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纪元证实法项目中找回初衷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近十五年了,其中大部份时间是在大纪元证实法项目度过的,在此仅几点体会与同修们交流。

一、找回修炼的初衷 放下私心 走在正法大道上

在媒体长期的工作以来我曾很困惑要如何找回初衷,找回修炼的初衷,学法虽重要,但修炼重在修心,所以学法的基点就很关键。师父曾说我们过去是为私的生命,又提到:“旧势力最后的因素对正法本身是邪恶的、是为私的,是给正法本身设的宇宙之巨难。”[1]

我体会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全然为他的生命,所以要摆脱旧宇宙为私的因素、也要在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中走出大法弟子的路:

比如我们学法、炼功是要保证自己的状态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而不是为了保障自己的幸福与健康。我们在过关当中越怕自己失去,状态就越不好,有时身体不舒服了、不高兴了,这时若急着想改变自己的状态,因怕被干扰、被迫害,越想找人交流或拼命学法也不见成效时,其实这时可以想想自己的基点:做了那么多,只是想解决自己的痛苦,那根本上是为私的,效果必定不好。

我的体会是我们应该换个角度把心思放在救度众生上,那旧势力就真的什么都不是,因为在救人这么大的事面前我们有师父为我们安排的路,有师父为我们消业与提高的方法,这一切是不配任何生命来考验,因为任何生命都在师父的正法中。

所以在任何时候不是先考虑自己的痛苦与困难,也不是消业或还债,想的就是肩负的责任与当下要去完成的事,此刻哪里有任何不舒服都不去理它,我就是要去做完我该做的事,发现很快就能突破过去,包括在跟同修矛盾过不去时,或家中有麻烦时,我第一念都想着救度众生的责任,拧着的劲很快就能松开,就不容易陷在个人修炼的泥沼。任何时候都要站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基点上,谨记来世的目地是为了救度众生。

师父说:“所以我经常说你们的圆满不是问题,救度众生这个重大使命才是最大的问题。能不能完成这个使命才是关键,成就自己不是目地,过去已经树立了那个威德,你才配当大法弟子。”[2]

有一天我突然悟到“修炼如初”[3]的另一层涵义:什么是我的初衷呢?我想当初在天上我愿抛下神的光环下到人间时的心愿是为了要救度我世界里的众生,让他们与法结缘,所以我下来了,我才突然想到这是我的初衷,我是为救人而来的,我根本不是为怕自己毁灭、也不是为了自己的幸福而来。

二、专心救人 大法善解一切冤怨

我投入大纪元项目已有十多年了,在证实法过程中有几次过关的经历,仅举几例交流:有一天父亲至医院检查出罹患癌症及多种重症,同时哥哥事业遭到很大危机,而我的身体也出现异常,长达数月大量的落发,眼看头皮已外露。这多重状况任一个都可能让我停止在大纪元的工作。

这时我不敢想象,当时工作量大,承担责任也多,是大纪元正在走向主流,打开营运面很关键的一年,看着报社同仁全力以赴的努力,我的主管更是不分昼夜投入,我怎么能停呢。一停下来他们就要承担的更多。

我不断的向内找,问自己问题出在哪里?但执着心挖不完,情况也没有改善,感到意志即将崩溃。

在不断的学法中我悟到: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是过去的修炼,我的任何执着与提升是师父在具体安排,不应有这种考验。顿时我生起坚定的一念,对师父及全宇宙的生命说:我不承认这一切,也不允许邪恶用任何形式来干扰我救人,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并在意念中对我家人明白的一面说:在这条路上我会坚定走下去,决不撤退,也请他们跟我一起证实法,排除干扰,一起否定生生世世的旧安排,师父会用大法善解一切冤怨,请他们相信我、相信师父。

我心想不管剩下多少时间,哪怕只有一天我也要用尽全力做好,把每一天当成最后一天在过,我把握着每一次心性提高的机会,任何事都当成是用来魔炼纯净自己的好事,就在这样的状态下,有一天秃头的部份竟然一夜间全都长出来了。没多久后接到父亲来电,说医院后续检查没再发现癌症,整个过程就象是个乌龙事件。哥哥也找到更好的新工作,一切都拨云见日,这样让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是师父替我化解了这一切。

还有一次,我咳嗽了一个月,甚至咳出血,每晚都必须坐着,无法入睡,当时也没有多想,只有全心投入到大纪元工作中的念头,每天只想着还有好多事没处理,救人的事不能耽搁,咯血了就吐掉、疼痛就忍着,待咳停了就赶紧上手工作,公司集体学法时间到了就学法,差不多一个月后消停。过程中什么事也没有,事后想想是因为一心只想救人,压根忘了自己,连什么旧势力干扰的念头也没有,理所当然做着该做的事,也就走过那一关。

