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灌食”致死的六位北京女性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据明慧网收集到的信息显示,截止到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北京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共有128人。这些案例中,有六名学员(都是女性)被监管场所警察惩罚性恶意灌食而死(涉嫌“故意杀人罪”)。其中有俩位学员,我们至今无法知道她们的姓名。“灌食”居然成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群体灭绝的罪恶手段之一。请看案例——

案例一

龚宝华,北京市平谷县刘店乡刘店村人,去世时三十五岁。

龚宝华遗照
龚宝华遗照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七日,龚宝华去北京信访部门反映法轮功真实情况,在东直门长途汽车站,与其他七位功友被警察拦截,押回乡派出所。其中六人惨遭警察毒打,龚宝华被打的最重,后经峪口卫生院拍片检查,她的鼻梁骨被打折。

亲属和当地乡亲要求让龚宝华回家养伤,但派出所怕真相败露,将龚宝华等人送进县看守所。龚宝华等人绝食抗议,用生命证明自己无辜和清白。

六月二十五日晚上约八点多,看守不顾龚宝华鼻粱有伤,强行从鼻孔灌食,龚宝华回到监号后脸色发青,反复说她的胸部很麻,并怀疑看守是不是把管子插到气管里了。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大约十分钟后,龚宝华突然昏死过去。大家赶紧喊看守,但没人答应。过了一会儿,龚宝华渐渐苏醒过来,这时看守才来把龚宝华抬出抢救,但不许其他人跟随,直到次日清晨,龚宝华才被送回监舍。

当天白天,大家看龚宝华情况不好,多次要求看守给她检查,她又被叫出,下午才回来。但直到晚上,她的状态没有任何改观。第二天上午,大家看她的状态越来越不好,就又一次要求看守给她检查。

大约十点多,狱医看龚宝华情况很危险,才允许把她送去医院。到晚上约九点多,龚宝华被医院证实死亡。

案例二

梅玉兰,女,北京朝阳区前苇沟村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四点十分去世,四十四岁。

梅玉兰遗照
梅玉兰遗照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梅玉兰独自一人在家门口炼功,被抓进朝阳区看守所。五月十四日,因要求无条件释放而绝食,绝食三天后被灌食,给她灌食的不是拘留所的大夫,而是一个犯人,其他几个学员在号里都听到她痛苦的惨叫声……过了好一会儿,梅玉兰才回来,胸前一片豆奶盐水,她喘着气说:“没灌进去,都从鼻子里呛出来了,很难受。”

后来,梅玉兰就说头痛,一阵阵恶心,吐出来的也都是体内的脏东西。当天夜里,开始吐浓痰和血,到后来吐的就是大口大口的血,号里都是血腥味儿。值班的犯人立即报告当夜的孙管教,孙管教却置之不理,并说:“没关系,死不了,出了事我担着。”梅玉兰死后,看守所谎称其未死,并骚扰有关证人。

案例三

刘春华,家住北京市朝阳区安贞地区,北新桥医院药剂师。去世时四十八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刘春华所在的单位不法人员几次将她劫持到洗脑班,刘春华都正念闯出。二零零一年三、四月间,刘春华又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原新安劳教所)。在那里她身心受到极大摧残,恶警让吸毒者和邪悟者轮流不分昼夜的折磨、殴打刘春华,半夜里时常传来她的惨叫声。刘春华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长期不让上厕所,实在憋不住只能就地方便,这样招来更严重的辱骂和殴打。这种折磨持续近半年。

二零零二年秋天,刘春华小便失禁已有两个月左右,后来刘春华就被失踪了。再后来,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住院时,看到刘春华昏迷不醒的躺在医院床上,而警察还在骂她、打她……后来经医院查出刘春华晚期肝癌。即使这样,恶警还将她弄到集训队,灌食、输液继续迫害长达数月,直到输液找不到血管,鼻饲插不进去,将她折磨至精神失常才放回家。

二零零五年黄历新年过后,精神失常的刘春华在家人没有看住的情况下,从四楼跳下身亡。

案例四

刘桂敏。北京市密云县巨各庄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一月,被劳教所灌浓盐水致死,迫害致死时三十九岁。撂下十三岁和三岁一双儿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刘桂敏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请愿,被朝阳区警察绑架到朝阳区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关进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

