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语气、善心,加上道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一次学法中,学到师父的著作《精進要旨》中这一段法:“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1]。

我想,正法進程突飞猛進,大法弟子配合的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力度就会更大。怎样才能让自己的语气更平和,更有慈善的心境,怎么能讲出道理、讲出师父告诉我们的法理而不是人的观念呢?

在一次与妻子(同修)的交流中,我发现,我说话语气不太好,善心不够,也没说出什么道理。我得找找自己了,因为我发现这不仅仅是一个怎样说话的问题,而是修炼状态的一方面表现。

一、语气

我悟到:因为急躁,所以我的语气就不好了。为什么会急躁呢?原来我有一个求结果的心,没有求到想要的结果,就会急躁。想要什么结果呢?交流的时候,在我的心中有个“自我”的标准:妻子应该这样想、应该那样做才对。这个结果迟迟没有达到,没有符合我心中的标准,心态就急躁了,语气随之就不好了。这说明“自我”这个东西受到冲击的时候,就会让我急躁而语气不好。还因为对妻子有人情,潜意识中觉得对方不是外人,是家人,说重了也不会有什么不利的影响,抱着这样的想法,不知不觉中对自己的要求标准就降低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应该要求自己在任何情况下不产生分别心;想真修的话,我也没有什么理由可以降低对自己的标准要求。

我还思考了另一个问题,什么是“自我”?我现在的理解是:每一个人对事物都有自己的认识和看法,这是正常的。但如果一定要把自己的认识和看法强加给别人,强烈的要求对方和自己是同样的认识,这时候对方感受到的压力,可能就来源于正在操控我们的这个“自我”。其实这个东西并不是真我,是一个从情中派生出来的不好的东西。

我想起自己以往的交流中,“自我”这个东西起作用的时候,我有时候会表现出这样的状态:我在说,你就得听,你要是不听,我就会不高兴;我说了,你听了,你还得听懂,没听懂,我又会不高兴;这还不算完,我说了,你也听了,也听懂了,你还得改、得有变化,如果没有改变,我还会不高兴。这个时候,在强烈的自我作用下,语气就难以把握好了。

那么,怎样把握交流中的语气呢?我现在的悟法是:当我们想就某一问题交流时,先站在遇事向内找的角度,先看看自己是不是有类似的问题,是不是对自己要求的标准太低了。也就是先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这时再对同修说话的语气可能就会平和些。

如果按照师尊法中讲的“做而不求”[2],站在提醒、劝善的角度与同修交流,多提醒自己:我的想法只是在现有层次中对法的理解,层次不同,认识也会不同。也许我还没有达到同修现在的层次,那么同修提出的想法,我可能就会不好理解,不容易接受。

师父告诉过我们:“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3]。不同的修炼路,会展现出不同的修炼状态,不可能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强求完全一致,就不符合法了。

曾听一位同修打了个比方:修炼到八层楼那么高的人,会看四楼的人做的事不符合高层次的法。而修炼到四层楼那么高的人,看八楼人的做法也会觉得有问题。而我们自己修炼到四楼还是八楼,并不能确定。但可以肯定的是:修炼中的人,一味的强调“自己的某个认识是对的,对方一定是错的”,这是不符合大法要求的。有了这样的态度,也可能会让我们在交流中的心态和语气更平和一些。

二、善心

如果我们抱着一个自我的标准,符合了我的观念和认识,就高兴了,不符合就不高兴,就不容易让人感受到善意。比如我在与妈妈(同修)交流的过程中,不是因为妈妈能更好的理解大法法理、能更好的实修与证实大法而为她高兴,而是因为符合了“我”的想法与标准而高兴,交流的基点不是为对方好,就难以体现出善心来。

在与一位同修的交流中,同修谈到,有些家长同修教育孩子时,旁观者感受不到正面的教育效果、甚至看不出是想对孩子好,更多的感受是在说教的同时,发泄着对孩子的怨气,指责孩子这里没做好,那里也不如人等等。并没有冷静的帮助孩子分析犯错的原因,提供一个成年人、一个大法弟子理性的帮助,也就看不出家长对孩子的善心来。这样的教育方法,这样的交流方式,因为不符合师父法中的要求,往往达不到理想的效果。

我们是修大法的生命,即将成就未来天国世界的主和王。师尊告诉我们:“慈悲是神永恒的状态”[4]。师父说的这个慈悲心,我悟到是放下以私为基点的自我,一点一点修出来的。在与别人的交流中,越来越多的替对方着想,得看看对方能不能听懂,好不好接受,有多大的压力,是否按照法中的标准真的是对对方有益处。要看对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影响,而不是一直想着如何对自己有利。持之以恒,我们的慈悲善心也许就会一点一点的升华;再说出的话,可能就会让对方感受到慈悲与善念。这样说来,真正的慈悲与善不正是修炼达到某一层次的自然表现吗?!

