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时间宝贵 用心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位女大法弟子,今年四十一岁,借此十六届大陆大法弟子法会这个殊胜而庄严的日子,特将自己最近几年,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在发真相材料中修去怕心

我于一九九九年春天走入修炼。迫害发生后,我就溶到了救人的行列中,刚开始讲真相多数是以发资料的形式,那时邪恶因素多,怕心也比较重。发资料过程中,虽然一直发着正念,心里一直是紧绷着,夜里遇到人,也不敢面对,总是躲起来,等人走了,再出来发。有的村晚上都有值班站岗的,有时被人发现了,我就赶紧跑,他们也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就在后面追。但是无论怎么难,人还得救,资料还得发。师父看到我这颗救人的心,多次梦里点化我、鼓励我。

有一次半夜里,我把一个村庄发遍了资料。梦中师父让我看到发过资料的村庄,天就要透亮了,象黎明前的黑暗那样,就要见到阳光了。我更加有了信心。

那时孩子小,我就抱着孩子发,有时往门上放资料,他看见的多了,伸着小手,也拿着资料要往门上放。有时跑楼道,我就把他放在单元门下面,嘱咐他:别乱跑,在这里等着,妈妈上去一会就下来。他听话的站在楼下等着我下来。有时把他抱到二楼,抱不动了,就让他在二楼等着。我呼呼跑到顶层,再呼呼跑下来,抱起孩子就走。遇到人还以为我们是走亲戚的,也不显眼。

有时安逸了,救人发资料懈怠了,师父就让我多次在梦中看见人类大淘汰时的情景,有时是大火山爆发,满天的陨石从天上掉下来,砸向四处逃的人们,人们惊慌失措,抱着头哭喊着四处乱跑,那时死人太容易了,人死得满大街都是。有时是大海啸,有时是泥石流。非常的可怕,我在梦中着急的向人们大喊,快念:“法轮大法好!快退党保平安!”

二、整体配合救度农村世人

师父说:“众生都等着得救,这一点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们不去救他们,不管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你们不去救他,他们就没有希望。”[1]

二零一二年,我和Z同修配合骑摩托车去乡下讲真相救人。有时冬天下午人们都出来晒太阳,夏天有打牌的,东边一簇,西边一堆。我们骑到他们面前,告诉他们给他们本好书看,一边发给他们,一边给他们讲真相,世人盼得救,大多数都要。有时冬天还有大法真相台历,一说发新年台历,人们就抢开了。我说:别抢,一人一份,记着大法好,“三退”保平安。我俩配合,我在前面发,同修在后面讲,基本真相讲的差不多了,就劝三退。一人退了大多数都跟着退。我们坦然了,世人也就不害怕了。

讲真相中碰到很多感人的故事,世人明白了真相有给我们苹果的,有给我们地瓜的,还有留我们吃饭的,还有要给我们钱的。看到这些可贵的生命,我才感到,师父为什么一再叮嘱我们救人、救人。为什么正法结束时间一拖再拖。

当然也有遇到不要的,辱骂我们的,还有要举报的。我们摆正与人的关系,只当他们是被谎言毒害的生命,为他们遗憾惋惜。

有时我会和M同修配合出去讲真相,这位同修从法中修出的那种坦荡、无畏真令我钦佩。M同修见到世人,大方愉快的大姐、大叔的向他们打招呼、问好:“给你本好书看看,了解大法真相,了解正法形势,赶快三退保平安。”那种坦荡、为世人得救的真诚的心,忘记了迫害,只为世人得救而高兴。

Z同修从法中修出的那种无畏和无私也非常令我敬佩。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修白天开车向农村发资料。我们几个同修东西南北分开发,遇到有缘人就当面给他们讲,讲完了三退了最后再送他们本真相期刊。最后发的差不多了,同修们陆续回到车上,这时我们发现一个村民拿着手机给我们的车牌号拍照,司机同修有些慌,说赶快给没上车的同修打电话,快走!Z同修说:别走,给他讲真相。说着就下了车,径直走到那人面前说:“大哥,你刚才给我们车照相了吗?我们来救度这一方众生,给这一方众生送福来了,是做大好事来了。法轮功教人向善,江泽民迫害,天理不容,谁明白真相谁得救,谁不明白真相谁淘汰。我可知道你家就在这地方住。”那人慌忙说:没照,没照。说着还打开手机给同修看看。同修说:我可认的你,我们没事都好,如果有什么事我可是能找着你。那人又一次强调他没照。同修回到车上把情况向我们一说,大家才如释重负。

白天讲的多了,遇到的情况也多了,再遇到人也能坦然面对了,晚上再发资料也不那么紧张了。特别是这几年,随着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邪恶因素越来越少了,空间场越来越不感到那么压抑了。我也能骑着电动车自己上街讲真相了。这种感觉是很幸福的,象云游一样,往往在家拿资料拿得多时有压力,发着发着就不够了,最后连单张、护身符都发没了。看到世人争要资料明白真相时,对大法的支持,和对大法救度的感恩,那时我们感到是最幸福的。有时骑过去了,看到路边的人们,不忍心落下他们,就再返回去,把真相送给他们。

