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实心实意救人、帮助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九日】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我得到了法轮大法这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二十多年了,我用我的亲身经历见证、证实法轮大法就是好。今天我写出我的修炼经历和体会,也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

不认字的我能读《转法轮》

一九九六年开春三、四月份,那时我身体不好,脖子发硬,跟老伴关系也不好,心情不好,总觉的活得没有意思。同事向我介绍法轮功,说:“法轮功可好了,看《转法轮》,一看就没烦恼了。”我家西边有个炼功点,我决定去炼法轮功,也让两个儿子都去学,他俩毫不犹豫的就去了。

由于小时家庭条件不好,我从没上过学,不认字。为了学大法,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转法轮》看下来。我家墙上有块大玻璃,我把不认识的字照猫画虎写在玻璃上,问孩子念啥,他俩告诉我一遍我就记住了。其实都是师父帮我记住的,就这样,我能读《转法轮》了,虽然读的不流畅。到学法小组学法,轮到我念就卡住了。同修不知道我没文化,就说:“有的同修不认真,到你那就卡。”我知道说我不用心,我回来时哭了一路,很委屈。过后我还去,别人读,我也跟着读。逐渐的,我能读顺畅了。

冬天很冷,我们娘仨天天坚持去炼功。孩子拎着录音机,我家虽然条件不是太好,可我一共买了三个录音机。开始买个小的,后来学功的人多了,我又买个大的,声音大,音质好。有一天正炼功,下大雨,人都散了,就剩我们娘仨还在雨中抱轮。

师父让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刚得法时,还做不到“忍”。有一天还和老伴打了起来,我决定要回老家。

第二天早上,老伴说:“我梦到你师父了,师父说:‘你们家四口人,三个得大法的,你别闹了,把你家里外都清理了,你再闹就不管你了。’我就给师父磕头,师父说:‘起来起来,不兴这个。’”他还说,看到狐狸、黄鼠狼都从我家跑了。从那以后,我老伴再也不闹了,还给我们做饭,支持我们学大法。我心里象开了花,那个乐呀,不管做什么心里都敞亮,就是对人好。

那时,我家和五小叔子家住前后院。一天他乘我们没在家,在他家院里盖了个房子,把我家后窗户挡的开不开窗户。别人一看太欺负人了,老五媳妇还骂我老伴,我们没有和她计较,其实这要上法院我们肯定能告赢。

冬天老五家就开始不顺,老五上不来气,老五家孩子肚子疼,上医院也检查不出病来。过年了,日子也没法过了。他们找个会看风水的来给他们看,那人说:“你家老太太(已离世)就在你家新盖的房子里,你欺负你三哥,她不敢進你三哥家。”

过完年,老五要拆房子,要把东西放到我家屋顶上,我家屋顶是平顶,我老伴不干。我劝老伴让他放吧。拆完房子,老五一家没事了。后来我们两家处的可好了,老五还把他家的小块地给我家种。都是大法师父教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化解了这个矛盾。

找回昔日同修 学法小组风雨无阻

迫害发生后,有的大法学员躲在家里不敢接触同修,有的被家人看起来,不让接触同修。我一次次被绑架、勒索,同修见到我有的不敢说话。我就想办法找他们。我家种一小块地,收的豆角自己不舍得吃,给这些同修送家去,鼓励他们继续修炼,别脱离大法,师父发表了新经文,我就给他们送去。

师父看我有热心肠,在这一小片有凝聚力,就安排我走这条路,让我拽着身边同修找这个找那个,让大家都回到修炼中来。一同修对我说:“你别去找他们了,他们能回到大法中来吗?有时间出去救人吧,救一个算一个。”我想:能找回一个是一个,师父不愿落下一个真修弟子。

我去看望昔日同修A,劝她走回大法修炼。她回来后,她那个当市文化部长的丈夫也得法了。他还在户外炼功,也没人敢管。有一次,他头撞到暖气片上,啥事没有,连包都没起。

我去找同修B老俩口,让他们走回大法修炼。他俩看电视,我去了都不搭理我,我不放弃,一趟趟去找他俩,最后他俩走回来了。他家的孩子也都善待大法,还帮助大法弟子修理这个、整理那个,一分钱不要,有时都干到半夜。

