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环境中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们夫妻都是大法弟子,丈夫是早期得法的老大法弟子,我在他的影响下,十一年前也走入大法修炼

丈夫是属于那种做事谨慎、较真的人,而且口才很好,逻辑思维缜密,遇事不说清楚不罢休,他有问题,也要在道理上真正的给他解释清楚了,他才会接受。而我性格相对随和,做事马虎、不求甚解,感性强理性差,因此做什么事都让他不放心,我做事时,他经常在旁边指手画脚,让我不耐烦。在我的记忆中,以前我们每次吵架,最后我总是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但是我心里并不是真的服他,而是感觉自己说不过他。结婚这么多年,形成了很多根深蒂固的观念。

初期得法的时候,我非常激动,一下子明白了生命的意义,每天心情喜悦,那时我们之间矛盾也比较少,对他做的证实法的事很佩服,自己许多事不知道怎么做时,也能认真听取他的建议。虽然他经常挑我的毛病,但是有许多证实法的事我们还是能够互相配合着做。就在我刚刚得法半年时,因为营救同修,丈夫被邪党绑架,我们两人形成整体,相互配合,解体了这场迫害,二十四小时他就回家了。

因为身边有丈夫这个老学员,得法后,我就迅速的投入到证实法中,而且因为在日常工作中掌握了一定的技能,在证实法中也发挥了一定的作用。那时每天除了正常的工作、生活,大量时间忙于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

得益于师父的慈悲安排,我在单位工作很清闲,每天在单位有很多时间学法,下班就忙于做证实法的事,每天感觉很充实。那时思想非常纯净,事事以法为大,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感觉很多人心都能放下。

现在想想,可能是自己根基比较好吧,其实那时并没有真正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实修自己。当时本地的邪恶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比较严重,身边同修在一起也是经常交流如何证实法、营救同修、救度众生的事,对于个人在其中如何提高,这方面交流的比较少,我也把做事当成了修炼,虽然自己学法很多,但并不懂得实修自己。

在我得法几年后,本地发生一场邪恶预谋的迫害,期间丈夫因营救同修被绑架,我也受到牵连。因为修炼不扎实,面对迫害不知如何应对,以前营救同修时,大家交流的一些反迫害的法理和做法都想不起来了,这或许就是我当时真实的修炼状态的反映吧。因为家人找了关系,一个月后,心里带着遗憾我回到家中,丈夫则被非法批捕。

回来后,在同修们的交流帮助下,我迅速调整自己,大量学法,发正念,加强主意识,坚定正念。在同修们的无私配合下,为丈夫请了律师,在营救同修的过程中,渐渐去除怕心、否定迫害,给相关的公检法人员写信、面对面讲真相,法理也越来越明白,正念也越来越强。在修炼上感觉自己慢慢成熟起来了,并且得到周围同修的认可和夸奖。

和同修的配合中,也有触动人心的事,但是身边同修修炼的都很扎实,而且知道我是新学员,在魔难中同修们鼓励我,无条件的配合我破除邪恶迫害。每当我有小小的進步会得到鼓励和认可,较少出现心性上的摩擦。我修炼上的不足都被同修的包容和谅解掩盖着。

营救同修的过程中,虽然反迫害证实法做的还可以,但是在实修自己方面仍然没有大的進步,而且不知不觉中,还生出了对自我的执着,显示心、欢喜心也出来了,只是当时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不过当丈夫回来后,面对他,我的这种自我和妒嫉心、显示心强烈的反映了出来。

丈夫回来后,我急于想把自己这两年中的感悟和收获倒给他,强势的指出我所看到他修炼上的不足及被迫害的原因,要帮他改正,还觉的是对他好,对他负责。对丈夫表现出来的一些我认为的怕心、承认迫害等不断指责,主观下结论,甚至表现出瞧不起他,觉的自己比他法理清、做得好。

其实丈夫在邪恶的黑窝里做的很好,一直没有妥协,正念正行、不被邪恶谎言和假理蒙蔽,思维清晰,说话有理有据,每次都让那些想“转化”他的恶人无言以对。回来后,他本以为我会更加敬佩他,没想到恰恰相反,原来对他几乎言听计从的我却处处挑他的毛病、咄咄逼人、不断对他指手画脚。这种巨大的反差让他难以接受,所以每次我指出他的不足时,他都要求我从法理上讲清楚,而我只是强势的下结论,让他无法接受,所以每次交流或配合都会由于各自带着的强烈的情和观念及自我而出现相互抵触和争吵。

