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以报师恩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师尊说;“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要做的事情,特别是这三件事,不能放松,千万不能放松。你们的威德、你们的修炼、你们所承担的那一切,都在其中。”[1]“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做好三件事,这就是最大的事。”[2]在这里与大家交流在修炼过程中、证实法中,自己做三件事的心得体会。

一、背法提高心性

我今年七十岁,从小就不爱读书,背书是我最讨厌的功课。师父在法中谈及长春地区学员背法热,明慧网也有多篇背法的文章。我地区炼功点也开始在每周日炼完五套功法后轮流背法。当轮到我背法时,我有点排斥,但难以启齿拒绝,只好想办法背。第一次在那么多同修面前背法很紧张、压力很大,但还是断断续续背完,总算踏出了第一步。

一次在明慧网上看到《康熙教子:读、背书一百二十遍》一文,才发现原来之前背不好,是因为背法太急又不专心。我从新调整心态,每天按照自定的时间规律的背法。现在即使每周背法的范围比以前增加了,我也能跟上進度,把每周指定的范围背完。而且自从背法后,心性也提高了,最明显的是夫妻间的关系。

我的脾气不好,得法前经常为一点芝麻小事吵架,夫妻之间“相敬如兵”;得法后因常有大法活动,不象以前下班常在家里陪伴她,这突如其来的生活变奏,不修炼的妻子受不了了。有天晚上超过十点回家,她真的把铁门关上不让我進门,当时因心性尚未提升,那段时间经常冷战,二人是“相敬如冰”。直到开始背法后才真正的改善二人关系。通过背法心性提升,从言语及互动之间体会出“相敬如宾”。

我不喜欢读书也不喜欢写字,字迹潦草到连自己都看不懂。记得小学六年级时被老师罚抄写课文一百遍,我赌气没写,结果被毒打一顿。刚背法时也想抄书,也知道要把字写工整。开始抄写时还会一笔一笔的写,但心性不到位,越写越快,写不了几个字就开始潦草了,但还是抄写了一遍《转法轮》。后来背法有了突破后,再一次抄书,心性提升了,抄书时很自然的不求快,抄写的字迹也就工整了。

二、重视发正念

我对发正念不敏感,几乎没什么感觉,但还是会按时发正念。有一次下午六点发正念前突然接到电话,随后我继续看一些网络讯息,因此忽略了发正念的时间。吃完晚餐准备上电话平台时,却显示网络中断讯息,心想六点发正念前网络还好好的呀!怎么会突然网络中断?我自行简单技术处理,结果无效,只好求助电信局客服人员,经检查后说机房线路故障,要隔天上班后才能修复。我向内找,是师父在点化,我忽略了六点的发正念。内找自己的问题后,隔天电信客服人员尚未来电告知网络已修复前,网络已能正常上线了。经过这件事,让我更加深了对发正念的重视。师父说:“大法弟子走向圆满要做好三件事,是不是?发正念是其中一件事,这么重要为什么做不好?!为什么把它看的那么简单、不重视起来哪?已经知道这么重要了,而且三件事其中一件你做不好怎么办?”[3]

三、打电话讲真相

打电话救众生是我最主要讲真相的项目。我们地区刚成立电话小组时,一位电话窗口同修,每周日他都会利用晨炼后拿一叠营救大陆同修迫害案例问同修是否要拨打?一开始都有同修来拿,但慢慢的主动拿的愈来愈少,最后就更少了。一段时间后,那位窗口同修不知何故很少再出现,营救迫害案例也因此没有人拨打。看在眼里,我向协调人主动提出我来发案例,后来就担任电话窗口一直到现在。

接任电话窗口后,我把先前每周传来的营救迫害案例,按我市原规划的五个区来分配,再由各区电话窗口分给该区的同修拨打,就这样很顺利進行到现在。身为电话窗口,自己必须先了解各种拨打工具、平台,才能介绍、传递并协助同修申请或解答疑惑。我同时参与全球打电话平台、每天固定回拨十五通电话、营救迫害电话分配、台湾重点项目移动电话(如律师、公检法司等单位)拨打、全球电话项目拨打等。每天拨打电话时间一到三小时不等。

