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乡村学法点平稳走过二十年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今年是八十岁的老太太了,修炼法轮大法已有二十四年。风雨中跟随师父修炼至今,千言万语表达不了对师尊的感恩与敬仰。今借第十六届大陆法会之际,写出自己修炼路上的点滴,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切磋。

我的事成了村里的奇闻

我五十一岁那年,由于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腿疼的走不了路,最后导致瘫痪。儿子背着我大小医院都去遍了,却始终治不好,我躺在炕上,每天以泪洗面。

五十六岁那年,也就是一九九五年十月,住城里的妹妹让妹夫拉我去她家,说是有一种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让我到城里去看法轮功师父的讲法录像。妹夫来,把我从家里背出来,抱到车上。回来时,我就自己下车,走回家。家人见瘫痪了五年的我,在妹妹家只住了十天,就能自己走進家门,感到很吃惊!我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了,是法轮功师父给我治好了病。我就简单的讲了事情的经过。

全家人都从心里感谢伟大的师尊!这件事当时成了村里一个不小的奇闻!从那时到现在二十多年来,我再没吃一粒药,没打一针。

去妹妹那里看师父讲法录像,是在一个同修家,同修住二楼,我担心去不了,妹妹说能去,我就跟着说:“行,我能去。”话刚说完,我就能站起来了。那天,是两个人把我架上二楼去的。

第二天,白天,妹妹上班不在家,我想让外甥拿毛巾,我帮妹妹洗一下,可在这时候突然感到腰不能动了,外甥就把我抱到沙发上,我全身就象筛糠一样剧烈的颤抖。傍晚,妹妹下班回到家,看到我发抖的样子,就鼓励我说:“别害怕。”我说:“我这样子怕不能去看录像了。”妹妹说:“能,想去就能去。”我坚定的说:“好,我去。”

就在妹妹做晚饭的时候,我突然觉的象被人按住一样,身体不发抖了,腰也能动了,我高兴的立即下床,走到妹妹跟前说:“妹,我好了。”妹妹吃惊的回头看着我,当时我们俩都很激动,妹妹说:“你看多神奇,师父看你有这颗要得法的心,马上就管你了。咱们要谢谢师父啊!”

吃完晚饭,妹妹和另外一个人又架着我去看录像。看完录像回到妹妹家,晚上似睡非睡中,一个穿黑色衣服的男子来到我跟前,对我说:“你真是个炼功人,离家二十多里地来得法。”我马上把妹妹叫到跟前,告诉了她这件事,妹妹说:“这是师父的法身来鼓励你呀!”听了妹妹的话,我更加坚定了得法修炼的决心。

第三天晚上,看完录像回来后,我就开始呕吐。妹妹找了一个大盆,我吐一阵停一阵,吐的全是红褐色的脏东西,足足折腾了一宿没睡。妹妹高兴的说;“这是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就这样,我边看录像,师父边给我净化身体。每晚看一讲,九讲录像看下来,我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最后两晚上都不用人搀扶了,我自己走着去的。

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然非常感动。这件事情若不是亲身经历,是难以令人相信的。师尊啊,弟子唯有努力精進,以报师恩。

洪扬大法 为同修着想

从妹妹家回来以后,我就完全好了,也能做一些家务了,全家人都非常高兴。我对师父的救度之恩感激不尽,就想让更多的人来学大法。当时我们村还没有学大法的,我见人就以亲身经历告诉人们学炼法轮功如何好,祛病健身有奇效,还能使人心变好,劝大家都来炼法轮功。

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能使人道德提升,身体健康,自然就吸引很多人走入修炼。随着炼功人数增加,我们决定成立炼功点。我去找村干部商量,麻烦他们给大家找个闲房,作为我们的炼功点。村干部看到我的变化,又听我介绍法轮功如何好,就给我们安排了一处房子。我又找人把房子里多余的墙壁拆掉,自己用小推车把垃圾全部清扫出去,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后,就让同修们每天早上来炼功,晚上来学法,每天两次,人多时有六、七十人,邻村的同修也来。

为了保持房间干净,我每天一大早从家里挑着水,去炼功点,先洒水再扫地,因为人多,厕所里的马桶每天都得倒出去,我就自己挑出去倒掉。刚走入修炼的同修多,事情多,问这问那,有的五套功法还不会呢,我都一一耐心的解答,不厌其烦的教大家,给大家纠正炼功动作。

由于我没上过一天学,不识字,学员们大多也是农村妇女,没有文化,学法很吃力。我就找了一个在高中教书的同修,让他大声读《转法轮》,我们跟着他读的内容顺着往下看。这对没有文化的同修很有帮助。有时全镇的学员都到我村学法,切磋,大伙自带干粮。学法中间,我就把大家带的午饭收集起来,拿回家,用我家的大锅给热好,再把自家的咸菜切一些,拌点香油调味,让大家能吃上热饭。

修炼一段时间,学员们的心性提高很快。冬天下大雪了,我和村里的同修们把村里的主街道全部清扫干净。镇政府有个领导到村里来办事,看到我们在扫雪,就问:“你们村怎么还有扫雪的?”我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要求修炼人做好人,我们都是自觉出来扫雪的。”村干部也称赞说:“这学大法的就是好。”

为了让更多的人得法修炼,我经常与同修们一起去外村洪法,用自身经历介绍大法的美好,去集市旁边炼功,组织大家看师父讲法录像。本村一同修是后来嫁到我们村的,她得法后,一身病全好了,她说想回娘家那个村洪法,让那里的老乡们也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那村离我们村很远,是外乡镇的,距离将近三十里路,我就找了个有文化的同修,我们三人一起走着去了同修的娘家村洪法和教功。