还有一次,一早醒来发现自己颈椎僵直全身不能动弹,只有眼珠能动,我心一惊,心想我还年轻不可能瘫痪,随即告诉自己不能胡思乱想我是大法弟子,一切由师父安排,我还有很多救人的事要做,这时我立即闭上眼发正念清除干扰,并求师父做主,但我还是不能动弹,心想到师父曾说:“因为是你的东西它就听你指挥。你的胳膊你的腿,你的手指你的嘴你叫它怎么动它就怎么动。”[4]

于是我极力排斥这个假相,我努力扭动身体,即便很痛但我不承认它,我就是要动,差不多半小时我渐渐能小动了,花了很长时间我起身了。但后来实在太痛,人的观念告诉我再去躺着休息一下吧,加上能动了所以放松了。这一躺又起不来了,因是第二次就没开始那股劲,我赶紧平静下来一方面否定,一方面向内找要归正自己,我突然想到:昨晚十二点发完正念入睡前,没有修口。

我跟一位同修开玩笑,用通信软件发了一个“不想上班”的贴图,我意识到我的证实法工作就是大纪元,不想上班就等于在说我不想去救人,虽然是半开玩笑,但确实是在内心有积压已久的压力,刚好藉由一个玩笑宣泄一下,就发出去了。想到这,我马上跟师父道歉,并否认这一切,而且就算有不足,旧势力也没资格考验,我现在就要起身去上班,在强大的意念下我冲破了身体的束缚,我能动了,不敢放松马上去大纪元,但之后一个多星期脖子都很痛,完全不能左右转动。

我悟到是师父在提醒我要我走正,这条正法之路很艰难路很窄,要想在这条路上顺利走到底,一定不能东张西望、左顾右盼,只能专注看着前方,一走到底,稍有一丝偏差就会出问题,经过这次过关,我感受到修炼的严肃,也悟到法对我的要求是要人正、心正、念正、言正。

还有更多过关的例子,都相当神奇,就不遂一列举,但我发现都有共同点:如同师父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5]并且在任何考验困难面前,不管是再大的事,只要随时记得自己是有使命的大法弟子,记得自己的责任,没有了为私的衡量,就能突破一切。

三、阅读大纪元社论的体会

最后想交流在阅读《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这三本书的体会。

我们知道共产邪灵它是以毁灭人类为根本目地!旧势力用尽它的所有,以毁灭性的方式布下天罗地网,想要操控这一切,阻碍师父正法,同时在大法弟子身上安了各种机制。要识破它、认清这一切就特别重要。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明确指出,共产邪灵是由恨和宇宙低层空间各种败坏物质构成。它带着对全宇宙的恨意,要毁灭全人类。看到了这一点再去对照《九评共产党》的时候我知道了自己的很多执着,以及同修之间的矛盾有很大一部份是来自于嫉妒。

由此我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大的迫害,就仅仅是由江魔头的妒嫉心所引起的,我曾心里疑惑,心想那么大的事就只是一个人的妒嫉心这么简单。现在想来真是一点都不简单,一开始师父就把宇宙间最恶的因素点给了我们。而这个邪灵本身就是由恨与妒嫉等败物组成的,它就是这样一个生命。同时想到师父说:“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5]

我悟到:在我们的细胞里、行为里都带有这东西而不自知。在看这三本社论的过程中,我也不断在清理自身空间场中的败坏因素并加深对传统文化的认识,我刚开始是以第三者的角度在看,后来发现邪灵就是旧势力的体现,而我也是在被安排之中,很多时候邪恶在干扰分化我们,不断利用未修去的败坏的人心在制造矛盾,削弱我们的力量,这一切邪恶的伎俩在书中都被清楚的揭示出来,用此对照自己的修炼很有警示作用。

尤其是对于妒嫉心我有更深的警愓与理解,曾经有位同修跟我交流说:他心里总有一股莫名的恨意,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生气、就有那样的妒恨的思想,也有同修提到,较轻微的怨恨心就是“抱怨”,较重的就是“怨恨”,再重的就是“恨”。

我想我们一定清醒的排斥它,共同重视,正法已到了最后,为什么邪灵还能存活,就是因为它一直不断的从人的恨中在吸取能量。只要我们不注意修自己,思想符合这些因素,它就依附了你的负面能量而存活着,而符合了它的想法时它又反过来控制着你,让你摆脱不掉它,多可怕呀。

总结这十多年专职在媒体的修炼历程,我感觉虽然在常人的物质生活简单了些,但我在正法修炼的路上却是格外的充实,过去在常人工作中沾染了不少不良习惯以及执着,往往要到炼功点上与同修们交流,沐浴在这纯净的环境中才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但是现在有幸能在媒体中工作,在几乎都是同修的环境中,时时都有比学比修的机会,近年来在正法的洪势及师父的加持下,媒体有着腾飞的進展,我也感到自身飞快的提升有很大一部份是来自于长期在这项目的偏得,除了感谢在媒体同修的协助外,更应该感谢许多在背后支持媒体项目的同修的无私付出。

以上为个人心得体会,层次有限,如有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九年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