有时看到那捡垃圾的,穿着邋遢的,神智不清的。我想到师父说的:“有的时候你看那个拣垃圾的,往前推,你会发现他以前是宇宙中巨大的一个神,可是在迷中、在轮回转生中,他完全迷失了,迷的什么都不知道了,甚至于很多生命在轮回中对自己的处境愤愤不平,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使命是来这干什么。”[2]我就想不能嫌弃他们,不能挑人,也得给他们机会,就再骑过去告诉他们真相。

有时在小区里讲,有时去农村讲。经过这么多年同修发资料,明白真相看过资料的世人是很容易三退的。往往几句话就三退了,最后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也有难救的,或不三退的,这样的就先送给她本真相期刊让她了解一下,不急于三退。师父说:“你们的景点呀,不是以退党、退队,以“三退”本身作为目地的,你们记住了,是以讲真相救人为目地的!(热烈鼓掌)你觉的那个人有救了,那才行。”[3]

三、正念解体洗脑班的迫害

有一次,我讲真相遭人恶告,他们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我想起师父说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4]警察让我坐铁椅子,我不坐,坐地上发正念;审问我让我签字,我不签;把我绑架到医院查体,我就向世人高喊:“法轮大法好!共产党迫害法轮功!法轮功让人做好人!”

警察当晚把我绑架到邪党党校洗脑班。“六一零”的人轮番上阵,利用亲情、家庭、孩子威逼利诱我“转化”。在我快承受不住的时候,师父的法就打到我脑子里:“邪恶的迫害中再把这些大法弟子抓進去可就不象当初那么容易所谓的可笑的转化了。”[5]我感到了师父的加持,有一天我生日,我对师父发了一个愿:师父,弟子死也不“转化”。一个意念打到我脑子里:不让你死。我恍然悟到一个理,“哦,师父没让我死,大法弟子不需要以死才能表明对大法的坚定”,我心里踏实了。他们再强行“转化”我时,我就给他们讲真相。

一天,一个女的把我单独叫到一个房间里说:某某你就说个不炼了,回家好好过日子,何苦在这受这份罪。我说:“大姐,现在这个社会世风日下,吃喝嫖赌,人们没有了心法约束,什么坏事都干。我丈夫常年工作在外,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功,早跟别人吃喝玩乐去了。”我还给她说了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个例子。她听了沉默了,也不说“转化”我的话了,就让我回去了。

到了第六天,由于家人和同修的营救,我被放回了家。回家才知道洗脑班勒索了我家人六千元钱和两包香烟。

四、大面积向市区各个小区发真相材料救人

师父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你要做的就是这些事情,可是有些人把自己是修炼都放淡了,把常人事情看重了,对你们来讲,那是不是偏离了大法弟子修炼的路啊?”[6]

十几年来,我一直没有找时间去打工挣钱,不是懒,也不是干不了,而是觉的正法时间太紧张,不舍得把时间用在挣钱上,钱够花就行了,差不多就行了。不去和常人攀比。

二零一四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能自己做真相期刊了,这样自己用起来方便多了。我决定每星期抽出几天去农村讲真相外,再利用几天向楼道里的众生发资料。

迫害二十年了,楼道里的人几年才能看到一次真相资料,有的经常关闭着防盗门,里面的人们甚至都收不到真相资料。而邪党的宣传、报纸却天天在毒害着世人。我决定给每个有缘的众生一次得救的机会,给每个楼道里都送去真相资料。我拿个小本记着,哪个楼道里发了,记上。没发的下次路过再看看,说不定防盗门恰巧开了,顺便就進去了,有的小区单元门路过十几次门才能开,还有的大的小区发了快两年了,都快发完了,有的单元门还一直关着。

有一次,我又一次路过那,啊,门开了,赶紧跑上去。给众生送去得救的希望,过程中我时时感到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师父法身就加持和帮助。有经常关闭的小区单元门有时过去恰巧里面有人出来,我顺势上去,有的主人進去,我欢快的说,嗨!麻烦给留一下门,等他们進去了我再往里走。有的以为我走亲戚,有的问我去几楼,我说到顶楼,再理智应对。

回望过去,我非常感谢那几年和同修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对我的历炼,使我达到了今天发资料能坦然面对。在楼上遇到人,也能理智对待了,有时刚往门上放,里边恰巧推门出来人,我就顺势说送他们本书看看,有的知道是法轮功资料。有的问什么书,我就说书名上的字,或是《金种子》,或是《真相》再看情况,或根据他们的接受程度、时间讲真相,有的还给劝退了。

有一段时间师父鼓励我,梦中有人说我拔草拔的最干净。几年下来,周围大大小小的小区我已发了十几个了。我身边的同修受我的启发,有的也象我拿个小本记着,尽量给每个世人送去福音。而不是象前几年那样,这个小区发几个单元,那几个小区发几个单元,这样有的单元容易发重了,有的单元还没有。

正法时间快结束了,我们能救度众生的时间越来越少,在以后的时间里,我更要多向内找,修好自己。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感恩慈悲的师尊!

谢谢各位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