刘桂敏在被关入劳教所的七天内,一直反迫害绝食。警察给她灌高浓度盐水,刘桂敏抵制,警察强按住她暴力灌食。灌盐水过程中,盐水呛入肺管,造成肺管和肺部严重感染。在刘桂敏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劳教所于二零零一年一月六日将刘桂敏“释放”。

刘桂敏自己带着严重的病体,从劳教所出来时穿着很单薄的衣服,和一双薄薄的地板鞋,在腊月的寒冷中,自己艰难地往家赶。当她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

回到家,丈夫看着刘桂敏的病体,听了她的讲述,怕妻子出事儿。第二天上午把刘桂敏送到密云县医院。并通知了刘桂敏在密云县东邵渠乡石俄村的娘家人。娘家人赶到县医院一看刘桂敏的样子,伤心至极。刘桂敏,一个曾经健康快乐的中年妇女,被折磨得身心憔悴,内伤外伤都非常严重。二零零一年一月七日上午十一点,在县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停止了呼吸。

据刘的家人说,刘桂敏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和精神非常好,非常能干。白天忙活一天的农活,到晚上大量时间学法。有机会还出去向世人介绍法轮大法、教人炼功、讲真相

多年来,当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610”等中共组织不让刘桂敏的家人向外传说此事。

案例五

姓名:(待查),女,身高一米六左右,去世时二十二岁。

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该学员到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后被非法关押在东城分局看守所,一直绝食绝水抗议。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五日,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五日,在北京东城区看守所女监2厅2号监室内,一身穿红内衣、红外上衣、红袜子的年轻女法轮功学员(家庭住址不详)被所医灌食、扎电针等迫害的奄奄一息。晚上有犯人报告值班管教后,她被抬走了,一直没回来,据同监室的犯人说:已经被迫害致死。警察们严密封锁消息,不许同监室犯人泄露消息,把同监室的犯人都隔离起来,不让与外人接触。

据知情学员了解到的简单情况如下: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四日晚十二点多,两名犯人发现该法轮功学员抽筋,状况不好,就推推她,她迷迷糊糊中还说了一句:“我要回家……”犯人报告管教后,于凌晨四点多被抬走,早上传回消息证实死亡。警察紧急命令同监犯人们要统一口径,不得泄露真相。

据同监舍犯人说,该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那“挺长时间了”。当知情学员绝食抗议对她本人的非法关押时,一个犯人含着眼泪偷偷劝她:“吃吧,否则会被灌死的。”那位有同情心的犯人说这话时甚至因恐惧而浑身发抖,可以想见她曾目睹了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是何等的暴虐。

案例六

姓名: (待查),女,去世时二十多岁。

大约是二零零二年,在北京团河女子劳教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法轮功学员,警察找了几个吸毒犯人,把她绑在床上成“大”字状,几个犯人坐在她的肚子、胸、腿、胳膊上,往她鼻子里插管子灌食,当时灌了两盆子盐水,眼看着她的肚子象鼓一样大,就要撑破似的,再把她松开,她当时起不来,警察叫犯人们把她拉起来,并用眼、手势暗示犯人把她的身体靠在墙上,另一个犯人从对面猛踹过来,用脚猛踩她的肚子,这时,她就从嘴里,鼻子里往出喷水,当她肚子不鼓了,马上又开始灌,然后又踩。经过反复折磨几回后,然后警察叫犯人把她绑在床上两天两夜,其间又灌了一次,大小便都在床上,第三天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精神失常了,不说话,问什么都不说,只是呆呆的望着墙,脸全是青的,布满了大疮。到第四天,恶人又把她转到一个圆楼二层上,更加残酷的折磨,到十一天的时候,听犯人说她死了。

看守所通知家属说她绝食不吃饭,胃出血死亡。

曝光这六起被恶意“灌食”致死的京城命案,是为了揭露罪恶,唤醒良知,共同制止这场持续了二十年的血腥迫害;同时,也是为了让世人认清中共邪党的本质,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千万别给中共陪葬,给自己选择光明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