三、道理

交流中所谈及的道理,我们可以试着放下人的观念与标准,把师父相关的讲法请出来,当然不是用法去修理别人,而是先来对照自己的想法与做法,是否符合大法,再与同修共同对照我们的言行与思维,看看我们与大法中的标准有哪些差距,交流如何缩小这个差距。

我们可以与同修探讨在什么时候应该用法来对照我们的言行与思维;怎样用法来对照;怎样看清楚自己潜意识中对自己的标准要求等等。提醒同修冷静的看清楚:抱着人心、执著不放,虽然可以短暂的满足名利情的欲望,却对我们的实修及救度众生、证实大法有什么样的危害等等。我相信,一个生命看懂了真正的利害关系,就会依照高标准,主动面对吃苦去归正,从而真正的提高上来。

以修去妒嫉心为例,谈一谈交流中讲出道理的一种方式,供同修参考。

我们可以试着与同修交流,当我们的心里感到不平衡的时候,我们就可以静下心来看一看,是不是象师父在法中讲的:“别人要好了呢,不是替别人高兴,而是心里不平衡。”[5]如果是这样,那可能就是表现出妒嫉心了。发现了怎么办呢?我们可以看看这个妒嫉心怎么产生的,再来看看它的危害,引起我们的重视。

学法中我们可能会明白,“过去搞的绝对平均主义”[5]是一个妒嫉心的根源,看看我们潜意识中是不是认为所有人都应该是一样的生命轨迹。如果看到别人比我们心性好、比我们有钱、有势力、有更美满的家庭等等,就不平衡,觉得凭什么他有我没有。这其中的业力轮报、因果关系,师父在大法中都明确讲出来了。我们是不是忘记了这些法理,或是没有完全相信才会觉得不平衡呢?还是因为心中有个“人人应该绝对平均”的想法,才带来的不平衡感?

我们还可以回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曾经做过的事、曾经动过的念中,有没有妒嫉心在起作用而我们却不自知。可以请教其他同修,是否看到过我们曾经的妒嫉心的表现。这样来多对照,对于这个妒嫉心我们也许就会更熟悉了。这样一旦它再跳出来干扰我们的正念,我们可能就会更快的抓住,不再被这个人心控制去思考与做事了。

当我们明白了这个妒嫉心问题的恶果和严重性,就会坚定我们摆脱妒嫉困扰的决心。

其它方面的人心与执著、人的观念、对自己比较低的标准要求等,也可以这样依靠师父的大法来对照。好比有人告诉我们前面有个水坑,里面都是脏兮兮的污水,谁听懂了,也相信了,就不会再主动去踩了。这个不去踩水坑的做法,是从内心而来的自发行为,没有强制、勉强、没有迁就与走形式,也不是做给人看的,而是在明白真相后主动要保持自身洁净的正常反应,是理性而自然的。其它各个方面的实修,也可以是这样体现。

在摆脱人心执着的纠缠中,我们吃苦,不少同修交流中表露出有时候不愿意吃这些苦。我们可以试着这样与同修交流,还是过污水坑的例子:我们绕过或跳过污水坑时必定要多花力气,谁都不会嫌麻烦而不跳、不绕的,就象想真修就得面对吃苦。这样看来,明真相,得福报就不仅限于常人明白迫害真相而得救了,大法弟子真正从法中明白了宇宙的真相,也同样会推动我们实修、提高吃苦能力。

看似师父在告诉我们工作与交流的方法,真的按照法中的标准把工作做好了,也许我们也就修出来了!这也是大法圆容与玄妙的展现啊!

以上为个人现阶段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给予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为何拒绝〉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