同修C从外地儿子家回来,来找我,说要炼功,我把我有的大法资料都给了她。她修了一年又去儿子家了,这次在儿子家把腿摔坏了,回来后说不走了。这些年我一直不放弃她,她也一直跟着修,回来得了红斑狼疮,没吃一片药就好了。她儿子是外省一公安局的小头目,看到他母亲的变化,心里非常高兴,回来看他母亲,临走时,给师父上香施礼,感恩师父对他母亲的慈悲救度,明白真相后,还做了“三退”。

同修D的女儿在外地上班,得了妇科病,月经不正常,一来月经时就肚子疼,痛的满地打滚,汗珠象豆粒大往下淌,花了不少钱也没好。她的医生朋友告诉她治不好,还往不好的方向发展。同修D让她学大法她不听,她要和我唠唠。我给她讲了什么是法轮大法,大法的美好,我说有些病医学是治不好的。学大法也不用你花一分钱,也不需要你什么付出,只为你自己的身体好,就是早起一会,看看大法书,炼炼功,你自己体会体会就知道了。讲完后她说:“我学!”学了一段时间再去妇科检查,有好转,不用做手术了,医生都觉的奇怪。好了后,她放松了学法炼功,又犯病了。我告诉她:修炼不能糊弄事,给师父磕头认错吧,从新修炼。她又开始认真学法炼功,还找了对象结婚了。从此以后月经正常了,她丈夫也支持她,她一炼功,她丈夫就把电视放小声。有一次,她打电话给我说:“姨,放心,说到做到!”意思是她会坚定修炼下去。

一天我去以前的同修F家,敲门敲了半天门她才把门打开。一开门,我惊呆了:同修肚子肿的很大,人有气无力的。我说:“你咋不发正念呢?”她不知道怎样发正念,我说:你拿笔,我说你写。我背了一段师父讲的发正念的法,她写下来了。隔一天,我去另一同修家,一進屋竟然看到F在这位同修家学法呢!这么快就好了!

F同修告诉我:“那天你背师父的那段法的时候,我边写身上的凉气边往下走,写完了不一会儿就感觉全身都舒服了,好了。”

有一老同修的丈夫对她看的很紧,我去的次数多了,他就不高兴,我就让我儿媳巧妙的把新经文送到同修手里。同修慢慢也坚定起来了。

有一年“五·一三”到了,我就把同修都叫到一起,给师父过生日。我给师父买了个大生日蛋糕,同修都来了,相聚一起心情很激动,因为这是从大法被迫害以来第一次相聚,大家都很高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学法轮大法的这一群好人的残酷迫害,还诬蔑大法师父“敛财”,可是我们娘仨修炼这么多年,师父没管我们要过一分钱。我学大法身体好了,一人干三份活,还给家里节省了医药费。警察到我家抄家,把录音机、大法书等拉了一车,勒索近两万元,可把我老伴吓坏了!

就在这种情况下,我关着门窗,晚上还依旧让同修来我家学法。除了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不管外面什么情况,我家学法小组从没断过。集体学法是师父给弟子留下的修炼路,我们有师父看着,我就听师父的话,坚持集体学法。

今年我们地区学法点受骚扰,警察把大法书抢走了。同修来告诉我:“不行我们这也停几天吧!”我说:“没事,学法点从‘七·二零’到现在全是师父一路扶持,师父看护,没事。”我心想:不能动这个念,一停就上当了。

一次同修都来我家,发现我家门栋那里坐着个人,后来就坐在我家门口不走了。同修说:“是不是盯梢的?”我没有动心,心想:不能想他是坏人,不管他是干啥的,他也是个众生,不能让他干扰我们修炼,让他犯罪就把他毁了。我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求师父以某种方式让他离开。我发的全是善念,不一会儿,那人接了个电话就走了。接下来我们该干啥还干啥。

我心里始终有坚定的一念:学法点要稳固的向前走,一直要坚持到法正人间!

