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全家人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郁郁寡欢的我变了

从我记事起就有偏头痛的毛病,小学、初中时还勉强应付学业,到了高中随着备考压力的加大,头痛的频率和强度也明显增加。同学们在课堂上都在全神贯注的听讲,我却在两手按着太阳穴,痛的心烦意乱。有一次因为在数学课上头痛发作,无法抬头看黑板,盛怒之下的老师竟然将粉笔头掷到我面前,认为我没认真听讲。晚上同学们都在挑灯夜读,而我只能早早睡下,不然第二天的课就无法支撑下去了。报志愿时,老师都把注意力放在他们的得意门生上,为他们出谋划策,而我,只是在一位优秀的同学把她认为不值得一去的学校简历扔给我之后,我就稀里糊涂的报上了,高考时超水平发挥,然后就稀里糊涂的考上了。

然后毕业、工作、嫁人、生子、辞职、干个体,期间头痛经常反复发作,厉害时只能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不敢动,一点光线一点声音都能刺激的我头痛加剧,连带着胃口恶心,呕吐,吐的脸部毛细血管都胀裂了,脸都变的黑紫黑紫,一个星期都不敢出门;每次发作后都象大病一场,走路都打晃,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这是我最大的毛病,还有胃病、痔疮、鼻炎、附件炎,等等。病痛的折磨使我心情很不好,经常郁郁寡欢,难得一笑。

除了病痛,父母的感情不和也给我的童年以致后来大半生蒙上了阴影。可以说,我是在父母的相互谩骂声中长大的。从小到大,虽然是在双亲家庭,可是我感受不到父母的关心,没人关心我,他们只对我的学习成绩感兴趣,他们也乐于拿我的成绩以及考取的大学在亲友中津津乐道。我工作一段时间后由于身体总不好,心情越来越低沉,越来越封闭自我,感觉和周围的环境已经格格不入,而又找不到突破的方法,只能黯然辞职。这一下父母尤其是父亲对我更不满意了,失望加上他自己工作中的失意,导致他喋喋不休的在亲朋好友中数落我的不是,让我感觉更自卑,更不愿和人交往了。母亲去世后,有一段时间,我把自己封闭到几乎不和任何人来往了,一个人苦苦的闷闷不乐的活着。记得刚开始修炼时曾经有同修说第一次看到我之后给她留下的印象是:不善。我自己都知道自己的眉头总是紧锁着,整天愁眉苦脸的,感觉人生没有任何欢乐。

刚开始修炼大法时,由于自己悟性不高,所以身心的变化不是很明显。尽管这样,师父也是把我的身体净化到只剩下头痛这个顽固的老毛病了。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渐渐明白了,我的前半生所遭受的苦难都是自己生生世世的业力造成的,我没有什么可抱怨的,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同化大法,按照“真、善、忍”的宇宙法理要求自己,把大法的福音传送给有缘人。法轮大法让我开始学会平息自己心中积存已久的怨恨,每遇到矛盾心情不好时,就用大法归正自己,向内找,尽量不被对方的情绪所带动。大法教会我换位思考,能从对方的角度看问题。我的内心渐渐变的平和,宁静,说话的语音语调也柔和了,表情也祥和了。相由心生,现在的我气色变好了,也长胖了,人也变的年轻了,脸上有了笑容,曾经郁郁寡欢的我变的开朗了,也会和人交往了。

最让我欣喜的是,折磨我大半辈子的偏头痛在我学会实修后,于去年不知不觉的消失了,如今头脑清醒,我整个人变的清朗起来了。感恩师尊让一个业力满身的我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如今的我每天都沉浸在修炼大法的快乐中。

丈夫的变化

由于我深受父母不和谐关系的影响,我把他们的婚姻模式不自觉的带到我的家里来了。我和丈夫说话从没有好气,抱怨、责备、气恨,感觉自己嫁错了人,嫁给了一个又懒又不会疼人的男人,心里的不平层层加码。可想而知,这样的家庭气氛会怎样。我们吵架、冷战,几天甚至半个月不说话,我心里堵的那个难受啊,又无处诉说,真是心灰意冷。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就象师尊说的,明白了“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1]。我学会了找自己的不足,学会了象一个修炼人那样看待所发生的一切矛盾。在家庭中,从尊重丈夫开始做起,学会看他的长处,忽略他的缺点,包容他的不足。渐渐的,家里争吵的次数减少了,冷战的频率小了,由以前隔好几天才能解决的矛盾隔夜就能化解了,再后来隔夜才能解决的事情当时就能化解了,到现在根本就吵不起来了,家里的气氛变的轻松愉快。有一次,丈夫在我做饭时脱口说出一句话:“人人都应该学大法。”我当时心里一热,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大法挽救了我濒临破裂的家庭,丈夫对大法也有了正面的认识,他也得到福报。以前他春秋两季总会得一次重感冒,现在的他很少感冒,单位里他这个年龄段的人就数他身体最好,同事都是一把一把的吃药,他就喝喝茶,连保健品都不吃,单位体检也是各项指标都合格。

