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救人的正法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一日】

师尊好!
同修好!

我是在二零零四年得法的,修炼前山南海北的跑了许多宫庙,画佛像做志工,不懂什么叫做修炼,只是为了寻找一个心灵的寄托,寻求平安健康,以为如此便可达到目地,结果对人生更加疑惑。抱着逃避的心理结婚了,生子后得了产后忧郁症,心灰意冷,一蹶不振,长年重感冒、筋骨酸痛,双腿无力,无法提重物,连上楼梯都有问题。求医却也无法解决问题,抱着这样厌世的心情,过一天算一天。

有一次在电视上,正好介绍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打压的情形,有人正在教学员炼功,奇妙的是从电视屏幕上,我竟然可以感受到一种在宫庙或佛堂都没有的祥和的气氛,非常舒服。接着又看到似曾相识的师父在电视上接受访问,立刻到书店去寻找法轮功,三个晚上拜读完《转法轮》,书中说的情形有些就经历了一遍,感到身体在另外空间经过一场大地震,不但快速痊愈,更知道自己找到了修炼的真经,但紧接着消业来的非常剧烈,心性上不来时就走進医院看病,但一進去就感到天旋地转,立刻夺门而逃。出了医院后,身体竟然象没发生过病业一样。之后按照书上的法理去认识,都能很快过关。

二零零六年时开始使用网络讲真相救人,当时做的是用自动系统传真相,看到众生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需要更多的说明才能理解,例如:“继续说……”“我不懂……”“三退后会怎么样?”“我在心里退了……”等等,中共一言堂的宣传造成众生的疑虑,如果不想方设法突破他们的心结,众生的未来是值得担忧的,于是我决定采用更加细致的沟通方式来讲真相,这一做就是十三年。

网络讲真相就象一个遍地开花的小小真相三退馆,不用顶着太阳冒着雨,看起来很平凡,因为只要坐在计算机前,打开一切工具,等候“可贵的中国人”到来,结束时百感交集,心性的考验上毫不含糊,才知道这个项目并不平凡。

中国网友在邪恶的控制下,各种辱骂、色情图炮轰,有要找对像的,有的直接检举,最多的就是要钱。还说:“给钱就退。”后来找找自己,发现原来是自己的利益之心还没去,找到修去后,这类人就比较少了。有时放上真相电影或视频,他们立刻進来围观按赞,还转贴出去,有人响应:“演员素质好。”虽不敢响应电影内容,却是众生得救的一大步。因为看过的网友会从威胁要检举我,转而主动找我三退。有些人还说:“我出国都看过了。”我问他:“那你退了吗?”他回答:“没有,帮我用真名退吧!”帮众生取的化名有好几次和他们真名是一样的,连无神论的大陆网友都觉的很神奇。

就象云游一般,在各种心性的考验中,一开始觉的好累,后来师父的两句经文浮现脑中:“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我豁然开朗。是否自己慈悲心不够,要扩大容量接纳各种各样的众生,正念方能产生呢?悟到之后,众生的种种反应已对我不造成影响;辱骂的,仅仅代表他内心的恐惧,可用善心加上关心来化解;嘲笑的,显示他不知真相。此外,熟悉聊稿是网络讲真相的重要基本功,否则一人面对多人时,讲真相绝对手忙脚乱,挫折感油然而生,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吧。

要长期坚持在网络上讲真相,必定要破除各种干扰因素,有一次我正想点开一些有趣的常人网站,来“轻松”一下,挣扎了半天,终究还是点击和大法有关的网站收集资料,忽然见到网页正好出现师父的法像,感受到师父像是真的在看着我。一时之间网友忽然一个接一个的直接找我三退,半小时就退了八个人。这样超常的情形是以前没有的,讲退一个人最久曾经有拖到一、二个月的,我知道这是师父把有缘众生推到我的面前,让我多救人,令我感恩不已。

中共严酷的封锁干扰也很大,有时会损失很多之前努力的结果,但这些从来没有动摇过我的心志,其实各种项目都有过不去的坎,挫折只是过程而非结果,幸好能跟着大家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封锁反而练就一番过关斩将的能力。到底经历过多少次的封锁,数也数不清,早期计算机还曾被攻击到整个画面黑屏。但是“封锁不停,救人不停”,也是我始终秉持的信念,发正念清理、向内找是不变的法宝,每天,我依旧挤出时间拿起鼠标奋战,同旧势力抢人,好几次做到一半发现自己趴在计算机前睡着了,有时聊到半夜,第二天早上还能精神抖擞的上班,感到非常神奇。