那时只要听到有想学功的,我就立即叫上同修去送大法书,教动作。只要是洪扬法轮大法,不论距离远近,大家做的都很带劲,只要是法轮功的事我都积极参与,从不懈怠。

二十年的学法点 共同精進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迫害大法,村里的炼功点也被破坏了。当时我们都被邪恶的疯狂打压弄的措手不及,因为实在不明白,法轮功这么好,为何不让炼?由于迷茫,很多同修带学不学的了,有的甚至放弃修炼。

后来有了明慧网,有同修就告诉让我们找回昔日同修,我就找到还在坚持修炼的同修们,大家就在我家成立了学法点。同修们学法切磋都到我家来,经常是这个同修走,那个同修来,还有邻村的,将近二十年从不间断。

那时老伴还活着,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使他整天跟着担惊受怕。有时远处的同修来了,到吃饭的时候了,我就让大家在我家吃。同修们都说:你为我们付出太多了,不论忙、闲,只要有同修来了,你都热情接待。我说,为大法不论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

我没上过学,不识字,没法学法,心里很着急,就找识字的同修带我。他读书时,我用手一个字一个字的指着跟着默念,慢慢的我能读《转法轮》了。现在所有的大法书我都能熟练的通读了,如果不学法轮功,我这个老年人要想识字而且还能流畅的读书,根本是不可能的,是伟大的师尊给我开智开慧了。

两年前,有个同修找到我,说她姨妈得了吊邪风(面瘫),想让她姨妈到我家学法炼功。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表示非常欢迎。这个老同修离我家很远,要坐公交车十五里路来学法。我与她一起边学法边切磋,帮助她从法上提高。这样经过了两个月后,老同修恢复正常。

邻村还有一位同修,她村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看到我家学法点,同修们天天来学法、切磋,很是羡慕,也想来我家里学法,我也很欢迎。这位同修刚来时,读法很不流利,添字、落字、错别字很多。大家都耐心的指出并予以纠正。有时也和她切磋,帮助她提高心性。现在这位同修读法非常熟练,心性也得到了很大提高。

前年,我村一位同修由于受旧势力干扰,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不想来学法了。我百般的劝她不能间断学法,她不听。我就给她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因为我们学法之余经常一起唱,感到非常幸福快乐。但是这次她捂着耳朵不听。看到她这样,我不由的流下眼泪,泪水象泉涌怎么也止不住。见我这样,她也流泪了。我们抱在一起,任由泪水流淌。可能是我的慈悲心感动了她,解体了旧势力对她的干扰,她答应还来学法。从那天起,我们每天一起学法,一起到集市发真相资料、讲真相、劝“三退”,一直坚持到今天。

同修们都说我家的场真好,到我家来学法感到心很静,非常愉悦。是的,师父告诉我们:“我们的炼功场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练功场都好,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1]

我们这个学法点能平稳的走过近二十年,全凭师尊的慈悲保护。

做好师父让做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后,为了让世人明白大法真相,我们经常出去粘贴不干胶。有一次晚上出去贴,我沿着大路两边往路灯杆上贴。巡逻的警察发现刚贴的资料,就开着警车来回找,我急忙藏到绿化的冬青丛后面。而警车恰恰就停在我的眼前。我屏住呼吸一动不动。我在心里发出一念:让邪恶看不到我,结果警察在那里转来转去却没看到我。其中一个人还说:“人上哪去了?这里没有,咱们走吧。”他们走后,我提着的心放下了,又到别处把剩下的真相粘贴贴完,平安回到家中。

邪恶疯狂迫害期间,本地有几个同修被抓捕,我们学法小组配合整体接力发正念营救。晚上学完法,我就建议同修们在我家住下,我们可以每个整点发正念。我一宿没合眼,每到整点就把同修们叫醒一起发正念,整整一晚上我们发出非常强大的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与生命,加持同修坚定信念,解体迫害,平安回家。

我们这里离集市不远,我每逢集日都和同修一起去集市发真相资料、讲真相、劝“三退”,近二十年从不间断。

去年十一月,本家有个小叔子的妻子得了严重的肝病住院了,我知道后,就想去看望并告诉他们全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人一定会好的。我小叔是个退役军官,受邪党毒害较深,再加上听信邪党一言堂对法轮功的诬蔑、诽谤,以前给他讲过真相,他非常厌烦,不听也不退。那天儿子来家拉我去城里医院看望妯娌,从出家门我就开始发正念:彻底解体一切干扰阻碍小叔子和妯娌接受大法真相的邪恶因素,请师父加持!

一路发着正念来到医院。到医院一看,很多亲戚都在,问了一下病情,得知很严重,从肚子上微创抽肝部的脓水,病人已奄奄一息。我又发了一会儿正念,就对小叔子说:“我有几句话要说,今天不许你阻挡我。现在让她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妯娌的病就会好转,慢慢就会好起来,你们也都一起念。”我儿子接口说:“叔叔,这事确实神奇,我妈瘫痪了好几年,看了多少医生,吃了多少药,一点没用,就在炼功以后好了,到现在身体棒棒的,二十多年没有吃一粒药。”小叔子听后马上说:“好,我们念。”

后来奇迹出现了,妯娌的病完全好了,出院了。要知道她可是医院本来都放弃了的病人!一个多月后,小叔子回家过年,我妯娌也回来了。见到妯娌我说:“好了吧?”她高兴的说:“好了,你告诉我后,我天天念。你小叔子也念。现在全好了,这法轮功真神奇!”

邪恶迫害大法徒二十年了。风雨中,有师父导航,我们才不迷失方向,有师父保护,我们走了过来,跟随师父回家的路越来越近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