由于技术同修的努力,自动工具的开发愈多元化,加之各种真相项目愈来愈多,无形中人力被分散了。曾经有位同修说:“咱们电话组很多精英都被挖角到别的项目去了。”也有同修看到我说:“你很不简单啊!这么长久以来一直坚持在电话组。”我不禁莞尔一笑,到底我是沙子还是金子?不管他人怎么看,我一定会坚持在电话组,直到中共邪党解体为止。

初期打电话讲真相一切都在摸索时,一次一位女生接听,一听到法轮功就挂断。我再回拨,她一接电话就重复中共的谎言,又挂断!第三次我未等她开口就说:“小姐你先别急着挂电话,你刚才说的自杀、杀人,叫人不吃药……这件事是你亲眼看到的?是你的家人?你的亲戚?或者是你在中国国内看到报纸或电视新闻媒体报导的?如果是前者我马上给你道歉,真正的法轮功修炼人是不会这样做的;如果是后者,那请给我二、三分钟的时间向你讲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经过。”她没再挂电话静静的听我讲完天安门自焚伪案。听完后她说:“谢谢你,我终于知道了。”后来她说她是大学生。这通电话最后能顺利完成,让众生明白真相,这一切都得感谢师父的加持及鼓励!

打电话过程中最感困扰的是我的台湾国语他们听不懂,对方的乡音我听不懂。众生接到我的电话最常说:“请你把舌头捋直或把你的普通话练好了再来跟我讲。”我说:“我讲慢一点你仔细听可以听得懂的。”由于中国幅员辽阔,地方乡音又多,听不懂乡音时我会请他讲普通话。年轻人会改讲普通话,年纪大的就困难了。但为减少对方挂电话,我也自我要求将讲话的速度放慢,就在这种台湾国语的口音下,在不气馁、不中断讲真相劝三退的坚持下,从二零零八年迄今也劝退了二千人以上。

打迫害电话比一般RTC劝三退困难些,有不听、挂断、骂人、话筒放一边的都有。如果遇到骂人的我会继续打,直到对方收敛不骂或不再接电话。一次对方骂完后挂断电话,我马上再打过去说:“中国五千年来讲孝道、讲伦理道德,共产党这七十多年来的统治下教你们开口闭口就骂人,如果你是人的话就不该骂脏话。”当我讲完后,他说以为是录音的。我说即使录音你也不该骂人,你不知道你骂人是在造口业,是不对的吗?他马上向我道歉。我告诉他还没有修炼法轮功之前,我脾气很坏也很会骂人,修炼后不再骂人,脾气也变好了。听我讲完后他说法轮功真厉害,并请我转达:感谢李洪志师父。

在台湾重点项目行动时曾经拨打过律师。一般对律师的印象是能言善辩,他们会用专业术语让我们招架不住。其实律师骂人的很少,有的律师也会很客气的聊话。象有一位黄律师,听我讲到中国国内正义律师在法庭上,当着法官面慷慨激昂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他说曾经去巴黎有收到法轮功学员给的真相材料。他们那里是小城市没有这类案件,公诉机关也没有起诉这类的案件,但以后可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劝三退时,他说入过团但早已自动退了,告诉他要从内心跟共产党划清界限才是真正的退,最后他答应退团。结束前他还说:“按照目前的经济危机,共产党混不了多久了。”

四、结语

常人说:人生七十才开始。我得法满十八年,今年也刚好满七十岁,幸得大法,让我的身心达到最佳状态。除了感谢师父及大法外,也时刻谨记自己身为大法弟子的使命,在最后有限的时间里抓紧时间多救人,精進实修,以报答师尊赐我如生命重生之恩泽。

个人层次有限,如有不足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二零一九年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