我有时觉的奇怪,明明是他的不足,给他指出来他为何就不接受呢?他也一样,看到我的不足给我指出时,我也不舒服。有时俩人交流感觉状态还挺好,不知怎么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怨恨、不平,甚至失去理性,几乎每次都会不欢而散,我们双方都很委屈。

那时我真的很苦恼,有时都不愿和他说话,争吵激烈的时候甚至想分开。看得出来,他也很苦恼。彼此越来越难沟通,更别说在证实法上互相配合了,以致使周围的同修都感受到了。我俩也知道修炼上出问题了,也很着急,在每次冲突后也都会向内找,有些许的改善,但一直没有根本的解决。

邪恶一直虎视眈眈,钻我们人心的空子。就在丈夫回来不足一年时,一次我和同修在集市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我和同修遭警察绑架,又被关進看守所。

关在看守所期间,丈夫每周都写信鼓励我,安抚双方老人,并且为我们请律师,为营救我们操劳奔波,为此还不得不辞去了在外地的工作。

在黑窝里,我刻骨铭心的向内找,反思自己的修炼路,看到自己从得法开始就忙于做证实法的事,学法时间虽然也不少,心很静,但日常生活中并没有按照法的要求时刻向内找、去执着,因此,证实法的事虽然做了不少,人心和执着却被掩盖着,尤其自己的显示心、爱听好话的心、妒嫉心、色欲心、安逸心等等干扰着自己,让自己的心态不够纯净;党文化的因素也很重,争斗心、不服气的心、自以为是、缺少女人的贤惠温柔;对同修、家人和众生更没有做到真正的善。我告诉自己,我回去一定要做好。

在师父慈悲保护和同修们的整体配合营救下,一年后我走出看守所,回到家。

经过这场魔难,我们都努力的想要做好,发生矛盾后各自知道向内找了,慢慢的我们的关系也在改善。但是我总感觉我们的关系没有从根本上改变,有许多时候是强忍住了,不是坦然过关,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挡着我,自己也非常苦恼。

一次我开车去学法小组。我开车是新手,丈夫在旁边不断指导我,让我这样那样,我没有按他的要求做就抱怨:“为啥不听我的?自己做不好还不听取别人意见,怎么就不想改变自己?”我也没有控制住情绪:“为啥你总想让我听你的,你是领导吗?领导还不能强迫别人按自己说的做呢!我又不是机器人,我有自己的思想,为什么要听你的?”

我们争吵起来,期间差点碰到别的车,可是却闯了红灯。丈夫让我把车停到路边,我们都冷静下来,丈夫说:“是我错了,我不应该一直要求你按我说的做。”我没有吱声,他又说:“但是你也想想,怎么就那么不想改变自己呢?”

他的这句话触动了我,我想起师父的讲法:

“弟子:认识到自己的执著,象骄傲、妒嫉等,为什么总也去不掉?

师:如果你们真的把这些东西看的那么重,就能够克制它,那你就能够削弱它,渐渐的彻底的去除掉。如果你觉的我知道了,也挺着急,但是实践中你并没有真正去克制它、抑制它,其实你只是停留在只是看到、感到这种思想的活动,你没有抑制它的行为。也就是说,你只是想到了并没有实践去修。”[1]

我一下子找到了我们这个矛盾没有解决的根本:为什么我们对这个情况也着急,每次矛盾出现也都会向内找,但是迟迟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就是我们出现矛盾时,虽然也在向内找,但只是表面做到不再坚持自己了,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自己,或者说我们都只想改变别人,没想改变自己。

这就是我的症结: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也想做好,甚至很着急,但是在实践中我没有做到,我不懂得真正实修。师父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2]

回想起来,家庭是我们多好的修炼环境啊,可是我却错过了那么多提高心性、实修自己的机会,还用人心看待,抱怨命运的不公。我暗暗告诉自己:我一定要改变自己,真正做到,哪怕从最微小的地方开始!当我下定这个决心时,我感觉非常轻松,我跟师父说,弟子太愚钝了,浪费了很多修炼提高的机会,这么不悟,还抱怨,真是汗颜。我应该感谢丈夫啊。师父说:“你好我也好,怎么去修炼?”[2]我和丈夫之间的摩擦、矛盾在修炼中不是让我提高的最好的安排吗?

