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怨恨心后 肚子不痛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在大半个月前,我的肚子开始痛,表现是到处痛,有时在肚皮上痛,有时是在里边顶着膻中穴这个位置胀痛,有时是象在把内脏狠揪一样痛,有时是整个胸腔痛,有时是心脏难受的痛……疼痛状态来得比较强烈,且持续的时间较长,我记得这么多年来还没有这样过。

在痛苦中,我向内找,找了不少原因,比如怕心,我回忆起在肚子痛的头一天,因为知道有同修在病业状态中痛苦离世,我一下产生了怕心,怕自己哪做得不好,也会被病业迫害;还找了色欲心;还有喜欢看动态网新闻,容易被带动;还有对肉食的欲望和执著等等。找到一个执著,从法上归正,并用正念清除后,要好一些,但没多久又开始痛。每天学法背法,讲真相做正事时不怎么痛,但平时就很痛,很难受,持续一段时间后,我不知道误在了哪里?魔难中,找不到问题所在,曾一度让我感到彷徨和疑惑。

大约在一周前,我和一位同修交流,同修说到了怨恨心,开始我不以为然,我觉得自己在怨恨心方面问题应该不大,觉得自己在很多环境中都没有了怨的表现。但我突然又意识到,我怎么就没想到往这颗心上找一找呢?于是仔细回忆一段时间以来自己的思想状态,真是吓了一跳,怨恨心还不小呢。主要是对个别同修的怨,曾经互相伤害,又相互瞧不起,而这个怨是那么的强烈,已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了,思想中时常反映出对方做得不好的地方,伤害了我的地方,而且思想中经常幻想着去解释,怎样能够把对方说服,总是冒出去争去斗的念;还害怕别人怨我,有时还会顺着那些坏思想想半天……我一下明白,自己肚子痛的原因有怨恨心在里面。

我同时想起一件事,就这段时间,有一天我在打坐时看到一个景象:有两堆粪,引来了一些苍蝇……我此前不知道看到那个景象是在点悟我什么?这时明白了,那些怨同修的坏思想在另外空间真的可能象粪一样肮脏恶心,“两堆粪”说明还不只一颗心。苍蝇就是喜欢粪这些脏东西,另外空间的邪恶就和这些肮脏的坏思想“臭味相投”。真是思想不正就在招邪啊。而我此前真的没往这方面想一想。

意识到怨恨心后,当时我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对同修的一些态度是错的,真的看到了自己的错误和缺点。我很后悔,心中对同修充满了歉意。就在那时,我的肚子开始咕噜咕噜的响,感觉五脏六腑中一些顶得紧紧的东西就在化解,接着就开始往下排气,肚子的痛立刻减轻了,排了很多气以后,肚子就不再痛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炼功,还在不停的向上打嗝和向下排气。到上班时感觉完全好了。

我发现此前的那种疼痛,表现出来主要竟是那个怨气造成的(当然实质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灵体在捣鬼)。在这个空间就是由怨恨心而产生了气。生气,那真是说得很形象,我想起以前古人有句话:“气煞(杀)我也。”在人身上,确实这个气是有很大的杀伤力的,怪不得满肚子到处痛,原来是那些气在到处窜啊。如果我们经常对不同的人和事都看不惯啊,生气啊,那说明那个怨恨心已经很严重,是应该重视和清除它了。同修那天在交流时提醒我:对所有反映在思想中的怨的念头都要分清它不是我,要立即排斥和清除,对所有周围的人特别是同修,都要只看他们的长处,看到每位同修其实都不容易,每个同修都是了不起的。这样就不容易产生怨气了……

回顾这段时间,走过这个病业关的这个过程,我有了一些体会。

一、所谓“病业”实际是心性关,提高心性是关键

看看自己肚子痛这样一个表现,后面竟牵扯到了很多执著、人心:怕心、疑心、怨恨心、争斗心、色欲心、贪吃零食的心、对肉食的欲望,各种瘾好……在过关的过程中,一个一个的暴露出来,把它们去掉。

我认识到,我们大家平时所说的病业关实质是心性关,我认为我们的身体出现了各种“症状”时,其实都是冲着我们的心性来的,或者有突出的执著和欲望需要放下了,有严重的问题和错误需要改正了,或者有长期不好的观念需要去除和转变了,或者是修炼状态不能再这样放松和懈怠了……

邪恶因素当然是想钻空子干扰和破坏,但师父是要利用这一切,将计就计让我们从中提高心性,归正和升华上来。所以我们在此时实修向内找,提高心性是非常重要的,找到一个,归正和正念清除一个,因为我发现魔难的表现往往不是一颗心造成的,很可能是好些人心执著堆积在一起造成的。

我们面对麻烦、困难或魔难,只要在法上向内找,那就没有错,就象剥笋子,把笋壳一层层往里剥,最后露出了笋子,也许实质的东西外面有很多掩盖,那么即使我们开始只能看到各种掩盖,但把掩盖试着都处理完了,那最终实质还是要露出来的。所以一时没找到、找准,看不到变化,也别灰心和失去向内找的信心。

