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慈悲救度公检法人员(上)

──成功营救家人的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儿子因坚持对大法的信仰,从二零一七年被中共绑架到二零一九年被营救出狱,经历了一年零九个月。过程中,我和同修们密切配合,整体提高,救度众生。下面将过程中的点滴体会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汇报。

我今年七十三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来,跌跌撞撞、魔难不断,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保护,没有大法的力量,很难走到今天。尤其在前年发生的巨难中也很难走过来。

我一家人都修炼法轮大法,自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我一家一直被邪党视为迫害的重点对像。父母在数不清的骚扰中、在无尽的恐吓中先后离我而去;我被非法开除公职,两次被劳教迫害;老伴曾被长期跟踪骚扰,并被非法关押七个月;儿子因讲真相被诬判十一年重刑;儿媳在压力下被迫与儿子离婚,孤儿寡母长期生活在惊恐中。二十年来,这个家早已被中共迫害的妻离子散。但无论处境多么艰难,我没有倒下,依然在大法中修炼。

巨难之下挺身而出

二零一二年年底,儿子九死一生,拖着严重受伤的身体从监狱回来,生活还没有得到平复,万万没想到一场双重灾祸又降临到这个饱经魔难的家,又降临在我的头上。

二零一七年,老伴由于不堪重负,在身体瘫痪五年后,突然离世。五天后,正当家人沉浸在痛苦中,忽见六、七个便衣闯入我家,不由分说抓起我儿就走。事出突然,我一下子就象傻了一样,心脏猛跳,双手一阵抽搐。这时一个声音告诉我:你是大法弟子,你不能倒下,你要挺身而出!

这时只见剩下的五人走進儿子住的房间,我下意识的跟了过去。这时我清醒了,便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抓人?为什么不出示手续?其中一人说:我叫王××,县国保大队的,因你儿子给中央领导人写信。我说:写信也违法吗?紧接着给他们讲了真相,场面还算平和。警察检查抄家时没有乱翻,但他们抢走一个台式电脑主机、一个笔记本电脑。抓人、抄家没出示任何手续,走时没留扣押清单。

随后,我骑车赶到县城,同修们正等着我,我说明情况后,便一起到公安局要人,但门卫不让進。只好等到晚上,去国保大队长家,敲门门不开,等到十点还不见他回来。

第二天早五点,我赶到国保大队长家,一敲门他开了,他把我让到屋里,我给他讲了近一个小时的真相。重点讲了大法好,公民修炼法轮功不违法,讲了那时的形势。他都听進去了。我还说:这几年你变化很大,当地法轮功学员普遍对你有好的印象(他的变化是真实的),你不该再干这个事。他回答说:我要不抓你儿子,我这个位置就呆不住了。我说:迫害法轮功是一场政治运动,既然是运动,早晚会结束,到时你怎么办?你是要未来,还是要这个位置?他回答挺干脆:我要未来!并说:按我的权限,我尽力办吧。我离开时,他还要送我回家。

上午,我和几个协调同修讲了早晨讲真相的情况,几个协调同修听后都很高兴。之后就如何营救同修進行了探讨,大家一致认为:营救同修的过程就是救度众生的过程,要把营救同修作为契机救度广大公检法人员,其实真正受迫害最深的是公检法司人员,要真正把坏事变成好事。还成立了营救小组,并议定先不要在大街上张贴国保大队长这次的事情。

教训与失误

离开同修后,我去县看守所了解情况,得知儿子已被刑事拘留,尤其听到“更不利”的情况,看守所的人都在吵吵:“这个案子太大了,省里都盯着呢,谁说情也不行,要重判!”之后几天时间,又听人传:“这个案子不但要重判,还要没收家产。”同时公安内部又传出,国保又调来市的网监,要找证据定罪。同修们都听到了,各种意见也就出来了:国保大队长在耍手段,动心眼,必须曝光,不及时曝光就是纵容他继续犯罪;最主要的意见倾向是要我控告他,并强调说把他告倒,把同修换出来。当时明慧网上也确实有用控告的方式震慑并救度公检法人员的文章。但用什么心态去做,我没有用心去研究。