二零一一年,我们自己干的小厂子由于种种原因干不下去了,只能关门变卖。经济的压力使得我俩又卖了市内唯一一套住宅,在远郊买了一套便宜的住宅安顿下来。就在我俩陷入人生低谷时,丈夫的同学找到他,让他到自己的公司搞技术研发。

虽然丈夫没走入大法修炼,但是我经常把法中理解到的东西讲给他听,他也明白不失不得的理,不贪占公司的一分钱,再加上他为人正直,敢说真话,尽管公司几经变故,他却依然受到老总的器重,工资待遇不错,还给他配了办公用车,并将他多年未缴纳的养老保险账户用不多的钱续上——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因为他以前工作的公司早就倒闭了。现在公司的规模已由当初的几个人,一间办公室,发展成了上百人占地面积几千平米的中型企业了。他还成了公司的一个小股东。我经常说这是他支持我学大法得到的福份,他也表示认可。

由于我事事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丈夫很支持我做大法的事,对我在家里做真相资料也不干涉,买耗材用钱也从不过问。感谢师尊,我的家庭修炼环境就这样开辟出来了。

儿子的变化

我对儿子的教育方式和父母对我的教育方式正好反其道而行之。父母是只让我好好学习功课,其它概不关心。我呢,从儿子小时起就为他报了各种特长班,什么围棋课、游泳课、乒乓球课、羽毛球课,美其名曰让孩子全面发展。修炼后才明白,还是想按照自己的设想塑造孩子的人生,说好听点是望子成龙,说不好听的就是想把自己童年时的缺憾在孩子身上找回来,功利心很重。

由于我根本没考虑儿子的喜好,一意孤行,所以儿子也不买账,钱花了,却什么都没学会,全都半途而废。那好吧,既然他没有什么特长,那就抓他的学习吧。我就把重心放在他的学习成绩上了。儿子上高中后,他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我问:今天考试了没?考了多少分?我的心情随着他的分数高低上下起伏着。然后一家人匆匆吃了饭,就把他推到他房间,催促他学习。

时间久了,儿子厌学了,开始偷看小说,被我俩发现后,一顿粗暴式的批评。儿子虽然当时表示认错,但是已经开始内心排斥我俩了,有什么事情也不愿意沟通。我当时学法不深,不懂得要设身处地的理解他,还是用家长式的作风压制他,说话咄咄逼人,现在回想起来,不但不是一个修炼人的表现,连一个称职的家长都算不上。

二零一一年,儿子高考被一所北方大学录取了,他走后,我失落了好久。一天,我无意中在自家车门上发现了一束优昙婆罗花,我当时激动的哽咽了,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让我从修炼的低谷中,从对儿子的情中赶快解脱出来。

接着,儿子被国外一所大学考试录取,并有奖学金,这对我们这个家庭来说真是雪中送炭。第二年,儿子出国了。而我也在用这段时间大量的学法,也在不断的反思我在和儿子相处时的不足与急功近利。从法中我理解到,儿子的一生也不是我说了算的,我只是给了他一个肉身,他的生命来处以及他的未来命运早就安排好了,我得尊重这个生命,而不是操纵这个生命,那样做和父母当初对我的伤害有什么两样呢?

明白了这些道理,加上我在修炼的路上不断精進,我和儿子的关系也越来越溶洽了,儿子也变的懂事了。以前回家很少说话,就是闷头摆弄手机,现在主动找话题和我唠嗑……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儿子刚工作了一年就取得了永久居住权,找个女朋友也很懂事懂礼貌,对大法也很认同。儿子在国外这几年的历练让他也明白了,人生比挣钱更重要的是身体的健康,所以他对工作和生活基本是持着随其自然的心态去对待的,知足、淡然、随性。但愿他这种人生态度能为他以后得法打下基础。

修炼十几年了,我们一家人在大法中受益的事情太多了,只能选取这几件有代表性的事情说一说。借明慧网一角,我想对师尊说:谢谢师尊!您给予弟子的太多太多了,弟子要尽量听师尊的话,实修,助师正法,来回报师尊的救度之恩。弟子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