我想,在关难中、痛苦中,我们发正念清除来干扰的邪魔,那是应该和必须的,但别忽略向内找和实实在在提高心性,打个比方:我们发正念清除干扰的邪恶因素就象把来捣乱的苍蝇消灭了,当时的干扰没有了,但那些人心执著没找出来真正去掉,那就如招苍蝇的粪没找到和清理干净,它迟早还是会招来苍蝇的。所以我觉得在过病业关也好,经历其它的魔难也好,我们别把去掉表面的麻烦、困难和痛苦作为此时修炼的目地。我觉得在这个时候应想一想,师父要我们做什么?那不就是真正的借此机会向内找,去掉各种执著人心,提高道德水准,扩大心胸和容量,心性提高上来,层次升华上来。

其实,我们把人心执著去掉了,真正升华上来了,那些表面的魔难没有了根,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师父说过:“提高层次是根本”[1]。师父明示:“了却人心恶自败”[2]。

但一时没有找到真正的原因也别怕,有不少同修认识得很好:此时把心一放到底,就把自己完全交给师父,把这时的难受和痛苦真正看成是师父在给我们净化身体,是在长功,真能这样做到,那其实也就是放下了生死,信师信法,心性升华了的表现。魔难也同样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其实这时候也在看我们对师父和大法从根本上坚不坚定。

二、去掉观念的干扰

病业关中,造成魔难的邪恶因素除了用其它执著来掩盖真正的执著外,它们最常用的一种手段就是用观念来保护执著,用观念来阻挡我们找出执著。这些观念是你在一生中,不同时期了解的,学到的,亲身经历的。比如,以前看到的,学的,别人介绍的医学常识、病理知识,保健知识、各种药物、食物的保健或药用效果等等,还有你在不同时期得过什么病,症状是怎样,各种指标是多少?怎样一个痛法?是怎样治好的,或怎样诱发的,加重的……各种实实在在“经验”就形成了很强的观念。

比如说,身体哪里一痛,人的思想中马上会反映:这是什么病,该吃什么药,哪种药效果好,该注意什么,如何调养……根本不用你去想,这些人生经验和观念一秒钟不到就会自动出现在人的脑海中。阻挡修炼人从修炼的角度去认识问题和向内找。

我在这次的肚子痛开始时,有一天一个念头反映在我思想中:就是那个香肠说不定是问题猪肉,吃了才造成肚子痛的。有一天又这样反映:肯定是这次买的米有问题,你看,煮出来的饭闻着有一股药味。

邪恶因素是千方百计不让我们站在修炼角度向内找的,那是拼命要用人一生中形成的人的理,人的观念把我们的思想引向向外去看,向外去求的,并让我们担心、顾虑,随时想用人的办法,医疗手段去解决当前的“病痛”,让我们淡漠和失去修炼信心和修炼的概念。

所以,当思想中出现任何人解决病痛的办法、方法、手段时,我们要分清它是观念的干扰,此时就是排斥它,否定它,并用正念有针对性的清除它,它很快就消失了。

三、在病业魔难中要想保持好的精神状态就是要坚持学好法

我发现,在魔难中,一个修炼人的精神状态很重要的。在沮丧、顾虑、绝望等状态下,修炼人很难保持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以及应有的正念。

往往在病业状态中,邪恶因素除了迫害修炼人的肉体外,比如造成疼痛的感受,还会在思想中对修炼人進行打击、恐吓,让人恐惧,消沉,提不起精神来,其实有时肉身的疼痛并不强烈,是人的精神压力太大,心理负担过重,负面思维太多造成疼痛感难以忍受的。

在我肚子痛前几天,有一天在打坐中,一个念头反映在我脑海中:要让你的肉身死亡。我当时就在否定此念,但否定不彻底,有了一丝阴影,所以导致我在知道有同修肉身死亡时产生了怕心。肚子痛后,更有变异联想让我思想中产生出肚子痛要导致什么后果,比如肉身会死亡等等,让我觉得肚子痛得心慌,痛得难以忍受。

好在我后来看清了邪恶的安排和手法,我不断用法来否定它,比如我反复背:“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3]。我也在思想中反复对邪恶说:大法师父没有给我安排肉身死亡,谁干,谁参与,谁就是罪。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我们整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我是无数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只有有这个肉身才能在这里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谁迫害我,谁就是在迫害大法、干扰正法、毁灭众生,谁就应该被清除。随着我反复背法和念这些话,身体上的恐惧感、怕死的心就消失无影了。

在这段时间,我深切体会到,魔难中要想保持一个好的精神状态,要让头脑清醒,不被观念和杂念占据,不被各种威胁所吓倒,要有正信和正念,每天坚持学好法,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背法,尽管有时背法时,肚子也在痛,但我还是一直坚持,这样因为思想中充实着大法,内心就不再会慌乱了,意志坚强起来,有时会明显感到身体上的疼痛被隔开了,真正的我被法包容着。思想中时时有法,才能让我们保持一个积极乐观的状态和心态,以及应有的正信和正念。

我认识到不管魔难怎样表现,就是坚持做好三件事,这就是在跟着师父走,就是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定要相信师父,相信师父一直在保护着我们,其实师父一直在为我们更多的承受。感恩和相信师父给我们的是最好的一切,我们就一定能走过来。

一些体悟,供同修参考,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