我未做认真思考,更没有用法来衡量,匆忙写了控告状交到县检察院控申科。科长接待了我,看了控告状后说:要按你写的这个还真是个事,等案子过来吧。我一听有门,便抓紧找到主管控申科的副检察长,讲真相他听,但一提到控告,他躲了我。之后几次找到控申科长,他态度也变了,我当时甩出一句话:你不立案我连你们也告。他一听火了:你告吧,愿意往哪告往哪告!之后他把控告状交到案卷科,被国保大队长发现了,一天他见到我,便大声吼道:好哇,你告我,你告吧,咱俩成敌人了,咱俩再也没什么说的了!

此后我便和公安局、检察院对立起来了,本来能進的门也進不去了,给讲真相造成了障碍。

碰钉子后,我向内找并找到很多心,首先是为私为我的心,“把人家告倒,让自己人出来”,这是多么肮脏的一颗私心,绝不是修炼人所为,再说也很难做到,细想起来还真有点幼稚可笑;抱着争斗心、报复心做事只能把人推到反面;还有急躁心、求结果的心;再就是看到人家有好的表现就高兴,看到不好的表现,就恨上心头,哪有大法弟子的宽容和慈悲,哪有大法弟子的善?其实明慧网交流文章中一再强调,做控告必须抱着纯净的心态,真正抱着慈悲心去做,才会有好的效果。但慈悲不是说一说就能做到的,得修出那个境界。之后我将此事和同修做了交流,得到一些同修的认可。

说到教训,还有一件事,刚开始去检察院,警卫室有一个姓张的副主任(他身体不好让他做传达)。我当面给他讲了真相,他比较接受,我就请他给检察长传递资料,他挺乐意,只要我一去,他就说:又来了,又有新的吗?我递给他,他直接就上楼了。但后来有一封信传递后他就再也不理我了。那篇文章的原标题是:“两高司法解释不是法律”,但改成了“执行两高司法解释是违法犯罪”。后来我意识到,大法弟子的一句话甚至一个字,至关重要,直接影响到救度众生的效果,必须严肃对待,仔细推敲。两高司法解释是他们的尚方宝剑,你说两高司法解释不是法律他还可以想想,你再说他们执行两高司法解释是违法犯罪,连他都说上了,他就不容易接受了。再说让人家接受得有个过程。

用心救人

教训使我悟到,营救同修的过程不仅是救度众生的过程,也是修去执着提高心性的过程。救度众生必须心怀慈悲,用心去做,同时修出耐心和包容心。

A同修救度公诉人的做法,给我印象极深,值得借鉴。A同修认识该检察官,早想给他讲真相,但打电话他不接,发信息他不理,進家他躲着,同修一度想放弃,但又一想既然让我认识,就该我救他,他不理我,说明他中毒太深,我不救他,他就毁了。于是A同修用心写了一封长信,信中首先讲了自己如何善待公婆,面对种种不公,甚至外人一听都难以接受的事情,她都包容忍耐,公公无故骂她,她都能报以微笑。公婆对她不公的原因大概是,在她三十来岁时,她丈夫突遇车祸而去,丢下她和两个幼小的儿子,公婆以为她不会留在这个家里,尽管她有再好的表现,公婆也不信她,生怕她把家里的东西弄走。这里只举两个例子。一是在老家,小俩口亲手盖起来的五间房子,小俩口搬進县城后别人花十万想买,他们不卖,她丈夫去世后,她公公不做声八万就给卖掉了,邻居知道后气得够呛,替她鸣不平。她却说,谁叫人家是老人呢。还有一件,城内的单元楼,基本上也是小俩口花钱买的,该房子上户口时,老头子不让登儿媳的名字也行,登长孙的名字可以了吧,也不行,必须用他的名字。同修也接受了,她心里清楚,是老人对她不理解。她几次给公婆说交底的话:你们放心,我不会离开这个家,我得尽孝侍奉你们,两个孩子我得带他们长大成人,娶妻生子。她也真是这么做的,冬天把两位老人接進城里,给他们做饭侍奉两老;两个孩子也都已长大成人,老大警校毕业后当了一个警察,并成家立业,老二正在上大学。公婆终于明白了,再也不拿她当外人了。试想一个不修炼的人,一个没有心法约束的人,能做得到吗?

