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见证师父的洪恩与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九日】前些天我回到原单位去办事,看到比我小的同事们都变老了,她们见到我现在的状态,都用惊奇、羡慕、询问的目光看着我,还夸我年轻皮肤好,我们院长幽默的说:“你的容颜不打算改变了呗?”

我是医生,刚刚得法修炼两年。我今年六十六岁了,以前的同事、朋友都知道我是个病秧子,得法后我不但病好了,月经也恢复了,身材由臃肿变的窈窕,皮肤也变的白皙了,真有种重返青春的感觉,难怪同事们会感到惊奇。我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法轮大法真是太好了。

在痛苦中挣扎的日子

我是一个有着二十年病史的哮喘病患者,这个病在世界范围内都是不能攻克的疑难症。咳喘起来不但寸步难行,有时连床都上不去,只能坐着板凳扶着床沿一个月一个月的喘息不止,我的卧室明明与卫生间紧挨着,但犯病时每去一次卫生间就象走十万八千里那么艰难,要蹲下来缓解好几次才能完成这几步路。

我还被送進医院抢救过多次,由于在抢救时使用了大量的激素,整个人肿的象皮球一样,激素引起的菌群失调症又造成了全身播撒状的病毒性疱疹(肿瘤晚期病人才得的病),患病后我连续八天八夜吃不下任何东西,吃了就剧烈呕吐,熬过这一关后,全身的疱疹依然疼痛不止,每当我躺在床上时,无论是穿衣或是盖被,都象有无数的仙人掌刺扎入肌肤,令我日夜难眠,神经衰弱、鼻窦炎、双侧肩周炎、关节炎以及多汗的毛病随之而来,看电子产品时眼血管疼得如同爆裂一般,听电子设备象有雷管在耳朵里炸裂一样疼痛,说话时胸腔还疼的厉害,与人交流时只能用手势、点头、摇头示意,真是有耳不能听、有眼不能看、有口不能言!呜呼哀哉!

因为抵抗力低到极点,人又多汗,所以家人们都不敢在我身边走动,生怕走动时带起的凉风把我给吹感冒了。每当想起曾经那个聪明、漂亮、能干的科室带头人,变成了现在这样一个拖累人的废物,我的眼泪就象河一样的流,感觉心里有诉不完的苦。

多少次我都想到了死,恰逢这时我先生下岗失业了,当时孩子大学还没毕业,如果我在家养病不去上班,那么一大家子人的生活就没有了着落。我只得拖着病体每天挣扎着去上班,用各类药物强行压制病状,我虽在医院工作,却从来不敢去做化验,因为化验几次都是血量三加号。我怕同事见到化验报告后会说我都这样了还来上班。二十多年长期的输液吃药,使我的肾脏出现了慢性出血的症状(尿毒症前期),我忍着腰疼在单位咬牙坚持,回家后常常痛声哭泣。

每天走在上班的路上,我都要双手攥拳,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只要没有患上尿毒症,就要挺下去,我要是倒下,这个家就完了。在这种情况下,下岗失业的先生由于心情不好,还经常对着我发脾气……我在通向死亡的路上一天天的熬着,熬着,真不知道能活到哪一日。

大法救了我

幸运的是,两年前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师父救了我,把我从地狱里捞起:修炼后我的病全都好了,身上不痛了,并有了穿衣盖被的亲肤感,折磨我二十年的哮喘、鼻窦炎和菌群失调症都不翼而飞。

得法前我出奇的怕冷,夏天人家都穿裙子了,只有我一个人还穿着羽绒服,即使在三伏天,也要穿上羊毛衫和棉拖鞋,即使这样依然觉的双腿象戳在冰窟窿里一样!学法后我再也不怕冷了,冬天只盖一条毛巾被就能入睡。每当想起这些,我都感动的嚎啕大哭,感恩师父的浩荡佛恩将我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我感到师父就是我的父亲,世上除了父亲外没有人对我这么好。

得法后,除了身体恢复健康外,在我和家人身上还发生了不少神奇事:

去年去北京,我担心有小偷,就带了一个拉链很难开的包,结果到公园里时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包早已在不知不觉间被小偷拉开,当时五千多元的手机和现金都放在包的上层,没有被偷都是因为师父保护。有一次,我孙子发烧到四十度,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在身边,看到孩子口吐白沫,眼看就要抽搐了,我急得要命,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会儿孩子就退烧了。

今年中国新年,我哥哥突然病危,在从医院回来的路上,我的心情很沉重,满满的都是对亲情的执着,恍惚间我绕过一辆车的车尾,刚转过车身的侧面,没到一秒钟,那辆车就象离弦的箭一样飞速的倒车,惊的我目瞪口呆,如果当时我走过车尾时晚上一秒钟,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前些天,我的小孙子因为大便干燥,肚子疼的直哭,用了好几支开塞露也不好使,一家人急得团团转,这时来我家做客的同修提醒我说求师父,我俩立即到一个无人的卧室里静心求师父帮忙,这期间,孩子的哭声和亲属的安慰声不绝于耳,我俩不为所动,十分钟左右,就听见家人们在门外喊道:“拉出来了。”事后四岁的小孙子对我说:“我的肚子突然不疼了,就象坏肚子一样‘哗’一下子全拉出去了。”师父真是太神奇了,这真是一人得法,全家受益。

现在我每天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身心都受到滋润,这些都是师父恩赐给我的!愿世上的众生都能感受到大法的美好与殊胜,最终得到救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