真是“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3]。我的观念改变过来了,感觉以前争来争去的矛盾其实都很简单,比如以前我有事出去很晚回来,看到丈夫依然等着我做饭就生气:“你就不能做一次饭,什么都等着我做,一点不知道为人着想。”丈夫也有理由:“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早做了不凉了吗?”为这点小事也吵架。现在我没有生气的感觉,心中还窃喜,一边做一边感谢师父再次给我提供了这个提高的机会。丈夫也改变了,对我也宽容了,有些事我做不好也很少指责我了,我们之间的矛盾少多了,出现小的摩擦很快就意识到,能相互平和的交流了,而且也能相互配合了,关系越来越和谐。

就在我们关系不断改善的时候,也许是考验我修的扎实不扎实吧,就在一个多月前,一位后走回来的同修跟丈夫说,他买了一本什么书,有同修建议她不要在家里放这种书,她又舍不得扔,想把它送给丈夫,丈夫说你拿来吧,我处理。当时我不知道他们这个事,直到那天晚上,同修把书拿过来交给丈夫时,我才知道,当时因顾虑同修的感受,所以我没有说什么。但是我感觉这个事很严肃,想和丈夫交流一下。我上午趁丈夫不在家,查看了师父的相关讲法及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并且提醒自己一定不着急,不生气,和风细雨的和丈夫交流这个问题。

中午丈夫回来了,然后收拾东西,下午要去单位(工作单位远,他每周回来一次),他把那本书拿出来准备往包里装,我问他,你准备怎么处理这本书,他说带到单位去,我说这本书不能带,他问我为什么,我说这本书不应该保留。他说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感觉他话中带有抵触情绪,说话也不是很平和。我想:“他怎么总不接受我的意见,总这么固执,还不改。”我说话有点急了,也不那么平和了。我说我看了师父关于这方面的讲法,然后我就给他念我找到的师父在这方面的讲法的内容。他坐到了我旁边的床上,我已经忘了他当时说了什么,就是感觉他好象说这本书怎么对待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我为什么不听他的解释,遇到什么事就给他下结论,他已经改变了很多,我却总用这个根深蒂固的观念对待他等等。

在他说的过程中,我感觉自己的情绪似乎也难以控制,就想反驳他,但我知道那不是我,是那个根深蒂固的观念,我得排斥它,可是我觉的自己好象压不住它,我心情难过的说:“是我修的很不好,我也很想好好和你交流,可是还是做不好,我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做好。”说完我走出了房间。

在厨房里,我的眼泪流出来了,我很难过自己这一关又没有过好,我心里和师父说:“师父,弟子怎么这么不争气,怎么这一关还没真正过去,又被观念带动,遇到自己认为对的强加于人,不修自己修别人,我还能不能修好自己啊!”哭着哭着我想,不对,我不应该这样想,我一定能做好,刚才的表现是这么多年积累的物质和观念,是它们在垂死挣扎,我已经认清它了,我也一定能消除它。

因为我下午还有事要去同修那儿,所以擦干眼泪,走出家门。坐在公交车上,我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我和丈夫的关系,无论背后是什么原因,我都要走过去,我一定从根本上改变自己。

见到同修,我和她交流了刚才发生的事,她也鼓励我,她说师父在讲法中说:“在大法中修炼是一层一层的去人的思想。大家知道就象那个洋葱一样,一层一层的剥掉它,最后都剥没了,就是本质。在大法中修炼不能把它一下子什么都去掉,那样你就没有办法在常人中修了,因为你表面上也已经不属于常人中的一员了。”[4]所以没有完全去掉不要着急,你已经认识到了,慢慢经过一次次魔炼,就会一次比一次做的好。你要有信心。

晚上回来,我给丈夫发信息道歉,说我错了,丈夫回信说,他已经把书扔了。事情过去了,我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改掉了一个很大的毛病,也是他一直耿耿于怀的:他说我从来不认错、不道歉,即使自己知道做错了也不道歉。我也知道这是我的虚荣心、好面子心,“对不起,我错了”几个字几乎说不出口,可是这次,我没有感觉很难就突破了,我深深体会到实修自己,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感恩师尊,在正法的最后阶段让我惊醒,认识到什么是修炼。我知道自己还有许多人心、执着没有去掉,自己做的距离法的要求还差很远,但我一定努力修好自己,用纯净的心态做好自己该做的,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谢谢师尊!合十

谢谢给予我无私帮助的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