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广神韵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于二零一三年得法,修炼六年,时光转眼即逝。静下心来回顾一下,自己的变化真的是脱胎换骨,我的内心都充满了无限的感恩,感恩师父、感恩大法。今天,有幸借此法会——这个殊胜而庄严的日子,将自己在神韵推广项目中的一些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大家交流。

今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加入了神韵推广小组。神韵纯善纯美的舞蹈与音乐让我心中不由得升起神圣感,发自内心的喜爱和赞叹!当时的我既开心又纳闷,嗯,怎么我会莫名其妙的進入神韵推广组呢?不过,我相信一切都不是偶然的,能够使大量的众生在美妙的享受中得救,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我坚定了正念:神韵救人的意义重大,我一定要尽力做好。

神韵的推广是一个很好的修炼机会,我真切的感受到师父就在身边安排了一切,让我们在修炼中提高自己,在神韵的推广中成熟,并救度新加坡的众生。

十月,我第一次和同修们共同参与了二零二零年神韵日本之旅的推介会。神韵推广组和演讲组的每一位同修,正念都很强,对此也是相当的重视。大家都默默的付出了自己宝贵的时间与精力,每晚赶稿都至深夜两三点。那次推介会,我原本只是负责写整个行程安排的文稿,却因为人手不足,同修推荐让我自己讲解自己的文稿。在同修们的鼓励与支持下,我坚定了自己的正念:“只要我多努力一点点,就能够多救一个众生”。于是我便全身心的开始着手写初稿、幻灯片的制作,到最后的定稿。由于是第一次做,没有任何的经验,同修们都给予了我大力的帮助,他们不厌其烦的提出建议,帮我修改文稿,以便做到最好。那时,大家的心中就只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到推介会的那一天,要轮到我上场之前,我的腿一直在发抖,心一直在跳,一直不停的请求师父加持我,而内心也在一遍又一遍的对师父说:“师父,是您要我做这件事,那我就高高兴兴的去做吧,我一定会做好的。”顿时,感受到强烈的能量,所有的担心与恐惧全部瞬间消失了,我真正的为师父的慈悲所感动。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那次推介会举办的非常成功,受到各界人士的一致好评。

忙碌了一阵子,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可是,紧接着又收到了负责人的通知,又要举办第二次神韵推介会了,问我是否要尝试一下做“神韵”的主讲,我毫不犹豫的回绝了。因为我不仅要工作又要照顾孩子和家庭,而且每次彩排都要和其他老师调换课程,路途又很远,每天已经是忙的团团转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的精力和时间再来一次呢?心里不由得埋怨起来。过了两天,看到群组中负责同修说他这次做主讲的信息后,一种愧疚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忙,难道同修就不忙吗?他们要承担的事情更多啊!可惜,参与神韵推广的同修真的是太少了,如果我拒绝,这一方的众生要怎么救呢?要如何跟师父交代呢?在仔细考虑后,我主动发信息告诉大家,这次我来做推广神韵的主讲吧!

口头答应是很容易,做起来可还真的是不简单啊!一接过讲稿我就傻眼了,两个星期内要把那么多的内容全部记在心里,而且神韵的份量又是何其的重要,对我真的是一个大考验啊!与此同时,准备讲稿的时间又和学生即将考试的时间相撞,对于一位老师来说,学生的成绩关系到自己的事业前景与名望,所以心理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不由得抱怨的心起来了,

内心再也不想承担这样的任务了。有一天,我和先生诉苦说:“讲稿真的是很难背,忙完这次推介会,我要退出了,真的没有时间每次这样忙碌,家里、孩子、学生、批改功课,我觉的好累啊!”但是,无论我怎样的抗拒,我还是勉强继续做下去,心想,怎么能泄气呢?不知不觉,推介会的时间要到了,讲稿我也已经背熟了,心中也有了十足的把握,但是怕发挥不好的心还是无法克服。推介会的那天早上,我起床后先发正念,然后学了一讲法,接着彩排了二次,感觉自己一定能够出色的完成任务,画下一个完美的句号。这样,无论对师父还是对同修都有了一个交代。

我信心满满的带着两个孩子赶到会场,脑中浮现出自己上台演讲时的精彩画面,心中充满了欢喜。活动正式开始了,可是偏偏快要轮到我上场前,突然感觉自己的头很晕,想要呕吐,上台后,脑中一片空白,台词怎么瞬间就变的完全没有了顺序,思路全乱了,我知道是干扰来了,心中不停的求师父,慢慢的,心情平复下来了,思路也清晰了。可是因为我一个人的失误让整个推介会失色不少。我这才意识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一思一念都是至关重要的,努力向内找,发现我有一颗为私为我,求安逸的心。

