

张伟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出狱回家,已经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经常喘不上气,而且还常伴有吐血,严重时吐两盆血,曾住院或被送重症监护室,多次被下病危通知。经当地医院诊断:重度肺结核(肺是空洞),还患有中肌无力。

张伟一家长期遭受迫害。其母亲王秀香因为家中被中山区天津街派出所警察搜出讲真相用的电话而遭构陷,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五日被大连市中山区法院非法开庭,后向家属勒索了一万元作为取保押金回家。二零一六年一月七日,天津街派出所警察到王秀香家中将她叫到派出所,逼迫她在当日由中山区法院做出的判决书上签字(枉法判决三年),将王秀香绑架到姚家看守所被拒收。74岁的王秀香被迫流离失所,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被绑架,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至今仍然被关押迫害。

这样的残酷迫害,致使张伟这样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仅仅度过了五十二年的短暂生命就这样走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