我炼功 全家都受益

我家四口人,只有老伴一直没走進大法修炼。后来進门的两个儿媳也是修炼人,我家的其他亲人也有修的。当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有的就不修了。回老家,我给我二姐买个MP3让她听师父讲法,她不好好听,把MP3给孩子玩去了。结果我二姐得了脑血栓,走不了路了。我给她护身符,告诉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吧,师父会管你。这回我二姐可诚心了,说:“我妹妹是修大法的,李老师请您也管管我吧。”还一遍遍念:“法轮大法好!”后来逐渐恢复,能下地做饭了。

我给家人讲真相时,我母亲也帮我讲真相。我妈对我姐说:“快跟你妹妹炼法轮功吧,看她身体多好,干多少活都不累!”我妈心脏不好,气管不好,咳痰。有一天早晨,我母亲看见一只大手,从心脏部位,往下一划,从那以后我妈心脏病好了。后来又吐出两个瘤子,一黑一黄,从此以后不咳痰了。我三婶睡不着觉,失眠,念“法轮大法好”能睡觉了;我三叔是校长,有轻度脑血栓,反应在炼功上,炼抱轮手是偏的,可只炼了几天就正过来了。

有一年回关里,我就讲“三退”保平安,我们大家族有八十多人退出了邪党组织。我在老家住了两个月,谁家有活我都帮着干,收拾屋子,去地里摘棉花。我捡棉花到地头再倒出去,棉花不沾土。而其他人在半道就倒掉了,说要不倒掉棉花太沉,坠的腰受不了,可棉花沾上土就不干净了。我兄弟媳妇问我:“你腰行吗?”我说:“行!没事。”

我不会写字,退党团队让他们自己去写,写了一大篇,都说:“退!退!退!”在关里谁给我钱我都不要,实在推不出去,我就把钱给我妈了。我把我妈的屋子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临走时,我妈哭了,说:“这孩子最好了。”

我弟弟说我学大法不过日子,跟我吵。我问他:“我怎么不过日子了?我学大法身体好,一人干三份活。没有好身体能顶下来吗?”我弟弟不吱声了。今年和亲人出去旅游,走出老远了,我侄儿都走累了,问我累不累,我说不累。等回到家,侄儿累的一下躺下了,我见家里人正在包包子,我洗洗手帮忙。他们看到我的变化很惊讶,侄儿说:“姑,说啥这功我也得炼,您教我炼功吧。”还把我的大法书《转法轮》留下了。

弟弟胖,炼静功得盘腿,一盘腿,一下仰后面去了,逗的大家哈哈大笑。

用行动证实法轮大法好

有一年,我二大伯哥有病了,在外地住院。二嫂身体不好,二哥那没有其他亲属,就叫我去帮助护理。我赶紧就去了。二哥住的病房是两人一个房间,两家的护理人员只有一张床。按规定两家护理轮流一家用一宿。那家的儿子名字叫小红,他就把着那张床要自己用,说这张床挨他家病床近。二哥家的女儿和小红为这张床打了起来。我把他们拉开,怕他俩再打仗,就告诉侄女以后晚上不用她来了,然后对小红说:“你在屋里休息吧,我去走廊。你妈就你一个儿子,可别感冒了,你感冒了就护理不了你妈了。”小红可感动了。有一天小红说:“今晚你上屋里睡,我到外面休息。”我就对小红说:“三婶是学大法的,没事,你在屋里睡吧。”小红说:“太感谢你了!”

我处处为对方着想,水池子、电插头都让他家先用。二嫂来了看我大冷天睡在走廊,走廊的风嗖嗖的,就给我煮方便面送来,我没舍得吃,给雇的护工吃了。二嫂现在这么困难,我回家吃饭,省点是点。二嫂可感动了。

每次病房来人我就给他讲大法好,相邻病房的那些人都知道我好,连院长都知道。人家问我为什么这么好,我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要不我也不让人。那时也不怕,见人就讲大法好。小红的姐夫对我说:“我家小舅子谁也不敢惹,他就服你。你这个人太好了,你一说他就听!”

我们两家处的可好了,这段时间小红变了,我给他讲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这个理,他认可,也愿听。小红说:“三婶,我接触您太晚了,我要是早接触您,就不能惹那个祸了。”我这才知道原来小红是个杀人犯,家里花钱让别人顶罪了,后来做买卖谁也不敢惹他。我要走了,小红和他姐姐都哭了,都向我要电话号码。小红说:“我一定去找您!”