我的心情很沮丧,以为同修们一定会责怪我。相反,大家却都在安慰与鼓励我。

推介会结束了,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家,心中充满了自责与愧疚。打开手机重新看了一遍神韵二零二零年的宣传短片,顿时,一种真真切切的心痛的感觉撕裂着我的心肺,第一次深深的感受到了心在痛的滋味,只觉的胸口被堵住说不出话,连呼吸也不能正常了,我的泪水忍不住奔涌而出,那时的情感已经无法通过语言来表达,只能借助无声的眼泪,一滴两滴三四滴,一行两行泪千行,心中对师父充满了无限的愧疚。捧起师父的法像,心中唯一能够想到的话就是:“师父,弟子对不起您。”

越哭越伤心,我无法原谅自己的过失,觉的自己简直太没有用了,连这件事都做不好,真的是给师父、给大法丢脸。随即拿起电话告诉同修们,我要退出神韵演讲组了。

我的二个儿子一直在身边给我递纸巾,轻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这时,我的大儿子说:“妈妈,您为什么哭,其实您今天表现很好啊!即便是这次没有做好,下次做好就可以了,怎么能够轻易说放弃呢?而且时间已经真的不多了。”我惊讶的看着我的大儿子,他耸耸肩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他连说了三遍。我的情绪顿时又失控了,我知道这是师父慈悲的点化与鼓励。那一晚的夜是如此的漫长,我尽量让自己入眠,让这一切伤心的事忘在脑后。不知哭了多久,早上睁开眼,感觉到我的枕头都是潮湿的,看着房顶,眼泪还是不停的流。为了麻痹自己,我起身开始不停的做家务,然而无论怎样做,前一天的事却依然挥之不去,淡忘不了。我这是怎么了?我坐下来让自己冷静,突然意识到如果自己没有做好就退出,谁伤心呢?难道不是师父吗?而谁又在高兴呢?不就是旧势力吗?如果有一天突然师父说正法结束了,我没有做好我该做的,没有完成我的使命,我要怎么办?那时的心会不会比现在更痛百倍,千倍,万倍呢?那时的自责与愧疚感会不会比现在更让我痛彻心扉呢?想到这里,想到了师父,师父为度化我付出了多少辛劳与承担了多少的业力,却从不计较,依然对我充满了慈悲与关心,而我却只想着自己,做一点点大法的事就牢骚满腹,难道我只是想从大法和师父那里得到好处与庇佑吗?多么卑劣、肮脏的心。再回头看看自己自私自利的心,简直是无地自容。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可以消沉下去,不可以让六年的修炼时光白白的浪费,必须立刻爬起来,迎头赶上。突然,感觉头脑清晰,明白了自己接下来要如何做了,心中豁然开朗,擦干眼泪,看着师父的法像对师父说:“师父,弟子知错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的生命来源于大法,我是法中的一个粒子,和大法是一体,为大法做事就等于为自己做事。对师父有一颗感恩的心,可是要落实到实际行动中,知恩图报,真心助师正法。弟子一定在法上归正自己,一定不辜负您的慈悲苦度,弟子一定要跟您回家。”

晚上,打开手机,接到了同修们打来的电话,也看到了他们关心与鼓励的信息,同修们都在等着我回来,都不想落下我,我深深的被感动了,我为有这些正念强、精進不止的同修们骄傲,也为自己能够加入这个项目而感到庆幸。在此,我诚挚的感谢神韵推广组和演讲组的每一位同修,谢谢你们的包容与支持,谢谢你们一路的陪伴,我要重拾信心,与你们并肩同行。

回想整个推广过程中,师父无时无刻不在看护着我们。明白了作为大法弟子,无论我们做什么项目,在项目中承担什么角色,关键在于我们能够在各自的位置上纯净自己,证实法,圆容法,共同展现师父的洪恩和大法的威德;也明白了真正的配合是一种完全无私的心态,真心去配合,能够做到放下自我,成全别人,成全整体,圆容师父所要的,这样才能把证实法的事情做好;也明白了不管再大的事,只要随时记得自己是有使命的大法弟子,记得自己的责任,没有了为私的衡量,就能突破一切;也明白了在法的面前知道自己谦卑,知道自己努力向上修,不断纯净自己,这个心态,才可能让法的威力通过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体现出来。

正法的时间快要结束了,我们能够救度众生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了,在以后的时间里,我要更多向内找,修好自己。

感谢师父给我参与神韵推广、并在其中修炼提高的机会!在这里我收获了满满的幸福和感动,还有震撼。真的是感到无比的自豪与荣耀。

推广神韵是兑现我们誓约的绝佳机会,也使我们能够在修炼方面取得快速進步。我真的希望有更多的同修能够加入進来,共同兑现我们的誓约,“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珍惜师父给我们的这个巨大的机会。

最后,恭录师父的一段经文,与大家共勉:

“大法弟子是人类的希望,而且是唯一的希望。救度众生是我们的使命,责任重大,唯有修炼好自己才能做好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事。”[1]

再次感谢师父的安排和鼓励!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叩谢师恩!谢谢同修!

以上交流有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巴黎欧洲法会的贺词》

(二零一九年新加坡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