在这个过程中,也曾发生家庭经济关,丈夫长期沉迷赌博,使原本一向生活优渥,不知民间疾苦的我,背上了庞大债务。那时我只是个单纯的家庭主妇,丈夫却象魔鬼般,三天两头就跟我要钱,无奈之下就白天当代课教师,晚上和假日在补习班打工,一个人负担起养家职责,那仿佛永远过不完的十几年,在屡次只身闯入赌场拖出丈夫回家的日子中,一场梦预告了苦难将要停止:梦中见到自己和两个孩子站在舞台上被丈夫残酷的鞭打,还有旁白说:明天你老公会请你喝贡丸汤。第二天果然按照梦境显示:餐桌上真的放了一包先生买的贡丸,从这天起他忽然戒了赌。事后悟到:贡丸的台语不就是打完了吗?

在旧势力的经济迫害中,三件事也未曾放下,两位小同修也已长大,现就读大学。无意间,家庭中的情况也改善了,虽然负担还是很大,但我已能在笑谈中看这件事,当初如果没有修大法,那么,抗压性低、又有公主病的我一定早就受不了了。有一天做了离婚的打算,翻开《转法轮》,师父点化我不能离婚,因为他是一个来自很高很遥远的天体的王,是累世业力层层遮蔽了他,要用修炼的角度看。我体悟到:先生原来是得了法的生命,却在中途变卦,演了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角色,就象密勒日巴“行黑业、结善果”[2],是为了成就别人啊,我还不该感谢他吗?

师父说:“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3]以前会一直觉的家人有某些无可救要的缺憾,现在,我能体会到所有的生命都是可贵的,应该好好的珍惜他们,观念一转,他的反应也是正面的,感受到这是慈悲的力量。

曾经发生一件事 ,一大早起来感觉不能呼吸,我知道“难”来了,两眼发黑,心里想:“我不能就这样走,因为还有很多众生没救!”于是在艰难中爬上了计算机椅,心中吶喊:“我还要救人!使命未达呀!”“呼”的一下 ,所有的痛苦都没了, 好象从没发生过一样 ,大难就这样过了一个,惊心动魄的过程真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啊!体会到修炼中的难其实真的是假相,千万不要弄假成真了。

救人已到最后,神在审视所有生命,众生在选择未来。有一次,正在计算机前吃早餐,一位常酸呛我的网友又来找我,他说:“你们是要打倒共产党吗?”我赶紧说:“不是的,我们只是揭露邪恶、停止迫害,今天共产党没封锁消息,我也不用这样辛苦 。我希望你平安,有美好的未来。”他说:“就这样吗?那帮我退吧,我观察你们很久了,佩服你们,请你们要保重,我就是专门整治你们的共产党员。”当他三退后,我不禁流下了感慨的眼泪。当天晚上熟睡后,来到一个拥挤的世界,四处挂满了灿烂的水晶和珠宝,数不清的人空出一条大道雀跃的欢迎我,我变化成一个着古装的三岁小孩,蹦蹦跳跳接受大家如雷的欢呼,每人抢着拥抱迎接我,象办喜事般,我俯瞰万头攢动,心无杂念,象完全不干自己的事……

还有一次向自己的上司介绍神韵,他始终推说没有时间去看,我也就把这事情搁下了,但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他给我的薪水袋上有一行字,是“一失足成千古恨”。醒来后想,那下一句不就是“再回首已百年身”吗?要抓紧机会救度有缘人,于是赶快告诉他这个梦境,劝他还是去看神韵吧!当时上司的腿部因为静脉瘤开刀, 但长瘤的部位开刀后仍然会粘连,导致他一辈子要坐在轮椅上。看完神韵后不久,回诊照X光惊喜的发现竟然没有粘连了,医生说这是医学上的奇迹。他说:“其实在看神韵时就知道自己已经得救了。”

曾在打坐中看到一道好几层楼高的海啸,冲着我的方向而来, 我的身旁左右各自站了一排很长的人龙,海啸冲过来了,但到了我们的上空却变成透明虚空的海浪,飘然而过,他们欣喜若狂,欢呼着大家得救了!

我们累世为了得大法,吃了无数的苦,万万不可半途而废。师父说:“那么多众生等着救度呢,不讲真相能行吗?!我都在帮你们做!救常人本来是你们的事情。我救你们,你们救常人,现在连我都帮你们做,你不做了你是大法弟子吗?最后那算总账的时候你怎么算哪?哭也来不及了。”[4]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二零一九年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