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魔鬼撕下面具……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那些身处中国大陆的孩子们,从一出生开始,就生活在一个身不由己的环境中,当他们慢慢长大,对于身边的一切早已习以为常。然而,他们的心灵却已经被一层厚厚的东西包裹、笼罩……

从“撒谎作文”说起

二零一八年,一项来自《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问卷调查显示,在2002名受访者中,90.6%的人觉得,现在学生写“撒谎作文”的情况多。其中,31.8%的人甚至表示,这种情况“非常多”。

从几十年前的“保护集体财产”,比如“某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去学校关窗户”、“从家里带锤子、钉子去修理学校桌椅”,到后来的“拾金不昧”以及“乐于助人”主题,比如“捡钱交给警察叔叔”等等,中共治下的学校“撒谎作文”不但失真,并且造假内容雷同,似乎有一个设定的标准答案。

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元华说:“共产党要控制人们的思想,最主要的就是让人不能真实的表达自己,所以它要给你一个所谓的标准答案。它出任何题目的作文实际上都隐含着一个它的所谓标准答案,所以小孩从小上学的时候就被训练一种技能,就是揣摩所谓的标准答案。”

当一个人不知道要对自己写下的东西负责,这是从根本上毁掉了做人的诚信。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最近,北大学生会副主席牟林翰被指长期精神虐待女友包丽,最终导致包丽自杀并导致脑死亡,在大陆引发轩然大波。就在社会一片的谴责声中,中宣部下达禁令,禁止媒体追踪报导。

不仅是因为生命的宝贵,人们还急切地想知道,为什么一个知名高校的学子竟然会败坏到这种地步:牟林翰仅因女方过去曾有感情经历,其控制女方的想法令人不寒而栗:“给他怀一个孩子再打掉”,“做绝育手术”,“不能把切除的输卵管扔掉……带回来给我,我想留下它。”

人们在思考、探究,问题出在哪里?在微博上,对此问题的跟帖有数万条,有人感叹:“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面对世风堕落如此之甚,人将不人,人心魔变,原因到底在哪里?

据媒体报导,牟林翰深谙“学生会政治”,如何竞选学生会干部,如何取得别人信任,包括竞选时表现出对竞选对手示弱,对领导投以“忠心”,如何通过利益骗取选票。这与“撒谎作文”有着潜在标准答案,岂不是如出一辙?

中共喉舌《半月谈》杂志曾刊文指出,不少大陆高校学生组织就象“小官场”,“抱大腿”、“混圈子”、“打招呼”等不正之风盛行。

显然,作为中共党组织结构的一层,学生会也无法逃脱中共“假、恶、斗”的邪恶基因。对上级所谓的“党性”无条件服从,对下级用尽控制、奴化的一切手段。虽然北大学生会干部事件仅为个案,但却真实投射了中共“党文化”对于人心的异化与魔变。

《九评》揭示真相

看一看,九评编辑部的《九评共产党》所揭示的真相:“中共作为一个极权组织,对社会的控制深入每一个社会细胞,没有中共在背后怂恿和操纵,这一切根本不可能发生。”

“中共常常给自己唱赞歌说‘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而这一场场的人肉盛宴却折射出:中共可以使人变成豺狼魔鬼,因为它本身比豺狼魔鬼更加凶残。”

“所有的基因都为着同一个目的:恐惧型的高压控制。共产党的邪恶,使它成为所有社会力量的天敌。”

当我们把视线移的远一点,则中共魔鬼般的基因就昭然若揭了:

一八四八年,《共产党宣言》宣告“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出世。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地写道:“共产主义要消灭永恒的真理,消灭所有宗教和所有伦理道德”。“一切存在的都应该被毁灭。”

列宁说:“专政是直接凭借暴力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政权。”

毛泽东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将革命进行到底。”“八亿人口,不斗行吗?”

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时说:“精神上摧毁,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幽灵般的共产主义,并没有隐瞒它的意图,然而世人却在其暴力之下的恐怖与谎言中,被欺骗了一代又一代,一年又一年。

当血淋淋的事实,看的越来越清楚时,有人感叹说:“这一次,我相信他们会将怀孕的妇女置于死地。”事情是怎样呢?

◇悬空吊坠孕妇致痛苦流产 丈夫被逼在旁观看

黑龙江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为逼迫一怀孕六、七个月的法轮功女学员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将她悬空吊起,绳子绕经房梁(离地三米)滑轮,恶警松开绳子,孕妇急速坠落、重重摔下,恶警再拉绳将人吊起,再松开、坠落、摔下,来回折磨,孕妇在无以言表的痛苦中,被折磨流产。

◇肢解婴儿!悲呼小小生命惨遭“凌迟”酷刑

张汉云,陕西汉中市汉台区法轮功学员,事发当年三十三岁。二零零一年三月,汉中市汉台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马平安、汉中市610等恶人绑架了住在亲戚家即将临产的张汉云。

恶人将她拉到三十公里外的职工医院强行堕胎,因胎儿过大难产,禽兽杀手竟将已届临盆的婴儿肢解!将婴儿肢解取出!

◇毒杀胎儿!可怜七月胎儿挣扎两天两夜痛苦而亡

法轮功女学员净莲(化名)和丈夫进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在北京信访办等到的却是公安的非法抓捕。被接回当地后,因净莲已有七个月身孕,拘留所不收,“上级”决定强行打胎,

恶警将她拉到医院强行打毒针,可怜七个月胎儿在母腹中折腾了足足有四十多个小时才痛苦地死去。净莲挣扎着生下死去的孩子,净莲心如刀绞,父母泣不成声,抱着白白胖胖的死去的孩子舍不得扔掉。

其惨烈如同凌迟酷刑啊!对如此幼小无辜的生命怎么下的了手!如此没有底线的禽兽不如的行恶,却不用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中共漠视生命、为祸中国,把中国社会、中国人、中国人的道德已经为害到何等可怕、何等变异的地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