护理完我二大伯哥,二嫂给我一千元钱,我不要。二嫂家孩子感动坏了,说:“三婶真好!”是大法改变了我,认识我的都说大法这么好。后来二哥一家除了二嫂都“三退”了。

我找了一份看小孩的活。孩子已经九个月了,长的又瘦又小。家人告诉我,孩子一出生在氧气箱里一个月才缓过来,至今不爱吃饭,给孩子喂饭成了一大难题。我去了之后,给孩子换样做好吃的,哄她一下喂一口,吃一半不想吃了,我就想办法让她接着吃,她就赶紧过来吃,把她喂的饱饱的。不久孩子变的白白胖胖的。孩子妈妈问我:“你怎么喂的?”我说就用心喂呗。我整天高兴,瞅着孩子就乐,孩子也乐。我看了这孩子三年半,期间孩子一片药都没吃。她全家人可感动了。其实我并不是个会看孩子的人,对自己家的孩子都没耐心。是大法改变了我,我只是做到了细心、耐心看孩子罢了。

孩子大了,该上幼儿园了,孩子一家对我恋恋不舍。我已经不在他家干了,逢年过节他们还把从单位分到的东西给我送来。我家孩子结婚时,他们家都来了。一次我遭迫害,被非法关在省戒毒所。孩子的姥姥、姥爷来看我。她姥姥哭了说:“这么好的人不能在这里遭罪!”说她家省里有人,要找人把我办出去,我没让他们去找人。

在孩子家那几年,我有机会也给来他家的客人讲真相。凡经我讲过真相的她家的亲戚、朋友都很痛快的“三退”了。

在讲真相中提高

为了把真相告诉世人,我出去发资料、贴不干胶。刚开始出去心里很害怕,一次出去贴,看到身后有人,我吓的把一张不干胶放嘴里嚼嚼咽了。怎么怕我也要出去!出去时间多了,怕心也就去掉了。

还有一次出去发真相资料,不小心,从两个台阶摔下来,脚一下子反过来脚底朝上了,我说:“师父我得走啊!”我一使劲扳过来了,也不疼,就又接着发,发完一抬头,离我家老远了!这么晚了咋回家呀?这念一动,脚疼起来了,幸好来了个板车,我花三块钱让他送我回家了。第二天一看,脚脖子变黑了。就是这样,资料来了我还出去发。等发完了,浑身轻松。

警察在我家门口蹲坑堵了一年也没堵住我出去发资料,师父在保护我呢。

后来我学会了打电话救人,劝“三退”,前后退了好几十人。我不会写字,求同修帮我写,同修都很忙,一次同修说:“你不会比葫芦画个瓢呀?”我当时还生气了,心想:“我要会写,还求你!”后来一想这不是师父点我吗?!我就学会在手机上找出要的字,比划着写,笔画多的,就把手机上的字放大,谁也不求了。同修问我谁写的字?我说我写的。同修说:“你写的真好,还有笔锋。”都是师父给我开智开慧。

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

有个同修被迫流离失所,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浑身疼痛,直不起腰,象重感冒,整天迷迷糊糊,站着看师父讲法录像都能睡着,在我家两个多月,我从不指责她,对她就是关心、鼓励,也不过多跟她交流,我就领她多学法,发正念,一天炼两遍功。她老想睡觉,有时跟我说躺十分钟也行,我说不行,你躺下,就承认了旧势力对你的迫害,我鼓励她坚持,不要放松。同修挺能吃苦,怎么难受她都坚持,很快主意识强起来,整个人恢复了健康。

还有一同修吃不下饭,人瘦的皮包骨,趴下了,到我家一个月,晃晃悠悠的,趴在那不想起来。我跟她说:“前面是一片光明,后面是万丈深渊。你往前走,还是往后退?”她爬起来,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同时也找到了自己这些年对利益的执着、怕心等。人好了,能吃饭了。社区上她家骚扰,她就不配合邪恶。

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共同往前走。

师父对我太慈悲了,我爱犟、爱拧劲、又没文化,让师父操了不少心。请师父放心,不管怎样,用我的诚心对别人,实心实意救人,多冷静,以后注意,不能让师父再为我操那么多心,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拽着我一路走过来。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们!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