同修写完后趁中午吃饭时,送到这位检察官家,他们俩口子正吃饭,同修说:哥,我给你写了封信,你看看吧。检察官不接,检察官妻子不好意思了,说:人家好心好意给送家来你还不领情,妹子给我,我看。检察官妻子接了过去。不管怎么说吧,用心写的东西还是放下了。同修不急不躁,心想,总得给人家时间吧。

机会终于来了,二零一八年某日,在县法院召开的庭前会议上,这位检察官看出了端倪,一是律师提出侦办人办案程序违法,即先抓人再让当事人在检查证书上签字;二是当事人讲出了侦办人员用诱供的手段获得证据。如此大漏,检察官看出来了,后来得知,他不想在法庭上为他们背书、将来当替罪羊。他妻子曾对别人说,谁知道将来怎么着呢?同修看机会成熟,再一次找到他家,又讲了真相并给他退出了邪党,之后他借机辞去了公诉人的角色。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位检察官终于得救了。

邮局的大门向我敞开

众所周知,中共政府怕百姓、公检法怕百姓,整天大门紧闭,没办法,要救度那些党官及公检法人员,只有靠邮寄信件的办法。一年多来,我仅邮寄信件就达一千多封,开始怕他们接不到,基本上采用了邮寄挂号信的形式。可是大批邮寄挂号信件谈何容易。邮局担心怕惹麻烦,要打开看内容,还要身份证,还得签名,麻烦着呢。

我想不讲清真相是不行的。索性我就把信中写的内容都告诉他们,把我一家的遭遇也都讲出来,告诉他们,我一家只因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就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儿子被判十一年重刑,险些死在监狱里,回到家来只因给领导写信,要求恢复工作要口饭吃,又要被判刑。他们太不讲理了,太冤枉了。讲完后,他们都表示同情,只是说:你寄半天,他们看吗?我说:他们会看的。

事也蹊跷,也许是师父安排的吧。一天,刚下过雨,我拿着一沓给书记、县长们写的信,進邮局前我想看看有没有给主管书记的信,因为出来的匆忙没细看。我从书兜往外一抽,唰一下掉到地上好几封,我一看弄湿了,進邮局换信封吧。進去后我说买四个大信封,一个小伙子打开抽屉拿出信封递给我。我把弄湿的信封撕开换上新的,换第二个时发现里边有东西,拿出一看是一沓邮票,每张四元二角。我赶忙说:“小伙子,信封里有一沓邮票,给你吧,不然你们就亏啦!”几个工作人员都听到了,负责人也在那。他们连说谢谢!我说:“不用谢,炼法轮功的都这样。”

再去邮寄,信也不查了,身份证也不用出示了。再去,一進门对方就微笑着说:“邮什么样的,挂号还是平信?我马上就给你办,一会儿就送走。”邮局的大门向我敞开了。

案子到法院阶段,经验教训都有啦,知道该如何做了。无论和法官当面接触,还是给他们写信交流,尽量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真正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来。说话谦卑有礼,信中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要反复推敲、斟酌,一封信要改很多遍。修改时都要想:这句话、这个字对方能不能接受?是不是真正在为对方想?对救度他是不是真正有利?要力争写信和当面说话一样的效果。

我们做好了,对方的善心也就出来了,从下面一件小事可以看出来。一次,承办此案的法官打电话叫我去有事商量,他叫我在门口等他。他出来后,把我领到一个拐角处说:这没监控,咱俩在这说。他说:你写的信我都看了,你儿子我也见了,你们都是好人,你放心吧,按我的权限我一定会办好的。我表示感谢,并鼓励他,祝福他及家人有美好未来!

(待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